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:非要让她死,才甘心?

    205:非要让她死,才甘心?

    她咯了一下牙,“为人父母,希望的是儿女安康幸福。如果儿媳妇不能生育,那断然是不行的,不知儿有什么高见?为了一个苏昀,子琛和我吵过无数次了。我是不敢再提这事儿,怕母子关系降至冰点,你夏爸爸才入安没几天呢!”

    夏莺有一下没一下的切着牛排,半垂的深眼,淌着一丝冷笑和嘲讽。

    唐拧着眉,“只能说苏昀太有心计,子琛哥一时被蒙蔽罢了,夏妈妈千万别和子琛哥吵,罪不在他。”

    夏莺发现唐的脑子有是点开窍了,这话虽没什么高深之处,但是搁以前的唐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淡笑:“我这不避着他么?眼不见为净。”

    唐笑了下,试探性的:“夏妈妈想要……孙子么?”

    夏莺幕地看向她,眉眼微笑,那股子神情有一股掩不住的期待和迫切。她心里沉了沉,刚刚还想着这丫头怎么变聪明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!她想为子琛生孩子!

    老实说,这事若是搁着以前,夏莺可能真的会考虑,只要子琛对她有好感,她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!

    唐……呵,算了吧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关头,既然唐撞上了枪口,她何不做个顺水人情。现在和儿子还没有正式摊牌,况且现在又夹着一个苏风进来,她也算是为难。现在有了她……夏莺可以坐在家里,悠哉一阵子。

    她笑,笑得意味深长:“孙子我当然喜欢……现在如果有哪个家世清白的女孩子跳出来说怀了我儿子的骨肉,我立马把她弄进我们秦家。”这话是对着唐说白。对于她,夏莺敢肯定,子琛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头,至于,怀孕,那不可能!

    只是有了唐,苏昀可能真的会……离开也不一定呢,凡事总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唐心里乐开了花,禁不住传到脸上来,一口一个夏妈妈的叫个不停,只差把那个夏字给去掉。

    夏莺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丫头,你还是太年轻了。这不是缺点,你的致命缺点就是你认不清自己的身份,你搞不清楚你在他人心中的份量!这一次给你机会,可能你也会彻底死心!

    你死了心,把苏昀弄走,也算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至于苏风……

    苏风……

    夏莺得好好想想,那毕竟是子琛的孩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夏莺主动提议要和司机一起去接小荞,提前五分钟就到了学校,来的家长已经有很多,夏莺就在车里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车的特殊材料,让玻璃很暗,夏莺精致的脸深入里面,面貌透着几分期待和挣扎。

    不时的看着时间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放学铃声响了,每个班级都有老师带领着学生出来,小荞和苏风一个班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来了。”司机道,然后推门下车,去接。

    “凌子等等。”

    司机凌子回头。

    “把苏风一并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车里看着司机下去,韩小荞很兴奋的朝司机摆手,小脸笑得很灿烂。司机对苏风说了什么,苏风摆摆手,并且鞠躬,很有教养的样子。夏莺在里面看着,从来没有这么审视过这个孩子,见面次数也才第三次而已。

    短短的小平头,五官很端正,穿着褐色的校服,下面穿了一条同色系的小腿休闲裤,帆布鞋,穿着很简洁,不是名牌,但是很干净。那个小脸,白白的,五官和子琛小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……孙子。

    心里一下子五味陈杂。她从小性格就是这样,要强,不服输。总觉得人只有在成为人上人的时候,才能受到敬仰和尊重,才能不受外界控制的选择自己的人生。于是她对自己的要求很高,同时对子琛的要求也很高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她夏莺的孩子,不允许平凡的度过,一件事你必须做得漂亮,必须成功!

    秦子琛活这么大,她从来没有崔过他找女朋友,从来没有崔过他结婚。在他40岁以前结就行!对于他的伴侣,她的要求当然也很高,可是苏昀的出现,离她对儿媳妇的要求相差十万八千里,没有哪有点像!

    更别提苏昀生下来的孩子,来得这么突然,打乱了她。

    兴奋吗?没有多少,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既然存在了,她当然不可能当作他不存在过。

    那就让他认祖归宗吧。

    司机上来,把小荞放到后座,小荞一看到夏莺,就扑到她的怀里:“奶奶,你居然来接我,小荞好高兴!”

    夏莺柔笑了起来,摸着她的头,转头看向司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夫人,苏风说他有人来接,不能随便上别人的车,他说他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小荞厥着嘴巴:“对啊,他不来。他不认识叔叔,所以不来。”

    夏莺冷下脸来,朝外面看,正巧看到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拉着苏风上了一辆奔驰。那车,那人她都认识,是子琛的。

    她目光暗了暗,朝后一看:“告诉大少爷,挑个时间把苏风带回家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小荞爬在夏莺的腿上,睁着圆滚滚的眼晴:“奶奶,要苏哥哥来干什么啊?你要教我们一起学游泳吗?好啊,太好了!奶奶,那我要买一件漂亮的泳衣!”

