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:老婆,快来睡觉

    208:老婆,快来睡觉

    苏昀扶着头,沉思。

    车里很安静,大概李利也觉得很尴尬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副驾上的座位还是睡着的样子,柔软的真皮座皮隐隐还能看到他躺下去的痕迹。苏昀不经意的瞥见,想到了他刚刚说话时的那种神情,从未有过的深隧与怒火。

    小区到了。

    苏昀隔着车窗看到了小区外面的公共车库停了一辆车,那车是唐的。她看到了,李利自然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安保放行,唐跑了过来,车子一下子飚了进去。

    从玻璃上看到唐对保安的嘶吼,想进来,但又进不来。

    感觉唐变了,其实还是没变,一样的脑子不够用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李利。你也受了伤,不用再跑来跑去,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李利明白苏昀谢谢他的主要是什么,是今天孟墨在车上对她做的事,他决口未提。同样这句谢谢,也是提前‘谢谢’他不要告诉秦子琛。李利懂,毕竟跟着秦子琛,也见识过商场的深水。

    “好,一路顺风。”他接受了。这也代表,不会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苏昀勾唇一笑,轻轻的,似含苞待放的花蕊。

    回家。阿姨在做饭,但是苏风没有回来。她便没有多想,先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待洗完澡出来,苏风还没回来,这个时间点他没回来有些不正常。于是打电话到他的班主任那里,班主任说苏风已经被他爸爸接走。苏昀这才放下心来,拿手机给他发了一信息,问他们在哪儿。

    等了五分钟,他才发来短信。

    ‘秦家。’

    苏昀瞬间从沙发上站起来,他带着苏风去了秦家!什么意思,是要苏风认祖归宗吗!不,不行。

    她换掉浴袍, 拿起车钥匙,短信又一次来,‘大约半个小时到家,一起吃饭。’

    她怔了一下,认真的读了短信,又把车钥匙放下。既然如此,她也就不用出去,可终究是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校。

    夏莺的命令从司机的嘴里传到他的耳朵:今晚必须带苏风回家,一定!

    秦子琛想,早晚妈妈会见苏风的,于是便同意了。亲自去学校接他,苏风看到他很高兴,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有时间来接我啊?”苏风在后座,爬在前面的座椅上,小脸都挤成了团,也不嫌疼。

    秦子琛暗笑:“我带你去看看奶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风撇了一下唇,但没说不去,只是问:“奶奶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奶奶想你,想见你。儿子,你想不想去?”踩刹车,等红灯。

    苏风想了下,奶气的:“我要是不想去,爸爸就会不让我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爸爸永远都会尊重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吧,爸爸尊重我,我也尊重爸爸。我要是不去的话,爸爸肯定会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回头爱怜的摸了一下他的头,这孩子很贴心。

    到达秦家。

    夏莺已经在等着了,秦子琛领着小版的他进去。夏莺远远的看着,那股子神调很像儿子,却又有一点不像。不像的部分自然是像苏昀。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喜欢却又纠结着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一起。

    夏莺没有答应,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秦子琛吩咐下人,厨房里有什么好吃的,给孩子拿点。用的是孩子二字。

    苏风在路上对他说,饿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爸爸。”苏风笑弯了眼,于是跟着佣人一起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秦子琛勾了勾唇,看着奔跑的苏风,直到他规规矩矩的坐在餐椅上才回头。看到夏莺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,错愕。

    他坐下,浅笑:“妈,我发现有了自己的孩子真是好,他随便一个动作我都觉得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由里而外散发出来的父爱光环,眼晴中的宠溺,语气里的情悸,都让夏莺发愣。蓦然觉得这个儿子很陌生,与她不知不觉中已经产生了一种隔阂。儿子的这种转变,她半喜半忧。

    喜的是,她以冷血的方式教出来的儿子,对于家庭对于血缘亲情,依旧热情。

    忧的是,她感觉儿子离她越来越远,心思已经完全在他们母子身上。

    她放远视线看到佣人给苏风盛了一碗汤,那孩子仰头疑似对佣人说了句谢谢,然后认认真真的喝了起来。有些汤,鼓着腮帮子吹凉了些,才送入嘴 里,一幅很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韩子荞,她吃饭很困难,总是不爱吃。每一次吃饭都要佣人哄着,与苏风的乖巧听话很反差。

    她兀自笑了下。

    下一瞬,又觉得不对。转头看向儿子,发现他的目光也落在那一头,并没有发现她。

    她松了一口气,抿了一口茶,清道:“父爱不用表现得这么急切,既然你们俩已经相认,有大把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把目光收回来,说了句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让他认祖归宗吧,总不能让我们家的孩子一直在外面飘着,成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目光蓦然暗了几分,看着母校,启唇:“这么说来,妈妈是同意苏昀了?”

