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19章 分赃

    第219章 分赃

    韦鉴笑了:“我就说你小,你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萌萌生气了,一跺脚,不理韦鉴。

    韦鉴的下一步让萌萌惊呆了,只见他一脚踢过去:“人渣!”砰地一声,这个人飞起来,该他运气不好,脑袋撞到了树上,昏死过去,其实应该说他运气好,不然就掉山涧里去了,连命都不保了。

    萌萌吓坏了:“别杀人,那是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我今天把这几个歹徒都干掉,你爸也不会抓我的。”

    韦鉴冲着铁锁链上的警察喊了一声:“都站着看热闹,过来帮忙啊!”

    其实这些特警已经动了,但是铁锁链在空中摇摆,走过来这四十米,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韦鉴自然不会白挨累,他第一时间拿起了范思仔的手提箱:“这是我的了,你爸若是敢跟我抢,嘿嘿…”韦鉴说到这,捏了捏谭萌萌的翘鼻子:“我就抓他的女儿做人质,哈哈!”

    谭萌萌当然小,不明白皮箱里有什么,她也不在乎,因为她爸爸抓到什么都充公,她也懒得看,给韦鉴也不错。

    特警上来了,韦鉴第一时间走了,他可不想让谭局长抢他的宝贝。

    韦鉴来到山顶,打开手提箱,里边是几处房契,这让韦鉴惊喜不已:自己以后可以免费使用了,但是想霸占为自己使用,还是办不到,毕竟没人敢大胆到做假,把数千万的房产私自转移给别人。

    反正能免费用就不错了,省下的租金不用说,就说这黄金地段的商业价值就够用了。

    手提箱里,还有银行卡,对韦鉴来说没用,给佟浩临吧,送个顺水人情,他能弄出来钱,毕竟这些账号,原来应该是他的社团的。

    韦鉴下了山,这时几个歹徒已经被戴上了手铐,谭局长正四下张望呢。韦鉴打着哈欠走过来:“谭局长,你的行动太慢了,我都睡一觉了,对了,你女儿偷走我的车,还偷走我的十二万八,这笔账……”

    谭局长一阵尴尬:“韦鉴,谢谢你救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韦鉴一阵疑惑:“我什么时候救了你的命?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就是我的命根子!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哦,还有呢?”

    谭局长笑着说道:“没有了,我们两讫了,那个手提箱我就不看了。”我靠!什么叫老奸巨猾?谭国明就是!

    韦鉴看着小美女:“你个混球,不离家出走,会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吗?该上学不上学,再离家出走,打屁屁!”说完,韦鉴给了谭萌萌一记响亮的屁板子,然后他说了一句:“我走了!”

    韦鉴一飘身,上了铁锁链,只见韦鉴站在飘荡的铁锁链上,健步如飞,只是一会时间,到对面了。

    我靠!这他妈是人吗?

    这里所有人,无不惊叹!韦鉴竟然在飘荡的铁链子上飞奔。

    谭萌萌还想骂韦鉴两句,但是看到韦鉴的身姿,张着嘴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谭局长摸摸女儿的头说道:“女儿,这次多亏韦鉴,不然我们爷俩针灸难以相见了,以后要听话,不要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谭萌萌经过这两天的经历,已经后悔了,她的眼泪哗哗的:“爸爸,我听话话,好好学习,再也不离家出走了,外边的坏人太坏了,韦鉴也不少好东西,杀人不眨眼。”

    谭局长拍着女儿的后背说道:“对待黑~恶~势力,绝不能手软,韦鉴若是手软了,你就没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第一时间找到了佟浩临,韦鉴把三个银行卡交给了他说道:“老大,我作为兄弟,不能不为社团做贡献,这三张卡里有几千万吧,给你了,自己省着花。”

    佟浩临高兴:“谢谢老三,密码多少?”

    “密码你自己破译吧?实在不能破译,你就扔了也行。”韦鉴很直白地说道。

    佟浩临翻翻白眼:“老三,你这是空白支票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,我给谭国明,他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佟浩临一听,还是算了,自己想办法吧!