    夏莺宠溺的摸着小荞的嫩脸蛋:“宝贝,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她真正的亲孙儿,和她亲近,和她撒娇,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哎……深叹。

    纵是果断如她,也有如此犯难的时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昀是李利接回来,秦子琛正在开会。回到家,昨晚被她砸碎的玻璃已经重新安装好。她也真是太冲突,这可是钱啊。

    阿姨来做饭打扫屋子也是一礼拜五天,做好饭便离开。苏昀给了她一瓶饲料,让她在路上喝。年纪不大,和她妈妈差不多的年纪,看到她,苏昀总想着对她好点,好点。

    苏风做完作业出来,对苏昀道:“妈妈,今天奶奶去我们学校了。有个叔叔让我去他的车,奶奶没有下车,但是我一猜肯定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才不去。她又不喜欢妈妈,我也不喜欢她。但是她是爸爸的妈妈……哎,好难。”说着还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一个八岁的孩子已经知道了为难,苏昀失笑,“儿子不用觉得为难。她是爸爸的妈妈,你还是要尊重她。不过我可说好了啊,以后奶奶要是让你呆在他们家,你可要跟我一条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妈,我绝你跟你同穿一条裤子!你在哪儿,我也在哪儿!!”苏风仰起小下巴,一幅小傲娇样儿。

    苏昀笑着亲了亲他,真好。她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递给苏风,“我去洗澡,你给爸爸打个电话,来不来吃饭。”起身,进屋。

    苏风对于秦子琛的号码已经背得烂熟,没有找通迅录,直接打。

    电话没人接,想必是忙。妈妈的手机啥也没有,也没有游戏。于是便打开相册,看看照片什么的,只有两张。一张是在气球前面照的,一张是爸爸的单人照,真帅啊。

    但是整个相册显示有十张图片,怎么只有两张,苏风摆弄了半天也没有摆弄出来。估计是妈妈有什么照片,不想被人发现。他有点好奇,于是乱翻 ,翻到了文件管理,然后乱点……

    其中跳出来一个框框,输入密码,四位数的。

    苏风只试了一下,就一下,便开了!没办法,妈妈那个单细胞的人,密码永远都是她的生日或者是他的生日,这个密码是妈妈的生日。里面的照片,都是她和孟叔叔,在很久以前照的。

    不多,就八张,全是合影,只有一张是妈妈的单人照。

    苏风:“……”呃……这要是让爸爸看到,会不会不高兴。孟叔叔虽然很好,但是爸爸更好啊。为了不影响爸爸和妈妈的感情,小指头一动,全删了!

    嘿,这下干净了!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觉的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,苏风以为是秦子琛,一下子跑去,但是突然想到妈妈曾经说过的,不要随意开门。他清清嗓子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开门!苏昀,赶紧,快点!!”是干妈,语气非常急。

    苏风赶紧开门,安心进来反身砰地一声把门关上,反锁,上保险!!

    “干妈,有坏人追你啊?”

    安心对着猫眼看向外面,确定没什么人才长长的舒口气:“我感觉有人跟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安心!”苏昀还围着浴巾,听到这话,脸色瞬变,心里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安心拍拍胸口,一手捂着肚子,掀开餐桌上的罩子,“妈个鸡的,我进电梯,然来又进来一男的。本来我觉得没什么,同一栋楼嘛。但是在电梯里面,那人的眼神很奇怪啊,他戴着一次性口罩,给我一种很阴森的感觉。我为了不给我自己添麻烦,中途下了电梯,看有个人家门开着,便假装进错家门跑了进去。我还和那家寒喧了好一阵子,然后才出门坐电梯,**!坐到一半,他丫的又进来了!你说这难道是巧合吗?”

    苏昀握着毛巾的手,紧了又紧!

    他们到底想怎么样!!非要让她死,才甘心?!

    咯着牙,有气不能出。

    安心用手捻一个虾进嘴,“不用担心,老娘要不是挺着肚子,我真想和他较量较量。你们俩,坐下,吃饭。”

    苏风和苏昀一同坐下,苏风很贴心的给两人都盛了饭。

    “小心肝,一会儿我让高希凡来接你,你就呆在那儿不要来我这儿了。”她怕,很怕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高希凡出差,所以我才来你这里啊,一会儿司机会帮我把换洗衣物拿来。你放心,这人不管是来针对谁的,老娘跟他死磕!对了,偷我车轱辘那事,有眉目了。你不用担心,这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”她又吃了一个虾,美 滋滋的,“依我看,今天跟踪我那人,主要是想警告你,让你识相点。不怕,我们就不识相。你有秦子琛,你还有我,我呢就代表高希凡,有他们俩护着你,你简直就是这里的地头蛇啊!你不出去找个人家的事儿就算不错了,放宽心放宽心!”安心已经连吃了五个虾仁,偷偷的,憋了几个月不让吃,真好吃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在外人看来,都是庸人自扰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感同身受这个词,哪怕是和她关系哪些密切的安心。苏昀怎么能不怕,怎么能心安……这次是警告,下次不知是什么。安心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她真的拿命抵都不够。

    她轻敲了一下桌子:“你都吃半盘虾仁,别一次吃那么多,会吃不消的。”

    安心嘿嘿的笑,计得还真清。

    “吃虾补钙,我得多吃。”

    苏昀把虾移到苏风的面前,“这个盘稍稍有些辣,你可以吃,但不能摄取过量。乖,等六一儿童节,我们一起吃螃蟹,允许你吃两只。”

    “卧操!你要是带我去吃,我就原谅你今天不让我吃虾。”安心是海鲜狂热爱好者!

