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:才刚刚新婚,你就抛下老公?

    206:才刚刚新婚,你就抛下老公?

    苏昀像经理提出了辞职的想法,经理思前想后,让她直接去找江原真说这件事,因为江原真对她有特意交代过,关照苏昀这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苏昀来说,这份工作真的,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因为松懈,因为没有压力。

    江原真愣之:“那不行,小苏啊,后天我们签约的艺人就要去海兰岛拍摄,这件事的大功臣是你,所以我还想着让你去现场监督负责呢。你也是知道的,咱们这个公司的状况,让我放心的真没几个。”

    苏昀依旧道:“江总,我想休息一些,况且我来上班,也没有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苏,算我求你,帮我把一关给过去!事后,你若是还想离开,我决不阻止!”不让苏昀走的私心,江原真也有的。只要苏昀在,秦子琛就会对他们公司善以待之,并且宽容待之。秦子琛随便一个指令都能帮到他们公司,起到相当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次拍摄,请模特,公司出了大价钱,也是下了血本,不能出岔子!

    苏昀犹豫。

    “小苏,只这一次。你随着我们的模特一起去海兰,只是三天的工作时间,帮人帮到底嘛。”

    苏昀启唇:“江总,您既然知道这公司的状况,为什么不改善呢?真的太松了,一个好的管理制度对于公司是相当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其实我也知道。我的办公室能看到全公司的监控,他们上班在干什么,我基本都看在眼里。但是……我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你只要把手上的工作完成,上班吃个东西,闲逛个一会儿,都是没事儿的。大家出来打工,都挺不容易。你也看到了,我们厂的工人,要么是半路啜学的,要么是没什么文化年纪大的。”江原真苦笑。

    苏昀看着这样的江原真,出来上班这么久,从未遇到过的善良老板。他抠,也是有原因的,他抠,这么多工人也甘愿一直做。

    可是经商者,太善良成不了大事!可也绝对不是坏事!

    苏昀同意了,因为他的善良。

    这件事完成以后,便离开公司。她并不是不知道,江原真的自私心理,她也允了。如果这次公司火了,江原真也是有本事,功不能归在她身上,如果没有火,也是命。

    得之,他幸。

    不得,他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时间。

    小食堂,公司的管理人员要比普通职工晚吃饭半个小时。林友打了一个鸡腿放在她的餐盘里,贼兮兮的:“小昀,公司是不是派你去海兰岛?”

    苏昀抬头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经理告诉我的。我还没有去过海兰岛呢,于是我也申请去。”

    苏昀扫着她,“经理是你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林友傻笑了两下,算是承认。

    怪不得呢……

    “也好。我们俩去,起码我和你也比较熟悉,有什么事也可以一起商量。”只是大后天苏风就放假了,又没人陪他。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我会配合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也就说明,苏昀是主负责人,林友是下属。小公司又一大好处,出差可以申请,可以看私情,而不是上级安排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秦子琛来接她,可好巧不巧的是,苏昀是和办公室的同事一起出来的。看到公司门外停的壕车,她咬了咬唇,“你们先走,我有东西没拿。”

    没人理她,没人有兴趣,也正合苏昀的意。

    她在办公室磨蹭了好一会儿,想着同事们该走了才出来。一出来,傻眼了。

    秦子琛靠在车门上,一幅大大的墨镜摭住了他的深眸,剪栽合宜的衬衫,矜贵大气。衬衫卷起来一些,腕上的手表奢华璀璨,在阳光下发出清冷的光芒。整个人,就像一个发光体,忽然觉得这简陋的公司门口都变了好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事们围着他各种观赏。

    “秦总,您来我们公司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意想不到,秦总居然会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女人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去年秦子琛和苏昀的绯闻,让她们这些小罗想不认识秦子琛都不行,当今天站在面前,才发现,他远比镜头拍摄下来的美男子,要俊美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不怒而威以及禁欲系的暗惑,两种气质紧紧相缠,想靠近又不敢。

    苏昀远远的看着,没敢上前。

    他伸手扶了扶眼眶:“我等苏昀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四个字。

    同事们微愣,然后……炸了!当然各自都在心里,没敢表现出来。秦子琛来等苏昀,这个节奏!!!

    他朝那边指了指,“不好意思,她来了。”指指后面。

    同事们回头,苏昀正缩在门后面,露出一个头来。所有人的目光都扫过来,她……呃……只有慢吞吞的走过来,走了两步又小跑过来。各种弯腰鞠躬,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斜眼瞪了一下他:你干啥!!

    他勾唇,透着黑色的镜片隐隐能看到他眼底的邪恶!苏昀朝同事们道别,开门,上车,捂着脸,发现脸颊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秦子琛为她关上车门,旋身,语气不咸不淡:“要不要一起,我可以送你们?”

