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9:吃醋都没有资格

    209:吃醋都没有资格

    上午九点十五分的飞机,所以苏昀早早便起来。

    做好早餐,把自己收拾好。

    从这里到机场要一段距离,所以等不到苏风起床。但是她起来没一会儿,秦子琛也爬了进来。随意吃了几口早餐,看她提着东西已经准备好出门。

    他上前,“不让我送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苏风还没起来,你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微暗,朝她走,倾身,拢了下她的长发:“老婆自理能力太强也不好,我丝毫体会不到那种被你强烈依赖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苏昀一直都是这样的,她又不矫情。

    但是他这样一说……放下小小的行李箱,垫脚在他唇上一吻,轻声:“老公辛苦了,儿子就交给你了。你不用送我,去机场来回要两个小时呢,你太累了。而且你说过有两个小伙伴也要和我一起去,咱们打车也方便。不过你不要让李利去了,他的伤还未完全好,得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把她揽向自己,让她紧贴着自己的小腹,紧紧的抱住她,“好。等苏风放学,我就带他一起来,你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挣了一下,他却未松。

    只是头微微退开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。灿亮的瞳孔她看到了自己的样子,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,她垫脚送上香唇。

    他等的就是这个,捧着她的脸,压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昀对着电梯内的镜子重新擦了下唇膏,直到色彩正常才作罢。两名随她一起的人,已经在小区外等候。

    其实苏昀此举有些多此一举,但是如果不这样,他又不放心,便随他去。

    路上林友打电话来,约好碰头。

    到达机场时是八点半,苏昀远远的就看到了林友,打扮得真是妖艳……帽子墨镜,外罩及小腿处的白纱长衫,里面吊带衫及短裤,那幅随时都等着去海边浪的装扮。

    两人一见,都对对方的穿着打扮很有意见。

    林友扯着她身上的t恤,“我靠,你是七老八十的老处女吗?你好歹也是秦子琛的女朋友,我们是去海兰,那种随地都能看到香车帅哥的浪漫城市,你这样……啧。”

    苏昀很适合穿t恤,勾勒的腰线非常好看,长发披下来,很美好。这种穿着休闲舒服,只是坐飞机而已,她又不打算艳遇。

    “林美女,你穿成这样是想给经理找个小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算你聪明。找个嫩的鲜肉……算了,你穿成这样也好。我长得没你好看,起码你这样和我站在一起,会衬托出一种我比你美出几十倍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苏昀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去候机厅,人山人海,各种面孔。

    苏昀道:“我们的模特是谁?到现在我都不知道,不至于这么保密吧?而且我们不和她一起坐飞机?”

    “你傻吗?模特当然是坐头等舱,我们是经济舱,怎么可能一起。模特有两个,一男一女。男的是个刚红起来的90后,非常红。红成什么样呢,就是在微博上随便发个微博,都十几万的转发。女的也算是一位老艺人,叫诺依依。怎么说呢,这两个艺人签着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诺依依?苏昀想起来她出轨的事儿来。

    “男艺人叫萧时韵,丽莺旗下新签的艺人。这名女艺人貌似是连带着签的,你知道的,她前段时间缠上了事儿,婚外情。”

    苏昀已经拿开手机搜索萧时韵的资料,93年出生,长得很妖孽的那种,混血儿,时装模特,参演过一部电视剧和一个真人秀,以情商高而著称,红得发紫。至于诺依依,苏昀依着职业精神还是了解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上几乎是找不到她婚外情的事情,隐藏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但微博上依旧有她和柏远的言论,出轨什么的。她现在在风口浪尖上,照理是不会有商家冒这么大的险去签她,观众不会买帐。又是和当红人气红星萧时韵一起,更是遭来谩骂。

    但江原真居然签了她。

    不过能签下萧时韵,也真是下了血本了。

    上飞机。

    林友坐在她的后面,苏昀以为两人是一起的,林友为此厥了半天嘴,因为她的旁边是个老大姐。如果是个帅哥,她也忍了。

    飞机快要起飞时,她的旁边来了人,“不好意思,你可以坐在靠窗位置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……苏昀一下子抬头,看到孟墨这张放大的俊脸正在眼前。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步,结巴:“你、你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!”林友双眼冒了红心,这么帅的男人!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孟墨也不看,直接坐下。苏昀为了不让彼此有身体接触只好往里挪。

    他甩着手里的登机牌,取下墨镜,冲她笑,“我想去就去了,只是巧得很,你居然也在。”

    苏昀咬着下唇,尽量往里坐。

    孟墨会坐经济舱么?他们认识那么多年,至少他从没坐过。

    巧么?

    “是,好巧。”她就当作是巧合。

    孟墨微低头,一笑。碎发落在眼眸之上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林友直哇,但是毕竟是公共场所不好大声喧哗。下了飞机,一股燥热袭来,把林友的长衫吹得飞起,不禁飘落在孟墨的身上。

    林友:哇靠,有机会了!

