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55章 独战贼村

    第255章 独战贼村

    院里的人说话,惊动了屋里的人,房门一开,从里边走出两个彪形大汉,对着韦鉴一声怒喝:“小b 崽子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韦鉴站住了,他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,还是没说话,而是把自己心爱的山地车放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这时四个人呈扇面形,把韦鉴包围在了墙角。

    大门外的卉珺吓坏了,她再次拨打了110:“警察,快来啊,偷车人要打我们,四个打一个,你们快点啊,求你们了,呜呜呜……”卉珺已经哭了,但是报警电话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卉珺无奈地挂断了电话,再次来到了大门前,那四个人已经抄起了家伙,一个大汉拎着铁棍,一个黄毛双手握着镐把,还有两人拎着镰刀。卉珺急了,她对着里边的人喊道:“你们都住手,我已经报警了,一会警察就到,乔峰,快跑!”

    “报警?你报吧,老子不怕。”拎着铁棍的大汉,对着韦鉴就是一下子,要知道这一下若是挨上了,脑袋就得开瓢。

    韦鉴身体一个打转躲开了必杀的一击,他没有向黑大汉反击,而是瞅准了空挡,向拎着镐把的黄毛下手了,他的铁拳挂定风声,招呼到了黄毛的肩膀上了,只听砰地一声,黄毛跌出去有五六米远,倒在地上,痛苦地哀嚎:“啊!疼死我了,啊!!!!!!!!快来人啊,点子硬,快来人啊!”此时的他,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,确切地说,上臂臂骨已经骨折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鬼哭狼嚎,大门外跑过来有数十人,大门被推开,冲进来能有二十多人,还有二十多人把门堵得死死的,这些人一个个看向韦鉴的眼神,都是凶狠和残暴。

    韦鉴明白了,这个村子就是贼村,看着他们的眼神,就知道非常的团结,真是想不到,竟然做贼都能做到这个境界,简直是令人齿寒,韦鉴就像:这些大人都是贼,那么他们的下一代呢?难道不会和他们学?他们的下一代是否还有学习知识、自食其力的思想?不会了,这是垮掉的一个村子!

    韦鉴暗自摇头,他开始发狠,一定要打服这帮犊子,至少让他们知道做贼就要有被打的觉悟!

    卉珺看得有点害怕了,她悄悄往后退,被一个悍妇抓住了脖领子:“小丫头片子,你给我老实点,敢动,我他妈打死你。”说完话,她挥了挥自己的肥硕的拳头,旁边的人也把卉珺夹在中间,卉珺想喊,可是肥女人掐住了她的脖子…….

    韦鉴的注意力全在眼前那二十四个贼身上。

    韦鉴开口了:“今天你们偷我的自行车,拿出一万块,赔偿大爷的损失,大爷我就不计较了,不然,你们一个个都在医院里躺着过年!”

    韦鉴的一句话,激怒了在场的二十多人,这个小子竟然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想威胁大家,这谁能忍得了,为首的大汉大吼一声:“别都站着,都给我回家抄家伙,回来砍死他!”

    呼啦!人都没了,三分钟过后,都回来了,而且回来的人,各个手里拿着武器:菜刀、斧子、镰刀,当然木棒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韦鉴就站在原地,他动都没动,看着一群小丑在表演,这时为首的大汉说道:“一起上,砍死他!”

    呼啦,二十人都往上冲,大门口那二十人也往院里靠近了一步,随时都要冲上去,这里边有不少女人,还有十四五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韦鉴似乎明白了一个问题:警察不来是有原因的,似乎他们很打怵这些刁民,这是个贼窝,似乎男女老少都有!往最坏处想,警察和这些村民有勾结,所以不管他们。但是这些都和韦鉴没关,他不管阚家窝棚是什么后台,今天就算天王老子,韦鉴也要灭了他的威风!

    眼看着十来人的各种家伙袭向自己,韦鉴脚尖点地,身体跃起了有三米多高,他身体腾空向下落,一脚点在院墙上,身体好似一颗子弹射出了包围圈,他来到了这伙贼人的后边,看准了一个膀大腰圆的歹徒的肩膀,韦鉴一掌劈下去,这小子哎呦一声,身体就堆了,估计锁骨是断了!

    韦鉴现在一个人面对四十人,他必须手黑点,不然,自己一个闪失就要没命,他非常清楚眼前的人,是一群亡命徒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韦鉴的铁拳发动了第一轮进攻,那才叫快似流星,只听得砰砰之声不绝于耳,接下来就是哀嚎,肋骨断的,胸骨断的,鼻梁子塌陷的,七八个人倒下了,而他们手里的凶器,没有一个能沾到韦鉴的衣襟!