    韦鉴又拿出地契房产:“这里有几处地契房产,你自己掂对办,都是范思仔的,有一处,给我留着,我将来要用,就是最繁华的幻海广场的那栋的,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那原来就是我的房产,是被范思仔抢去的,剩下这几个房产都他妈是住宅,还有一个比较偏远,只能做避难所,都没什么用,就那个最值钱,我说你怎么给我三个空白支票,原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再搭上三百万可以了吧?我说你怎么做老大的,我火里来,死里去的,容易吗?今天不是我把东西抢来,你能得着这些房产吗?这些房产怎么说也值三百万,三百万不是钱啊!”韦鉴开始翻小肠,佟浩临没办法,韦鉴说得在理,没有他,自己可能早就死了,反正自己的儿子在国外,也指不上,就答应韦鉴吧!

    两个人密谋了很久,这时,谭局长才把人马招呼齐了,等候蓝城的特警到位,收拾残局,韦鉴没时间和他耗着,和佟浩临开着福特150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半路,韦鉴下车了,他告诉佟浩临,赶快去连城办正事,他则潜回了远处,趁着夜色,下到了水潭里。

    方才,韦鉴在救人的时候,感到了水潭下的不同:水潭的边缘,水流缓慢,水温正常,当他游到中央的时候,水流很急,而且水温冰凉,他想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韦鉴进入了水中,从他救人的地方开始,逆流而上,越过了人工铁索桥,继续向上游去,在水下不断地摸索,潜入到了水下二十多米深度,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异常,一直游到了天亮,韦鉴有点累了,上岸休息。

    韦鉴拿出手机一看,早就进水了,唉!自己方才救人,又忘了,自己有点饿了,还是先吃点东西再说吧!

    韦鉴大踏步往回跑,半小时后来到了月牙湾的度假山庄,由于现在时间也就六点多钟,旅游的都在看风景,还没有人过来吃饭,韦鉴就走进去了,浑身湿漉漉的,服务员一见急忙打招呼:“您好,您需要什么帮助?”其实服务员一看韦鉴的模样就知道,这是一位失足落水的游客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!”韦鉴根本就什么都不想:“拿菜单!”

    服务员还想给韦鉴把衣服处理一下,韦鉴笑了笑:“洗洗澡,凉快凉快。”

    韦鉴看着菜谱,比万家灯火大酒店的便宜多了,但是和小饭店比,还是贵,韦鉴指着菜谱上的菜说道:“除了这几个不要,剩下的,一样一个,量要大啊!”

    “好嘞!半个小时左右。”服务员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韦鉴走出雅间,一闪身就上了度假村的房顶,他仰面躺下,早晨的太阳光,格外的和煦,太阳光子异常活跃,韦鉴丹田处的真气,在慢慢地恢复着,这一夜的搜寻,真气消耗七七八八,现在是一天中修炼的最佳时机,韦鉴决不能放弃修炼。

    韦鉴发现,自己的真气越是使用,恢复的越快,也许是自己的实力在增长,总地来说,一个小时左右,韦鉴体内的真气竟然完全恢复!

    当他回到雅间的时候,那个小服务员正在那哭呢!

    韦鉴走过去:“喂,小姑娘,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!”看见韦鉴回来了,小姑娘转悲为喜:“你回来了啊,太好了,你不回来,这一桌子的菜,一千多,都得我赔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这才明白,他笑了:“不用你陪,这样好了,你给我讲一讲,关于这个月牙湾的传说,具体地说,是关于那个潭水为什么这么凉,或者,这个潭水有没有什么传说,我也说不清,你给我讲,如果有用,一个故事我给你一百块小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!”小女孩不但不哭了,还高兴坏了:要知道,到这里旅游的游客,一个个都是怕花多钱,要求打折,哪有给小费的?

    女孩说道:“你等着啊,我对这里的老故事不熟,我给你问问活字典去。”说完,她就跑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韦鉴就开始了战斗:二十个菜,一盘一盘的吃,全光!如果有人在,估计能吓坏了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过后,女孩回来了,她都惊呆了:“你确定一点都没倒扔?就你自己?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说道:“有没有故事?没故事我走了。”韦鉴说完,拿出一千块,递过去。

    女孩接过钱,湿漉漉的,说一句:“等我啊!”然后去吧台交账,两分钟后回来了。

    韦鉴也不说话,就看着小姑娘,小姑娘想了半天,还是先问了一句:“我这个传说吧,这里的人谁都知道,就不跟你要钱了,其实,你吃这桌子,我也能提层五十块。”说到这,女孩清了清嗓子,给韦鉴讲诉了一个流传了几千年的传说: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