    夏莺神色微历:“我认同苏风和同意苏昀,是两码事!你这么快就忘记我说的话了?”要同意苏昀嫁进来,除非她死过后。

    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,他没有拿出来。

    回:“妈,我是谁都要。不会要儿子,不要母亲。您如果硬要他们母子分离,那肯定不可能。苏昀把苏风含辛茹苦的养大,我拆散不了他们。如果硬要拆散,那也是我离开!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夏莺横了横眉,他与他们母子两分开,就是让苏风继续在外面生活。毕竟是亲骨肉,夏莺也是有待考量。

    “不,我是陈述事实。何况,我若是让苏风认祖归宗,外人问起他的母亲,我该怎么回答?是我始乱终弃抛弃了他们母子,现在等女方把孩子抚养长大,我又夺了回来?”他微顿,道:“这样,我与畜生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夏莺怔住,岂止,心里头如被钟撞了下!

    好几秒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秦子琛,你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,你可知道你要混淆视听,我有的是办法向他们解释他母亲的存在。看来我们的意见,又一次背道而驰!如果你两个都要,那么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”秦子琛打断了她,唇咧开,露出白牙来:“不好意思,恕我无礼打断了您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起身,朝里面走。

    夏莺语塞。

    儿子没有让她继续把余下的话说出来,他知道,必然不会是好话。

    苏风喝得津津有味,那个小样儿,好像在吃什么美味侍肴。夏莺的腿不受指唤般起来朝他走去,他小小的个头,坐在餐椅上,脚都够不着地面,悬空吊着。

    是佣人给她炖的乌鸡汤,她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。

    这孩子喝不真香,小脸被热气薰得红扑扑的。她突然觉得有些饿了,也想喝上一碗。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苏风发现了她,滑下椅子站起来,唇边还有汤汁,“奶奶,你要不要吃?好香。”

    夏莺硬着脖子,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没有给你炖过鸡汤吗?”夏莺问,不过一点汤,怎么能吃得这么有味道,难道没吃过。

    苏风衬在桌沿,往起一跳,屁股够着凳子了,坐下。那个身手,倒是很利索。

    “我妈经常给我炖啊,而且我妈的手艺可好了。但是,不能浪费粮食,咦,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去了厕所。”夏莺坐在他的对面,看着他稚气的小脸庞,试探性地问:“如果我让你回到这个家,住着大房子有很多人照顾你,每天都能和小荞玩,我能给你提供世界上最好的物质生活,你想要什么,我就能给你什么,你愿意来吗?”

    苏风眼睛一下子放大:“要要要,但是我妈来我也来!”

    夏莺听着他那个要原本是很兴奋,只是后句……她沉了沉语气:“你妈妈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来。反正我们家房子也不小,我们家虽然穷,但是我妈说,她给我买的东西都是我用得上的。我妈还说,我想要什么要靠我自己争取。”

    夏莺咬唇,苏昀还是有些厉害的!

    起码苏风的这句话,她很认同。

    可这也没有给她增加好感。

    她起身,离开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为什么讨厌我妈妈啊?”身后传来苏风的喊声,伴随着一句哐啷和哎哟声。她连忙回头,苏风爬在地上,碗从桌子上扣下来,盖在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赶紧过去把碗拿开,还没有去扶,他已经自己爬了起来,小脸皱成一团!

    捂着胳膊肘儿,咬着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凌子凌子,备车,去医院!”她喊了声,从餐桌下把他抱出来,不成想,抱不动。苏风自己爬了出来,仰头:“我不去医院,我是男子汉,怕啥。”自己把胳膊肘揉了揉,小脸上很倔强。

    弯腰把地上的碗捡了起来,并且送去了厨房,隐隐的还能听到他对佣人说,‘对不起,把地弄脏了。’

    夏莺呼吸渐缓,他们秦家的孩子似乎从没做到过这一点,任何时候都是吃完,把碗筷丢在餐桌上,然后就各忙各的。想到小时候,秦子琛摔跤,纵是破了皮,他也没有喊一声疼,也不去医院。可是他没有像苏风这样对她说话,他从地上爬起来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然后秦远山看到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,各种安慰。

    她远远的看着,很不喜欢秦远山的做法,不过是摔了一跤而已,一个堂堂男子汉,有什么好怕,又是个什么大事不成!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一声呼唤拉回了她。

    她回神,看着苏风奔跑着朝秦子琛跑去。

    秦子琛看到了他的异样,一下把他抱起,各种端详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风傻笑了下,“我刚摔了下,那个凳子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把他放在地上,半蹲着把他的校服长袖卷起来,果然红了一大片,他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女孩子,哎呀……”苏风怪不好意思的,又把衣服放了下来,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秦子琛揪了下他的小脸蛋:“放心,我不会告诉你妈的!”

