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383章 摊牌

    第383章 摊牌

    霍思璐此刻羞怒交加,她侧起身,看一眼韦鉴,心里想,自己什么时候和男人这么亲近过,都是这个该死的乔峰,竟然强吻我,我怎么能忍!她举起手,刚要落下,忽然门口有人说话了:“霍思璐你要对师叔做什么?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给霍思璐下个半死,原来自己这边的动作声音太大,把隔壁的杨茜茜惊醒了。

    啊!霍思璐赶紧解释:“他,他,占我便宜,我,我想报仇!”

    “哼!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会信吗?今晚若不是乔峰给你还债,那十八万你怎么还?你就要被押到赌场,那里有那么多男人,你猜想一下,十八万需要多久才能还完?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碰我,我阉了他们!”

    哪知道杨茜茜说话更绝:“你武功再高,能快过枪子吗?省省吧,你应该感谢乔峰!”说完,杨茜茜重重地把门一摔,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霍思璐给了韦鉴一拳:“你别装死,起来,去客厅,这床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韦鉴根本没理她说什么,一翻身把她压住,大手再次偷袭,弄得霍思璐一点抵抗的力气都没有,她的真气,在韦鉴的生物电面前,没有丝毫抵抗力!

    正当霍思璐琢磨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,韦鉴一翻身又躺下了,一秒钟过后,杨茜茜对霍思璐吼了一声:“你来我屋里睡!”

    霍思璐心里这个乱啊,但是还是跟着杨茜茜走了,她临走对韦鉴说道:“你等着,看我不修理你,不打你半死,都不姓霍!”

    韦鉴微微一笑:“随便你,不过,嘿嘿,手感真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你!霍思璐差点暴走,不过她还是回到了杨茜茜的屋里,躺下是躺下了,就是睡不着了,该死的乔峰,他的手怎么这样,弄得自己…….

    清晨,市委书记汪众志出了家门,他的心情很不好,不为别的,昨晚他再一次让鲁丽侠和儿子提起,认下他这个爸爸,但是鲁萧誉给拒绝了,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:这是自己唯一的儿子,是自己和鲁丽侠所生的儿子,是可以让汪姓血脉得以传下去的唯一男孩,自己的亲生女儿,两个礼拜之前说去旅游,到现在也没有消息,想想也真是悲哀,自己的家业无人继承,这让他悲从心生,重重地出了一口气,示意司机:“开车。”

    望着窗外,汪众志提不起精神,忽然,他的私人电话响了,打开一看,是鲁丽侠的,接通就问道:“丽霞,这么早打电话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汪,誉儿出事了,你听我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鲁丽侠就把昨晚蓝色雅典娜被封的事说了,鲁萧誉涉嫌非法囚禁、强暴、拐卖少女、涉嫌枪支、赌博……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抖落出来,让这个市委书记的心情马上跌入了谷底!

    绝不能让儿子出事!

    “丽霞,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给你打电话,而是儿子隐瞒了事情,他就说和三个女孩处对象,人家不同意,他就用了手段……呜呜呜,我哪知道,他犯下了是这么大的案子……当特警到来的时候,我还和他们大吵一顿,还有呢,儿子可能杀人了,在他的密室里,搜出了人体的标本……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已经关机了…..呜呜呜…….”

    可坏了!杀人那是任何人都解决不了的,别事还可以用钱买,汪众志后悔死了,自己很久没回家睡了,老伴想他,所以昨晚他才回家,唉!自己怎么关机了呢。

    不行,必须马上给公安局长联系,事情应该还来得及!

    他仔细想了想,这种情况,就不能打电话,只能面谈了,他拨通了公安局长谢长天的电话:“长天局长,我的汪众志。”

    谢长天知道,汪众志要找自己给鲁萧誉说情,但是自己不能回绝:“书记您好,我在局里办公室呢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现在有空没,我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有没有空也要聊聊。

    九点半,二人约见在一个咖啡馆,两个人都是身穿便装,没开公车,都打车过去的,进到了包厢,告诉服务员免打扰,留下足够的钱,两人开始密谈。

    汪众志开门见山:“鲁萧誉是我儿子,我要保他,你开出任何条件都行。”

    和市委书记开条件,那是不是不想混了?但是这个公安局长谢长天就敢!

    谢长天是这么说的:“书记,您先听我说,我市连续发生十五起少女失联案件,还有十四个没有解决,省公安厅限期破案,您说我该听谁的?不破案,我的局长年底就拿下,破釜沉舟,我就得干到底!”

    “长天,不要那么教条,我可以给你找人,让你去省局,做个副局长,你放过我儿子,再说了,那些失联的案件,也不一定是我儿子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至少已经有证据显示,八起强暴的案子,留有鲁萧誉的体液,您让我中怎么办?说句不客气的话,我怀疑您的实力,您老能保证我去省厅吗?”谁不明白,汪众志就是缓兵之计,先解决儿子问题,将来的事再说。

    汪众志说道:“我保证你进省厅,但是提半格差不多,需要机会,可能要等上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谢长天笑了:“书记,我不是不给您面子,他的案子,省厅已经过问了,一会儿省厅的人过来查验枪支,都怪我手快,一时糊涂,早早就报告了,您若是早说,就还有缓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长天,你是存心和我对着干?想把我儿子送进监狱是不是?!”汪众志把嗓音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谢长天不卑不亢,他把责任推给了上边:“不敢,要知道省厅的宫厅长有命令,任何进展都要马上汇报,所以,我凌晨四点给宫厅长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糟糕!汪众志明白了,事情到了宫厅长的手里,那就算完了,他恶狠狠地说了一句:“谢长天,咱们走着瞧!说完,摔门而去。”

    此刻是鲁萧誉正在飞机场呢,他稍微化点妆,留着小黑胡,此刻他的手里,有着另一个身份证和配套的护照,他也第一时间收到了鲁丽侠给带来的消息:儿子,和谈失败,远走高飞!

    鲁萧誉拨通了妈妈打电话:“不用担心,这里根本就不是我想呆的地方,我的世界在外边,妈,不用着急,我会回来看你的。”他还是那样的潇洒,安慰着哭的不行了的妈鲁丽侠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被通缉了,千万别坐飞机了,我怕你被抓住…呜呜…”当妈的,真是担心儿子,但是她就不想想,被她儿子迫害死的人,都该死吗?

    “妈,我自有办法,好了,我上飞机了。”

    公安局。

    监听系统发现了二人的谈话,接线员联通了谢局长的电话:“谢局长,嫌犯现在飞机场,他要逃走!”

    “马上通知机场,严查鲁萧誉,决不能让他逃到国外!”

    侦查员把周围几个省市的十几个机场都查过了,没有鲁萧誉这个乘客,传真也发过去了,没找到这个人!妈的,这小子还有第二套身份!

    上海国际机场,一架波音飞机准时起飞,鲁萧誉坐在头等舱靠近舷窗的位置,他看着脚下大地越来越远,长出了一口气,终于安全了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现在他的心,才是真正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美女主动搭讪:“帅哥,去美国,是做生意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去度假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度假……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