    “帅哥,不好意思,你认识苏昀?”

    孟墨把墨镜重新戴上,一派优雅和清高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淡了句,随后又问:“你是她同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叫林友。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孟墨站定,看着站在她面前小小个子的林友,不用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的风光,他微移过视线,伸手与她回握:“孟墨。”只是触碰到了她的手,便移开。

    跟着苏昀去。

    林友握着那只被孟墨握着的手,痴笑!好帅!!苏昀真是好福气啊,为啥她身边出现的人都这么帅!!

    他们走的通道,人有些少。一些人,成群结队的朝另一边涌去,那一头是vip通道,各种欢呼和尖叫。不多时,保安也涌了去。

    隐隐还能听到‘小爷小爷’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刚刚查资料得知,小爷是萧时韵在影里的外称。萧时韵被淹没在人群中,连个头发丝都看不见,很混乱,人气爆棚。

    苏昀皱着眉,为了工作着想,她们是不是该上去救他。

    林友已经凑了上来,“我们该去救一下他吧,弄个擦伤什么的,还怎么拍广告。”

    原来林友也有这种想法,两人达成共识。于是一同朝那边跑去,企图冲进人群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公子公子!”

    “小爷小爷!”

    各种尖叫声,震得人脑仁子疼。

    萧时昀居然有那么多外号,啧。

    一只手把苏昀从人群外提了出来,她回头,发微乱,撩在眼前,大手似乎很自然的扒了下她额前的头发,苏昀下意识的朝后一退。

    孟墨缩回手:“凭你们两个还想去把他救出来?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。你放心,他的团队会负责他的安全。你急什么!他要是受了伤,影响拍摄,你们有权索取赔偿费!”

    理是这么个理。

    苏昀拉回还在往里冲的林友,林友一扯肩带,“我去,差点把我胸都给我挤变形了。”

    苏昀:“……帅哥在,注意形象。”朝外走,就如孟墨所言,管他的。

    林友一转头就看到了孟墨,顿时!!

    妈妈哟!刚才还把胸朝内衣里面挤了挤,她居然当着大帅哥的面,做出这么羞耻的动作,要死了!

    她朝他嘿嘿发笑:“那个帅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胸前有颗痣,挺性感。”他勾唇,邪邪一笑,抬腿大摇大摆的往外走。俊朗的外表,也吸引了很多人。戴着墨镜,让其它地方的优势都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友:“……”脸青了紫了。

    这个帅哥,好坏,好色。

    色得让她心脏怦怦跳,不,不过,她是有男朋友的人,淡定淡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达下榻酒店。

    临近海边,方便工作。

    苏昀开了一间房,标间,模特们肯定是豪华套间。

    林友把长衫朝沙发上扔,跑到苏昀的面前,“妞儿,和我挤一间房,不会委屈?哎,你可以去另住一个房间,反正我们老总会给你报销的。”

    苏昀当然会再开一间房,因为晚上秦子琛和苏风会来。

    她扫了眼这个房间,眯了眯眼晴,“你想不想住总统套房?”

    “我靠!想啊!我贼想知道总统套房的洗手间,是不是真的比我的一整个家还大!”林友是普通家庭,男朋友虽然是个经理,但在那个小公司,工姿 想当然的嘛……能高到哪里去。出去浪,也不会那么奢侈。

    苏昀拿着包,“你等着,我满足你这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苏昀已经出了门,到前台,办了一个总统套房,费用的确很高。

    手续没有办完,旁边一下了挤了几个人,一个黄毛的女人,涂着红红的指甲,拿出自己的证件,入住。

    苏昀侧头,不仅看到了她,也看到了她身后戴着口罩的男人。袖子破了,头发也有点乱,虽然戴着口罩,但也很阳光的样子。模特,身板果然是耐看的,随便一件薄外套也很有气质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!有什么好看的!”黄毛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正好前台把入住手续递给她,她接过,“随便一看罢了。”很轻松的语气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萧时韵一双漂亮的眸子落在她的背后,转了又转。

    等电梯,还在15楼,另外一个电梯正在上升阶段。

    口袋里的电话响了,苏昀拿出,是酒店房间的号码,下意识的以为是林友。于是接过,“我一会儿就上来,你等一会儿,给你惊喜哦。”

    对方愉悦的笑了下:“我在等,惊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居然是孟墨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林友……没什么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真是不讨喜。你在楼下?那就不要上来了,我把你同事叫下来,一起吃个午餐。”

    苏昀迟疑了两秒,同意了。既然在这里‘碰到’,又有林友在,所以一起吃个午饭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到一边的休息座椅。

    刚坐下,旁边的位置,坐一人,身上有女人的脂粉味。

    她皱眉,侧头。他正好把脸上的口罩取下来,看到真人时,她还是被惊艳了一下,那张脸,一笔一画,不太像真人。甚至不能用帅来形容,有些阴柔,可茶褐色深隧的眼晴又敛去了半分阴柔,很英气,这种气质很少见。

    在他身上看不到多少阳刚之气,可一点都不觉得娘。

    她怔:“现在的小女孩儿已经迷恋起这种调调了?”

