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42章 弄巧成拙

    第242章 弄巧成拙

    晚上,韦鉴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开始回忆过去,他使劲去想,想自己叫什么名,自己是哪里人,但是都没有结果,另一个房间内传出了小娇轻微的咳嗽的声音,韦鉴下了地,走过去,来到小娇的房门前,轻轻敲了敲:“小娇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韦鉴推门进去了,小娇已经躺下了,韦鉴伸手摸摸小娇的额头,发烧了,很热,韦鉴心中生气了一丝愧疚:今天不应该跟小娇开玩笑,那冰冷的江水,绝对是可以要命的,况且,还有那刺骨的寒风。

    想到这,韦鉴说道:“村里有卖药的地方吗?我去给你买点药,你感冒了,今天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娇贵,没事的,睡一宿觉就好了,山里人,结实,对了,你应该是城里人,看你的气质,应该受过高等教育,对了,你画的画,我看了,真好看。”说到这,小娇,披着棉袄坐起来,把韦鉴的画,拿过来。

    韦鉴知道,那是自己昨天画的《雪映山村》,他笑了笑:“我也怀疑,我是美术专业毕业的,但是我却没有头绪。”

    最后,韦鉴还是坚持跑到了村里唯一的一家卖店,买了点药回来,他又给小娇倒上温开水,看着她吃完药,才回到自己的屋里。

    此刻是沙平栋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韦鉴早早就和沙平栋去打鱼了。因为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,再有五天就过年了,所以,韦鉴要买两件衣服,自己现在的形象确实很是~~惨不忍睹!

    也许是心情好,沙平栋第一下去,就有了收获,上了有七八斤的江鱼,虽然不大,但是确实是不少的收获:七八条鱼,每个都有一斤左右!

    韦鉴看着沙叔叔开心的样子,他也非常高兴,岸上的小娇高兴得直蹦:“爸,今天真是顺。”

    沙平栋憨厚地笑了笑,他又撒下了一,这一,很有分量,估计是一条大鱼!他小心地收着,万万没想到,就在他想把鱼收起来的瞬间,那条大鱼拼死挣扎,竟然逃出了渔,回归了香兰江!

    我的锦鲤啊!沙平栋一边拉,一边哀嚎,四十七八了的人了,怎么哭了?韦鉴直挠头。

    沙平栋把几条鲤子装到纱里,再放到水下,韦鉴就问:“叔叔,怎么了,您老干嘛这么激动?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是不知道啊,方才放跑那条鱼,值好几万啊,我最近打十年鱼,也抓不到一条啊!”老人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接下来,沙平栋给韦鉴讲诉了香兰江锦鲤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近些年,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,一些家庭也都养锦鲤,锦鲤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一直有吉祥、和平、富贵、成功等寓意,更重要的是,一些买卖人,为了图生意兴隆,都买锦鲤,再有一些当官的,为图吉利,升官发财,也都买锦鲤,这就让锦鲤在市面上火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小锦鲤,只有几百块钱,日本进口的锦鲤,都要两千以上,漂亮的也有一万到三万不等,据说某一个锦鲤的大赛,获得冠军的锦鲤王,身价二百多万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个问题出现了,那些养殖的锦鲤,在品质上,都没有香江野生锦鲤好,因为养殖的锦鲤都是杂交得到的,抗病能力,适应能力,还有花纹也都不能和野生的锦鲤比,香兰江里野生的锦鲤,是纯种的,也就是正宗的锦鲤!

    那么香兰江的锦鲤有什么特点?有一个标志,就是在额头上有一道金线,一直延伸到背鳍,这种野生锦鲤,适应能力强,不像日本进口的,要求温度、氧气、环境不能太吵,否则死翘翘,你花一万买的,不到半年就死了,谁不心疼,再说了也不吉利。

    所以,香兰江的锦鲤,绝对是抢手货!但是,谁又能捉到野生的锦鲤呢?这东西,在水里是速度之王,非常警觉,而且凶猛。

    那么香兰江的锦鲤又分三个等级:普通的锦鲤脑门一道红线,而且线窄,上品锦鲤,一道金线,很粗,有王者之风,臻品锦鲤则是三道金线,一明两暗,但那都是传说中王者的存在。

    方才,逃跑的锦鲤是上品锦鲤,最低估价,也要三万块!所以沙平栋才伤心了。

    韦鉴弄明白了情况,他安慰沙平栋道:“叔叔,你让那个刘老板过来取鱼,我马上就抓鱼去!”说完,一个猛子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沙平栋笑了笑:这个孩子真是的超人,这么冷的天气,他在水中竟然游刃有余,混不怕冷,再一个,捉大鱼对他来说就像是探囊取物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,将面上以有十多人在捕鱼,没有人在看热闹,越是过年的时候,鱼的价格越高,一个个卯足了劲打鱼。不停地撒,收,有着不同的喜悦和收获。

    韦鉴在水下,开始搜索那条锦鲤,可是,并不像他想想的那样,手到擒来,这东西在水下但是王者,不是霸气的王者,而是速度和警觉,韦鉴靠近它还有十多米,他就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这让韦鉴非常的苦恼,他手中的晏子飞梭想祭出去,但是要知道水下攻击不同于陆地,无论是速度还是阻力,都和陆地上天壤之别,韦鉴心中暗骂:谁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,这家伙都过去了五分钟了,还在保持着超级强的反侦察能力,也许是方才在渔中被吓到了?有可能!

