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41章 以后叫我乔峰

    第241章 以后叫我乔峰

    小娇没时间和他拌嘴,她问沙平栋:“爸,那个狮子头,能有二十斤吧?”

    “二十斤?足有三十多斤!那两个红毛鲤子,加起来能有三十多斤,两条黑金,哪条都有二十斤!”

    小娇开始算:“一斤十五……一百斤就是一千五!爸,咱们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沙平栋看着女儿说道:“就知道发财,赶紧让孩子上来,别冻坏了。”这时小娇才想起来韦鉴:“傻子,赶紧上来暖暖,吃完饭,再抓十条大鱼。”

    韦鉴原本听小娇说话,很高兴,可是听她说了后半句,他坏水就冒出来了:“拉我一把,我没劲了。”

    小娇信以为真,伸出小手拉韦鉴,韦鉴嘴角一丝阴险的笑容,只见他轻轻一拉,小娇同学一个前抢,扑通一声就掉江里了,韦鉴身体一躲,小娇同学就实实在在地掉到了水里,水是不深,也就一米五,但是这是冬天,小娇还是呛了两口水,被韦鉴抱上了岸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!你是故意的!”小娇挣脱了韦鉴的怀抱,韦鉴阴阴地笑了,但是他嘴里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看那石头上有雪,多滑。”

    沙平栋在船上笑了,对于这些渔民来说,掉江里是常事,小娇气急败坏,那水是真凉啊,再加上令下十多度的气温,小娇浑身直哆嗦,说话都说不完整:“傻子…今天…不给你饭吃……阿嚏!”

    沙平栋看着这鱼,那真叫高兴,他年年打鱼,但是一次性打上来这么大的鱼的时候没有!不过他也有点发愁:这么多大鱼,怎么往市场送啊?想了想,他说道:“女儿,我要回家一趟,把咱家的大水槽子拿来装鱼,然后马上去市场,鱼死了可就不值钱了。”

    小娇使劲地瞪了一眼韦鉴,她说道:“爸…我陪你回去…你看我这身都湿透了,都怪傻子……他故意害我。”

    沙平栋笑了笑,他看看韦鉴心中嘀咕:他真的傻吗?我看他是出奇的精明!他想到这对韦鉴说道:“孩子,你先穿上衣服,喝点热水暖和暖和,然后吃饭。”

    韦鉴点头。

    沙平栋上了三轮车,带着女儿走了,小娇临走还狠劲地瞪了韦鉴一眼,说话也懒得说,冻得直哆嗦,这到家十里路,得二十多分钟,单元别感冒。

    韦鉴冲着小娇做了一个鬼脸,等小娇和沙叔叔走后,他开始换衣服。

    真的很冷,韦鉴把热水壶打开,给自己倒了一茶缸热水,喝了一口,热水入肚确实浑身暖洋洋的,打开饭盒,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韦鉴吃完饭,裹着破大衣,躺到了一块大石头上,一会儿就睡着了,说来奇怪,他的长发,在他吃饭的时候就已经干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,沙平栋回来了,小娇没跟来,韦鉴猜想这个小妞一定是捂被窝去了,此时沙平栋用那辆破旧的倒骑驴三轮车,载着一个洗得干干净净大水槽子,韦鉴明白,这是装鱼的。

    他一翻身站起来,一把抓过水槽子,来到江边,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站好,然后把槽子放到江水中装满,双膀一较劲,把水槽子抱回到三轮车上。

    韦鉴的举动,给沙平栋吓坏了:这孩子是天生神力啊!

    光这个铁的水槽子就有一百多斤,装满水,有八百多斤,他自己就能轻松解决,这孩子是什么人?沙平栋不禁对韦鉴的来历有怀疑,总之,绝不是普通人!

    韦鉴又过去,把那一百多斤鱼拿过来,轻轻放到了水槽子里,打开口,把鱼都放出来,再把最初自己抓到的那条黑金鲤子,也放到槽子里。

    沙平栋则收拾收拾,然后把渔放到车上,木头船拴到礁石上。

    出发!去县城。

    从村里到香兰县城有五十里,韦鉴脚下发力,载着两个人,还有一千斤的东西,飞快地往集市赶去,其实,韦鉴都担心,这个破车能不能承受这么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还好,三轮车没有罢工,韦鉴在沙平栋的指挥下,来到了集市,他叫韦鉴在这里看堆,自己去趟趟行(看看价格)。

    韦鉴自然在这呆着,这时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看着他的鱼,也不说话,就在那看,偶尔用手摸摸鱼,看看鱼的品质,不用问了,只有内行才会这么仔细。

    沙平栋回来了,说了一句:“今天的行情不错。”

    韦鉴问道:“什么价位?”

    沙平栋笑了:“就连养殖的红毛鲤子都卖到了二十,而且都是七八斤的,我们这个野生,怎么少也得二十五。”

    韦鉴一听,真还不错,那就是多收入一千块!

