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18章 范思仔覆灭

    第218章 范思仔覆灭

    面对范思仔的问话,二癞子点头哈腰地说道:“老大,还要十分钟,嘿嘿,您再和谭国明唠一会儿就妥了。”

    范思仔明白,他就在铁索桥的另一端和谭国明耗上了,但是始终躲在谭萌萌的身后,两个狙击手没有丝毫的开枪的机会,夜视仪中注视着范思仔的脑袋,寻找开枪的机会。

    谭国明当然知道,范思仔在等待援兵,但是自己也不能为了女儿,不顾特警的安危啊!

    大队长知道谭局长的难处,他命令:“一队冲锋,二队、三队火力压制,全面掩护!”

    队长令下,二队三队二十个特警向着对面就开始射击,吓得范思仔猫到了大石头的后边,他透过石头的空隙,看着特警飞快递顺着铁索桥想自己靠近,李晟下命令: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几个歹徒,开始还击,但是也就刚冒头,砰砰地四声特殊的狙击枪响,两个手下死于非命,范思仔傻了:这不完了,看来谭国明玩真的了,他的手下一个个面如土色,没人敢上前,面对死亡,没有不怕的!

    范思仔眼珠一转:“来人,给我用枪把铁链子炸断!”

    这是好主意,他的手下找到了一侧固定铁索桥的铁链子。

    整个铁索桥,由四根手臂粗的铁链子构成,下边两根之间,用一米五宽的木板搭成桥面,两侧为防止游客跌落,在铁链子之间用小指粗细的绳做成,整个桥面号称有百米,其实也就八十米左右,这四根铁链子,山体的巨石之中,钉有一个直径为一尺的合金柱子,然后铁链子绕到合金柱子上,绝对安全,游客可以在索道上一览悬崖峭壁的自然风光,还可以感受那飘荡的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,范思仔就要把合金柱子上的铁链子炸断!

    快!特警上来了!范思仔声嘶力竭地喊道。

    十把猎枪对着铁索就开火了,二十枪过后,铁链子没事!

    妈的!给我用手雷炸!

    两个小子在手臂粗的铁链子上,绑上了三颗手雷,巨响过后,铁链子终于被炸断了!

    冲过来的十个特警,最前边的两个人,一手握着盾牌,一手端着冲锋枪,脚下的铁索桥突然一侧坍塌,一个不小心,掉下了山涧下面的深潭中,还有四个人,正悬空中,幸好他们滑落时抓住了测,但是整个人悬在半空!

    范思仔疯狂的吼叫声响起了: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砰砰的声音响起,两个特警中弹,跌落深潭。

    大队长果断命令:“三队火力压制!二队下水救人!”

    谭局长也没办法,因为范思仔的手下在掩体的后边,现在铁链上的人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,他们只能脚踏木板的一端,因为那跟承重的铁链已经断了,整个木板桥,立起来了,他们的一只手抓住上边的一根铁链,另一只手里拿着盾牌……

    范思仔命令:“给我把那根铁链子也打断!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过不去,警察的火力太猛了。”他的手下二癞子说得对,想要从这边过到那边,太难了,一个不注意,脑袋就得开花。

    韦鉴看在眼里,他着急了,怎么办?韦鉴看了看下边深潭,他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佟浩临看韦鉴要冲动,他赶紧制止。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:“当然是要救人了。”韦鉴说着,就往下跳,一步一步的,佟浩临大惊:“老三,你可别冲动,警察都没办法,你去那不是送死吗?回来,社团需要你,你是社团未来的大当家!”

    韦鉴还在往下跳,一步好几米,他的手抓着崖上的小树和蒿草,按说,夜里不得眼,行动不便,可是对于韦鉴的眼睛来说,没有黑天和白天的区别,很快他就来到了崖底,几个落水的特警还在挣扎,水流急,已经冲出去两百米了。

    佟浩临直拍大腿:这个老三啊,是不是傻,又警察,你去这不是送死吗?看来自己以后要给他洗脑,不能什么事都往前冲!

    韦鉴看着崖上正在往下爬的特警,韦鉴一阵苦笑:等他们下到崖底,估计中弹的那两个特警肯定没命了,好在第一个落水的警察没受伤,还能自救,他游到了一块大石头旁边,抓住了就不放手,要知道五十多米高掉下来的冲击,不死也要震晕了。

    韦鉴不再犹豫,一下冲入水中,向着二百米远的两个特警游去。韦鉴在水中,就像一条游鱼一样,行动快速异常,双手发力,双脚发力,整个人剑一般,射向二人。

    两个特警已经没有了力气了,鲜血在流,视力模糊,强烈的求生**支持着他们,韦鉴喊道:“坚持住!我来救你们,坚持,别闭眼。”

    两个特警的眼睛挣开了,还在拼命地挣扎,努力不让身体下沉……

    范思仔听见了几百米外的水中的声音,他笑了:“哈哈!都去死吧!”两个歹徒冲着韦鉴就是两枪,砰砰!

