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38章 生死未卜

    第238章 生死未卜

    韦鉴微笑着说道:“我会配合你的,至于奖金,不宜太多,但是也不能太少,五十万吧。”

    谢燕点头,从一个员工的角度,若是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,力挽狂澜,五十万比较合适,太少的话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二人除了总经理办公室,来到了业务经理办公室,此刻郭经理正在打电话呢,他让所有的企业骨干都过来,到会议室开会。

    四十个人都到齐了,郭经理宣布开会,简单的开场白过后,是总经理谢燕的讲话:“韦队长忠于职守,在公司危难之际,能不惧黑恶势力,力挽狂澜,曾经凭借一人之力,把最狠的杀手罗击伤,并将他绳之以法,他这种精神是大家学习的榜样,绝对是公司的最佳员工,因此我授予韦队长最佳员工称号,同时奖励现金五十万!”

    掌声一片!其实,韦鉴灭掉杀手罗的事,企业内部全都传开了,但是没想到老板竟然给了五十万的奖励,四十多人都热烈鼓掌。

    这里有不少是单身女孩,都想看看韦队长是什么样的人,这时站起身,冲着总经理一躬身,然后简单说了两句:“首先我要说明的是,这是我的职责;第二个,换做在座的任何人,公司出现了这种事,都会挺身而出的;第三,希望大家视企业为自己的家,把自己当做是企业的主人,企业兴旺,我们的生活才能越过越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谢燕亲手把奖金交给了韦鉴,掌声再次响起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韦鉴从小山上飞奔回来的时候,正好八点半,原定的九点开业庆典,韦鉴回来的赶趟,他现在是帅府的名人,谁见到他都要客气滴问候一声:“韦队长好。”当然也有叫石头哥的,至于,至于那几个保安,统一称呼:头儿!

    鞭炮声中,开业大吉,陆陆续续有客人到了,今天所有的消费都是八折,自然吸引了很多的消费者。

    韦鉴和谢燕说了一声,他就悄悄换下了保安服装,然后走了。他去了顾长顺的地盘,今天他要把顾长顺拿下!

    圣罗娜夜总会。

    韦鉴走进去,径直来到吧台,他对着接待员说道:“我找顾长顺。”

    接待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她看看韦鉴微笑着说道:“您好,我们老板正在接待客人,请您稍等,我给您联系一下。”说完,她拿起内部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码,对着电话说了几句,然后她问韦鉴:“先生,请问您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说道:“我是帅府石头哥。”

    女孩对着电话说道:“他说他是帅府石头哥。”帅府石头哥?女孩说完话才反应过来,想不到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石头哥?她又仔仔细细地瞅了几眼。

    韦鉴来到了沙发上坐好,他有的是时间,他也不怕顾长顺给自己下绊子,韦鉴心中打定了主意:你若是听劝,咱们大家你好我好生意兴隆,你若是玩阴的,那对不起,我要灭了你!我管你是谁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小时,顾长顺才带着人来到楼下,他面色不善:“石头哥,你我素不相识,找我有什么事?况且你废掉了杀手罗,你该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吧?!”

    韦鉴看一眼顾长顺,然后站起身,他来到刚驶出的面前:“我今天来,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交易?”顾长顺冷笑一声:“我不想和仇人做交易,请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韦鉴脸色不悦:“顾长顺,我今天来是给你面子,想和你合作,不然,我今天走出这个你的圣罗娜,你我就是敌人,你要考虑一下后果!”

    韦鉴的话,虽然有威胁,但是顾长顺不得不考虑,毕竟杀手罗的实力他是知道的,石头哥能以一人之力灭掉带枪的杀手罗,那就说明他绝对有能力干掉自己,他思考了片刻,一挥手:“走吧,去我的密室!”

    韦鉴也不怕他打冷枪,跟着顾长顺往楼上走去,趁着韦鉴没注意,顾长顺给保镖使了一个眼色,保镖笔直地站在那里,等韦鉴和顾长顺走过以后,急急忙忙跑了。

    韦鉴和顾长顺来到了二楼,然后穿过回廊,又下到了一楼,再往下走,来到了地下室,顾长顺拿出了两把特殊的钥匙,上下两个锁孔,左拧右拧,最后两把钥匙同时相对一拧,咔嚓一声,一尺多厚的安全门才打开。

    韦鉴一愣,什么机密的地方?至于这么隐蔽吗?顾长顺为了防止韦鉴怀疑,他首先走进去,然后韦鉴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韦鉴仔细打量里边的结构,里边的空间不大,两个房间,一个大厅,家居、家电一应俱全,顾长顺示意韦鉴坐,两个人开始长谈,韦鉴给顾长顺说明了利害关系,告诉他:只要他答应以后照顾帅府的生意,保护谢燕底安全,然后帮着找到麻子的踪迹,那么杀手罗名下的三个企业,给他两个。