    苏风大笑了一下,啵了一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苏风像小时候的秦子琛,又不像。至少,秦子琛小时候是不可爱的,也很少看到他脸上的笑。

    夏莺握了握拳。

    秦子琛起身,把苏风拉着,扫了眼餐桌下的狼藉,又看着夏莺:“对不起妈,让您担心了。我现在送他回去,公司里有事您可以告诉我,我去处理,不要太累。”

    鞠躬。苏风学着他的样子,弯腰。

    大手牵小手,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从他们进来,夏莺和秦子琛的对话都没有几句,直到他们这样走,好像屋子里又一下子清静了很多,空荡荡的,甚至是……空虚。

    就这样走了,没有问问她的意见,家里的饭菜都好了。他也没有留下来,说陪陪她这个母亲。

    这个儿子,好像真的已经不属于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车前,秦子琛给苏昀发了一个短信,快到家,然后一起吃晚餐。

    他从后视镜上看了下老老实实坐在后座的苏风,这和他总是喜欢爬在他椅背的举动很不一样。他笑:“这么听话?很疼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不要说风凉话好吗,碰到的是骨头,你说疼不疼。”苏风皱着小眉头。

    “爸爸说的哪是风凉话,你这些词是跟谁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快八岁了,马上要上二年级,这么大了还不会啊。”他自学的。

    快八岁了,已经这么大了。他现在才来参于苏风的人生,好晚。可也不算晚,起码他的人生还没有真正的开始。

    幸好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回到家,一开门,苏昀正站在门口处,看那样子,已经站了很久的样子,很紧张。看到他们,眼泪扑地一下就滚了出来,无声的,没有言语,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秦子琛上前,把她搂在怀里,柔声:“乖,不用担心,我们回来了。我不会让你们母子分离的。”

    苏风也仰起头,“妈,我回来了。我不会不要你的,反正到死我也会要你!”

    苏昀挣脱蹲下,把苏风抱了个满怀:“你再敢胡说八道,我打乱你的屁股。”

    苏风咬着牙,脸皱着,妈妈碰到他的胳膊了,可他还是保持着正常的语气,“我不说不说,嘿。”朝爸爸使眼色,救我!

    秦子琛把两人扒开,苏风暗暗舒了口气,“去换件衣服,一会儿出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苏风跑了。

    苏昀站起身,抹了一把眼泪,可怜兮兮的,“干嘛不提前告诉我,你要带苏风去你们家,你要吓死我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把她揽到沙发上,伸手抱着她,唇抵在她的脸侧,她的脸冰冰凉凉的,很舒服,他不由自主的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大宝贝,苏风是我的小宝贝,我怎么会让你们俩分开。绝对不会的!我妈要见她,我当然要带去。我若不同意,我妈会偷偷的见,有我在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苏昀长睫上还沾着泪珠,晶莹踢透的样子,鼻头红红的,咬着唇,一幅欠吻的样子。他伸手扣着她的下巴,把她搬了过来,俯身吮了吮她红红的唇瓣,暗声:“不要怕,我们不会分开的。”

    苏昀倾身倒在他的怀里,这会儿才放心。

    她真的挺怕,苏风被他们要去。

    从他和苏风的话语间,苏昀已经明白今天苏风见夏莺,她说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饭时,苏风没有吃多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舒服?”苏昀问,儿子自小到大,吃饭从来没有让她操过心,都能乖乖吃饭。只是吃再多,也不长肉,个子倒是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在奶奶家喝了两碗鸡汤,已经差不多饱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随口一问:“奶奶家的鸡汤好喝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们家的好。那个味道很淡的,像没放盐。但是我只有不停的喝,装作很香的样子,这样那个阿姨才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苏昀很高兴,儿子会为别人着想了。

    秦子琛道:“儿子,那是你***养生汤。”

    苏风哦了声。

    苏昀这一餐吃得并没有什么胃口,夏莺的态度已经很明了。她已经和子琛领证,她自然不希望与夏莺撕破脸,目前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因为明天要出差,她得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查查海兰的天气,需要带什么衣服,还好只是三天而已,并不用拿太多。防晒霜是要的,那边很热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头,头发微湿,裕袍的领口敞开了一大截,胸膛的肌肉呼这欲出!他看着她收拾东西的样子,弯腰露出圆润的小屁屁,隐隐能看到黑色的内裤,他别开头,喉头上下滑动!

    “老婆,快来睡觉,不用收拾了,老公买。”

    苏昀一听这声音,感情是秦大总裁又花春了。

    她头都没回,装作没懂他的暗示:“那不行,你的钱又不是天上掉的。而且你明天和儿子一起去,我得收拾你们俩的衣物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弓起一条腿,手放在上面,衬着头,“我的钱你是花不完的,况且,你就不想体会大把大把花钱的快感?”

    “大把大把的花钱哪有快感,只有疼感,心疼肝疼肉疼!”她一扭头,挤着眉,那个样儿,真是深得秦子琛的心。

    他暗笑,眼眸斜斜盛满了邪气:“哪儿疼?我给你揉揉?”

    苏昀脸又红了,娇嗔:“以前怎么没发现,你这么具有流氓气质?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