    结果,韦鉴没事,夜里,那么远谁能打得准,可是,特警的狙击手就不同了,狙击枪响了,带着特警的愤怒,两个歹徒的脑袋爆裂!

    吓得范思仔一缩脖,回头问:“二癞子,你他妈快叫车啊!”

    “是!老大,我再催催!”二癞子也吓坏了,这他妈让这帮特警逮住,还不打死自己啊!

    韦鉴以最快的速度,抓住了两个特警,当遇到了救命的人的时候,他们的最后一丝力气也没有了,两个人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韦鉴双手托着两个半死的人,一阵感慨,这真够他们受的,防弹衣十多斤,加上装备,还能坚持到现在,真够强的,不过他们是不是笨?把防弹衣脱了,把枪扔掉,装备扔掉,那不就完了吗?

    其实在水中,还受了伤,真没有机会做这些。

    韦鉴憋足一口气,在下边托着两个人往前游十米,再换一口气,往岸边推行十米,说起来容易,在水中救过人的人知道,那是相当艰难。

    还好,特警到来了,韦鉴说了一句:“交给你们了。”然后一翻身,钻入水中,向对岸游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还有五分钟,再坚持五分钟!”二癞子猫着腰给范思仔回话。

    范思仔骂道:“一群废物,办点事这么不利索。”

    两边的对持陷入了僵局,特警在铁链子上过不来,范思仔也不敢轻易冒头还击。

    谭局长心急如焚,如果这次让范思仔离开,自己的女儿凶多吉少!

    韦鉴悄悄上了岸,他看了看立陡的悬崖,他苦笑了一声:这也太难为自己了,七十五度的坡!

    韦鉴尝出了一口气,运转真气于手掌脚掌,上!韦鉴开始攀登,他整个人就像一只猴子,唰唰地往上攀登。

    身后的特警在狙击镜中发现了韦鉴,第一时间向谭局长报告:“局长,你看左手边三十度,似乎是韦鉴在爬山。”

    谭局长拿起红外望远镜:可不是嘛,这小子爬山的的速度太快了!

    谭局长命令:“掩护韦鉴,狙击手射击,压住对方,吸引对方注意力。”他的话音一落,狙击手就开始瞄准,一个小子悠闲地抽着烟,砰砰两枪,这个歹徒被干掉了!

    范思仔大怒:“你他妈是傻子啊!该死的王八蛋!死了活该,你们几个给我打!”双方再次交火,韦鉴这时已经到达了范思仔头顶的山上!

    谭局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:韦鉴,千万可别出事,自己的女儿重要,但是自己也不想特警、韦鉴因此丧命!

    韦鉴一伸手,晏子飞梭抓到手中,向飞梭中注入了真气,阴阳飞梭化作了两个半透明的小飞盘,缓缓向着范思仔和一个枪手靠近。

    韦鉴意念控制,杀!闪电一般,阴阳晏子飞梭动了,两道紫芒,瞬间切断了范思仔的咽喉,另一个枪手也被抹杀!

    太快了!韦鉴鬼魅一般从天而降,抓起死去的枪手手中的七连发猎枪,开始了点射:砰砰砰!连续五枪,五个歹徒倒下!

    韦鉴没注意,在他开枪的时候,他的身后,来了一个人:二癞子!

    这小子天生狡猾而且无赖,最善于察言观色,他对韦鉴太熟悉了,那天赌场内,韦鉴一个人挑三十个,都被韦鉴干掉了或者制服了,这个杀神手中的暗器,绝对是神出鬼没,他有绝对的时间向韦鉴开枪,而且他是想告诉范思仔,下边的车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他看见了韦鉴的背影,吓得他是魂飞天外,他都傻了,哪里还有斗志,好在求生的**告诉他:此地不可久留!

    二癞子悄悄滴逃走了,连滚带爬下了山,三十米高的坡,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,才到了下边,满脸是血,上车就喊:“快…快…开…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没下啊?”

    “死了!快!”

    两辆汽车,绝尘而去!

    韦鉴五枪过后,还有五个人在那里,一个个把枪扔掉,跪下道:“我投降,我投降,饶命…饶命…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,他还想逃跑呢,因为子弹打光了,他正担心怎么照顾这个离家出走的少女呢!那个谭萌萌也真可气,傻傻地站在那里,你倒是躲到哪里去啊!

    其实她是吓傻了,哪里见过这么多死人?范思仔前一秒还用枪指着自己,后一秒就死于非命,那血溅了自己后背满是,再有就是韦鉴犹如战神,从天而降,把一群歹徒都灭掉了,真是帅呆了!

    韦鉴走到五个歹徒面前,把枪都捡起来,收到了自己的旁边。他问了萌萌一句:“这里有没有谁欺负你?”

    谭萌萌这时才缓过来,她立刻指着一个小子说道:“他,他摸我这里,还说我小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