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59章 筹备公司

    第259章 筹备公司

    韦鉴看一眼方忠仁,他面无表情,留下一句话:“你们哥俩先谈,我去照顾姓阚的!”然后大步走出房间,小娇和沙平栋可不想和两个棍棒在一起,紧跟着韦鉴又出了房间,跨出门槛的一刻,小娇看一眼被黑五踢碎的房门,她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。

    韦鉴现在房檐下,冷冷地看着老阚带着的十多个人,此刻的老阚,牛气哄哄,他知道,黑五带着猎枪来的,准保手到病除,一会儿就看怎么玩那个叫乔峰的小子了!

    来到了沙平栋的门口,他想都不想用手押着卉珺就往里走,忽然一声冷哼,让他打了一个哆嗦,原来是韦鉴发话了:“姓阚的,把你的爪子拿开!不然我让你好瞧。”

    老阚似乎没经过大脑就说了一句:“你他妈好再说一句,我弄死这个小丫头!”

    韦鉴原本就想立威,他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成全你!断手!”随着韦鉴话音传出,老阚的手腕处毫无征兆地血花飞溅,一个血淋淋的手掉落在地,说不出的诡异,让刚刚走出房间的方忠仁和黑五惊得一身冷汗:韦鉴,他真的是人吗???

    老阚左手攥住手腕,他已经说不出话了,疼得他浑身发颤,过来两个人扶住他,不让他倒下,一个人死死地攥着他的手腕,千万不能让雪就出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,有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自己老大就被断腕了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韦鉴没发话,谁都不敢动,那两个押着徐姨和蔡叔的小子吓傻了,赶紧把手撤回来,但是,韦鉴怎么能饶了他们?嘴里一声:“削耳!”就见血光飞溅,两个小子的耳朵被切掉九层,还剩一点点连着,鲜血直冒,两个小子嗷嗷怪叫。

    韦鉴一招手,两个晏子飞梭回到手中,他转头冲着黑五说到:“你竟敢用枪指着我的头,我若不给你留个记号,我的面子往哪搁!”话音一落,黑五的耳朵被齐根切开一半,鲜血淋漓,原本方忠仁想求情,但是他知道,任何一个老大都有怪脾气,自己不能过分,还好,乔峰给自己弟弟留情了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告诉你,敢用枪对我的,都已经不在了!”

    对于乔峰哥的话,方忠仁和黑五都相信,举手之间就可杀人,能够这样对他,已经算不错了,可以说,灭自己?那就是挥手之间的事!黑五服了,再也没有桀骜不驯的气势了,他低眉顺眼,忍着疼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老阚站起来,来到韦鉴的面前,低头认罪:“乔峰老大,我错了。”噗通一声跪下,他知道,自己的命,就在人家一念之间,好汉不吃眼前亏,再说了,黑五的耳朵都给切了,方忠仁也没敢说话,自己就更不行了。

    韦鉴是不想把事闹大,他冷哼一声:“姓阚的,今天我不杀你,你自己掂量办,你的贼村的人给我管好了,我若是听到敢欺负沙凹村的人,我再切你右手!另外,你的人扎伤卉珺的事,你自己掂量办,我不想再看见你,走吧!”

    老阚说了一句:“乔峰哥,下午我派人过来,我走了!”说完,带着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,大门外边已经聚满了沙凹村的村民,一个个哪里见过这个架势,看老阚带人走了,一个个躲开让出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方忠仁一抱拳:“乔峰,谢谢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韦鉴面色不善,他冷冰冰回道:“管好你的兄弟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方忠仁知道,乔峰哥是不想与自己五兄弟开战,他暗自苦笑:自己的兄弟有猎枪都没他的点手快,谁会自讨没趣?他说道:“你放心,乔峰哥,我们两家绝不会再是敌对关系,有机会,我来拜访。”说完,他带着黑五,急急忙忙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韦鉴第一时间来到卉珺面前,抱住了摇摇欲坠的她:“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卉珺真的吓坏了,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,她没有一丝的反抗余地,今天刚拆肉线,再加上惊吓,差点就休克了。

    韦鉴抱起卉珺,对老蔡说到:“叔叔,你能走不?”

    这时,徐姨掺着老蔡向自己的家走去。

    韦鉴不知道,今天一战,他乔峰哥的大名算是传出去了,下午开始,乔峰大侠的名字,在社会上流传:乔峰哥手指一点,当时包括阚贼头在内的三个人,手腕全断了……大家都想知道,这个乔峰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坤哥也听说了:沙凹村的乔峰?这么厉害?以前也听说了,年前他和黑五干一架,这回再一次把黑家五虎干堆了?

