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32章 不是一个愉快的夜晚

    第232章 不是一个愉快的夜晚

    韦鉴知道翔宗有事,他就问了一句,可是得到的回答,让他真是郁闷不已,简直……

    翔宗是这么说的:“头儿,晚上你能不能出去溜达溜达,我想和女朋友单独呆一会,我知道头儿最通情达理了,不会很久的,十二点你回来就行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还能说什么?简直太没义气了,自己想办事,把韦鉴撵出去,韦鉴这四个小时去哪溜达?大冬天的,天寒地冻的,翔宗这小子真不仗义!

    韦鉴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是没好意思说出来,他从床上起来,简单收拾一下就要走,翔宗也不好意思了,拿出一百块:“头儿,你去到娱乐城打打电子游戏吧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我让毛辉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靠!四个小时,还很快就能过去?我服了,韦鉴看一眼翔宗,抓过一百块就走了,留下一句话:“玩得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早有预谋,毛辉非常准时地出现在了宿舍的门口。

    毛辉和翔宗都是二十三四岁,只不过,毛辉长得黑黪黪的,样子憨厚,韦鉴这几天和这些手下都混得很熟,他对毛辉的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毛辉憨厚地一笑:“头儿,我带你去帅府娱乐城吧,那里好玩的东西老多了,就是,老板不让赌钱,发现就开除。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,他当然知道老板是啥意思,自己的员工若是都去赌博,那风气就不正了,以后企业就没法管了。

    韦鉴随着毛辉来到了娱乐城。

    帅府娱乐城,一楼是各种电子游戏,韦鉴看这里有好多的孩子在玩,也许是放假的原因,大学生、高中生特别多,机器已经没有位置了,韦鉴向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毛辉拦住韦鉴:“头儿,老板不让玩,发现了就开除,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开除我就走,我正不爱干呢!”

    “啊!五千五的工资,你还不爱干,上哪找这么高工资的地方?”毛辉看着韦鉴,他止不住的感慨。

    韦鉴上到了二楼,毛辉和管事的说了说,告诉管事的,韦鉴是帅府洗浴的保安队长,韦鉴这才顺利地

    进入了二层。

    这里玩的都是小赌,三百五百,几千的,韦鉴看了一圈,没什么可玩的,得了,翔宗给自己那一百块,自己就用这做本钱,消磨时间吧!

    韦鉴就坐到了21点的台子前,这玩意非常好上手,韦鉴坐下,看了看场上的局势,只见一共有六个玩家,赌得都不大,每一把二百到五百不等。

    韦鉴看了一会儿,他去换了三百块钱的筹码,然后示意加入,庄家同意,别人没意见,韦鉴把筹码扔进去二百,跟了。开始发牌,三张牌发完,两个玩家就摔牌了,妈的!十二点,第三张来个十,这他妈是什么点子!

    韦鉴的点子非常好,前三张十八点,他看看牌,再扫视庄家,庄家十九点,轮到韦鉴要牌,韦鉴说了一声:“切两张。”韦鉴拿到牌,根本就没看,反而是又扔进去一百块的筹码,庄家一副无所谓的神情,你押多少我都接着。

    没人叫牌了,庄家亮牌19点,韦鉴20点,韦鉴收入了三百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毛辉看韦鉴赢了,他也非常高兴,不然自己的头儿输光了,对自己的面子也不好,毕竟说自己给领来的。

    下一把,是韦鉴坐庄,他示意荷官发牌,两张牌过后,一个玩家不要了,他手里是双十20点,韦鉴笑了笑,示意继续,当韦鉴拿到了五张牌的时候,别人都不要了,就剩他了,可是他自己的牌才16点,韦鉴继续要牌,又接连三张,韦鉴凑够了21点,通杀!在这里玩牌,就像是在自己家的钱柜里取钱一样,也没什么挑战。

    这一把,韦鉴赚了一千五。

    韦鉴接连又赢了三把,故意输一把,然后他站起身,他向别的台子走去,毛辉给他算了:赢了300+1500+900,输了300,韦鉴赚了2400,想不到,头儿这么厉害!他跟在韦鉴的身后。

    韦鉴来到了一个梭哈的台子前边,这里是相对高级的玩家,每次输赢都是两三千的那种,韦鉴坐下来,也不管别人让不让,他示意荷官,下一把他要参加。

    荷官当然不管这些,玩的人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几个玩家,都是行家,一个个出手也相对比较谨慎。

    荷官发牌,韦鉴拿到了第一张牌,由于旁边有观众,韦鉴装作非常谨慎的样子,非常小心地看了一眼底牌,然后放下,荷官发第二轮,上家是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,一头短发,带着无框眼镜,手上是一个大大的戒指,他得到了红桃a,他有话语权,只见他笑了笑说道:“五百!”