    至少韦鉴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韦鉴还是要完成小娇姐姐的任务:今天一定要抓十条大鱼,不然,下午不带自己去买衣服。

    韦鉴确实需要买衣服了,现在还有那个年轻人,还穿着带补丁的大衣?穿着破棉袄、破棉裤?

    韦鉴用了十分钟的时间,就抓了六条大鱼,然后他浮出水面,向着远处那破木船划去。

    小娇这次是坐在了木船上,她看着韦鉴靠近,心疼地说道:“乔峰大侠,先上来暖暖吧?”

    韦鉴问道:“不抓了?去市场?”

    小娇用哀求的语调说道:“大侠,你就可怜可怜我这穷苦的人吧,我们家已经揭不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看着小娇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就要往水里拉,可把小娇吓坏了,昨天那一次,让她难受半天,今天再来一次,估计这个大年是过不好了,赶紧躲,嘴里惊叫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:“哼!给刘老板打电话没,快点,一会我要去逛市场,对了,今晚我想吃排骨,我告诉你啊,我要吃排骨,不是吃大骨头。”说完,一个后仰,又抓鱼去了。

    望着韦鉴身后留下的水的漩涡,沙平栋说话了:“女儿,今天你带着乔峰好好收拾收拾,理理发,买点漂亮衣服,买点好吃的,一看他就是城市的孩子,而且有知识,应该读过大学,然后你再买个手机…买个好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说这些,恐怕三千…恐怕需要五千块钱,哪有那么多钱啊?”小娇是个懂事的孩子,她妈妈死得早,从小就过苦日子,所以干什么都要算计,省着花钱。

    沙平栋叹口气,望着水面出神。

    韦鉴在水下,有找到了一波大鱼,他在下面玩得不亦乐乎,前后用了四十分钟,就把今天的任务全完成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已经游出去了有两公里。

    韦鉴探出头,看着眼前有个渔船,一个小女孩在钓鱼,大约能有二十一二,韦鉴往岸上看,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在岸边抽烟,韦鉴偷听他们的谈话,原来女孩是一个大三的学生,岸边的中年人是她的老爸,现在,她的老爸脚受伤了,所以,她就代替老爸,过一把钓鱼的瘾,但是,已经过去了一小时,连个毛都没钓着!

    韦鉴眼珠一转,他沉入了水底,他看见不远处有个**斤的鲤子,有主意了,韦鉴悄悄靠近,把飞梭祭出去,在鱼头上一拍,啪!大鱼就晕了,韦鉴抄起大鱼,嘴角带着笑容,他来到了女孩的鱼钩下边,拿过鱼钩,可是方才飞梭的劲头有点小了,现在有点要蹦跶,韦鉴赶紧把鱼钩勾到了鱼嘴里,然后他使劲一拽鱼线。

    上钩了!女孩惊喜不已,她使劲地往起拉鱼竿,但是,她没有经验,钓过鱼的朋友都知道,鱼的分量达到了十斤,它在水中的力量,绝不低于五十斤!

    大鱼在水中拼命挣扎,女孩是第一次有收获,她决计不会撒手的,她是拼命地拽,结果不用问了,渔船越走越远,岸边的中年人指挥女儿,要她慢慢溜那条大鱼,但是没想到的是,小姑娘一个不小心,被大鱼拉到了江水里,而且越拽越远,向江心而去!

    糟糕,中年人顾不上了江水刺骨,他一个猛子钻入了水底,然后拼命向着大鱼追去,但是让他失望的是,那鱼的速度太快了,越追越远,看不见了踪影,此刻的他,大声喊着女儿的名字,但是却已经看不见了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卉珺!我的女儿啊………….

    韦鉴此刻真是追悔不及,原本是想给女孩一个惊喜,却不想,弄巧成拙,眼看着女孩就要没命了,韦鉴向着那条大鱼追去,在水中,他的速度还是绝对的快!但是身下的几条大鱼,影响了他的速度。

    韦鉴把腰间的纱卸下来,扎上口,然后箭一般向着大鱼追去。

    这条大鱼,带着卉珺跑得也累了,方才的挣扎让它消耗了不少的体力,此刻也正在那里喘呢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