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84章 报警?没用!

    第284章 报警?没用!

    这时,韦鉴刚好进来,从沙汉繁经公司捣乱,第一时间就有人给他报信,韦鉴开着车救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一眼现场的混乱的局面:小娇哭声不止,两个保安把沙平栋扶到大沙发上,沙平栋昏迷不醒……

    韦鉴急忙走过去,右手一道真气打入沙平栋体内,韦鉴知道了,没什么大事,就是体内的气滞淤积,有点脱力,后脑的撞伤多说能有个大包,自己已经把真气输进去了,一会就好了。

    韦鉴站起身,他来到沙汉繁的面前,此时这小子手里还抓着棒子呢,他知道,乔峰和小娇肯定会对自己不利,他也后悔,自己是要钱来了,干嘛那么冲动,叔叔也是,我冲乔峰要钱,你们干嘛阻拦?又不是要你们的钱!

    韦鉴根本不给他解释,伸出大巴掌,啪的一下,就把他打一个跟头,棒子也飞了,人也趴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啪!又一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乔峰,我告你,告你私占农民土地……..”

    啪!第三个大嘴巴打过来,沙汉繁的脸也肿了,牙也活动了,他躺在地上,不起来了,装死。

    韦鉴抓着他的衣领子,顺着门就给他扔出去了七八米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沙汉繁落地了,幸亏地上有点河沙,不然,这一下还不摔死他,沙汉繁躺在地上不动。

    “乔峰哥,别把他打死了,我伯父就这么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好!留着他能干什么?祸害咱们沙家吗?”沙平栋已经醒了,他捂着后脑勺,恨恨骂自己的侄子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,我有分寸,对了你去县里办事,这里有我,一定要找个最佳的位置。”这是韦鉴最关心的,关系着自己鱼塘的销量和命运。

    小娇走出办公室,开着迈腾走了。

    沙汉繁眼角的余光看着小娇竟然开着高级轿车,这太让他嫉妒了: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傻妞,竟然开好车,这还有天理吗?!

    他看没人理他,拨打电话:“110 吗?我是沙汉繁,现在乔峰渔场,我被打了,你们快点过来,把那个乔峰抓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人都替乔峰捏把汗,万一被警察抓走,那可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乔峰面色平静,他走出去来到了沙汉繁的面前:“你报警也报了,就在等着吧。”说完,他一脚就把沙汉繁踹下高岗,沙汉繁叽里咕噜滚下去,万幸的是,没遇到什么大石头,不然,小命都够呛。

    沙汉繁在那里躺着,为了能让警察来的时候对自己有力,他摆出了一个十分痛苦的姿势,心中暗道:你等着,这回我要让你付出代价!

    接下来的苦等,让沙汉繁闹心,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,这警察都是干嘛的?报警干嘛不出警?

    一个保安走过来:“沙汉繁,你就是等到天黑,警察也不会来,知道吗?我们经理的外号叫乔峰哥,是县里的一哥,懂不懂?把黑家五虎给平了,把老阚的手给剁了,给市里的德瑞大老板给打了,他们都不敢放屁,还得赔钱,你猜,警察敢不敢来,来了你想想,能不能向着你?换句话说,就是处理咱老板了,你能活多久?”

    前两个事,沙汉繁真知道,但是最后那个,他就不知道了:“我说,乔峰真把德瑞老板给灭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倒是没给灭了,据说,老板把德瑞的豪车给干翻了,还把德瑞老板给打了,然后还赔了我们老板几百万,不信你自己不会去打听?”

    是这样!妈的,我这回不是白来了?!

    保安走了,沙汉繁躺着没意思,坐起来,找到了掉在坡上的手机,怎么办?是走不走?可是自己的地被征用了,怎么也要点钱再走啊!

    想到这,沙汉繁一瘸一拐来到经理室,刚走进去,就听到乔峰哥说了一句话:“出去,不知道敲门吗?”

