第446章 喜欢谁就嫁谁

    第446章喜欢谁就嫁谁

    ###第486章:喜欢嫁谁就嫁谁

    “你给风辰逸打完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今晚岂不是可以……‘二人世界’了?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“耶!”

    姐妹俩洗漱完毕,兴奋的跳到了大床上,掀起被子,盖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面向屋顶,她们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。瑶瑶侧了下小脑袋:“现在,来说说这段时间,发生在你跟寒总之间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宫小曼侧过身体,单手支撑着头:“如果你要我详细说,可能我跟你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抓重点的说呗?”

    “重点的啊……那就要从我跟千叶月景相亲之后说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千叶月景,是日本有名的政客千叶俊雄的长子,也是承诺会替宫小曼母亲偿还债务的人。

    一星期前,宫小曼回到日本,第一时间与千叶月景见了面。由于二人之前在瑶瑶母亲的葬礼上见过面了所以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废话,也没有过多的交涉,二人将婚礼的日期定在了7天后。

    但宫小曼从相亲的酒店一走出后就遇见了寒离殇……

    ‘大叔,真巧啊,来日本出差么?’

    ‘与你无关!刚才坐在你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?’

    小曼冷冷的扫了眼酒店内,才发现,寒离殇所站的位置刚好能看到她跟千叶月景所坐的位置:‘当然是我的未婚夫了!’

    ‘不是给过你钱了么?为什么还要嫁给他?’

    ‘我喜欢嫁给谁,就嫁给谁!套用你刚刚的话……与你无关!’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在日本的第一次碰面,以针锋相对来结尾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宫小曼见到寒离殇的那刻,她以为,这个男人是特别为自己而来的,没想到,他的回答却是……‘与你无关’,当时,宫小曼的心都寒了。

    尽管日后证明,寒离殇就是为了她而来的日本……

    未来,三天后。

    寒离殇再度找到了宫小曼,将一份厚厚的文件仍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‘大叔,你给我的是什么东西?!’

    ‘你看看就知道了!’

    好奇的打开那份文件,里面所记载的内容都是与千叶月景有关的内容……

    ‘这个叫千叶月景的男人,现在身边还有四个没有断干净关系的女人。而且,他之所以会选择跟你结婚,完全是因为你母亲的名下有一块很不可拍卖的地皮,是他所需要的!’

    宫小曼‘啪’的一声,仍掉了手中的文件:‘寒离殇,你今天来找我,就是想跟我说千叶月景是个怎么样的男人么?’

    ‘我只是想告诉你,他并不适合你!’

    ‘呵……呵呵呵,就如你当初所说,你也并不适合我一样么?!’宫小曼讽刺的笑着:‘说实话,我真的不介意千叶月景是个怎么样的男人,他无论好与坏,我都不介意,反正我又不爱他!’

    ‘不爱他,你为什么要嫁给他?!’

    ‘你想知道答案么?那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!’

    ‘什么问题?!’

    ‘你为什么拦着我,不叫我嫁给千叶月景!’很显然,宫小曼这个问题是故意要逼出寒离殇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可她等来的却是寒离殇的沉默。

    她真的已经在这个冷大叔的身上浪费了太多的心思了,浪费了太多的感情了,到现在为止,他宁肯花费一大部分时间去找千叶月景花心的证据,也不愿意跟她说一声……因为我喜欢你。

    宫小曼失望的消失在了寒离殇的面前。

    未来的几天,一切如旧,寒离殇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的面前;她也不再去想寒离殇了。因为她知道……

    在这个男人面前,或许她一辈子也等不来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直至结婚的前一天!

    ‘跟我走!’寒离殇来的突然。

    宫小曼没有一点心理准备:‘你有病啊?我明天就要结婚了,凭什么跟你走?!’

    ‘你走不走?!’

    ‘不走!’

    看着倔强的宫小曼,寒离殇是又急又气。

    可宫小曼心中的痛苦又有谁知道?

    ‘走!’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,寒离殇直接采取了强行的手段,把宫小曼绑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‘寒离殇!你够了吧?!你不觉得你自己既自私又过分么?既然不喜欢我,又为什么来干涉我的生活?我与谁结婚,与你有什么关系?’

    ‘我只是不想你后悔一辈子!’

    看着寒离殇那副伟大的样子,宫小曼讽刺的笑了起来:‘你以为你是圣人么?你以为你一切真的是为了我好?如果你为了我好,就不该一次次出现在我面前;如果你真的是为了我好,就不该在我结婚前,把我带走。你明知道我喜欢你,却没有给我任何回应;反而装作一副很伟大的样子,一口一句为了我好。你他妈到底哪里为了我好了?!’

