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还给御傲天的债务

    天空,下着淅沥沥的小雪,打在身上即会融化,叫人分不清到底是雪、还是雨。

    鼻间,吐出的气息形成淡淡的云雾。才11月的天却已经进入了寒冬一般,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走在街头,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,瑶瑶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前路,仿佛陷入了迷茫一般,虽是知道自己的终点是什么,却不晓得这路该如何去走。

    就算如何恨、如何怨,也无法改变她现今只是个拥有着世界级律师资格证的学生!

    没有代理人、没有属于自己的公司,那所谓的世界级律师资格证就如同废纸一般。

    御傲天所说的一切,她都可以不听、不去理会,但……有一件事却是真的,那就是……现今的她,该怎么与御傲天去斗呢?

    ‘找风辰逸帮你么?难怪,你这段时间跟他那么亲近呢。’

    找风辰逸帮忙么?

    抡起社会地位、身家,有风辰逸这个后盾的支持对付御傲天的确简单了很多,在加上博森与风氏的很多项目都有重叠,所以这俩个首屈一指的集团势必会开战,在商场上形成一个角逐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做不到去找风辰逸帮自己对付御傲天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俩个早晚也会背水一战,她也迈不开那个步子。

    那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‘我要用我的手段夺走属于你的一切!御傲天,虽然你的政治身份是你自己得来的。但……我却有本事把你从上面拉下来!!我们,走着瞧!’

    呵,想起这句话瑶瑶就觉得好笑,这就好比在吹牛一样。

    人家现在黑道、商业、政界,全部都有着数一数二的地位,她这个普通学生又怎么把人家给拉下来呢?!

    可笑啊……可笑……

    或许走累了,瑶瑶的脚步静止在了马路旁。

    ‘御傲天,就算你不取走子弹,我今天也不会用这个东西杀了你的。’

    如果,御傲天真的没有取走抢里面的子弹,她真的不会杀了他么?!

    不知道!不知道!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更加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去那个公寓里面动手!?

    是想着,在属于他爸爸、妈妈的地方将他埋葬?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最后去看一眼,那个满是温情的家呢?!

    第一大学。

    “瑶瑶,昨天是怎么回事啊?”葬礼的转天,瑶瑶一来上学,宫小曼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宫小曼,妈妈就是御傲天杀死的!

    “好可怕啊,该不会你惹上什么大事了吧?那种人可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,实在不行你叫御傲天给你摆平吧。”

    对,这个道理连宫小曼都懂,‘那种人’的确是她惹不起的。“小曼,我跟御傲天已经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不是早就已经解除那种关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这次,是彻底没关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宫小曼听完都傻眼了,还以为这俩人现在是正式男女朋友关系了呢,怎么一下子就变成没什么了呢?

    “小曼,一时说不太清楚,你……现在先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时候,人在最痛苦的时候的确不想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所以宫小曼很理解,就好像她前段时间不想提起寒离殇一样。“嗯,我知道了。等你想说的时候在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小曼。”

    一上午的课程,瑶瑶基本都在浑浑噩噩之中度过的,全身心的都在想着如何才能扳倒御傲天呢?!想来想去,似乎能下手的也只有博森了。

    一打午休铃,瑶瑶赶忙跑出了课堂。

    “龙琪!”

    自从她母亲离世起,龙琪明显在疏远着她,这显然是内心的愧疚所致。“什么,事?”眼神闪避的走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瑶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,以及一把钥匙:“这是200万,和御傲天送给我的车,麻烦你转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的住院费、手术费加起来,我简单算过,差不多是300万,我还欠他100万,而那辆车是我给他当代理律师时候,他送给我的,折现的话也有200万了。”

    从瑶瑶考取世界级高级律师资格证的那刻起,她的师父就告诉过她,一旦选择了委托人,除非是你觉得经济过于困难的人,否则绝对不可以降低自己的代理费,这就好比自贬身价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瑶瑶在给御傲天当代理律师的费用是180万,那辆车也算在代理费之内。另外20万,是在她母亲死时,大家随的礼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龙琪一脸惊讶的看着手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轻抿了下嘴角,缓缓道:“你应该知道的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你告诉我,华美别墅案只是个误会起,你就应该知道,我跟御傲天早晚有一天会有这样的结果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是的!他早就预感到了这样的结果,然而,却没有预感到,待这件事发生,他是那样的愧对瑶瑶。“对……对不起。对不起,瑶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对不起的。我想,你当时编造了那个谎言,也是不想我以卵击石。我理解你,龙琪。”她无数次告诉自己,龙琪是为了她好、为了她好。可是……说一点都不责怪龙琪?那真的是谎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,龙琪没有编造出那样的谎言,她可能早就查出华美别墅案的确与自己的父亲有关,然后对母亲做出严密的保护,说不定还能叫妈妈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算了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责怪别人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我指的是……你跟傲天……之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瑶瑶冷冷的笑了笑:“如果,御傲天是你的杀母仇人,你会怎么办呢?”一句话,简而易懂。

    相信无论谁,面对自己的杀母仇人都不会坐以待毙的吧?

    “可……你,你不会是傲天的对手的!!”龙琪难耐的笑着,这也是他为什么会编造那个谎言的初始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呵,走一步、算一步吧。御傲天毕竟不是圣人,他也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!”

    对!百密一疏的时候,谁都有百密一疏的时候,而那个唯一的疏忽,就是她替母亲复仇的最好时机了!!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