    萧时韵上半身倾斜双壁放在腿上衬着,侧头看她一张连个粉都没涂的净脸,启唇:“什么调调?我这种的?我这种的不好?”

    苏昀连忙道:“不是,只是觉得你柔而不娘,挺好。”

    他噗嗤一下笑开,“你这个词,我听来并不是什么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可能有些冒失,但我没有冒犯之意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一手侧头,眼里跳跃着玩味:“对于美女,纵是有冒犯,我也能包容。”

    “我长这么大还极少有外人叫我美女,我该感谢你。”她笑着,很客套的话,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他,“我叫苏昀。是你未来三天来合作的工作对象,有什么事或者疑问可以找我,随时解答。”

    萧时韵接过,看着名片上印着的粗黑的字体:苏昀。

    哦~原来她就叫苏昀。和他们老板的儿子传得沸沸扬扬的对象,可看这清新的小气质,哪至于那么不堪。

    苏昀看到了孟墨出了电梯,于是起身,“不好意思,我朋友来了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伸手。

    他夹着名片,丢进了过大的外套口袋里,伸手,大掌握着她的:“我叫萧时韵,很高兴见到你,苏小姐。”

    苏昀笑笑,抽出手。

    转身只看到孟墨,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林友呢?”

    “她不来。”孟黑扫了眼后面的萧时韵,然后看着苏昀,勾唇:“你还挺有魅力。”然手转身朝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苏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孟墨走了两步,又觉得不对,他这吃的是哪门子醋。只是一下电梯,看到苏昀微仰头,对他那样笑,露出几颗小白牙,发丝尽往后仰,便觉心里发酸。这女人笑起来,其实很好看,浅浅的,像有只手在挠人的胸膛,酥痒的很。

    转头,她还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孟墨越发不舒服,那样子只会让他觉得,纵是该吃醋也该是秦子琛,关他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两手朝口袋里一放,冷道:“发什么呆,还吃不吃饭了!”

    苏昀这才回神,跟上孟墨的步伐。

    这地方很热,哪怕是开着空调,依旧想让人喝一份沁凉的饮料。孟墨点了两分冰的西瓜汁,上来时,的确是很诱人。苏昀婉拒,“给我一杯温水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服务员道。

    孟墨不解的看着她,“来了大姨妈?所以不能喝冰的?”

    苏昀瞪了他一眼:“没有!”

    那一瞪……孟墨心头如置软糖。

    你发现你喜欢上了自己喜欢的风格的女人时,她做什么表情,你都很享受。

    不知秦子琛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……要命!这时候想起他来,情敌。

    于是也就随她去,喝温水也好。午餐并没有很丰盛,能吃饱就行。酒店大堂人挺多,毕竟是海边,前来旅游的不在少数。坐在这里吃饭,能看到外面沙滩上的风景。

    现在是正午,所以没有人。但不难想象到一到黄昏时,那儿的盛况。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和孟墨坐在这样的地方吃饭,以前和孟墨吃饭的次数也不在少数,只是每次都会有苏风。而且两人的心境都很单纯,至少,苏昀是这样。可现在,毕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还没求婚?”他问,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苏昀做了一个回避的动作,戒指在刚刚进酒店房间洗手时,摘了下来,忘了戴。

    她咬了一口鹅肝,没有回。

    孟墨也没再说话,视线在她右手的无名指上多看了两眼,那里有一个痕迹,戒指的痕迹。其实如果苏昀刚刚不做那个回避的动作,他压根不会细看。明显的多此一举,看来……也并不是没有求。

    他敛下浓眉,缩回目光,俊脸微沉,没再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昀上楼时给林友带了一份饭,林友大呼着:“**,我以为你把我忘了,我饿死了。我想下去,但是你又没有房卡,我怕你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拿出房卡,“给,总统式超豪华型vip套房,我请的。谢谢你上次帮了我。”她指的是出差去工业区那次。

    林友是知道的,一愣,“不是……你这样让我怎么接受,我又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收着!这次来你得听我的,所以这个你也得听。而且我也不喜欢两个人住一间房,你放心,回去了我会找江总报销。”

    林友这才接着。超豪华型的啊!想着真有些期待呢!

    她吃完饭,就要去。

    “下午四点半,我们和萧时韵的团队有一个接洽,你不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林友连连点头,提着东西就跑了。根据上面的地址找到了酒店旁边的玻璃型别墅,大部分都是玻璃,经阳光的一照,高高在上,奢华大气!这住三夜,得多少钱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点心疼,太贵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穷命啊, 这都嫌贵,一咬牙,刷卡,进去。

    苏昀简短的收拾了一下酒店的房间,两室一厅,比她的房子要小,但住着舒服,不知道矜贵的秦大少,能不能习惯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