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527章 顾长顺的伎俩

    第527章 顾长顺的伎俩

    当顾长顺看见谢燕女儿照片的时候,他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原来,谢燕的女儿今年二十二岁,大学毕业,和她妈一样,长得水嫩漂亮,还有一点,就是那身材,那是相当棒,让顾长顺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他打起了鬼主意:自己娶了小丫头,宰了小崽子,那谢燕的财产都是自己的了,将来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顾长顺的!

    这个人渣,开始了自己的计划,第一步:提亲!

    当顾长顺的保镖把顾长顺的亲笔信摆在谢燕的老板台上,人就大模大样地走了。谢燕看过以后就哭了,她嚎啕大哭:“三铭啊,你怎么死得这么早啊,顾长顺这个王八蛋想霸占我们的女儿,你在天有灵,你弄死这个王八蛋,把他碎尸万段!呜呜呜……”谢燕哭得撕心裂肺,在场的人,一个个都忍不住跟着落泪。

    但是,还能怎么样?顾长顺说了,不同意就剁她儿子的手!谢燕如今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语,他想到了韦鉴,但是她知道,维嘉因她而死,自己还欠韦鉴一条命,自己活着真是生不如死啊。

    业务经理余友诚给谢燕出主意:“谢姐,我们先给他拖,能拖几天拖几天,比如,婚礼必须要正规,想娶我家百惠,就必须和他媳妇离婚,不然不行……然后再弄婚纱,去北京选婚纱……慢慢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谢燕点头:“你去帮我办这件事吧。”

    当顾长顺看着谢燕的助手余友诚站在面前的时候,他知道,自己就要得到那小美人了,他喜笑颜开地说道:“怎么样,谢燕说没说,哪天结婚?”

    余友诚恭敬地说道:“结婚当然可以,但是谢经理的意思是,女儿出嫁,怎么也要风光一些,您说是不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顾长顺拍着桌子说道:“做我顾长顺的老婆,能让他吃亏吗?说吧,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余友诚也小心地陪着笑脸:“顾老板,谢经理的意思是,她要孩子有名分,也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听余友诚这么说,顾长顺的脸刷拉一下就变了,他猛地一拍桌子:“放屁,她谢燕是什么人,给脸不要脸,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弄死她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您老别发火,听我说,您看啊,现在市内,您老如日中天,您想啊,办这么大一个事,那些市面上那些头头脑脑啦,各路的社团啦,哪个敢不过来给您贺喜,那单单是份子钱还能少于千万?这买卖您说,是不是无本的买卖?”余友诚循循善诱,确实,这是很多大佬都采用的吸金伎俩。

    顾长顺瞪着眼睛,卡巴卡巴,嗯了一声坐下去,没说话,旁边的大保镖也附和说道:“老大,我看行,这也能看出来那些社团和咱们是一条心,不服的,就干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行!”顾长顺也活了心:“要不我们就办一个婚礼?”

    余友诚擦擦额头的汗水,他的心是放下了,慢慢退出了顾长顺的大办公室,他心里也高兴:顾长顺,你终于上套了,你老婆那边我看你怎么过?

    接下来顾长顺也挠头:自己老婆这关怎么过?接下来,二人开始琢磨,最后研究出了一个方案,顾长顺暗自窃喜:嗯,不错,只要生米煮成了熟饭,自己的老婆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要说顾长顺的老婆,那叫一个厉害,以前,顾长顺和洗浴中心的女孩快活的时候,让他老婆逮个正着,先是一顿臭骂,接下来是一顿毒打,怎么还毒打?那当然了,他老婆叫柳絮,体育学院武术专业,在一次酒桌上,看见了女孩,他就着迷了,动起了歪脑筋,把女孩灌醉了,然后他就占有了女孩。

    想不到的是,女孩第二天醒来,发现自己**,她坚决要报警,顾长顺拿出十万块想摆平,不好使,当时他正跟着三铭哥呢,后来,三铭哥做主,正好他也没结婚,让他们成亲了,顾长顺比柳絮大十岁,又是买车,又是楼房,柳絮一个小姑娘,后来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是,柳絮可不是好惹的,结婚了,顾长顺想鬼混?那就是不行的,一个月俩月,憋不住了,就要采采野花,结果回家就要被打一顿,当时三铭哥也无奈,也不知道这个媒人做的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每一次被打,顾长顺都保证,但是这货是个花心的主,他哪里能对老婆从一而终,所以,后来他都是去外地找小妞,柳絮也厌倦了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那么今天,顾长顺和保镖二人研究的主意是什么?

    顾长顺晚上特意带了一瓶好酒,两口子很久不在一起吃晚饭了,看见他回来了,而且还笑呵呵的,没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柳絮就知道,肯定没好事,她太了解自己的男人了,自然她也不会没事找气生,看顾长顺怎么表现。

    晚餐,两个人吃得很愉快,看媳妇高兴,酒喝得也到位了,顾长顺就说了:“老婆,昨晚我梦到我妈了…我梦见在十五岁的时候,我妈为了给我买一双球鞋,卖水果一直到深夜……那双回力鞋,十多块钱……可是,我做儿子的不孝,在妈妈病危的时候,我却因为自己摊上了案子,不敢回家…我没能看见妈妈最后一面……”顾长顺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柳絮没想到,顾长顺还有这一面,她安慰道:“老公,人已经没了,就不要再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顺搂着媳妇说道:“阿絮,我伤心啊…”

    柳絮也想到了自己,老家在南方,自从结婚以后,每年只能回老家两次,一次是孩子放暑假,一次是过年,今天顾长顺这么一说,她忽然也想妈妈了:“老公,有道是,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我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,我要回家一趟,顺便,如果把我妈我爸接来,我想把二老接过来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啊!老婆说的前半段,顾长顺高兴,可是一听要把岳父岳母接来,这怎么行,自己取了小老婆,那还不把老头老太太气死啊,六十来岁的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顾长顺阻拦道:“老婆,先别接来,你看我这个行业,打打杀杀,万一哪天让老人家看见了,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我都和老爸说过了,你是社团老大,我就接来,唉……”说到这,柳絮叹了一口气:“就是不知道,爸妈愿意不愿意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长顺眼中一亮:“那就这样,你先回家去看看老人,然后从侧面问问,如果行的话,年底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柳絮非常开心,两个人过了一次非常愉快x生活,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就到了韦鉴大喜的日子,也许是有天缘,清晨的阳光好极了,蓝天白云,微风习习,韦鉴和华羽莲来到了友谊宾馆。

    友谊宾馆的前身是一个小公园,里面有苍松翠柏,小桥流水,后来被改建了,分割成数个婚礼场地,每一块场地,都是地上是特制草坪,旁边是花草树木,一个一米过高的观礼台,台下是洁白的欧式白凳,背景墙,是一个象征着圣洁的白色幕布,旁边点缀着星星点点嫩绿。

    韦鉴和华羽莲来得早,按照摄影师杨楠的要求,要拍一些现场的照片,两个摄影店,抽调了十个漂亮女孩子,为二人做点缀,拍了数百张的合照,那场面,真让华羽莲醉了,想一想就要走进结婚殿堂,真是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原本韦鉴想把头发染黑,华羽莲坚决反对,理由是:一切顺其自然,我喜欢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