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494章 四季爱神的伤心事

    第494章 四季爱神的伤心事

    韦鉴就在旁边旁边的台阶上坐下来,远远地看着陈龙山。

    此刻,陈龙山非常激动,他紧走几步上前,那神情,有着说不出感觉,有喜悦,有惋惜,更多的是无奈与悲哀,曾经自己的女人,今天就要嫁人了,这都是自己不珍惜的结果,那些曾经在自己身边的朋友,现在没有人和自己来往,那些曾经的女人,也都随风而去,只有这一个曾经深爱自己的女儿,可是如今却已结婚,陈龙山已经伤心欲绝,但是,他是男人,没有落泪。

    “小曼,新婚快乐。”陈龙山已经说不出别的话了,他如今已经醒悟了,可是已经晚了,也许,还不晚,他还有明天。

    小曼此刻,百感交集,她能感受到陈龙山的那份伤心,但是一切都结束了!

    “山哥,谢谢你能来,可惜,没能喝到我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陈龙山摇摇头,他能喝下去吗?不能,两个人相对无言,陈龙山拿出了一个首饰盒:“小曼,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。”说完,他打开小盒,拿出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白金项链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曼没有接,她哭了:“山哥,我不能接受,留给未来的嫂子吧,谢谢你能来看我,谢谢……”小曼说不下去了,转身离开,陈龙山没有说话,默默地注视着,直到看不见了,他的眼泪才落下来。

    韦鉴叹口气,一切都是陈龙山自己走错了路,若是他不找人打韦鉴,他的薇薇婚纱,依然是他的,很可能,小曼就是他的爱人,但是一切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陈龙山落寞地走在了大街上,他魂不守舍,像一个木偶一般,韦鉴摇摇头,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世界就是这样,不能走错路,有些路,错了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韦鉴一路上,漫无目的走着,他的思绪也走得很远,忽然被电话铃声吵醒,拿过手机一看,是一个熟悉的号码,但是忘了是谁,顺便说一句,未鉴可是刚补的电话卡,来电都没有名字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,我是韦鉴。”

    “韦鉴,是我,艾美虹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一听是她,就想挂断电话,这个八婆,抢了自己的一高中的名额,还让他爸修理自己,后来整天阴魂不散地缠着自己,怪自己让她失去了他的阿迪哥,害得自己损失了三千多。但是今天听这个八婆不像以前那么疯癫,他也不好发飙,于是就和她聊两句:“四季爱神,找我什么事”

    艾美虹没有生气,只是叹了一口气才说道:“我要走了,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想见到的人,过来陪我吧。”

    韦鉴的心就是一跳:“喂喂喂,你不会是想自杀吧?我可跟你说好,你死可以,别拉上我,我可不想和你不清不楚。”

    艾美虹竟然没有争辩,只是说了一句:“我在情侣餐厅等你。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这你说怎么办?去不去?韦鉴实在是不想惹这个八婆,但是他万一自杀死了怎么办?

    韦鉴还是去了,到了情侣餐厅,在二楼临窗的位置,韦鉴找到了艾美虹,此刻,艾美虹比以前稳重了好多,成熟了好多,看来时间是好东西,能改变一切。

    艾美虹招招手,韦鉴走了过去,她就问道:“韦鉴,给你打了三个电话,怎么都是关机?”

    韦鉴笑着说道:“哦,我出国了,昨天才回来,对了,我怎么感觉你变了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艾美虹眼圈红了,她说了一句:“我找到我妈了。”然后就低声地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韦鉴没明白:找到妈妈了?难道以前没有妈妈?只是艾克法自己带着她?那干嘛哭啊?找到妈妈应该高兴才对啊!

    韦鉴挠挠头,他也不会劝,只好用手碰碰艾美虹的手臂:“爱神,怎么了?找到妈妈干嘛不高兴?”

    艾美虹没说话,她把酒杯倒满啤酒,然后注视着那泛起的泡沫,就那么看着,看着,然后默然地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然后是再满上,再干杯。

    韦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,他知道,艾美虹的家出事了,或者,她的感情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艾美虹连干了六杯,韦鉴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艾美虹,我猜你一定非常难过,说吧,发生了什么事?也许我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艾美虹此刻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她放声大哭,韦鉴没有劝,他知道,人只有把心中的苦闷发泄出来,心里才能痛快,那么就让他痛快地哭一场吧!

    韦鉴坐在艾美虹的旁边,此刻的艾美虹双肩在颤抖,趴在了桌子上,韦鉴赶紧把那些杯子和瓶子拿开,可不能大意,受伤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,艾美虹才止住了哭声,她红着眼睛问韦鉴:“你看,我和我爸长得像吗?”

    韦鉴仔细回忆一下,还真别说,长得一点都不像,艾克法是刀条脸,小眼睛,而艾美虹是瓜子脸大眼睛,双眼皮儿,确实好看,从韦鉴的角度说,除了她的性格有点缺陷以外,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。

    韦鉴对着艾美虹说道:“你是想告诉我,艾克法不是你的亲爸?他对你这么好,为什么还不是你的亲爸呢?奇了怪了!”

    艾美虹说除了实情:“他不是我的爸爸,我也没有爸爸,而我的妈妈也不是我的妈妈,三个月前,我的亲妈来找我,要接我走……韦鉴,我心里难受啊!”

    韦鉴这才明白了,养育自己二十多年的人,不是自己的爸妈,这件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会难受的,但是,亲妈来了,回去还是不回去?就是换做韦鉴,也很难做一个选择,忽然,韦鉴想起了自己的身世:在雷域,那个人自称是自己的父亲,那养育自己二十多年的韦中华是自己什么人?

    来不及想自己的事了,他安慰艾美虹,然后艾美虹把最近发生的事都说了: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,艾克法大学刚毕业,去泰山旅游,当他登到了一个山峰顶的时候,看见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站在一块石头上,看见那失魂落魄的样子,估计就是要跳山,那个孩子哇哇地哭闹,艾克法奋不顾身,拦下了那个女人,两个人在山上谈了有半天,女人放弃了自杀的念头,但是,麻烦也来了:因为那个女人,留下了一个女婴,独自离开了,那个出生不到一个月女婴,就是艾美虹。

    艾克法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,他哪里会照看孩子,那个时候,也没有电话,没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,他只知道女孩的妈妈叫刘嫣,现在也联系不上,只好带回港城,然后把艾美虹交给了妈妈照看。

    后来,他娶妻生子,也许是造化弄人,他的妻子不能生育,艾美虹就成了他的女儿,从小娇生惯养,使得艾美虹养成了公主的脾气,所以才有今天的四季爱神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艾美虹的亲妈刘嫣来了,当初她留了心眼,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地址,而艾克法告诉她:自己被分配到了钢城一高中教书,所以,她打听到了艾克法的单位,然后就要领走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艾克法坚决不同意,他媳妇也不同意,艾美虹也不同意,但是,毕竟那是亲妈,有血缘关系,几天的哭诉,让艾美虹心都碎了,怎么办?最后,她还是选择了回到亲妈的旁边,时间是半年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人想不到!

    艾克法整天长吁短叹,自己的女儿要走了,身边没有孩子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那不是孩子结婚了,以后随时可以回家,艾美虹和她的亲妈若是走了,就要定居加拿大,再也不回来了,两口子整日没有笑容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