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537章 隔岸观火

    第537章 隔岸观火

    韦鉴一句话,吓得柳絮浑身打颤:“怎么?石头哥,你要反悔?”

    韦鉴站起身,看着窗外:“没有我的护送,你走不出景阳市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是这样啊!柳絮把心放下,她赶紧表态:“谢燕姐,回去我就给你打钱,绝不多留一分钱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韦鉴是不相信任何人的,他走过去,在柳絮的额头上,点了一指,然后说道:“我在你的身体里留下了记号,三天内不打款,我就会根据我的气息找到你,但是我若是没去找你,这东西就会在你大脑内爆炸,你自己想一想那结果吧!”

    柳絮浑身打颤,她太相信石头哥说的了:“我保证,绝对在三天内把钱到位,一会,还要麻烦您派人保护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对眼前这个人,没什么善恶印象,所以只要她不耍花招,韦鉴还不至于难为她,倒是刚走的那几人,韦鉴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几个人出了别墅,柳絮上了韦鉴的车,轿车驶出了别墅,向着出城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当轿车开出去没多远,就被三辆轿车给跟上了,保镖体香韦鉴:“老大,有人跟踪。”

    韦鉴不以为然,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:“向着背静地方开,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结果是,韦鉴的车不紧不慢地走,身后竟然跟上来八辆车,韦鉴的车减速,呼啦,四辆车超了过去,把韦鉴的车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那个三角眼,外号三麻子的老大,此刻,他下了车,三麻子手里拎着双枪,一众手下也都下来了, 足有三十来把枪,有的是猎枪,有的是步枪,那架势,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韦鉴下了车,他拿出一根烟,点上,深吸一口,吐了一串烟圈,那烟圈,竟然在微风中不散,一个套一个,显得非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三麻子看看左右,他那个同伙,此刻有点发憷,躲到了一辆车的后边,废物一个!三麻子骂了一句,然后对韦鉴说道:“石头哥,我知道你有两下子,但是今天对不住,我要灭了你,我也想当一把景阳市老大,过把瘾,你知道银行卡的密码了吗?”说着,他摆弄着,柳絮的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“三麻子,我劝你放下枪,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说过,不然,你死得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三麻子哈哈大笑,不过,听他的笑声中,还有些许的颤抖,毕竟,和石头哥对着干,他有顾虑,但是,今天鱼死破了也要做这一票:“来人,开枪!”

    韦鉴冷声说道:“三麻子,你会数数吗?只要你能数到三,记住数到三,我就把密码告诉你!”

    玩的是什么把戏?三麻子狞笑道:“别说数三个数,就是数一百个,也无所谓,只不过你让老子数,老子就数数吗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数,一、二、三!”韦鉴书数了三的时候,三麻子就感觉心口一疼,他哎呦一声弯下了腰,随后倒在地上,不停地抽搐,旁边的手下人都傻了,老大!老大!不大一会儿,三麻子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韦鉴砖头看向另一个老大:“该你了,刘昌乾,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说了,任何对不起我帅府的事情,我都决不轻饶,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石头哥,我错了,饶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三!

    嘭!刘昌乾身体爆裂开来,原来是韦鉴拍他们肩膀的时候,把自己的吞噬之力、灵力打入到了他们的体内,面对这些毫无信用可言的垃圾,韦鉴是不会手软的。

    两个老大的手下一个个都傻了,自己老大,在人家毫无动作的情况下,只是数三个数,然后就被灭掉了,那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韦鉴对着那三十来个枪手说道:“消灭对方,只能是胜利者才能活着离开,开始!”

    韦鉴的命令,就相当于点燃了导火索,双方八辆车三十来人,举枪互射,就像过年放鞭炮一般,十分钟过后,韦鉴对着保镖说道:“过去,把没死的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保镖戴着手套,从地上捡起了散落的步枪,走过去,啪啪点射,三分钟后,韦鉴的车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柳絮目睹了整个的过程,她真的害怕了,或许原来他还有赖账的一些想法,现在,她决定了,决不能让孩子和帅府为敌,这个石头哥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远处,不是没有人,韦鉴都看见了,但是,他就是为了示威,让那些人知道好赖,韦鉴离开的时候,几个观望的老大,已经再也生不起别的念头,只有老实呆着的想法,帅府?还是惹不起的!

    事情已了,韦鉴就要离开,谢燕给他一个银行卡,韦鉴拒绝了,韦鉴只要那宝藏,他告诉谢燕,过些天,他派人来取,那人叫佟浩林。

    韦鉴此刻没有什么目的,不过他想起了那个杨倩倩,还有那个重度截瘫的杨绍刚,还有那韩丽柔。

    韦鉴坐了一天的车,再一次出现在医院的时候,已经天黑了,他还记得韩丽柔、杨绍刚的病房,悄悄走过去,来到了病房的门口,透过玻璃窗,他看见韩丽柔在给爱人翻身,擦后背,抹痱子粉,现在的天气已经很热了,人若是总躺着,后背的皮肤恐怕要坏掉。

    此刻的韩丽柔,依旧是短发,像个假小子似的,不过肚子已经很大了,估计快生了,看着泼辣勤劳的韩丽柔,韦鉴想起了韩丽柔救自己的那一刻,他正在那沉思的时候,旁边一声怒吼:“死小偷,我打死你!打死你!”韦鉴的后背、肩膀、脑袋上,就挨了几十下,用什么打的?大葱!山东人都喜欢吃大葱,尤其是韩丽柔喜欢。

    韦鉴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女孩的手腕:“我说薇迪,这么多天不见,怎么见面就打我?”

    薇迪这会才看清是韦鉴,他高兴地说道:“乔峰,你可回来了,我…二婶都想死你了,快进屋!”薇迪说话,忽然有一点不自然。

    韦鉴把大葱叶从头发上摘下去,无奈地走进屋,想不到进屋后,薇迪就发火了:“跟你说多少遍了,让我来,你都快生了,抻着怎么办,你是不是不想给我二叔留下后代,这么着急改嫁吗?”

    韦鉴对这个薇迪真是没招,关心人是关心,就是说话特别不招人喜欢,韩丽柔一直在照顾老公,她没抬头,现在可以喘口气了,一转身抬头,他看见了韦鉴:“乔峰 ,你来看我,太好了。”说完奔过来,抱着韦鉴的肩膀,大哭起来,这些天的痛苦、不安、那所有的委屈,都随着泪泉,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薇迪掰着她的手说道:“喂喂喂,我二叔看着你呢,你看,这回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这回确实是真的,因为,杨绍刚已经清醒了,但是他胸部以下没有知觉,此刻他想和乔峰说话,看着自己媳妇这样,他闭上了眼睛,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韦鉴自然不能让杨绍刚误会,他安抚了韩丽柔几句,然后来到杨绍刚的床前,柔声说道:“杨大哥,想不想站起来?”

    杨绍刚摇摇头:“我已经是废人了,还站起来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今天来的目的,就是要治好他,所以他对薇迪和韩丽柔说道:“今晚上,就由我陪杨大哥一夜,你们回家休息,对了,以前我留下的那块石头还有吗?”

    啊!韩丽柔脸一红:“兄弟,我,为了还债,都给卖了,卖了二百多万,不过,以后我生意好了,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韦鉴叹口气,其实,他今天也想把那块石头取走,既然没有了,那就算了,大不了,自己再去找找。

    薇迪忽然说道:“二婶,乔峰的那块石头不是还留着吗?就在我那,我去取来。”这个丫头,办事就是快,她风风火火地下楼了,然后开车消失在黑夜之中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