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350章 一把烂牌

    第350章 一把烂牌

    老板被打了,那边的杨鼎华脑子转得快,他知道乔峰能独当一面,偷偷打电话给薇迪:“薇迪妹妹,快点让乔峰回来,老板有麻烦了,人家追债来了!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个消息,薇迪顾不上ct室里的韩丽柔,她快速跑来,找韦鉴,这就是以往的经过。

    当韦鉴来到采石场的时候,看见了于可佷和那一帮人,他就明白了,而老板杨韶刚,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,跪在地上不断求饶,整个采石场,机器没有了声音,只有杨韶刚的凄惨的声音!

    嘟嘟!韦鉴按喇叭,福特车特有的喇叭声响起,这帮家伙还不停手!妈的,韦鉴怒了,开着巨兽轰隆地冲向了坐在椅子上的老板崔敏贵那一群人。

    啊!一群人呼啦就散了,崔敏贵惨了,那肥胖的身躯原来在椅子上躺着,牛b哄哄,听到喇叭声众人散开的时候,他才坐起来,当他回头看见车的时候,车已经到了身后了,他玩了命了,噌的一声就跑了,但是还是慢了一点,被福特巨兽撞到了大椅子上,椅子撞到了他的臀部,整个人来了一个狗抢屎,脸着地了。

    韦鉴是刹车及时,否则,就把他碾死了,当然,杨韶刚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几个保镖把崔敏贵扶起来,这小子气急败坏:“给我打,打死这个小子!”

    几个人立马就把把车围上了,韦鉴下车,他不等那几个人动手,先就动脚了:“都他妈滚远点!”抬腿就是两脚,把离他最近的两个一百七八十斤彪形大汉踹出去有六七米远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一时被吓住了,一个个卡巴卡巴眼睛,不敢伸手,韦鉴用手扒拉两个碍事的小子:“别他妈挡道!滚远点!”这可好,两个小子一个屁墩坐地上,另一个有人挡着,没摔着,但是也来了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韦鉴走到那个崔敏贵面前,拽住了他的脖领子:“为什么打我小弟?说!不然我今天整死你!”

    任何人,在面对强者的时候,都会害怕,崔敏贵也一样,别看他带来了十多人,那都是吓唬人,欺负老百姓可以,遇到横的,他也堆了。现在他知道了,眼前的这个人,不好惹,好汉不吃眼前亏:“好汉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于可佷也跑过来:“老大,高高手,咱们坐下来,慢慢唠唠。”

    韦鉴也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糟糕,毕竟自己是一定要走的,留下一个烂摊子也不好,万一这帮小子将来找杨韶刚和韩丽柔的麻烦,自己不再身边也不好。

    松开手,韦鉴吩咐:“把餐桌抬出来,椅子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工人都知道,乔峰是场子的主心骨,一个个按照吩咐,把桌椅摆好,韦鉴示意把老板杨韶刚扶着,坐到自己的旁边,另外两个老板也坐下。

    韦鉴发话了:“说吧,今天你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于可佷当和事佬,主动说道:“老大,上次我来过,和你打过交道,是这么回事,还是钱的事,怎么说呢,杨韶刚欠我40万,欠崔兄弟五十万……”

    杨韶刚艰难地说道:“乔峰,我借的是高利贷,三十万,可是这才十天,他就要五十万……”刚说到这,崔敏贵一瞪眼,杨韶刚后半句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韦鉴不动声色:“杨韶刚,你干什么了,欠下这么多钱!你不知道我柔姐赚钱不容易吗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杨韶刚心里不愿意,他心道:你是什么东西敢教训我?但是乔峰现在的派头,镇住了两个债主,他心里虽然感激,但是还是不服,毕竟,乔峰是他的员工,此刻他低声说道:“我那几天,和他们玩牌,输了,以后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玩牌输的?玩什么能输这么多?”