    韦鉴拿到了一张黑桃老k,他也笑了笑,跟了!扔进去五百筹码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跟了。

    第三轮发牌,韦鉴得到了黑桃j,有人叫牌,韦鉴就是跟,最后一轮,韦鉴切了一张牌,他拿到手了一张最理想的牌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叫了一千,台面上的每个人下注都达到了三千。

    韦鉴发现,自己的筹码不够了,他歉意地站起身说道:“各位稍等,我去换点筹码。”说完,他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韦鉴把筹码扔下去,没有人再下注,其实这已经不小了,五家的总投入是一万五,有一家第一轮后扔下五百就弃牌了。

    庄家开牌是三个a,牌面相当大,只见他面露喜色,可是有一家是四个9亮出来的时候,他的脸色就难看了。

    这家想要收筹码的时候,韦鉴拦住了他,他把牌亮开,黑桃同花顺!天牌通杀!

    不会吧!一把牌,竟然出了三个大牌,真是怪!

    韦鉴收入颇丰,身后的毛辉看得都傻了:头儿一把就赢一万多,这也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韦鉴看看时间,还早着呢,他就在那里闲玩,输输赢赢,总是见牌不好就弃牌,别人的牌越大他的牌就更大,玩了能有快三个小时了,韦鉴已经赢了有两万八,他站起身,去了一趟卫生间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个毛辉更是寸步不离,一直像一个影子一样跟着韦鉴,弄得韦鉴很不自在,韦鉴提议:“你问问翔宗,他完事没,我请客,吃点烧烤!”

    毛辉自然点头,给翔宗打个电话:“我说,你办事完了吧?头要请客,你来不来?我跟你说,头儿的赌技,那简直神了,方才赢了有好几万…..”

    没有十分钟,翔宗就来了,更不仗义的是,他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!

    韦鉴看了一眼那个女孩,还算标准,他没好意思认真偷看,但是他绝对是看了一眼那不该看的部位,得出的结论是:挺好看!

    韦鉴看人齐了,就说道:“毛辉,你说去哪里吃?”

    “去大排档吧!毛辉的建议,得到了几个人一致通过,反正也不远,四个人向着大排档走去。

    冬天了,大排档也都不能在外边吃了,几个人在屋里坐好,翔宗拿起菜谱开始点:“羊腰子、羊枪、羊蛋……”

    毛辉一把抓住翔宗的手:“我说哥们,你这是想大补啊,把方才消耗的都补回来是不是?”几个人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,人不多,上菜特别快,也就是十分钟,一百个肉串上来了,韦鉴说道:“兄弟们,先吃,别客气,凉了味道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男一女,开吃!

    说来奇怪,韦鉴自从达到了闭息纳气以后,饭量竟然不是那么大了,他平时身体的毛孔都打开,吸纳天地灵气,现在吸收的速度那要比以前快多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说说笑笑,啤酒一人一瓶,对瓶吹,那个女孩叫小玉,也很豪爽,喝酒丝毫不比三个大小伙子差。

    四个人正唠得开心,外边进来一伙人,韦鉴没理会,举着啤酒和三个人还对瓶吹呢,那几个人中的一个认出了韦鉴:“哎呦,这不是帅府的保安吗?真是冤家路窄啊,今天哥们正手痒呢,哈哈,真是顺啊!怪就怪你们点子太背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人正是黑子和老六带的一伙人。

    翔宗、毛辉、小玉都吓坏了,他们知道,黑子是麻哥的手下,这小子狠着呢,据听说,他曾挑断过别人的脚筋,三个人都站起来,战战兢兢的看着黑子一伙六个人。

    韦鉴摆摆手:“都给我坐下,阿猫阿狗咋咋呼呼怕什么?”听韦鉴这么说,三个人都坐下来,不过已经没心情吃饭了。

    黑子仗着人多,他来到韦鉴的对面,一只脚踩着凳子,脸上满是狞笑:“小子,挺牛b啊,那天竟敢让大爷花了一千二百八,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黑子在谁家玩妞给过钱?”

    韦鉴冷冷地说道:“黑子,我限你一分钟之内,从我眼前消失,不然,我让你站不起来,现在倒计时开始…….”韦鉴看着自己的手表。

    黑子回头看看自己一伙人,笑了,笑得非常开心:“哈哈!真是天大的笑话,竟敢威胁我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转不起来的!”

    黑子身后的五个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时间到!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只见韦鉴站起身,鬼魅一般出现在黑子面前,乒乓乒乓两个嘴巴外加上两脚,黑子就躺下了,连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,那五个人都懵了,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,竟敢惹麻哥的人!

    韦鉴回到座位,继续吃,抓起个大虾,非常斯文地剥皮,然后一口一口地吃着,就好像面前没有旁人一般!

    黑子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,他想站起来,但是,他只能想而已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