    当韦鉴回家的时候,已经快十一点半了,房门已经被沙平栋给简单订上了,韦鉴走进去说到:“叔叔,对不起,是我惹祸了。”

    沙平栋笑了笑: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小娇接过话茬:“乔峰,你真厉害,把黑五都打服了,那你就是县里的老大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脑袋里想什么?老大老大,老大都那么好当吗?我饿了!”韦鉴没有给小娇好脸。

    今天小娇出奇地听话,马上做饭做菜,这时,韦鉴的电话响了,是坤哥打来的,韦鉴接通:“坤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坤哥第一个就想知道,那传说是不是真的,韦鉴没有给他答复:“坤哥,没事我撂了,我还有事呢!”

    坤哥只好说明自己的目的:尚品锦鲤!

    韦鉴来到屋里,再一次和沙平栋研究养鱼池的事,不大一会儿,菜饭好了,三口人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沙平栋去了村书记家,韦鉴则开着皮卡去了香兰江,到了这一看,坤哥已经在等着呢!

    两个人客气了几句,韦鉴就下水了,这次,需要抓一对锦鲤,坤哥的好朋友,是什么局长想要,坤哥特别强调:不能超过自己这对!韦鉴笑了笑,真是弄不懂,原来,这对锦鲤,坤哥想送人!

    韦鉴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抓住了一对,上得了岸边,韦鉴就问:“坤哥,你说我想把岔河给包下来,找谁好使?”

    “哈哈!看来今天这个礼物得你送了!”

    韦鉴没明白,坤哥说到:“香兰江这段,归县里管,其实就是我这个哥们,河道管理局莫局长,兄弟,你跟老哥说说,具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韦鉴就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,坤哥思考了良久,他最后说到:“你办养鱼场,最好是以沙凹村的名义办最好,上边也容易批下来,尤其是香兰江涉及到很多部门,你这样,你筹备一个公司,股份制,你是总经理,让村民入股,把公司办起来就容易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足足合计了两个小时,最后,二人敲定了最佳方案。

    韦鉴还有一个难题:自己做总经理,可是自己没身份,失忆了!

    “这好办,你跟我去派出所,照个身份证!”

    在坤哥的帮助下,韦鉴终于有了身份:乔峰。但是身份证下来,还有段时间,这不重要,下一步,是坤哥操作,争取把岔河包下来,他带着锦鲤走了。

    韦鉴回到家,正好看见老蔡来了,他问道:“叔叔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老蔡指着面前的一个包裹说道:“老阚给送来的,说是交给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韦鉴打开一看:二十万现金!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?你都收着就完了,这是给卉珺的补偿费。”

    老蔡当然是明白人,没有韦鉴,自己一家很可能就被弄死了,还提这二十万?自己哪有命花?他说啥都不要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娇,两眼放光,看得韦鉴直挠头,这个小娇什么都好,就是太爱钱了!

    他为难了,自己怎么处理?忽然他想到了自己要创办渔业公司,他就把自己开公司的事说了,那就这样定了:这笔钱作为老蔡家入股的股金!

    小娇自然也想入股,但是她没有钱,老蔡多会办事:“小娇,这样,这笔钱,有你乔峰哥一半,归你支配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啊!真的?太好了!”小娇乐得直蹦,韦鉴则摇摇头。

    晚上,老阚传开了好消息:承包岔河有门,局长答应了,但是需要沙凹村书记去申请,按照程序去办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韦鉴非常高兴,他和沙平栋一块去了村书记家,把村长也找来了,四个人研究到了半夜,这才把事情定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书记把村里的人都召集起来,每户至少出一个人,由韦鉴主讲,他把成立公司的事,调重点说了一遍,关键讲明白了这么几个问题:第一,公司入股每户不得超过两股,每股一万,当然这样保证每户都有机会赚钱,而且必须是本村人;第二,管理期间,工人基本工资1500,但是只能先给发500,余下的年底结算;第三,必须服从管理;第四,每十股选一个代表,参与公司管理。

    韦鉴把注意事项都做了说明,尤其是涉及到各位村民切身利益方面,他是最大化赋予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,韦鉴昨天讲这些,没人会在乎,因为大家都知道乔峰是傻子,但是今天不同了,他是县里的老大,连黑家五虎都被打服了,这些人不用说了,听安排,这就是强者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出奇的顺利,剩下的事,就是书记去跑了,韦鉴开始研究岔河:总长度大约一千八百米,如果都利用起来,本钱真是很大!

    钱绝对是一个问题!

    韦鉴开始闭门设计,养鱼场的总部造型,必须要有形象,然后渔场还要分三个区域:种鱼区,育苗区,垂钓区……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