    沙平栋开始叫卖:“正宗野生香江鲤子,二十五一斤,是访亲送友的最佳礼物,快来买了,只有六条!野生的香江鲤子…….”

    这时,破三轮车的旁边已经围上来不少人了,因为整个市场,哪有这么大的鱼?还是活的香江鲤子!

    有人就问:“你说你的鲤子是野生的,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沙平栋笑了:“老弟,我跟你说,看是不是正宗的野生江鲤子,你看这鱼的肚子,如果是大肚子的,就是养殖的,再说那鱼鳞,锃亮的,就是野生的,养殖的,是死水,鳞片都发乌,还有这嘴巴上的须子,野生的,因为生长够年限了,须子长得长,养殖的鲤子都是快速催熟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沙平栋又说了一句话:“各位,看是不是野生的,还有一点,重量超过十斤的,都是养殖的,原因很简单,养殖的鱼,二、三年就得出去,不然那得需要多少饲料,都得赔死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旁边的人纷纷下手,忽然,那个中年人说话了:“老哥,鱼我全包了,而且,明天你有多少我都要多少!”

    “你包了?你出多少钱一斤?”沙平栋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能把六条鱼都买了,那可是两千多块。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老哥,我是开养鱼池的,就缺纯种的香江鲤子,我买你的鱼,是做种的,所以多少钱我都包了。”中年人说了实情。

    韦鉴说话了:“三十块一斤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但是你得给我送家去。”中年人的话,让韦鉴后悔了,知道这,多要点好了,但是已经说出口了,也不好意思再改口了。

    沙平栋忽然发现一个问题:“老弟,糟糕,我来得匆忙,没带秤!”、

    中年人笑了:“我说,你带称,我也不能让你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沙平栋没明白。

    “老哥啊,你忘了我买鱼是要干什么了?做种的,你给鱼从水里捞出来称分量,那鱼还不死得快,至少对鱼是有伤害的。”听了中年人这么说,韦鉴和沙平栋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中年人指着狮子头说道:“这条鱼,三十三金,算你三十五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沙平栋知道,中年人内行,他点头,结果,中年人把每条鱼的分量都多说了一二斤,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让沙平栋明天还给他送鱼。

    六条鱼,一百一十斤,卖了三千三。

    韦鉴推着鱼车,跟着中年人走了,中年人安排家里人继续采买,他则是坐着韦鉴的破车,去了养鱼场。

    一路上,沙平栋和中年人谈得很投机,互相留了电话,报了姓名,中年人叫刘胜乾,韦鉴还从他们的谈话中了解到不少关于鱼的知识。

    当韦鉴用倒骑驴载着沙平栋回家的时候,小娇已经把菜饭做好了。

    “爸,今天卖了多少钱?”小娇还是关心最最关键性的问题:钱!

    “女儿,今天卖了三千三。”

    听到沙平栋说道数字,小娇惊呆了:怎么可能?看来,这个傻子是个摇钱树啊!她看一眼韦鉴:“看在你今天赚这么多钱的份上,就不惩罚你了,哼!”看来,她对十足落水的事,耿耿于怀,韦鉴当然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来傻弟弟,姐姐对你多好,给你做了一桌子菜,多吃点,明天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接过话茬:“明天去抓多多的大鱼……..就知道你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小娇笑了:“傻弟弟聪明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傻子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名?”

    面对小娇的问话,韦鉴无言了,是啊,自己失忆了,不知道叫什么名,他随手拿过《中国电视报》,看见了节目单,里面有电视连续剧《天龙八部》,韦鉴一眼就相中了乔峰的名字,他很郑重地说道:“以后叫我乔峰。”

    沙平栋笑了,但他还是安静地吃着饭,两个年轻人的斗嘴,丝毫不影响他的食欲,反过来,他现在非常开心,今年的过年,将是一个最开心、最热闹的一个大年。

    “大侠,请吃菜,这是小女子特意给您做的,糖醋鲤鱼,您尝尝。”小娇更是活泼,称呼韦鉴是大侠。

    韦鉴非常认真滴品尝了:“味道不错,下次记得炖鱼用大鱼,这些小兔崽子,能好吃嗷,和你说也不懂!”韦鉴不满意,但是不耽误他吃菜,大口一张,七八两的一条鱼,被他瞬间消灭。

    小娇瞅瞅他说道:“你是不是没过过苦日子,那一条鱼二三百,三四百,吃了多可惜,卖钱多好。”

    韦鉴不服,嘴里嚼着也不耽误说话:“钱花了再赚呗,你说,那些大鱼给别人吃了,多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说了,败家子一个,你吃饭吧!”小娇很难说服韦鉴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韦鉴没有像小娇那样的预期,也就是没有狼吞虎咽,他吃了两个人的份,小娇看着他问道:“你真吃饱了?今天吃这么少?”

    韦鉴说话了:“小娇,以后能不能不那么仔细,比如买苹果买点大的,买排骨,买点肋条,不买那大骨头?”

    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