    “啊?不不不,不了!”她们还在震惊之中呢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遗憾。小昀在这里上班,还多谢谢大家的照顾。”微微的欠身,优雅而得体,“再见。”从车头绕过,上去,开车。

    直到车远走好半天,这几人才疯一般的尖叫!

    “妈的,苏昀没有被甩,没有成为下堂妇!!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啊!他居然对我们鞠躬,我要折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两个红绿灯,苏昀才把捂着脸的手移开,然后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脸依旧是红红的,她侧头看他倨傲的侧脸,嘟嘴:“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让我干了?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完全没那个意思。我只是说我来等苏昀,其余的暧昧字眼可只字未提。其实你可以不上车的,其实你也可以当着她们的面拒绝我这个追求者。”他浓眉舒展,心情极好,看了一眼她红红的脸蛋,心头也柔软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苏昀:“……”她完全没想到啊,况且拒绝他?明天去公司岂不是要被骂死!

    “反正你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昀气呼呼的,“我还想再干一些日子呢,起码得把这个月做完吧。我们公司幸亏人少,不然我又得在风口浪尖上。对了,跟你说件事,后天我要出躺差去海兰,负责此次拍摄代言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眉心微皱:“你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伸舌勾了勾唇角,邪魅极了:“那我岂不是又要独守空房?才刚刚新婚,你就抛下老公?”

    苏昀垂打着他,伸手帮他把档位推到空档:“看车啦,红灯。”

    秦子琛踩下刹车,慢慢的朝前滑,跟上前一辆车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也行,不过你得配合我,我会让李利和另一个人跟着你,以保你的安全。后天下午苏风便放了假,我带他一起去海兰,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度个假。”

    哇,苏昀怎么没想到。

    她侧身,一下子抱着他的手臂,“老公你真聪明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姿势,抱着手臂,势必会胸挨着他的,软绵绵的两坨。而且上班白领服饰,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一颗,以他的身高不用特意去看,就能扫到里面的风光,白嫩嫩的。

    最近肉吃的比较少,突然又想了……

    他弹了弹她的小脑门:“你再这样,我们现在就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特殊加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没个正经,说好的高冷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,安心居然在做饭,阿姨在给她打下手。

    秦子琛在公司里把电脑带了回来,一回到家,便去了书房。苏风也是刚刚到,正在客厅写作业。

    苏昀洗着手,看到安心那笨手笨脚的样子,真是担心她把手切了。

    “小心肝,要不你去休息会儿?挺着个大肚子,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死开!高希凡提前归来,一会就到。人家累了一天一夜,对于被他养的我,怎么着也要表现一下。”安心继续和牛肉干着,头上都冒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以精神上来说,高希凡会高兴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以现实上来说,这算不算得上恩将仇报,想把高希凡毒死。

    苏昀便随她去,她去洗澡。洗完澡,拍个乳,外面恰好有门铃声,苏昀出来,阿姨去开的门。高希凡进来,很疲惫的样子,却也是很少见的西装革履。

    高希凡一眼就看到离门口最近的厨房,安心正在里面。

    他的眼晴亮了亮,朝里面走。

    安心转身怦的一下关上门:“别进来,走开!”

    高希凡一下子止住脚,身形顿时缩了缩,那种感觉明显的失望了。在原地两秒,他朝里面走,朝苏昀打招呼都很没有精神,去安心的房间补补觉。

    苏昀觉得,高希凡那个失望应该不是一天两天而形成的。因为高希凡不会因为这么几个字,就会露出这种神情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苏昀明白,安心关上门是不想让高希凡看到她吵菜的笨拙样儿。高希凡却只是想在劳累两天时回来好好抱抱心爱的女人,彼此都没有错,只是各自会错了意。

    她换身衣服,去厨房。安心已经在吵菜了,阿姨在一边指导她,什么时候该放盐,什么时候该放作料。

    锅里的菜也真是奇特,白菜叶吵牛肉,这是苏昀第一次看到这样搭配的。

    她挑眉:“……你这搭配是随心情?”

    “高希凡特别喜欢吃这种青青的菜叶子,而且特别喜欢吃牛肉,一起炒啊。你看这颜色,多好看。”她献宝似的,很得意。

    好吧……只要她喜欢。

    等她这一盘菜出锅,苏昀阻止她继续:“你去看看他吧,人家这么累,起码给点安慰。”

    “安慰什么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那样砰的一下关门,会伤了他的自尊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他哪有这么玻璃心,不会的,放心,放心。”安心把她赶出去,关门。

    苏昀咯着牙,真不知道安心是不是缺心眼!就她这幅表现,要说没有爱上高希凡,那绝对不可能!以她之前盐和糖都分不清的情况来看,肯定没有给韩呈做过饭。现在挺着大肚子,都甘愿为高希凡洗手做羹汤。

    还嘴硬。

    算了,不管了。可能他们之间出现一些隔阂,对他们的感情发展也会起到推动的作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安心出来了,喜滋滋的。