    苏昀笑着,这女人越混,心态反倒越年轻,这种状态真好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,苏昀起身从猫眼里面看到是秦子琛,便连忙开门。他进门,暗色的衬衫深沉内敛,一手挂着西装外套一手提着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?”苏昀接过他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嗯了声,把包放在沙发上,又折回餐厅,对安心道:“你的东西,我给你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心啧了声:“我谢你。接下来的几天,可能会影响到你们小两口的二人生活,而且也可能当一个电灯泡,还请多多包含。”反正她是不会有罪恶感的。

    苏风乖巧的拿来一个碗,盛饭,很听话。

    “高希凡把你的东西送到我公司时,我就想到了,无妨,我会无视你。”秦子琛解开袖口的扣子,卷起,露出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擦,他还把我的东西送到你们公司。行,你无视吧,今晚我要苏昀跟我睡。”

    苏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门!”他淡道!

    结果是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时,秦子琛的电话来,于是他占用了原本给安心准备的书房,忙子近一个小时。这一个小时,苏昀也和安心在聊天,聊着聊着便睡着。

    秦子琛忙完时,回房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挑挑眉,她还真的被安心拐去了?

    轻声的敲了敲安心的门,无人应。估计已经睡着,罢罢,便宜她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苏昀睡得迷迷糊糊,习惯性的朝他靠去,窝了窝,找一个舒服的姿势。安心被她这样动来动去的整醒了,睁眼一看,我去咧。好一出香艳的百合戏码。

    这女人紧贴着她,脸埋她的胸前,手抱着她的腰,那幅缩在她怀里的样子。看到这样,她几乎能想到苏昀和秦子琛睡觉时,是个什么状态。她这么的小鸟依人……

    安心从来没有过这样。

    睡觉时,不曾依赖过任何人,包括同居好久的高希凡。

    可能她做不来苏昀的那一套,也可能是因为别的……尽管有个大肚子,她依旧是自己睡自己的,依旧是抱着被子,半夜醒来,总会挪开腰上的大手,然后朝他稍稍远离一些距离。

    其实有时候,她真的很烦自己。

    以前这种人是是她最为不耻的,爱了就是爱了,不爱就不爱,不爱就不要别人机会。可现在……她真的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闷心而问,高希凡真的哪儿哪都好!哪哪都配得上她安心,可是她怎么就是完全放不下心里的芥蒂。

    也真是够贱的。

    怀中的女人又朝她偎了偎,安心一脸黑线,我次奥!

    伸手去拨她的衣服,苏昀晕晕乎乎的,“子琛,不要……”这软绵的嗓音,让人听了真是受不了。安心也不闹她了,小心翼翼的扒开她,出门,去敲秦子琛的房门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分钟,他来开了门,睡眼稀松,透着别样的性感。锁骨突起,健硕修长!

    “啧,果然还是男人看着舒服。”安心赞赏。

    秦子琛冷了冷眸子,刚刚醒,声音微哑:“安小姐,你的老公是我朋友,请你自重!”

    安心当时有一瞬间的呆愣,足足五秒才反应过来,瞬间爆了!

    “我自重你娘个蛋,你是瞎了吗我会来勾引你?阿西巴!!你女人不停的朝我身上贴,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来勾引我呢!!!”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秦子琛的气息更沉了……

    迄今为止,估计这样骂秦子琛的女人,也只有安心了。

    他进安心的房,把苏昀抱起来,回房。

    安心关上门,该死的秦子琛,真是让人火大,把她安心想成什么人了。一下子也睡不着,干脆打开微信继续吊妹子。

    ‘hi,美女。哥飙车赢了,哥当时飙车的时候心里可想的一直是你,真是我的福星。来来来,哥今天很高兴,赏赏赏。’想了想,来个大的,人民币五千。

    给李玫的钱,总会有人给她双倍还回来的。

    那一头的人,很快有了信息,并且问她要本人照片!安心去哪儿找个男的,于是在手机里找了一张偷看高希凡洗澡的只有颈子以下的图片过去,有肌肉,性感得喷鼻。

    她发了无数个红心过来,并接受了红包,对她一顿夸赞。

    嘿嘿,过几天待高希凡一回,就可以约李玫见面了。到时候,整不死她!找谁不好,先找上高希凡,然后又找上她的弟弟!

    你这不作死吗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