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216章 人间蒸发

    第216章 人间蒸发

    此时这小子正眼睛盯着前边的两个人,没注意华羽琏对自己下死手,他就感觉手上传来了麻酥酥的感觉,哎呦,那个感觉爽啊,没曾想也就是两秒钟,自己的肋骨剧烈疼痛传来,啊!华羽琏的高跟鞋一脚就蹬到他身体侧部的肋骨上,这小子当场晕菜。

    前边的两人也发现了异常,一个急刹车停下,华羽琏打开车门就往回跑,边跑边喊:“韦鉴,韦鉴,救命啊!”可是今天那高跟鞋让她遭罪了,原本在公司,她穿的就是职业装高跟鞋,出门着急,也没来得及换,玩命地跑,就是跑不起来,光脚跑吧?还是砂石路!

    韦鉴正在驾车狂奔中……..

    一个大汉下车去追华羽琏,司机看了一眼,把车掉头,三分钟就追上了华羽琏,华羽琏情急之下,捡起一块大石头,对着前挡风玻璃扔去,嘭,玻璃破碎,但是有防爆门,前挡风变成了一个由上千个碎玻璃组成的图画,圆圆的,呈扩散状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可是里边的人就遭罪了:从里边看不见外边的路,司机大骂:“这个该死的女人,我抓住你,非弄死你不可!”

    停车熄火,大汉飞奔而出,华羽琏是练过散打,水平也不错,但是她后脑受伤,昏沉沉的,再加上两个大汉都是能打的主,脚下高跟鞋,地上还是砂石路,所有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没有一项占优的,把华羽琏累得,汗水直流,包围,也就五分钟,华羽琏就被大光头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正这时,韦鉴赶到了,告诉特警:“开枪,打死那几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特警是有纪律性的,把枪伸出窗外,哒哒哒!三声枪响,鸣枪示警:“你们三个,放弃抵抗,投降不杀!”

    吓得两个小子转身就跑,傻子才投降呢!

    路太颠簸,特警无法瞄准,还担心伤到华羽琏,那三个人上了本田雅阁,向山沟里逃窜。

    韦鉴跳下车:“你们去追三个歹徒,我去救人,别让这三个小子跑了。”韦鉴说完,三个特警驾车急追而去。

    韦鉴把华羽琏抱起来:“华羽琏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躺在了韦鉴的臂弯里,华羽琏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,她的眼泪流下来,人也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韦鉴背起了华羽琏,转身往县城跑去,要找个医院,他方才简单查看了一下华羽琏的伤势:后脑受伤,手臂擦伤,似乎肋骨也受伤了。

    韦鉴心道:这帮歹徒也太狠了,对待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,怎么能这么狠?!

    韦鉴飞奔在沙石路上,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,一步五米,其实,他完全可以征用那辆车,但是韦鉴不想让歹徒跑掉,他心中发狠:让我逮住你们,捏碎你们的骨头!

    韦鉴的快速奔跑,碰触到了华羽琏的受伤的肋骨,华羽琏疼醒了,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,韦鉴赶紧把她放下,韦鉴关切地问道:“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华羽琏指了指右侧的肋骨,韦鉴明白了,他右手托着华羽琏的脖颈,左手托着她的腿,就这样把华羽琏抱在了怀里:“铁母鸡,忍着点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说完再次飞奔起来。

    当华羽琏听到韦鉴的称呼的时候,她还想大骂他一顿,但是刚吼出两个字,就感觉一阵钻心地疼,还是算了,这个家伙惹急了,真说不好给自己扔马路上,不过躺在韦鉴的臂弯里,还是有一种安全感的。

    韦鉴跑到了砂石路的头了,累得不行了,找辆车,打车去县医院,华羽琏小声问道: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你是白痴啊,跑了二十里地,能不累吗?你死沉死沉的,下次少吃点,长那么肥干嘛!”

