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56章 黑二

    第256章 黑二

    面对韦鉴的指责,一个警察恶声说道:“你管我们干什么?你他妈是干什么的?!”

    韦鉴上去就是一脚,砰地一声,把这个警察踹飞了,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滑出去了有十多米远。

    韦鉴看都没看那个警察,他再一次问大队长:“我问你,我们报警的时候,你们在做什么?为什么不出警?你们是不是人民警察?人民需要你的时候,警察在哪里?”

    大队长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这时,走廊里吵闹异常,陆续来了有几十人,大部分是被韦鉴打得骨断筋折的阚家窝棚的人,他们大声喊叫:“医生,医生都他妈死了吗,快来,这里有急诊!快滚过来一个!”

    韦鉴气坏了,他三步就跑过去,对着领头的那个大呼小叫的小子就是三个大嘴巴子:“你妈比,这里是医院知道不?给我老实点,站好队等着!再敢出声,我他妈打死你们这帮王八犊子!”

    是他!现场的人都认出了韦鉴,谁也不敢吱声了,就连方才还龇牙咧嘴叫唤的伤员,现在,一个个都把嘴闭上,整个走廊,地上排着有十五六个病号,抬担架的有三十多人,可是走廊里就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诡异异常。

    韦鉴再一次来到大队长的面前,他没有说话,只是用眼睛直视对方,看得大队长眼神闪烁:“小伙子,方才,我们是真忙,过年了,案子也多,我们的警力不够。”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“我不想听别的,我的朋友,是被阚家窝棚的贼刺了一刀,现在生死未卜,你说应该怎么办?”他说完,理都不理大队长,兀自走向凳子,坐下去。

    大队长来到韦鉴的面前说道:“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。”

    韦鉴不阴不阳地说道:“你们再不去抓人,人家就跑了,那么我是不会轻易放手的,你们的公安局,将会成为今年互联的第一个新闻:玩忽职守、渎职!”

    大队长潘志刚带着人走了,韦鉴已经给他了压力,他知道,若是不能尽快破案,眼前的年轻人绝不会轻饶,到时候,事情真不好办。

    这时,医院的医务人员开始安排走廊里的伤员,好在快过年了,一般的病号都回家了,谁也不想在医院过春节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过后,伤员都被安排到了病房,等候医生救治,县医院临时从中医院调来十个专业的接骨大夫,协助治疗。

    韦鉴的心中有主意:若是卉珺真的有什么意外,警察不管,那自己就要出手!

    此刻闹心的,不止韦鉴和大队长,那个老阚更是难受,他现在是百爪挠心:自己手下有二十人重伤,这是一笔不小的医疗费,还有就是,那个叫乔峰的小子也太强了,一个打二十个,他该不会是那个打黑五的乔峰吧?这若是一个人,可要了我的命,这俩小犊子是他妈傻b,人家都追到家来了,跟你要车就还给人家呗,这惹出乱子,太难受!

    还有一个,被扎的女孩可千万别死啊,若是那样,这他妈就不是钱能摆平的了!

    老阚拨通了黑二的电话:“二哥,有个麻烦,我的手下被打了,二十多人住院了,还有就是,打人的,就是那个乔峰!”

    老阚心中打鼓,他想把祸水东移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如果真不成功,那自己就完蛋了,听说被扎的那个女孩伤很重,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黑二一直在听,他现在就想把打自己弟弟的人抓住暴打一顿,然后挑断手筋脚筋,在踩上几脚,才能解心中的恶气,在郜塘县敢和他黑家对着干的人,真就没有,就是市里有人想对付自己,也要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听老阚讲完事情经过,黑二这才说话:“我去会会这个乔峰,看他是三头六臂还是超人!他人在哪?”