    寒离殇不是傻子,他很清楚小曼要什么,不要什么,他也知道自己只要说出了心意,宫小曼一定会改变所有的主意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‘丫头……’冰冷的神情在渐渐融化,寒离殇轻轻的拉住了她的手:‘我并不值得你去爱!’

    ‘那你认为……千叶月景,就值得我去爱么?’

    沉默……

    ‘现在,我告诉你,我为什么要嫁给千叶月景。因为无法与你在一起,我与谁在一起,都是一样的!’宫小曼的话在无形之中与瑶瑶对寒离殇所说的重叠在了一切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,一旦爱上了一个男人则会一摸黑走到底,如果得不到,那么她宁愿选择香消玉殒!

    ‘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,那我们……就试着在一起吧。’寒离殇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那张白皙俊美的脸泛着无奈。

    宫小曼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:‘你说什么?’

    ‘我说……我们,在一起!’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华丽辞藻;没有感人肺腑的画面。对于冷若寒冰的寒离殇来说,能说出这种话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宫小曼不敢奢求太多,她甚至都没有等来期盼已久的那句……‘我喜欢你’但仅此而已,她已经满足。最起码,这个大叔接纳她了!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卑微?”讲述完这一切后,宫小曼无奈的看向了瑶瑶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:“是聪明!”

    “什么聪明?我对那个大叔花了那么多的心思,人家只是一句‘在一起’我就屁颠、屁颠的跟着人家回来了,不是很卑微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跟辰逸在一起的那些年,他从没说过一句我喜欢你,或者我爱你。像他们那种冷冷性格的男人,是真的不喜欢用言语去表达什么,他们的行动就已经代表了一万句的我喜欢你、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###第487章:他曾经深爱的女人

    从以前,瑶瑶就说过,冷的男人笑了,那么代表他此刻非常的开心;温柔的男人突然凶了,那么代表他此刻非常生气;花心的男人为了你不花心,那么他一定是非常爱你的。

    而对于寒离殇这种性格的男人说……在一起,就是我爱你!

    “小曼,其实寒总对你有没有感情你还不知道么?先不提以前,从刚刚他死活要接你回去的样子,就知道,他有多么的关心你了。所以,你选择跟他回来,是聪明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可是,跟这种男人在一起很辛苦呢。他们不善于表达,不善于温柔,不善于解释,一切都要靠我们去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反正,瑶瑶已经习惯了风辰逸的一切了,他以前就是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“唉。但我跟大叔之间的关系,似乎……”

    “似乎什么?”瑶瑶好奇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宫小曼犹豫了片刻,缓缓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在回国的路上,大叔跟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‘丫头,我们在一起的事情,谁也不要告诉!’

    ‘为什么?那我到底算你什么?包养的情人?’

    寒离殇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:‘我本身就没有女朋友,只有你一个,你算哪门子的情人?’

    ‘那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不许告诉别人?那不就是见不得光的么?’

    ‘不是这个样子的,这就是我为什么告诉你,我不值得你去爱的原因了……’

    “之后,大叔跟我讲了一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待瑶瑶好奇的问完,宫小曼缓缓起身,拉住了她的手:“我跟你说完,你可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瑶瑶眼珠一转:“这件事跟我有关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也不完全算是吧。但……可能会影响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瑶瑶似乎猜出了一二了:“御傲天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已经没关系了,你说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就说了?”宫小曼试探性的问着。

    瑶瑶肯定的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“这件事发生在十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那时候,御傲天18岁,刚到日本2年的时间,算得上一个中等帮派的老大。

    一次意外,他邂逅了另一个帮派的小太妹。

    那女孩长得并不是非常的漂亮,性格却极为的出彩,活泼、开朗,又展现的很干练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一次帮派战争中认识的。

    初见的时候,御傲天显然被这女孩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性格吸引了。可他们是对立的身份,女孩见到御傲天就要打,可她哪里会是御傲天的对手呢?结果,被他一顿戏弄,女孩很生气,发誓一定要整死他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的,二人从冤家成为了男女朋友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从大叔的口气中听得出,应该是御傲天主动追求的那个女孩,也能听得出,这似乎是御傲天第一次主动追一个女孩。而且,大叔说,以前的御傲天并不花心。”

    听完宫小曼的这一番话,瑶瑶一下子就想到了曾经和御傲天的一段对话……

    ‘许晴、离美云、商云茵,你最喜欢谁啊?’

    ‘都有过感觉。’

    ‘那你试没试过喜欢过某个女人呢?’

    ‘我第二任女朋友。’

    ‘离美云吗?’

    ‘是我还在日本时的第二任女朋友。’

    御傲天所说的这个在日本时的第二任女朋友应该就是那个女孩吧?“那后来呢?御傲天既然那么喜欢她,他们怎么分开了?”

