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368章 思璐爆发

    第368章 思璐爆发

    早晨,韦鉴悄悄地出去了,交了足够的话费,他打开手机,看见了几个未接来电提醒,这让他很是疑惑,不是新手机号码吗?谁会给我打电话?

    韦鉴拨了回去,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,韦鉴知道,这是霍思璐,就听霍思璐说道:“姐夫,你人在那里?我到了临海市了,我找不到你?”

    韦鉴脑袋发蒙:姐夫?什么乱七八糟的!他想起个问题:霍诗雨怎么不来,这个惹祸精返到来了?她要干嘛?

    想不出个四五六,于是他答道:“思璐,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,就来看看你,顺便给你带来了疗伤药,我猜老怪物一定把你折磨惨了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们霍家对不起你…”说到这,思璐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已经好了,你听声音还听不出来吗?”韦鉴不想和这个惹祸精在一起,说不好,又有麻烦。

    霍思璐发话了:“别废话,我是代表霍家来看你,你以为我会来看你?告诉我你在哪,我去见你!”

    韦鉴告诉了霍思璐详细地址,然后他就买早点,等这个小美女的到来,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,足有一小时二十分钟,一辆中华才出现在了韦鉴的眼前,思璐下车,立马奔过来,一下抱住了韦鉴:“乔峰,对不起,是我们霍家没有保护好你,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的手里抓着早点,哪曾想霍思璐这个家伙用力太大,韦鉴没注意的是,他的脚后跟挨着花池的石头台,霍思璐往前一扑,一下子韦鉴拌到了石头台上,人就被扑倒在了松软的花池里,现在的场面,竟然变成了非常妩媚……不想,正好被外出回来的杨茜茜看见!

    果然是个花心大萝卜!昨晚自己想得太多,其中真就想到了,若是他能给自己报仇,那自己就以身相许,现在看来,这个人根本靠不住!杨茜茜气哼哼地上楼去了,她不放心,在楼上偷看这二人。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思璐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哪曾想,这个家伙就是不放手,把头埋在了韦鉴的胸前,久久不起来,忽然她感到韦鉴的下面有了反应,她这才把韦鉴拉起来,韦鉴不好意思了,尴尬地说道:“上楼吧,我住五楼。”

    思璐拿着补品,跟在了韦鉴的身后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当当当!韦鉴说道:“开门茜茜,是我!”

    韦鉴敲了半天门,可是门就是不开,韦鉴纳闷,自己明明看见了杨茜茜方才在窗口往下看自己,这会干嘛去了?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,里边传出来一个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开门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这是谁的家吗?竟然和我横!好好说话我或许给你开门,这么没有礼貌,那你就呆着吧。”

    韦鉴气坏了:“我也交了两个月房租了,我是房客,你快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退给你啊,你到楼前去,我把你那两千四,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韦鉴这个气:有了那八十六万,说话好冲啊,两千四根本不放在眼里?!现在竟然和自己玩变脸,韦鉴真是服了这个丫头。

    霍思璐看不过去了:“走吧乔峰,我们去宾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去宾馆多舒服,谁爱在这呆着!猪窝一样。”

    霍思璐高跟鞋的声音在楼道响起,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缝,韦鉴一把就抓住了房门:“哈哈!小狐狸,跟我玩这套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杨茜茜知道上当了,原来,韦鉴使了一个计策,就把门骗开了。

    霍思璐再次来到五楼,两个女人四目相对,都在夸赞:不错,挺漂亮,乔峰的眼光还行!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嘛?斗鸡啊,茜茜、思璐,快吃早餐,饿坏了吧!”韦鉴还是很关心杨茜茜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,你们聊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问道: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见你,你个流氓,呜呜呜……”杨茜茜苦肉计开始。

    霍思璐眉头一皱:“姐妹,乔峰欺负你了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他,他是败类,昨天他赌钱,把我押给赌场,说好了,一夜十万块,谁赢就把我领走,我的命好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霍思璐忘了自己来的目的了,她是来看望韦鉴的,可是这种事发生在他的身上,让霍思璐义愤填膺:“乔峰,她说的是不是真的?你说!”

    乔峰一看要坏,昨晚和杨茜茜谈好好的,今天怎么变卦了,糟糕,一定是她看见自己和霍思璐的尴尬动作了,可那也不怪我啊!

    “你说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思璐,你听我解释。”韦鉴想把事情的过程说一遍,可是眼前这位,火爆的脾气,以前还抽过钟林天的耳光呢,她来到韦鉴面前,一个狂猿摋腿,韦鉴可惨了,身体横飞出去了,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,26厘米的墙,被韦鉴撞裂了一个人形,墙的另一侧,鼓了一个大包!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霍思璐飞身过去,对着韦鉴又是两脚:“竟然干出这么恶心的事!我替爷爷教训你这个不肖之徒!”

    杨茜茜可吓坏了:“住手!你给我住手!你要打死他吗?”原本看他俩非常亲昵,心中不爽,想阴一把乔峰,离间二人,可是,眼前这位姑奶奶是个要命的主,往死里打,这可不行,乔峰是自己的恩人,给自己那么多钱,而且还为了自己和那么多人打,再因为自己的话挨打,心里哪能过得去。

    韦鉴这次真受伤了,顺着嘴流血,他咳嗽了几声,吃力地爬起来,妈的,这个臭三八是真狠啊,以后非修理她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拦着我?”霍思璐不明白杨茜茜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管不着!你给我出去,这是我和乔峰的家,你给我出去!打人这么狠,看把乔峰打得,都吐血了!”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韦鉴站起身,在杨茜茜的搀扶下,去了她的屋,躺下了,韦鉴看看杨茜茜,叹口气:你这何苦呢?你说实话不就完了吗?干嘛给我抹黑啊,但是他嘴里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这时霍思璐走进屋眼含热泪说道:“乔峰,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?”

    韦鉴看着霍思璐的小模样,他反问一句:“怎么你打我还很仗义,很理直气壮?真是的,你走吧……我不想在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霍诗雨一边流泪一边说道:“你个混蛋,你出事的时候,你知道我和姐姐多难受吗?在你被抓走之后,姐姐非常自责,她留下一封信,然后就出家了,爷爷……爷爷因为你,现在老了许多,头发胡子一夜之间全白了,你个混蛋,你既然已经身体恢复了,为什么不给我和姐姐打电话!害得我们担心,害得爷爷自责,你说话啊…….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霍思璐真的伤心了,哭得天昏地暗,韦鉴这顿打是白挨了,想报仇都没有借口,他摆摆手:“你过来,我给你说一下…..”

    韦鉴就把自己被抓走后的经历说了一遍,手臂骨、大腿骨全部折断,自己捡条命,然后设计,灭杀了钟老怪,然后又和朴泰冲大战了三天,最终斩断他一条腿,自己重伤,现在丹田被毁,武功尽失,不能打电话,一分钱没有,不敢回家,怕那个武者追杀,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韦鉴说完,霍思璐沉默了,她知道乔峰受到的是非人的折磨,可以想象,自己错怪了他,三个人一直沉默,最后,杨茜茜给韦鉴擦擦嘴,把干了的血迹擦掉,又给他拿来冰水,敷到伤处。

    霍思璐看着杨茜茜细心地照顾乔峰,她的心里涌起了一丝醋意,但是,却没有任何发作的理由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