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95章 告密者

    第295章 告密者

    悲惨的过去,让韦鉴难受,雪莲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二十三岁那年,老家伙终于出车祸死了,我之后过上了两年开心的日子,可是少东家当了厂长,厄运第二次降临,他早就知道我和他爸的事,当上厂长后就要挟我……我不从,他就散布谣言,说我勾引他,然后我就名誉扫地了,留下了不好的名声,我只好不干了,后来,我嫁了一个老板,谁曾想是个性无能,所以,我忍受不住寂寞,我就…..找了我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被发现了,毒打我一顿,净身出户,我的名声已经坏透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我认识了一个好人,四十多岁,没有孩子,那时正赶上妈妈双目失明,需要钱做手术,他主动给我十万,我把妈妈的手术做完了,然后我给他生了孩子……当我把孩子给他的时候,我是多么地不舍。但是我们是有合约的,他老婆也知道,再后来……生活我看不到希望了,我也就自暴自弃了,半年前跟了董占山,也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一直没有插言,他理解一个弱女子,没有女人愿意学坏,都是生活所迫,薛莲为了妈妈手术,赚的那十万块,能说她错了吗?不能!那个老板想要孩子,能说他错了吗?也不能。

    这就是生活,命运给我们每个人都开了不同的玩笑,韦鉴不也是吗?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聊了很久,吊瓶终于扎完了,薛莲长出一口气:“我困了,终于可以睡一会了。”说完,她竟然非常大方地,搂着韦鉴的脖子要睡觉:“我救了你一命,搂你睡觉你不会不同意吧?不同意也无效!”韦鉴看着这个二姐,真是无语,但是至少他不排斥她,反倒是闻着那体香,让他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薛莲睡得迷迷糊糊,就感觉韦鉴在动,她一惊就醒了关切地问道:“乔峰哥,哪里不舒服?”原来为了照顾韦鉴,她根本就没睡实惠。

    韦鉴脸一红:“没有,就是,就是,我想尿尿。”

    “咳!我当是什么事呢~!”薛莲不以为然:“等着,我去找东西。”找了半天,只找到了自己的饭盆和洗脸盆,没有东西能装,连个矿泉水瓶子都没有,实际上,她平时是舍不得喝矿泉水的。

    薛莲拿着洗脸盆就过来了说道:“将就吧。”

    韦鉴脸都红了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二姐,不用了,我能下床了。”

    薛莲坚决不同意:“不行,你受伤太重,哦,我明白了……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还害羞啊,我是你二姐我都不在乎,你怕啥!”

    确实是薛莲说的这样,韦鉴真难为情。

    在韦鉴强烈地要求下,最终还是薛莲搀扶着他,去了卫生间,子弹取出刚刚过去四个小时,韦鉴的身体还是很弱,相当虚弱,好在,韦鉴得到了两个大蟒的能力,恢复速度相当快。

    薛莲对韦鉴照顾得到位,他的心里是满满的暖意,他由衷地说了一声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薛莲的眸子,黑黑的,闪着灵动的光芒,此刻的她,绝不是一个三十三岁,似乎是二十三岁:“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一个,十个都行,没有你,我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薛莲把韦鉴扶到床上,盖好了薄被,她趴在床边,那灵动的眸子注视着韦鉴,看得韦鉴眼神躲闪,这个二姐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了,韦鉴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妙,自己说了,十个要求都答应,以后不能对她说这样的话,薛莲却狡黠地一笑:“你的一生,我只借一夜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钟,薛莲的房门被敲得咣咣响:“快开门!”

    糟糕!是董占山,决不能让他进来!

    薛莲下地,隔着防盗门说道:“车买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董占山吼道:“给你买车?美得你,我不在的时候,你偷汉子,我还给你买车,你开门,我打死他!”

    薛莲骂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,你是会那个二十三岁的小丫头去了吧,你是不是也忽悠她说,给她买车,等和她上床,玩腻了再忽悠下一个,别跟我玩这个,老娘懂,你他妈能滚多远就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“薛莲,你管我干什么去,你背着我偷汉子就不行!”这个董占山见自己的把戏被拆穿,有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薛莲明白了,一定是那个猥琐的房东告诉他的,她眼珠一转说道:“我说董占山,那个禽兽在你不在的时候,想强暴我多少回了,占我的便宜,他的话你也信?不过你俩划等号,都他妈是瘪犊子。”

    外边董占山不言语了,接下来就听见隔壁咣咣地门响,紧接着,门一开,就是打斗的声音,薛莲冲着韦鉴做个鬼脸,然后两个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韦鉴已经能下地了,薛莲扶着他问道:“乔峰哥,你恢复这么快?不会吧!你可知道昨天给我吓坏了。”她就忘了,昨晚那旖旎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超人,现在好了,已经没事了,谢谢薛莲姐。”

    薛莲杏眼含春,直视韦鉴:“乔峰哥,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。”

    这个薛莲啊!韦鉴一想到昨晚那约定,他的脑袋就大了一圈:你这一生我只借一夜……

    救了自己一命,这算作要求吗?韦鉴不知道。

    薛莲打开门说道:“乔峰哥,我去买早点,等我回来,今天还要扎消炎针。”

    韦鉴想走,他担心自己给薛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但是他不忍心,那就扎完针再说吧!

    一个温馨的早餐,薛莲就像一个温柔的小媳妇,给韦鉴照顾得无微不至,让他真正感到了什么叫温暖,这就是成熟女人和女孩的区别。

    白医生过来给韦鉴扎针,她看韦鉴下地了,着实给她吓一跳:“你能下床了?”再看看韦鉴的气色,更让她吃惊。

    韦鉴站起身:“谢谢白姐,我好了,对了,多谢白姐昨天救命,不然我真就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白医生说话不耽误干活,顺利地把点滴扎上,又聊了两句,人就要走了,一般早晨和晚上,诊所的人多,她离不开,现在时间正好,不过诊所长时间离人也不行,毕竟韦鉴是重病号,她又给诊查一遍,才放心走了,出门的时候,她嘴里还叨咕:真是个超人!

    韦鉴躺在床上,薛莲坐在凳子上,剥桔子,一瓣一瓣地喂他,不得不说,薛莲很好,但是这也太热情了,让韦鉴有点……

    突然,房门被敲得咣咣响:“快开门!乔峰哥,我是沙汉繁!”

    韦鉴一惊,他怎么来了,示意薛莲开门,沙汉繁进屋喘着粗气:“快走!肖德瑞的人马上就来了,快!”

    来不及解释,韦鉴一把拽掉滴瓶,拉着薛莲就走,薛莲喊道:“等等,车钥匙!”

    三个人出了楼门,韦鉴上车、启动、打轮,捷达车疯了一般冲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沙汉繁才有时间给韦鉴解释……

    原来,沙汉繁和董占山都熟,平时总在一起鬼混,市里、还有周边这些县城都溜达遍了,他也知道董占山有个情人叫薛莲,是沙凹村的,他们都认识,他还来过这个出租房玩过,今天,沙汉繁老高兴了,正要去市里买鱼缸,就和董占山借车,他知道董占山有个破捷达:“董哥,你把车借我呗,哥们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董占山就说道:“哥们要发财了,哈哈,跟我去市里吧,明天我把那个破车给你都行。”

    沙汉繁一听,要给他车,那高兴,顺嘴说道:“真的?我可当真吗了,你他妈说话不算数,我把车给你点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今天跟我去市里,回来管保能领到巨额赏金,哈哈,快点,去德瑞集团报信去!我自己去,有点肝颤!”说实话,一个小混混,去见社团的头子,能不害怕吗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