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435章 苏家倒台

    第435章 苏家倒台

    韦鉴躲过了滚滚的车流,纵身一跃,过了护栏,然后跑到了马路的另一边,招呼一声阿姨,腊梅已经没有什么反应,自顾自地奔跑,嘴里叨咕着,韦鉴心中一酸,他奔过去,抱起了腊梅,躲过了车流,有飞身跳过护栏,腊梅手里一直紧紧地抓着儿子的断手!

    回到了车上,韦鉴把腊梅放到了副驾驶,然后说道:“阿姨快点,我给武星接上断手,快给我!”

    腊梅此刻才从梦呓中醒来,她方才已经入了魔障,忘乎了所以,现在看见儿子,她不敢哭出声,把断手递给了韦鉴,眼睛呆呆地看着韦鉴。

    韦鉴真气凝结出一个气团,先把断手的断面清理一下,然后再给断腕处清理一下,两个对接,然后说道:“武星,没事了,你松手吧。”

    武星此刻,浑身颤抖,满头虚汗,但是他依然坚持,韦鉴吞噬之力打入到断口处,开始寻找血管、神经,一根一根地对接,足有十多分钟,完全接上,然后开始融合对接,半小时过后,韦鉴长出了一口气,终于没事了!

    关武星睁开眼睛,断手已经不疼了,再看看断腕处,竟然都长上了!当然,还有一些痕迹,只有以后慢慢张齐吧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吗?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的妈妈腊梅也悲喜交加,下车,拉开车门,摸摸儿子的手臂:“真的!真的接好了,你真是大师!儿子过去磕头!”

    关武星非常听话,他跑过去,韦鉴也下车,关武星跪下了:“谢谢大师救命,没有你,我和妈妈都要死,我这一生就算当牛做马,也要报答您的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韦鉴搀扶起来关武星:“没那么严重,那这样吧,你先养伤,过些天先跟我干吧,我估计苏瑞隆不敢碰你,若是你走了,我担心他要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苏瑞隆非常聪明,再一次磕头:“师父,请收下我,收我做弟子吧!这样,谁都不敢欺负我了,我要学艺,也争取做一个大师,像师父一样的大师。”

    韦鉴挠头了,他根本没想到有这一出,但是关武星就是不起来,韦鉴只好答应,腊梅喜极而泣,能有大师收儿子为徒,那真是天大的造化。

    韦鉴开车去了苏家,关武星脸色一变:“师父,您这,这是干什么?”他不得不防,师父可别和苏瑞隆是一家,那就入了虎口了。

    韦鉴笑了:“不用担心,我要接我的员工杨茜茜。”关武星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到了苏家门口,韦鉴打电话,杨茜茜走出来,上了车,韦鉴根本就没有把车还给苏瑞隆的意思,苏瑞隆也没敢要,只是讪讪地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韦鉴把车窗玻璃放下来,扔下一句话:“苏先生,我希望以后,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,咱们各走各的。”说完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苏瑞隆望着车的背影,他的眼神飘忽不定,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一切归于平淡,一切归于自然。

    韦鉴和华羽琏则过上了甜蜜的生活。

    几天后,传来了一个消息:苏瑞隆死了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:有一天,苏瑞隆和几个孩子吃饭,在席间,突然大口吐血,暴毙身亡,死因众说纷纭,这也导致了苏家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之间的矛盾,在老财的组织下,开了家庭会议,苏贤志被迫离开了苏家。

    苏贤睿还算够意思,给了他哥哥现金两千万,从此不许再进入苏家的大门,老夫人也没办法,大家都认为老头的死,是大儿子下的手,或者是原来的毒没除净所致,想找乔峰大师?但是已经是这个局面了,再找人家?谁能出手相救,所以苏瑞隆在痛苦中死去,带着不甘,带着后悔,他多希望乔峰大师能救他一把……可是命运的安排就是这么弄人!

    其实,即使他们找韦鉴,韦鉴也不可能救他,因为苏瑞隆的死,是韦鉴预先安排的,大家记得杨茜茜被押出来的时候,苏瑞隆想给她解绑绳韦鉴碰了他一下吗?对了,就是那一下,韦鉴把吞噬之力打入了他的体内,韦鉴为了避免嫌疑,没有安排他当时就死,但是,韦鉴怎么可能放过他?一个卑鄙小人,忘恩负义之辈,所以他安排了今天发作才让他死去。

    韦鉴是一个好人不假,但是他也不会不放过自己的敌人,你对我不仁,我就对你不义,这是韦鉴的做人原则。

    韦鉴的算计还没有结束……

    当苏贤志被赶出苏家那一刻,韦鉴笑了,他知道,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,韦鉴开着车,一直跟在了他的车后不远跟着,让他想不到的是,还有人惦记苏贤志!

    夜幕降临,苏贤志把车停在了一个路边,此刻的他心灰意冷,他有家不能回,孤家寡人,自己将向何方?别看已经二十五六了,此刻他痛哭失声,家,对于有家的人根本不在乎,为什么,因为他有家,但是当一个人没有家的时候,那是一种痛苦,那是一种绝望,苏贤志哭了,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能怪谁?这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,没有那算计,哪有今天的结果。

    忽然一辆汽车奔向苏贤志冲来,苏贤志悲痛欲绝,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晚了,本能地往旁边一躲,他的身体还是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贤志仰躺在地上,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,苏贤志大叫:“财叔!是你,快救我!”

    老蔡面露狞笑:“把银行卡交出来,我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啊!苏贤志惊呆了,自己父亲的把兄弟,竟然要害自己,这怎么可能?但是这是真的,因为探看见了一把刀,这把刀驾到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把银行卡交出来,不然我杀了你!”老财露出了真面目:凶残,狠毒,贪婪。

    苏贤志哆里哆嗦地拿出了银行卡,老财接过来,哈哈大笑:“钱!我老财这辈子最喜欢钱了,可是你的老爸苏瑞隆,我跟了他一辈子,他却从来不给我钱,他买卖做大了,他有钱了,却忘了我,他中毒了的时候想起我了,王八犊子,我他妈憋气,我给他卖命十多年,得到了什么?守财奴!不过,今天为了安全起见,你还是死了好,反正你们家的人都不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老财说完,一刀刺向了苏贤志的心脏。

    就在老财转身想上车的时候,他看见了最让他头疼的人:韦鉴!

    韦鉴面带微笑:“老财,密码多少,说出来我不杀你,但是不说……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老财害怕了:“饶命,乔峰大师,密码我真不知道,真的,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韦鉴不跟他废话:“好吧!饶你一命。”说完一把抓过银行卡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身后的老财怎么舍得把两千万就此拱手让人?他的匕首猛地刺向了韦鉴的后心!刺完,他就后悔了,因为,他根本刺不破韦鉴的皮衣!

    韦鉴笑了:“老财,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?我原本想饶你一命,但是现在你给我杀你的理由,你可以死了。”韦鉴的大手抓住了老财的脖子,他的手在加力,老财的匕首掉落在地,他拼命挣扎,艰难地说道:“我…知道…密码…”

    韦鉴松了松手:“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再一次把手扣住了老财的脖子:“我告诉你,那天你在苏家没开枪算你便宜,不然,那天你就死了!”

    韦鉴这话一说,老财懵了:原来此人这么厉害,还是老实交代吧,他乖乖地说出了密码。

    韦鉴吞噬之力一下就进入了老财的体内,这个凶狠之徒,得到了应有的下场,苏贤志?也被韦鉴变成了干尸,随后韦鉴击碎了二人,从此,世界上又少了两个害人的狼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