    太诡异了!这伙人一个个都打怕了,但是韦鉴不会给他们机会,他整个身体仿佛是一条游鱼,可以说这些天在水下的捉鱼,让他练就了和与众不同的身法,正好在这伙贼人的面前使用,噼里啪嚓,三分钟过后,院里站着的人,还有一个,就是为首的那个大汉,其他人都躺在地上,一个个惨叫,韦鉴听得闹心,把叫声最大的小子一脚给踢飞了:“滚一边叫唤去!”

    剩下的人,一个个再也不敢出声了,一个龇牙咧嘴,痛苦异常。

    韦鉴冷冷地看着这些人,他一句话也不说,门口的那二十多人在韦鉴的目光注视下,一个个浑身打颤,渐渐地后退,最后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,韦鉴看见了一个身影:卉珺!只见卉珺躺在了门口的地上!

    “卉珺!”韦鉴跑过去,抱起了血泊中的卉珺:“你醒醒,卉珺!!”韦鉴顾不了别的了,他对唯一站着的那个大汉吼道:“你给我听着,马上把凶手给我抓住,如果一会我看不见他,我三天之内,铲平你的阚家窝棚!”

    韦鉴的怒吼,用上了真气,他的吼声在整个阚家窝棚回荡,村里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一个个体若筛糠:这是什么人啊,这,这也太可怕了,全村的人一个个都关门闭户,回到了屋里,心还在激烈地跳动。

    大门里,一个小个子艰难地爬到了大门的旁边,看着韦鉴的车开走了,他喊了一句:“乔峰走了。”他长出一口气,地上的人这才敢叫,鬼哭狼嚎一般,真疼啊。

    而唯一还能站着的大汉,现在他的双腿打颤,韦鉴走了,他再也站立不住了,他一屁股坐到地上,他用颤抖的手,拿出电话,拨了出去:“老大,不好了,您快点回来……..”

    韦鉴的车开得飞快,他不时地看着卉珺,心中默默祈祷:卉珺,挺住!你没事的。

    很快,皮卡到了县医院,韦鉴飞快地跳下车,他抱起了卉珺往医院内飞奔:“医生,快救命!!!!!”

    他的手忽然碰到了一个东西,凭感觉,那是一把匕首,韦鉴的不敢再碰,他生怕那碰后会出意外。

    医务人员以最快的速度,把卉珺安置到急诊室,打氧气,急救……此刻他的心里一片茫然,他第一次没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韦鉴坐在急诊室的凳子上,他双手捂着脸,暗自后悔:自己怎么就忘了先把卉珺放到安全的地方?!都怪自己,他自责,后悔,可是,卉珺已经重伤,若是卉珺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可怎么向蔡叔叔交代!

    韦鉴最终没有告诉蔡叔叔,他还是给小娇打了个电话,然后就默默地坐在那里,不言不语,此刻的他,不再是那样的意气风发,此刻的他是那样的落寞、无助。

    韦鉴拨打了110:“是警察吗?你们他妈是干什么吃的,方才我朋友阚家窝棚报警,为什么没看见你们出警?我的朋友被那伙贼给扎了,就要死了,我一会就去砍死那帮王八犊子,你们等着看大的新闻吧!还有,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,如果你们不出现在县医院的急诊室旁边,我他妈就上报市里,市公安局不管,我就上告到省公安厅!然后把这件事上传到上,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你们他妈是废物,拿着纳税人的钱,玩忽职守,渎职!”

    韦鉴说完,他挂断电话,他有心去灭了那伙贼人,可是他不知道应该去灭谁,总不能把全村的老百姓都宰了吧?他等着,等着警察来找说法。

    县公安局的110指挥中心现在愁坏了:怎么办?要出人命了,报警的人非常激动,说不好就可能出大事,真要是再死几个人,那县局真就成了全国的典型了!

    公安副局长年英龙派刑警队大队长过去,中心意思非常简单,先给报警人稳住,不要让他激动,再把事情弄复杂了就不好了,然后,去抓住那伙行凶的恶贼。

    大队长潘志刚领会精神,带着六个人下楼,警车驶向县医院。

    韦鉴正在急诊室门口踱步,大队长潘志刚来到近前,很客气地说道:“是你报的警吧?”

    韦鉴脾气上来了:“是我报的警,我问你,我朋友报警的时候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<请假:今天就要去旅游了,大概出去十天,我尽量更新,如有断更,请大家原谅>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