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57章 方忠仁出狱

    第257章 方忠仁出狱

    韦鉴确实没有心情:“坤哥,最近我真有事,年后我一定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年后,不过,乔峰,我看你怎么心不在焉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韦鉴哪能告诉他实话,但是他还想知道那个黑五的一些情况,于是就问道:“坤哥,我想知道,警察似乎是害怕黑五和阚家窝棚的那帮贼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坤哥一听这话,他赶紧四处看看,然后拉着韦鉴来到了背静的地方,悄悄说道:“你不知道,黑五家一共哥五个,他们姓方,老大方忠仁,按照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排名,一个个都是狠人,听说,方忠仁就要出狱了,这些人都不好惹,去年一个派出所所长,得罪了黑五,结果在一个晚上,被黑五给干掉了,死得老惨了,手筋脚筋都断了,扎了十刀,警察找不到证据,结果就白死了!”

    韦鉴这才明白,原来黑家是这么嚣张,难怪警察都怕他,那这治安还能好?忽然韦鉴想到一个问题:似乎卉珺和小娇有危险,看来自己今晚必须要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坤哥拉着韦鉴去饭店,点了四个好菜,服务员问:“先生,要什么酒?”

    坤哥问韦鉴:“乔峰,你喝什么?”

    韦鉴没说话,他只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坤哥递过来一根烟,韦鉴再次摇摇头,坤哥笑了:“我说乔峰,男人还有不抽烟的吗?”

    韦鉴接过来,坤哥给点上,韦鉴猛吸一口,呛得他一阵咳嗽,坤哥摇摇头:“唉,真是个好小伙,不抽烟不喝酒,不搞女人,还这么能赚钱,这样的好男人还真他妈有!要我说,你就是一个奇葩。”

    韦鉴心中乱糟糟的,他掐了烟,望着窗外,坤哥说什么,他就是嗯啊答应。

    坤哥受不了了:“我说大侠,你怎么了,被女朋友给甩了?不可能啊,你这么帅……”

    被问得实在难受,韦鉴就说了,听得坤哥嘴都合不上了:“你一个人把贼村给灭了,打残了二十多人?”

    韦鉴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牛b,连警察都不敢动贼村,你敢,连警察都怕那黑家哥四个,你敢把黑五给干骨折,我说你的单子也太大了,我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你说我打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坤哥没说话,竖起了两个大指。

    韦鉴也确实饿了,服务员上菜的时候,他就开始吃,当然也听着坤哥的讲诉有关贼村和黑五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据坤哥讲,警察之所以不敢动贼村,原因很简单,全村七八十户全身贼,法不责众,你抓一个,三百多人去派出所去闹,尤其是一些家庭妇女,带着小孩子,鸡娃吵闹,派出所就怕这种情况,还有就是贼村的头子叫阚康明,外号老阚,他和黑五是一条线。

    听说方忠仁就要出狱了,也就是这几天,他们哥几个在县里那是绝对狠,上个月,有个人在黑三的酒店旁边开了个酒店,还没营业呢,就被黑五带人给扎了,刚出院不两天,据说认赔几十万,走人了。

    黑二是干工程的,以前承包高速公路,发了家,赚了数百万,然后让黑三黑四哥俩干酒店、桑拿洗浴和娱乐城,欺行霸市,谁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他听完了,心里有数,也吃饱了,又给徐姨和小娇带了两个菜,总的来说,坤哥还是很敞亮,他付账。

    韦鉴回到了医院,让二人先吃饭,徐姨吃不下,小娇劝道:“徐姨,快点吃,马上卉珺就醒了。”好说歹说,徐姨是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中,卉珺醒了,她睁看看眼前的一切,然后闭上眼睛,仔细回想一下在阚家窝棚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卉珺,你醒了,对不起,是我不好,让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韦鉴的声音,卉珺再次睁开眼,她微微一笑:“乔峰哥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,不要说那些话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,你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妈妈,呜呜呜,我还能见到你……….”

    徐姨抱着女儿的头痛哭失声,韦鉴的心里非常难受,看了一眼母女二人,然后走出病房,站在走廊,拿出一支烟,点上,他静静地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警察来人,了解了当时的情况,那个大队长还算办人事,按照卉珺所说,到了贼村,就把扎人的那个小子给抓住了,让他奇怪的是:那个人竟然不跑、不抵抗,全村的人都没有出现一个阻挠的,这他妈是不是中邪了?他可是带着三十多个警察过去的,整个贼村没有出来看热闹的,大队长骂了一句:妈的!真是邪门了!

    什么原因?韦鉴的威慑力,他都说了,有谁敢惹他,他就三天之内铲平阚家窝棚!老阚能不怕吗?他是打听出来了,乔峰是自己,没有帮手,但是,就着实力,黑家哥几个都没动手,他一个做贼了,怎么敢出手?

    大年三十,黑家特别热闹,原来老大方忠仁出狱了,他们之所以没有动手,那是因为,老大一直是哥几个的大哥,当初哥五个灭了杀父仇人,老大自己顶罪,在监狱里呆了十四年,这份情,哥几个怎么能忘!

    众星捧月一般,方忠仁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,但是这个家,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家了,只见面前两排共五个独楼,整齐而且宏伟,黑二方忠义指着中间的那个说道:“大哥,那个是给你的,妈妈原来住了两年,去年妈妈去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忠仁眼中含泪,快步走进楼房,跪在母亲和父亲的遗像前,久久不能起来,他的眼泪默默地流,母亲离世,多半和自己父亲有关,但是自己在狱中服刑,没能亲自送母亲最后一程,做儿子的不孝啊!

    半晌过后,方忠义(黑二)和方忠礼(黑三)掺起大哥,方忠仁看看左右,问了一句:“老五呢?”

    方忠义陪着笑说道:“大哥,老五不小心弄伤了,没事,来,摆酒,给大哥接风!”黑二的一句话,手下人呼啦一下,开始上菜,早就准备好了,不大一会儿,酒菜满桌,哥兄弟加上媳妇、侄男、侄女足有二十来人,旁边还有一些手下,十多人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