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433章 突破桎梏!

    第433章 突破桎梏!

    韦鉴的晏子飞梭再次射向寇祖庸的哽嗓咽喉,寇祖庸的速度那是极快,他面露不屑:小小暗器能耐我何,小子我掐死你!他躲过了晏子飞梭的袭击,那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韦鉴的脖子。

    可是他抓住韦鉴的脖子了,却见韦鉴面带笑容,没有丝毫的紧张,怎么回事,难道有诈?

    寇祖庸哪里知道,韦鉴还有一种不是必杀技的必杀技,他的一只手已经变形,化作了三米长,好像一个绳索一般,悄无声息地缠住了寇祖庸的一只脚,随后极速的缠绕,把寇祖庸双腿缠了一个结结实实!

    啊!怎么回事?寇祖庸大惊,他抓住韦鉴的脖子,就要用力,他想使用围魏救赵:我掐你脖子,你还不松开我的腿?

    但是他不知道的是,韦鉴的脖子,他根本就动不了,因为韦鉴有降魔圈的保护,谁也别想动他!

    韦鉴没有理寇祖庸的大手,他的另一只大手抓向寇祖庸的脖子,寇祖庸拳头地击打韦鉴的前胸,但是他仅仅出手了两拳,就停止了攻击,因为韦鉴抓住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此刻的寇祖庸一只手拼命抓韦鉴的手臂,他想掰开,那怎么可能,韦鉴的手臂化做了三米多长,在寇祖庸的脖子上绕了好几圈,然后,手掌抓住了寇祖庸的手。

    寇祖庸吓坏了,他没见过人的手臂还能柔软到这个程度、长到这个程度,他勉强还能说话:“乔峰大仙…你是蛇仙…饶命…是我错了..饶命啊大仙…”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“现在知道错了?晚了,你如此嚣张,我不取你性命,那怎么对得起你?”

    韦鉴的吞噬之力,一点点吞噬,寇祖庸的手臂在变小,变成了皮包骨,寇祖庸鬼哭狼嚎:“饶命啊,大仙,我身上的东西都给你,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眉毛一挑:“杀了你,那些东西都是我的,缥缈诀从哪里来的?下半部呢?”

    “你饶了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寇祖庸想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韦鉴根本不理他,吞噬之力打入到了寇祖庸的体内,开始一点点吞噬他的组织,寇祖庸已经崩溃了:“在空明山一个石洞里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韦鉴接着问道:“空明山在哪?”

    “空明山在临海市的南八百里,那里有个庙叫法岩寺,在法岩寺的后山峭壁下。”寇祖庸说完,就感觉身体麻木,生命精华离体而去,脑袋越来越沉,整个人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,最后,一溜烟化作了干尸,再也没有了声音,韦鉴一掌击碎,整个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个一溜烟真是自己找死,要知道,武督境界的修者,可以在人界横着走,他不去享福,却偏要修理韦鉴,要得到那个吸功**,这回好,死于非命,全身贪婪惹的祸。

    韦鉴没注意,潘多克偷偷飘出来,抓住了寇祖庸的精魂,一口吞下,又便宜了这个老小子。

    韦鉴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疗伤,方才自己身上多处骨折,不处理真麻烦,他还想去救杨茜茜,但是实在是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当东方一抹朝霞升起,韦鉴才从修炼中醒来,该突破丹田的封锁了!

    韦鉴把乌蟒皮衣脱下,迎着朝阳,盘膝打坐,让那和煦的光子进入到了体内,现在韦鉴体内的能量已经有了足够的积累,在光子的作用下慢慢的沸腾,整个人也比以前大了一号,是的,他的身体在膨胀。

    韦鉴用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把能量聚集到丹田的周围,顺着以前大开的小口,向丹田里发动冲击,一点一点的,终于,能量破开壁垒,丹田外的那层桎梏打破,韦鉴成功了,他终于可以修炼了!