    于可佷接过话茬:“也没什么,就是玩玩斗地主,卡夹,摸大点。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今天我心情好,就和你们玩两手,你们去取牌,就在这玩!至于玩什么,你们随便选。”

    一听玩牌,于可佷和崔敏贵来神了,二人是出了名的配合默契,于可佷去车里取牌,杨韶刚神情紧张,他捅捅韦鉴:“他们好像是一伙的,我每次都是赢小的输大的…….”

    韦鉴一皱眉:“你知道还玩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当时欠下了十多万了,输红眼了,哪顾得这些,后来我才想到,可是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崔敏贵说话了:“我说杨韶刚,说话讲究证据,你凭什么说我们合伙?”

    韦鉴摆摆手:“过去都是过去了,今天我们玩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于可佷拿来了一摞子的扑克,有十多副牌,打开一副,哗哗哗洗完拍,往桌子上一拍:“今天我们玩什么?”

    韦鉴看看杨韶刚说道:“今天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打牌的,你斗地主输了,我就给你赢回来!斗地主!”

    杨韶刚一咧嘴,这最糟糕,两个人配合最好的就是这个,可是乔峰已经把话说出去了,自己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开牌,韦鉴头家,抓玩牌,杨韶刚一看就傻了:十七张牌三个三,4、4、5、6、7没有8,再就是9、10、j、q,三个k,还有两个2,韦鉴想都不想,起牌叫三分,杨韶刚插了一句:“乔峰,这牌你怎么能要呢?”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“这叫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万一底牌有俩王呢,怪不得你输,你那水平太次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二人相视一笑:“咱们玩多大的?”

    韦鉴问道:“你们那天玩多大?”

    “一分100块。”

    韦鉴看看那两个老板:“100?太小了吧?你们说话?”

    这二人手里的牌,那是真好,而且二人合作,战无不胜,当然希望越大越好,崔敏贵说道:“那就一分五百块吧。”

    韦鉴点头,坚持要3分!杨韶刚气得脑门子全是黑线,可是他不敢发作,只是说道:“乔峰,这牌你怎么能要呢?啥都没有,他俩还最善于打伙……”

    崔敏贵瞪眼骂道:“你他妈说什么?谁打伙了!”

    杨韶刚瘪茄子了。

    韦鉴笑了:“你看着吧,我今天把你欠下的钱都赢回来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二人暗自高兴,崔敏贵加倍!于可佷再加倍!韦鉴笑了,再加倍!

    杨韶刚趴到了桌子上,这一把牌若是输了,得好几万,这个乔峰他妈是个傻子,我是不会给他拿钱的!

    韦鉴看一眼他:“你是不是身体不好,要不你去歇一歇?”

    杨韶刚脸色通红:“乔峰,你知道这一把,你要输多少钱吗?输了至少就是两万四!”说完,他把脸埋到了臂弯里,不忍看韦鉴的牌。

    韦鉴没理他,揭开底牌,底牌上来的三张牌是:3、8、k!刚好凑成了两炸。

    韦鉴整理一下,出了一条大龙:4、 5、6、7、8、9、10、j、q,对方的于可佷毫不犹豫就给炸掉了:四个a!

    然后,打出三带一,韦鉴才不会给他们机会,直接炸掉:四个k!崔敏贵毫不犹豫:王炸!炸完他后悔了:是不是四个3没出来?他看看同伙于可佷,于可佷也傻了:完了,这把牌要废!

    这时,杨韶刚已经不行了,他听到了连续拍桌子的声音:炸!炸!炸!完了,这得输多少啊,他艰难地抬起头,看了一眼韦鉴手里的牌,当时,他就精神了:乔峰,你是神?

    韦鉴还是那个表情,可是对面的两个人神情古怪,思量再三,打出了一条龙,韦鉴直接四个三炸掉,把牌一扔:“你们输了。”

    是输了,关键是输多少的问题,杨韶刚开始给算:底是3分,三个加倍就是24分,四炸,又是16倍就是384分,每分500,每人输了十九万二千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