    沙汉繁无奈,退出去,站在门口,敲敲门:“乔经理…”他心里这个气啊,有钱就牛b啊,还让自己出去敲门,等我有钱了,我他妈…

    “你把身上的狗屎洗干净再进来!”

    沙汉繁这才闻到臭味,可不是嘛,真倒霉!这家伙飞身跑向近处的养鱼池,一个保安冲他喊:“沙汉繁,你找死啊,你敢进去老板能宰了你,去香兰江!”

    沙汉繁这个气,一个保安你牛什么牛,不过他想了想,也对,这个乔峰再因为这个理由暴揍自己一顿,也不好说。

    当沙汉繁回来的时候,没敢进屋,就站在门口:“乔峰哥,我要占地费。”

    乔峰冷冷地问他:“要楼房还是要钱?”

    沙汉繁说道:“要钱。”这是自己来说目的。

    韦鉴指了指面前的一摞:“这里是十万,你要,就签字,不要就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二十万?”

    这时,出纳员谢迪说道:“你的户口迁走了,不能享受国家补贴,村里把你的自留地给你补回来了,想种就回来,所以只能给你七万五,乔峰经理念在你是沙平栋的亲侄子,所以多给你点。”

    沙汉繁一听立马不干了:“不对,我听说别人都领了十万,这一点都没多,别跟我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都有户口!”乔峰的话声音不大,但是听在沙汉繁的耳中,他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沙汉繁走进屋机要拿钱,出纳员谢迪提醒道:“先签字,再领钱。”

    这是程序,沙汉繁懂,乖乖地签字,唰唰唰签好了,然后很潇洒地去抓钱,结果手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沙汉繁吓一跳,他看着乔峰却不敢发怒:“干嘛把钱收回去?这么大的买卖不至于赖账吧?”

    韦鉴冷冷地说道:“就这点钱还不值得,你往那看!”

    沙汉繁一看,他就有点傻了:原来自己方才太冲动,把人家的门给撞坏了:合金的门,双层玻璃裂了,这还不说,沙汉繁走过去,压了压门把手,糟糕,门把手有点变形,这可怎么办?万一乔峰哥讹我,那我可就废了!

    出纳谢迪说道:“沙汉繁,你知道在县里,任何人走进我们的经理室都要很客气,你一个小混混给我们老板办公室给砸了,这件事若是传出去,我们乔经理还有面子吗?”

    沙汉繁有点傻了,该不会就因为这个门,把自己那十万块都扣下吧?

    谢迪拿出一个名片,当然是曹公程的,递给沙汉繁说道:“你自己联系,修好后钱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沙汉繁一咧嘴,没办法,打电话吧!

    韦鉴在这里耽误了太多时间,他安排完了就骑着山地车走了,望着乔峰的背影,沙汉繁心中算计:你等着!我会报仇的!

    韦鉴猛地一回头,冷冷地看向沙汉繁,吓得他赶紧低下头打电话,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,妈的!这个乔峰的眼神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韦鉴把整个鱼池查看了一遍,想想自己要把那个乌蟒王的血肉精华处理一下,韦鉴一个猛子扎到水底,进入到了乌蟒王的洞府。

    用晏子飞梭把乌蟒切掉二百余斤,然后他刚要走,忽然想起点事,韦鉴来到自己一堆乌蟒皮前,顺手一抄,抓在手中,然后一手抓着二十米长的蟒身,一手抓着三十米长的蟒皮,跳入水中,然后出了洞府来到了另一个鱼池。

    值班的沙汉亮,看着自己的老板手里拎着不知道什么东西,特别长的一个庞然大物,闪电一般跑到那个池子,老板今天是怎么了?奇怪!

    韦鉴来到了凌炁宫暗门的前边,右手掌按在门上,体内的真气喷薄而出,嘴里默念:凌炁开门!暗门轻松打开,韦鉴暗自得意,这个暗语,是他参透了凌炁诀第一层发现的,真的好使!竟然不用费大力气就可以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