    “唉,这就是我……希望你别多想的原因了。”宫小曼为难的叹息了口气:“御傲天跟那个女孩在一起后非常的高调,几乎整个道上都知道他们是情侣,于是一个跟御龙社有仇的大帮派为了威胁御傲天,就绑架了那个女孩。虽然,当时御傲天已经救出了那个女孩,可……那女孩还是被……轮了。”

    ‘咯噔’

    瑶瑶心都一颤,难怪当时御傲天在提起这个第二任女朋友的时候,流过眼中的是难过的神情呢?“结果,他们就分手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御傲天生怕那个女孩多想,就告诉她,他并不介意这一切。可那女孩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御傲天了,就突然消失了。御傲天找了她差不多一年的时间,都没有任何下落。在之后……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御傲天了!”

    “一年以后,无论有多少女人接近他,他永远都只是跟她们一*夜*情而已,似乎没有一个女人真正的走进他的心里过。直至2年前,御傲天来了中国,这才稍稍有所收敛,终于正式的找了几个女朋友,但大叔说,御傲天只是对她们有感觉,连喜欢都谈不上!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瑶瑶都觉得御傲天对于情感的态度都太过无情了,可她现在明白其实不是御傲天无情,而正是因为他太过有情,才无法叫其他女人走进他的心中取缔那个女孩的位置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

    在那个他深爱的女孩从他面前消失的那一刻,御傲天的心就已经死了吧?

    呵,真没想到,他会是个那么专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当然,她同样也理解了御傲天在处理情感时那洒脱性格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我对你有感觉,则给予你最大的情;下一秒,我对你没有感觉了,就远远的推开你。不拖泥也不带水。

    而那所谓最大的情,莫过于,不把他们的关系曝光了!

    相信,在日本前的御傲天之所以不停的换女人,就是不想有哪个女孩会沦落到他曾经深爱过的女孩的下场;而来中国后的御傲天,虽然有了固定的女朋友,却也一直从未对外公开过,大概也是不想她们受到伤害吧。

    这种‘无形的情’,如果没有听过这段故事的人可能永远不会理解御傲天的用心良苦吧?

    “小曼,经过这个故事,你可以理解寒总为什么要保密你们之间的关系了吧?也由此可见,寒总很珍视你呢。”瑶瑶通过这件事,开始调侃起了宫小曼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可显然,宫小曼挂在脸上的笑容很是僵硬。

    “干嘛笑的那么勉强啊?”

    她愣愣的看着瑶瑶闪动的眼睛,为难的舔了舔嘴角:“你……听完御傲天的过去,就一点感触都没有么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最起码我知道,他曾经真正的爱过一个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……是,是啊……”宫小曼别过头,用力的握了下拳头:“算了!我实在憋不住了!”

    ###第488章:只因那道伤疤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一直都非常讨厌御傲天把你当情人的事情!但是,大叔告诉我,御傲天是为了给你双重的保护,才会叫你当他的情人的。因为仇家一旦寻找,就算发现了他有女朋友,也是找他女朋友的麻烦,永远不会找到你。然而,大叔还说,御傲天没想过这会给你带来那么大的痛苦,所以,他之后就一直没在交过任何女朋友了!”一口气的说完,宫小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:“终于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瑶瑶,你听我说,我说这些话,并不想影响你跟风辰逸之间的感情。但……也不想错怪御傲天什么。在我心里,仍旧觉得你跟风辰逸才是一对!不过,通过这件事,我发现你并没有跟错过御傲天,最起码他对你是用过心的。尽管……现在,你们闹到了永远不可挽回的地步!”

    宫小曼是个直肠子,心里根本憋不住事,虽说,她清楚的知道御傲天杀了瑶瑶母亲的这件事是禽兽不如的行为;可最起码,她想告诉瑶瑶,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,御傲天也算对瑶瑶尽心尽力了!

    “呵,哈哈哈哈。”看到宫小曼那副傻头傻脑的样子,瑶瑶捧腹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你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些,我早就感觉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宫小曼一头雾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微叹息了口气,瑶瑶无奈的撇了撇嘴:“记得有一次我跟离美云一起被绑架的时候,我就隐约猜测到御傲天的用意,也理解他所处位置的无奈了。”所以,那时候,当瑶瑶被释放,在郊外遇见御傲天后,已经用言语暗示过他,她自己可以保护自己的,不需要他的特别保护。“小曼,你知道御傲天为什么会那么保护我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”瑶瑶淡淡的一笑:“很多时候,我也不知道他对我的情感是怎么样的,但,应该并不是感情。他对我的好,可能仅仅是因为……我们曾经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2年前?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更早……更早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,宫小曼的瞳孔扩张:“你们……你们更早就认识了?!什么时候?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的,我6岁前的记忆都不在了,也跟你说过,我这个刀疤,不知从何而来……”说着,瑶瑶拉开了睡衣,指了指左肩上的一条疤痕:“我想,御傲天之所以会对我好,只是因为这道疤痕。”

