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73章 黯然离开

    第273章 黯然离开

    韦鉴开车去了江边的渔场,今天卖苦力是必然的,自己的鱼都跑了,垂钓园没法经营下去了,所以当务之急,是马上捉鱼。

    韦鉴对小娇说道:“今天来垂钓园的所有钓友,每个人发一张牌,下次钓鱼半价,但是仅限一次。”韦鉴想问题比较周到,因为可能今天来的人,是远道过来的,人家也不一定天天有空,这算是对钓友的补偿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韦鉴查看了渔场的损失:那些种鱼,竟然没跑多少,应该也就一半,原因很简单,这里天天有好料喂养,那鱼还能往哪里跑?都是香江水,都是走流的水,所以,还剩一半还多。

    至于垂钓园的鱼,没剩啥了,那里的鱼也不喂,所以都顺水跑掉了。

    捕鱼去吧!

    韦鉴腰里别着纱,两个船跟在韦鉴的后边,韦鉴在水下,那两个飞梭,被韦鉴运用得好似两个流星锤,看见鱼,不管大小,你是一斤二斤的,还是十五六斤的,一下拍到脑门,力量不大不小正好晕菜,然后,韦鉴把鱼往后一甩,鱼就飘起来,身后那两个船的工人开始用捞起来,装到纱里,一分钟不到,那些鱼准醒过来,霹雳啪挣扎,这套路,大家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韦鉴找到适合做种鱼的鱼,那就不能这样了,降魔圈一甩,套住,然后装到自己的纱里,韦鉴一直忙到了晚上九点,才回家,明天垂钓园可以正式营业了。

    韦鉴吃完晚饭,没有休息就直接去了养鱼池,小娇追出去沙汉田在这值班呢,手里抓着一个强光手电筒,看见韦鉴来了,连忙打招呼:“乔经理。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我就是过来看看,不用陪着我。”说完,他收拾一下就跳入池中。

    许多天以来,韦鉴都是这样,有事没事就钻入水里,由于自己对养鱼没什么经验,所以,就必须多观察,对这些鱼的习性有所熟悉,才能进一步研究新品种的锦鲤。

    卉珺悄悄地上学走了,走得很伤心。原因很简单,她知道了小娇姐姐喜欢乔峰,也知道那晚小娇哭了。其实她心里更难受,自己也非常喜欢乔峰,可是又不忍伤害小娇,所以自己只有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还要做一个选择,自己大学毕业,要不要回到村里:

    若是回来,自己就是养鱼场的副经理,代替自己的老爸,她还可以把大学的知识应用到养鱼的事业上,但是现在的状况有点麻烦,自己若是回来,必然就要面对小娇和乔峰,自己真是太喜欢乔峰了,可是自己还不想伤害小娇,矛盾重重,而且她非常看好这个养鱼场,她知道乔峰有能力,也有眼光,若是自己选择离开,去大城市工作,也行……只是背井离乡,赚固定的工资,理工类的女生,工作也不是很好找的,现在都要求有硕士文凭。

    乔峰每天都泡在养鱼池和岔河养鱼场,掌握第一手资料,这对他以后培育鱼苗,积累了相当足的经验。

    此后垂钓区的生意越来越好,一个是钓鱼的环境好,再一个这里都是野生的香江鲤子,口感味道都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还有,就得感谢那个胖子坤哥,他是县里电视台、市里电视台没少跑,当然花钱是必须的,关键是花钱都花在刀刃上,电视台的台长很给面子,在黄金时间播出了韦鉴的渔场广告、锦鲤广告,现在整个县里、市里,乔峰养鱼场的大名已经打出去了,乔峰不仅是一个名字,更是一个品牌。

    钢城华氏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华羽琏和弟弟华宇恒来到了总裁华英明的办公室,里面坐着三个人:华英明、华英忠,还有总经理华宇通。

    看见华羽琏来了,华英明站起来,热情地给让座:“羽琏啊,听说你要走了,唉,叔叔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虽然从心里讨厌这个老奸巨猾的二叔,但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,华宇恒不管那些,他脸色阴沉,看着老狐狸说道:“别虚情假意,有话直说,都是明白人,我们要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总经理华宇通是华英明的儿子,比华羽琏小一岁,他对于华宇恒的无理显得非常恼火:“华宇恒,你就这么对长辈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怎么说话?我问你,有小人抢了你的公司,你对那个小人还陪着笑脸吗?是不是你有病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华宇通大怒,但是被华英明拦住了:“都是一家人,不要计较,他是你弟弟。”华英明说完,转过脸对着华羽琏说道:“羽琏啊,这次罢免你的总经理职务,是董事会的意思,你知道,我一个人是做不了主的,整个董事会有……”

    华羽琏打断了华英明的话:“二叔,我真的赶时间,两点的飞机,您挑重点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华英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,他拿出了一个银行卡:“羽琏,最近公司财政紧张,这是五百万,只能给你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没有接,她笑了:“这算是遣散费吗?”

    华英明尴尬地挠挠头:“哦,不是,公司现在零售业有点亏损,你知道,受龙孝廉事件的影响,政府采购转向了别的公司,所以带动着一些商家转向了,我们的零售业现在亏损,房地产还算盈利,但是那个第三期的投资还没有收回成本,难啊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笑了笑:“二叔,我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,你为什么要举报我爸行贿给龙叔叔,致使集团蒙受巨大损失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说不是我做的,你也不会相信,羽琏啊,我能看着自己的公司倒下吗?你自己想想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冷笑一声,接着问道:“第二个问题,我爸爸的股份占总公司的百分之三十,我想知道,那还属于不属于我们姐弟?”

    “属于!你们只是失去了管理权,但是股份永远都是你们的,只是,你们现在想要的话,公司拿不出那么多现金。”华英明脸色难看,他知道,华羽琏若是撤股,华氏集团就可能倒闭,他哪有八个亿资金给华羽琏?

    华羽琏接着问道:“若是我想把股份折成固定资产,你会给我哪块?零售商场?房地产?还是机械制造那块?”

    到了关键部分,华英明不敢妄下结论,他思考再三:“羽琏,若是你真要分家,那只好给你零售商场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现在最赔钱的那部分吗?赚钱的那两个你都留着对吗?”

    面对自己侄女的质问,他现在无话可说,华宇通说话了:“不然你还以为给你汽车制造那块吗?你做梦!”

    华羽琏杏眼如电,怒视华宇通:“你的智商有问题吗?你不知道那块地是我和韦鉴赌钱赢的1.5亿,再加上爸爸给我和弟弟留下的所有的钱买的吗?还要我拿出土地使用证给你看吗?”

    华宇通当时就瘪茄子了,华英明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羽琏,千万不要。”他知道,华羽琏如果去法院告他,限令他搬迁,那他的企业立马就死亡了,他狠狠地瞪了自己儿子一眼,然后对华羽琏说道:“羽琏,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,听叔叔的,属于你的份额,叔叔一分钱都不会少给你的,千万不要发生内部矛盾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冷笑一声:“二叔,我爸爸临终前叮嘱我,任何时候不要分裂公司,即使我失去了总经理的职务,你懂我爸的意思吗?没事我走了。”说完,和弟弟华宇恒昂首阔步走出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华英明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:还好,华羽琏没有要那块地,不然自己的集团支离破碎了,此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,想不到大哥早就猜到了今天的结果,可是自己似乎有点过分了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