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63章 不该发生的故事

    第263章 不该发生的故事

    宝马青年目的没有达到,他哪能让韦鉴把女孩领走,他再次走到卉珺面前说道:“姑娘,请问你叫什么名?在哪读大学,我想和你交朋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无可奉告。”卉珺拉着韦鉴的手:“乔峰哥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卉珺的拒绝,宝马青年面子有点挂不住了,原本英俊的脸庞,变得有点微红,他把自己的怒火,都发泄到韦鉴的身上:“小子,就因为你,这个女孩才拒绝我,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韦鉴原本还不想怎么样,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尤其是像卉珺这么漂亮的女孩,但是眼前的一个青年,明显过分自信,他以为什么样的女孩都会看中他帅气的外表和昂贵的宝马,韦鉴对他警告了一句:“小子,过分自恋就是无赖了,你是那个大学毕业的?如果连大学都没毕业,那就别想惦记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宝马青年没词了,他不爱读书,自然要花老爸的钱,也就是富二代,除了钱,还真别说,他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大学文凭也不行,没有内涵的男人,就是绣花枕头,草包一个。”

    听卉珺的话里话外,骂自己是草包,宝马青年忍不住了,对着旁边的人一摆手:“来人,给我教训这个小子!”

    呼啦一下,为上来一群人,还好没有带凶器,韦鉴看一眼周围,他笑了笑:“怎么?恼羞成怒了?我告诉你,这些垃圾最好别动手,不然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哎呀!面对自己这么多的帮手,还敢嚣张,真是不想活了!宝马青年一声令下:“给我教训他,别给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把韦鉴包围了,韦鉴把两个女孩安排到旁边,然后他来到宝马青年面前:“小伙子,我劝你,遇事要三思而行,你这么做,很可能会带来很大的不愉快,你还是走吧,你妈妈招呼你回家吃饭呢!”

    真他妈能废话!宝马青年一副不耐烦的表情,一挥手,打!

    一伙人往上冲,卉珺紧紧抓着小娇的手,她们虽然见识过韦鉴收拾老阚的十多人,但是毕竟是乔峰哥独自一人和十五六个打,能不担心吗!

    韦鉴自有他的主张,只见他身体滴流一个打转,三声脆响,三个打手捂着腮帮子,头晕脑胀地跌落一旁,嘴里哼哼唧唧的。

    宝马青年就看见,几个呼吸的时间,自己舅舅的十多个手下,一个个捂着腮帮子,或蹲着或坐着,没有一个站着的,这怎么可能?他跑过去,看看十多人的情况,都一个模样:或左脸或右脸,肿得老高,那手印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纷纷对场上指指点点,那意思还不简单?一群人被一个人给灭了!

    宝马青年一脸的不相信:怎么可能?

    韦鉴也不废话,走向两个女孩,拉着二人就走,宝马青年不干了:“小子,有种的,留下你的万!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知道。”韦鉴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宝马青年一努嘴,一个小子紧随韦鉴而去,他拿出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妈,我在舅舅的地盘被打了,你管不管?”

    听儿子这么说,当妈的怎么能忍下这口气,立刻给弟弟打电话……

    韦鉴把山地车放到皮卡的后车厢,三个人上了车,慢慢向城外驶去,街上的人多,车也多,韦鉴也借机会询问了具体情况,他暗自感叹:这是一个富二代,四六不懂,大街上就求爱?脑袋真是被门夹过!

    当韦鉴的皮卡开到主干道的时候,他知道有麻烦了,暗自叹一口气:原本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插曲,现在将要变成一场大战!

    韦鉴告诉小娇,把车门锁好,任何时候不要开车门,他下了车,站在车前,眼睛注视着对面那五辆车。

    这时,对面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男子,长相比较文静,和宝马青年有两分相似,这人来到韦鉴面前,身后跟过来有二十来人,这人也不说话,顺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向韦鉴。

    他错了,错得离谱,他以为自己很好使,但是他就看韦鉴的车了,他以为好使的人都应该开奥迪、宝马、奔驰,所以还像平常一样,先教训一顿别人,再问话,可是后果就不一样了,很惨!

    韦鉴最不怕的就是玩横的,只见不一矮身,躲过对方的巴掌,这让对方很意外,身体在惯性作用下,露出了很大的空挡,韦鉴眉毛一挑,他的铁拳,流星一般招呼到此人的软肋,而且不是一下,是四下,四声闷响过后,这个人被击倒在地,痛苦的表情写满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那二十个手下,呼啦一下,把韦鉴包围,韦鉴眉毛拧成一个大疙瘩:“你们找死是不是?都他妈滚远点,我查六个数,若还有人挡在我面前,不要怪我出手!”

    1、2、3、4、5、6!韦鉴是言出必果,他的铁拳招呼到面前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现在都有准备,手里有的拿着棒子狠狠地砸向韦鉴,韦鉴不躲不闪,双臂往外硬抗,四个棒子被手臂挡住,这一下就镇住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韦鉴既然出手,就不会轻易罢手,他的双拳对着面前的四个人再次出手,砰砰砰砰四声过后,四个大汉应声而倒,要知道,这是那个中年人最得力最能打的手下,但是在韦鉴面前,还不够一个回合。

    韦鉴回头警告那人: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但是我要告诉你,再敢拦路,我让你们都住医院!”说完,他走向旁边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中年人艰难地爬起来,招呼韦鉴。

    韦鉴一瞪眼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中年人摆摆手说到:“别误会,我想知道老大你叫什么名?在哪发财?”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“我是乔峰!”说完后上了皮卡,一脚油门,消失到马路劲头。

    乔峰?乔峰!他是收拾黑五和老阚的乔峰,自己那该死的外甥,没事惹他干嘛!

    这时,一辆宝马开过来,下来一个年轻人紧跑两步来到舅舅面前:“舅舅,那小子过来没?”

    啪!一个清脆的耳光扇到了年轻人的脸上,他舅舅骂道:“我说云瀚,你没事给我捅什么篓子?好好在这玩呗,干嘛去惹乔峰!”

    “乔峰是谁?他很厉害?舅舅,比你还厉害吗?”肖云瀚捂着嘴巴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厉害,他是要命的主,他若是想杀我,只需点点手,方才他是没动杀心,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大街上,换了没人地方,恐怕,这里没有活人了!”

    听舅舅这么说,肖云瀚不以为然:“舅舅,你是不是越活越胆小?我让爸爸来办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!就是一个败家的孩子,我警告你,若是你惹上他,他能把咱俩家都灭了!”中年人说完,拨通了姐姐的电话:“姐,云瀚今天惹祸了,他招惹到了咱们县里的一哥乔峰,这人特别厉害,千万不要再去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林顿,你是不是越过越胆小了,他强,你姐夫是干嘛的你忘了?切!再说了,他强,我们不会用阴招吗?”

    对于姐姐的做法,林顿直摇头,他再次劝姐姐,但是姐姐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林顿给姐夫打电话,详细介绍了韦鉴的情况,最后他说道:“姐夫,千万不能惹乔峰!”

    “我说林顿,点点手就能让人手腕断掉?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,老阚自己讲的,他的手就是……”电话被挂断了,林顿都要哭了,他清楚两件事:第一,自己的姐姐姐夫护短,第二,乔峰是个狠人!

    林顿带着自己的人去了医院,要把那四个重伤的人尽快治疗,自己的伤也不轻。

    此刻疼痛他不在乎,他的心已经悬起来了,暗自祈祷:姐姐一家可别惹事啊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