    犹记得……

    2年前,她与御傲天第一在会所店相遇,她险些被他……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御傲天见到她左肩上的那条刀疤的时候,突然住了手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御傲天询问这一切的时候,就被一个手下打断了。

    当时,御傲天生气的打了那个手下。

    结果,就是2年后了。有好多次,御傲天看到她肩膀上的刀疤时,都会流露出怪异的眼神。对待她的态度也非常恶劣。

    相信,那个时候的御傲天应该还无法肯定她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,才会露出那种恶劣的态度吧?!

    久而久之,御傲天对待她的态度好转了很多,也直白的问过一次,这道伤害的来源。大概,那个时候,他就隐约已经可以肯定自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,才会态度有所好转了吧?

    这些细节,瑶瑶从很早就注意到了,只是她是个天生不喜欢自寻烦恼、喜欢装傻充愣的人,也就睁一眼闭一眼没有去询问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御傲天对我好的原因就那么简单。好了,小曼,我们睡觉吧。”瑶瑶拉起被子,起手关闭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宫小曼却愣愣的睁着眼睛,久久无法合眼。

    ‘御傲天对我好的原因就那么简单。’可这一切,真如瑶瑶所说的那么简单么?

    御傲天对待瑶瑶的好,就因为他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事?

    宫小曼怎么不那么觉得?明明现在御傲天那么有钱了,要真是他们以前发生过什么,或许瑶瑶是他的恩人,御傲天完全可以给她一笔钱来报恩,又何必一次次的呆在她的身边?

    宫小曼很想知道,到底是自己把这件事想复杂了,还是……

    瑶瑶一直在逃避御傲天对她的感情呢?!如果真的是瑶瑶在有意逃避这一切,那逃避的原因又是什么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宫小曼紧张的看向了瑶瑶的睡脸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因为瑶瑶对御傲天有了感情,所以,她才会不断催眠自己不喜欢御傲天,御傲天也不喜欢她么?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的话……这大概跟瑶瑶的母亲被杀害有着极大的关系吧?!在加之……她跟风辰逸又结了婚,所以,她更加不可能去面对那份感情了吧?!

    说实话,从跟瑶瑶认识那刻,宫小曼就非常佩服瑶瑶的智商,面对很多已知的答案,一个正常女人可能会选择直言出口去;可瑶瑶选择的却是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套用瑶瑶的话来说,就是没有必要把答案说的那么明确,不如简单一点,人生才会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对待感情,也可以用这种态度来面对么?

    宫小曼觉得瑶瑶不可能看不透这一切,只是因为她过于聪明的智商,才选择了最简便的一条路来走。可这算不算聪明反被聪明误呢?

    这一刻……

    宫小曼突然觉得瑶瑶活得好辛苦,最起码自己还有机会去追求喜欢人的资格,可是瑶瑶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去面对那一切了。

    到底铸成这一大错的是谁?!

    仔细想想,如果御傲天没有杀害瑶瑶的母亲,那么瑶瑶也就不会在感情最脆弱的时候嫁给风辰逸,那么也就不会有了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其实归根究底,酿成这一错误的就是御傲天自己,只是可怜了瑶瑶……

    要将那份深埋在心底的情感努力的变成仇恨去不断发泄着!

    夜幕降临,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。

    风辰逸与那些董事局成员告别后就离开了会所内。没办法,老婆不叫他回家,看来他只能先去酒店住了!

    取了车,他就近开到了一家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刚要去办理入住手续……

    “风总!风总!”坐在休息区喝咖啡的谢芷晴快步跑到了他的面前。“咦?风总,你不会被风太太赶出家门了吧?”

    风辰逸冷冷的扫了她一眼:“这么晚还不回家?”

    “刚刚在宴会喝了好多酒,这样回去,我会被骂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风辰逸转身走到前台,取了一张房卡,就向着电梯间走去了。

    谢芷晴蹦跶、蹦跶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聊丫。难得遇见风总你,不如你陪我聊会儿天吧。”谢芷晴甜甜的一笑。

    风辰逸单手插入口袋,冷冷道:“我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那你的员工现在喝成这个样子,万一我被坏人绑走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幽冷的双眸一闪,风辰逸把手中的房卡递交到了她的手中:“我的房卡,你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换一家酒店!”说罢,风辰逸快步消失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