    韦鉴此刻的心情,就好像是干渴时得到了冰泉水,那种幸福感就别提了,自己终于重新踏入了武者的行列,当然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到临波市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韦鉴修炼到了中午,境界稳定了,可是韦鉴却叹了一口气,因为什么?因为他的境界掉了一个,原本是高阶武师,现在是中阶,毕竟,以前丹田毁掉了,今天若不是吞噬了一溜烟的生命精华,恐怕他的境界要掉落到武师初阶。

    收拾一下,找到了那张银行卡,看见了写到卡上秘密,韦鉴高兴,自己要尽快把钱转出去,不然,让那小子发现一溜烟死了,那卡里的钱也要冻结,恐怕自己要白劳,那个大公子苏贤志绝不是什么善良之辈。

    韦鉴到了山下,不能在路上跑了,打了一个车,回到市区,第一时间去银行,把钱转走了,还真不错,很及时,自己赚了二百万。

    出去,找那个大公子苏贤志算账去,一定要把杨茜茜救出来。

    韦鉴大模大样来到了苏瑞隆的别墅,这里之后发生的一切,却让他瞠目结舌!

    韦鉴被苏瑞隆的司机兼大总管阿荣让到了二楼,只见今天屋里坐着两个人,站站着四个人,跪着两个人!

    坐着的是苏瑞隆和他的媳妇,当然跪下的,是关武星和他妈!

    韦鉴进屋没说话,只听关武星的妈妈腊梅求饶:“苏大哥,我真不是儿子下的毒,您高抬贵手,饶了我儿,他爸已经替你死了,你就可怜我儿子,放他一条生路,求求你了,我们什么都不要,让我们走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韦鉴冷冷地看着苏瑞隆,苏瑞隆没有理会腊梅的哀求,而是看向了韦鉴,面带微笑说道:“大师,您稍等一会,我先处理家事,一会我们再谈。”

    当苏瑞隆面向腊梅的时候,他的脸色铁青:“不要说了,挑断手筋,放他离开,不然就是死,你自己选择吧!”

    韦鉴插了一句:“苏先生,你的这个干儿子是无辜的,苏贤志才是想杀你的真正主谋!”

    苏瑞隆面色一紧:“乔峰大师,这是我的家事,您就不要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哦!韦鉴明白了,苏氏集团是临海市的龙头民营企业,家丑不外扬,保持好内部和外部的形象,自己的企业才能有一个好形象,那只有一致对外,但是你也不能牺牲好人啊?韦鉴的心中涌起一股厌烦的之情,看来,这些道上混的,一个个都是不可捉摸,以后还是小心为上!

    苏贤志拿过来一把砍刀,当啷一声扔到了关武星的面前:“你自己解决吧!”

    关武星面上含泪,恭恭敬敬地给苏瑞隆磕头:“干爸,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,以后我也不会回到这座城市,感谢您二十年来的培养,我发誓,我关武星和苏家恩怨两清,谁也不欠谁的。”说完捡起了砍刀,对着自己的左手,猛地一刀砍下,手腕断落,鲜血狂喷,关武星咬紧牙关,捏住断腕,咬着牙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韦鉴看在眼里,心中一颤,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汉子!他和他爸都的一个忠心耿耿的汉子,试想,谁能为别人挺起胸膛挡住一刀?只有血性的男儿才行!

    关武星的妈妈哭成了泪人,捡起断臂,往外就跑,屋里的人,一个个无动于衷,还是女人心软,半晌,苏瑞隆的女儿苏慧儿说道:“爸,您对武星哥是不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苏瑞隆面沉似水,他眉毛一挑说道:“你懂什么?”说完,一拍手,呼啦进来一群人,一个个手中端着枪,凶神恶煞般地对着韦鉴。

    韦鉴明白了:过河拆桥!看来黑老大就是黑老大,狗改不了吃屎!

    韦鉴冷笑着说道:“苏先生,你这是何意?难道我救你一命救错了?你就是《东郭先生和狼》的故事里的狼吧,哈哈!有趣,不过我告诉你,你最好不要伸手,我来问你几句话,你大儿子想杀你,你怎么返过来想对付我?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