    老阚长出了一口气,他的目的实现了,因为他知道,黑二是有名的护短,现在有这个大盾牌挡着,自己不用怕了,乔峰,你就等着黑二的怒火吧!想到这,老阚说道:“二哥,现在警察可能还在医院,你就别过去了,过一会儿他们走了,咱们一起过去,妈的,我也想看看他乔峰是个什么样,竟敢把我们兄弟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黑二没有马上回答,思考了一会才说道:“你现在去查他的底细,到底什么来头,有没有什么别的道道后台,我们不打无准备的仗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二哥,我这就去查!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黑二看着老阚说道:“这件事如果我替你摆平了,你给我出三十万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九九,想抓我大头?睁开你的狗眼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这是哪儿的话,我们是兄弟,多少年了都是您罩着我,我能不吃这个情吗?还有一个,嘿嘿….”老阚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二哥,最近手头紧,还有我的二十多人都被乔峰给打残了,治病这一项,最低得十二万,二哥,少要点,十五万吧,给兄弟缓一缓,不然这个年真过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!”黑二冷冰冰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草!当老大就牛b,说三十万就三十万?你当这钱是大风刮来的?”骂归骂,他是知道黑二的脾气的,老阚的心在滴血,今年是他妈破财的一年啊!

    很快,他的手下就打听出来了,受伤的女孩叫蔡卉珺,沙凹村的,没有任何的后台,而那个乔峰,也是沙凹村的,似乎是一个叫沙平栋的老头打鱼救上来的,至于乔峰家是什么来头,不详。

    老阚第一时间把所调查的结果电话告诉了黑二,黑二面无表情,乔峰,身世不详,难道是哪个社团的拳手?为什么他的战斗力这么惊人,多年的打拼,让黑二养成了一个习惯,那就是深思,然后才出手,不然的话,他的黑氏五虎早就被除名了。

    此刻,小娇和徐姨已经来到了医院,韦鉴一脸的愧疚,对着徐姨说道:“徐姨,对不起,我没有照顾好卉珺,现在她还没有脱离危险。”

    徐姨还能说什么,已经这样了,虽然心中难受,还不至于恶语相向,毕竟乔峰对卉珺和老蔡还是非常好的,这次一定是意外,想到这,徐姨安慰韦鉴道:“孩子,姨不怪你,卉珺的命里有这么一劫,就看她能不能逃过去,逃过去,以后就会一帆风顺了。”说完这话,徐姨的眼泪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小娇就问事情的始末,韦鉴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,但是买手机的过程是简略说的,没有提给卉珺也买了一样的高端手机这个事。

    手术进行了两个半小时,急救室的门打开,韦鉴、徐姨、小娇快步来到门前,医生说道:“随时患者的亲人?”

    徐姨说道:“我是~!”

    医生安慰道:“蔡卉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,放心吧!匕首刺破了小肠,没有扎到其他的脏器,而且送来的及时,若是再往左偏一点,碰到肾脏,那就不好说了,估计再有两个小时就会醒来,注意,病人需要安静。”

    万幸!徐姨长出了一口气,她看看韦鉴,韦鉴把头低下,现在他的心里满是愧疚。

    卉珺被安排到特护病房,韦鉴没有走进去,他回头看了一眼卉珺,然后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韦鉴出了医院,他的心里一片茫然,真的对不起卉珺,走在热闹的街上,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韦鉴陷入了迷茫:马上春节了,可是我的家在哪里?我是谁?我还有亲人吗?现在卉珺伤得这么重,都是因我而起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韦鉴漫无目的,从医院出来,沿着马路往前走,此刻的他,坚强的外表下,却有着无助的内心世界。

    忽然,韦鉴的肩膀被拍了一下,他麻木地回了一下头,按说这里没有熟人,韦鉴也没理会,那人却说话了:“乔峰大侠。”

    韦鉴定睛一看,认识,是那个胖子坤哥,韦鉴面无表情,他冲胖子点点头算作打招呼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胖子坤哥纳闷了,这个乔峰难道真是傻子?他快走两步,拍拍韦鉴的肩膀:“我说乔峰,什么时候再给我弄两条香江正宗的锦鲤?”

    “年后的吧!”韦鉴哪有心情谈论这些,但是还不能拒绝眼前的这个家伙,毕竟,将来自己要开养鱼场需要数十万的经费,还需要胖子的朋友圈赞助,当然,能够让他们出血,只有锦鲤。

    “别啊,我说,我有个哥们,是县里的大官,非常讲究,还够义气,我说,给个面子,弄一条,怎么样?”胖子坤哥为什么迫不及待?因为这个局长和他是铁子,给他下通牒了,若是不给他弄一条,他直接下就捞走坤哥的这对,所以坤哥很着急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