    顾长顺思考中,这时一个极大的蛋糕,两个企业,每年的利润应该不低于二百万。

    这时,外边有人按门铃,顾长顺看一眼韦鉴,他去开门,门口一伙人,送来了各种酒菜,都给摆到了桌子上,然后这些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顾长顺招呼韦鉴:“石头哥,以后我们合作了,自然就是兄弟了,来,我先干一杯。”他怕韦鉴担心酒里有毒,所以他先打样,一口干掉。

    韦鉴哪有心思喝酒,他说道:“顾老板,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,你自己斟酌吧,我走了!”

    顾长顺则站起身说道:“石头哥,你容我思考思考,明天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韦鉴点头。

    顾长顺则是一边思考,一边踱着步,他向一个房间走去,就连韦鉴向他告别,他斗没有听到韦鉴的说话,韦鉴伸手摸向密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当他摸到了大门的同时,里间屋有了一声异响,不好!顾长顺有小动作,韦鉴刚想去抓顾长顺,可是他就感觉一股强大的电流袭遍了全身,他的人被这强大的电流击飞出去足有五米远!

    顾长顺果然阴险狡诈,真应了谢燕的话。

    韦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他以前经常用电练功,使得体内积累了不少的生物电,这也是他与人交战的一个底牌,但是,那都是110伏的电压。可是今天,顾长顺用的是超高压电,韦鉴小心又小心,还是着了道,现在的他已经处于昏迷状态,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顾长顺在监控里足足看了韦鉴半小时,韦鉴一动不动,他才放心,估计韦鉴死了,即使不死也是残废了,尽管如此,他还是不敢亲自过去,他让自己的保镖过去看看韦鉴的情况,而他则在监控中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两个保镖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门,谁都知道韦鉴是个狠人,所以提心吊胆地走进去,而且一个保镖端着枪,另一个保镖去查看,最后保镖探一下韦鉴的鼻息,没气了,他放心了,冲着摄像头说道:“老大,死了!已经没气了!”

    顾长顺长出一口气,对着话筒说道:“你们告诉麻子,就说我把石头干掉了,让他们把剩下那一百万打过来,还有你俩,把死尸扔到香兰江里喂鱼!记住,不要保留任何证据!”

    两个保镖把韦鉴装到一个大袋子里,弄上了一个皮卡,现在,天已经变暗,路上行人也不多,皮卡抄小路一路颠簸,来到了香兰江的江边,两个保镖打开袋子,把韦鉴扔到了奔流的香兰江里,此处是香兰江最窄的水域,水流湍急,几个呼吸之间,韦鉴就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清晨,鹅毛大雪还在下,一个四十六七岁的中年人来到江边,驾着木头小船准备捕鱼,快到小年了,正好多打点鱼,能卖个好价钱,每年都是年前这段时间能多赚点。

    中年人叫沙平栋,是地地道道的渔民,从小就在香兰江上打鱼,到今天已经有三十多年了,他一起的玩伴,有的经商、有的进城了,一个个都混得不错,大部分的人都买车买房了,自己却还是靠打渔为生,日子过得特别紧吧。

    媳妇死得早,自己和女儿相依为命,就靠打鱼养家,女儿在山上养蚕,每年也有些收入,但是,日子过得很紧巴,村子里的人,走的就再也不回来了,没走的,一般家都盖起了大房子,今年他也准备了些钱,想盖房子,但是,物价上涨,想盖房子,没有十五万是不行的,再说了,女儿也大了,该找婆家了,自己还要给准备嫁妆,沙平栋的心里有块石头一般,越近年关,他感觉压力越大。

    坐在破渔船上,想想别人家的孩子都有好手机、好首饰,穿漂亮衣服,自己这个做爸爸的,真是惭愧,每天打鱼赚不了几个钱,女儿一天天长大,可是自己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,唉!沙平栋叹口气,继续打鱼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越是着急,越没有鱼,自己从早晨七点,一直到了中午十一点,也仅仅捕到了六七斤香江锂子,个头都不大,一般香江鲤子只有个头达到二斤以上的,才能卖到十块钱一斤,这些六七两一条的鱼,卖不上好价钱,只能卖到五块钱一斤。

    沙平栋歇了一会儿,点一根烟,看着远处出神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电话响了,原来是女儿来了,电话里传出来女儿的声音:“爸,今天我给你做好吃的了,快上岸,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此刻,沙平栋的小船已在江心,向下游飘出去有三里地了,他扭头看见了远处的女儿摆摆手,他对着电话说道:“小娇,我再撒一,就上岸吃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