    苏昀翻着杂志:“看来心情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哎,你肯定不是良师,你教我炒菜怎么我都学不会,反而人家阿姨随便一提点,我就会了呢。”安心脱下围裙,轻轻的拍了拍小肚子。

    苏昀头都没抬,“去洗澡吧,一身油烟味。”心境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安心闻了一下,的确是。还挺难闻的,她进屋,高希凡侧躺在床上,抱着被子,头埋在里面,似乎睡着了。安心去戳戳他的臂膀,没有动。掀开一点被子,看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下巴没有一丝赘肉,线条硬朗,真是帅得一逼。

    就这样盯着有五秒,然后伸手摸上了他的脸颊,色气满满,“哎呀,果然是自家人看着得劲啊,这皮肤太好了……听说凡士林可以保养皮肤,你不会用凡士林洗脸吧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。摸够了,可以洗澡了。

    手还未退开,他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一除了我,还有看过谁,毕竟有比较才有会好坏,你看谁不得劲了。二我只有清水洗脸,老实交代!”他慢慢转身,抬头只看到她一半的脸,肚子挡着了,于是干脆坐起。

    安心嘿嘿笑了下:“我摸过加比。”

    “傻笑什么,快去洗澡,很难闻。”他松开她,半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安心心里噔了一下,你大爷的!老娘这一身难闻的味道,还不是为了你!但她依旧笑:“难闻你也得闻!居然敢嫌弃我!”凑上去,抱住他,好好闻闻这一身的油烟味。

    软玉温香在怀,高希凡怔了怔,还是伸手抱住了她,脸颊朝在她的颈窝中,用力的呼吸两口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种油烟味在她的身上,一点都不难闻,反倒很好闻,很香很香。他捧在手里疼爱的安心,居然也会去厨房做起了饭菜。分开了不足两日,他很担心,怕她挺着肚子不老实,怕她晚上没有他睡得不踏实,怕她半夜被孩子踢醒想喝水时,自己懒得起而又忍着干渴。

    可是昨晚他打了电话,她却说睡得很香,并且说,‘你出差多少天啊?我要在苏昀这里长住,我发现一个人睡好舒服……’

    ‘你不需要有人给你半夜倒水嘛?’

    ‘不需要,完全不需要啊。我一个人睡,自由自在,因为没有你这个大火盆,所以没有想喝水,一觉到天亮。’

    他这才明白,原来她一个人的时候,真的很舒服。没有他,安心一样过得很好,而她也不需要他。是的,她似乎从来都不需要他。只是他自以为是的对她好,宠她,护她。

    眼眶又酸又胀,他搂着她,喉头沙哑:“安心,你有没有想我?”还有另外一个意思,安心,你有没有爱过我?可这句话,他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说爱过吗?两人都知道,她不可能会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说不爱吗?他又何必给自己找罪。

    安心拍着他的后背,似乎是想哄他入睡,嘴里道:“想你妹妹!才两天不到,想个鬼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,闭眼,睡觉。

    才两天不到,他却想她,很想。从机场直奔这里,从昨天到现在,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,提前完成工作,只是不想分离。

    安心,一个人坚持久了,会累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饭,高希凡太累,所以没有起来。

    安心似乎兴致也不是很高,但还是欢声笑语的,和苏风打闹。只是苏昀明白,安心有点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她炒了两个菜,菜叶炒牛肉,清炒西兰花,都是高希凡的最爱,可惜正主没来。苏风很给面子的吃了几口,倒是没说什么,只是再没夹上一筷。

    安心也不勉强其它人吃,反正味道怎么样,她知道,她味觉好得很。

    饭后,安心也帮忙收拾碗筷。端着这两盘菜,直接倒向了垃圾桶。苏昀看到了,只能默言。

    苏昀从房里拿出一个薄毯,转身对秦子琛道:“你先睡,我和安心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说,顺便吻了吻她。

    她回吻。

    各自都去睡,客厅里就显得很静,连纸张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,也没有开灯。借着外面薄弱的灯光,看到安心缩经沙发的拐角,抱着腿,发呆。距离安心这种姿势还是在去年,她碰到韩呈,带苏风从英国回来之后。那一晚,她也是用这种姿势,把自己缩起来。

    她拿薄毯盖住两人,“聊聊呗?”

    “聊聊行,麻烦把毯子拿开,不知道孕妇比较怕热嘛。”安心没好气的。

    客厅开了空调,苏昀当然需要盖住。

    好吧,她听她的,只盖自己。转头在朦胧的光线中看到她姣好的侧颜,这种暗暗的光线,她的侧脸真是好看,标准的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“你把菜都倒了,他起来吃什么。”苏昀问。

    “还用吃么,饿着!”安心衬着头,这句话隐隐让她有了丝火气。或者说并不是因为苏昀这句话,而是高希凡没有起来。

    苏昀靠着沙发,小声:“看你这口气,有什么好生气的。他那么累,睡得正香呢,起得来吗?他又不是神,你得体谅他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