    华羽琏原本对韦鉴非常感激,两句话下来,这点感激荡然无存:“懒得理你!”说完闭上眼睛,一路上二人再也没有话说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韦鉴抱着华羽琏冲向急诊室,那速度,绝对向风一样,华羽琏就琢磨:你说韦鉴这小子吧,为了就自己,玩命地来,还找来了特警去抓歹徒,就是这张嘴,太不会说话了,不过也好,就这俊朗的面孔,再能说会道,将来身边的女人还不排队啊?!我可怎么办呢?我如果向他表白,估计这家伙能损我,华羽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喜欢这个小流氓一样的小子!

    “大夫,快!铁母鸡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华羽琏闭着眼睛,她都要气坏了:竟然给自己起外号,还当着外人医生说!

    剩下的事,就交给了医生,韦鉴终于可以休息了,这顿狂奔,真气消耗不少,需要恢复一下,不然谁能捧着一百多斤的大活人高速奔跑二十里地。

    三个特警,驾驶者福特150,向着那三个歹徒追去,这里是山路,一个弯一个弯的,而且路况不好,本田车在崎岖的山路上拐来拐去,后边的福特越追越近,三个小子吓坏了,他们知道,后边的警察有枪!

    一个小子哆哆嗦嗦拨打了范思仔的电话:“老大,不行了,那女的被警察救走了,现在警察证追我们呢,怎么办啊……”这小子都哭了。

    就这时,一个警察手拿喊话的喇叭说道:“前边的歹徒你们听好了,限你们在一分钟之内停车,不然,我们就开枪了!”喊话结束,他们就鸣枪示警。

    范思仔坐在洗浴中心里,他在分析:如果单纯是为了解救人质,特警不能行动得这么快,当然不排除这里的反应快的可能,但是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冲着自己来的,那样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周旋,然后向正南方向逃跑,我会派人接应你们!”范思仔心中暗道:接应你们?我自己还顾不了自己呢!

    三个小子玩了命滴外车逃窜,后边的特警,爬到了后边的车厢里,身体固定,靠在铁栏杆上,端起冲锋枪,对着本田车就是一梭子:嗒嗒嗒哒哒!本田车后挡风瞬间破碎,本田车一个趔趄,撞到了旁边的山壁上,翻了360度,最后停下,福特150靠近,三个特警端着枪:“双手抱头,出来!”

    三个家伙乖乖地出来了,两个人双手抱头,满脸是血,那个司机更倒霉,子弹射穿了他的肩膀,他歪歪斜斜滴走出来,然后就躺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,你们吃罚酒!说,谁让你妈绑架这个女孩的?”三个人都不说话,他们知道,说了就够呛。

    特警哪有好脾气,那大皮鞋一脚就踹到后背上,把一个小子踹一溜滚:“快说,谁派你们来的,不说我就打死你们,就说你们拘捕,我数三个数,1、2、3……”三个歹徒吓得要死,但是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特警对着旁边的汽车就是一梭子,哒哒哒!

    这三个小子吓坏了:“我说,范思仔,连城的社团老大,他和我们的老大一起,策划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月牙湾洗浴中心,等我们的消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报信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们给老大打了电话…….”

    他经赶紧给谭局长汇报:范思仔派人做的案子!他的人还在月牙湾洗浴中心,但是范思仔已经知道特警来了。

    谭局长气急败坏:“全速前进。”说完,他打给蓝城的公安局长:“老阚,紧急求助,快点带人去洗浴中心,帮我抓住范思仔还有他的爪牙。”

    “老谭啊,呵呵,我已经退休了,不能帮你了,现在的局长,和我不对付,你自己抓吧。”老阚的回答让谭局长大吃一惊:“我说,你才五十,退什么休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只能说,我说被动的退休,你该明白了吧,你也别找这里的人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谭局长气坏了,看来是现任的局长把老阚给干掉的,很明显了!

    韦鉴在急诊室外,一直在转圈,他不知道华羽琏的伤有多重,但是很明显,绝对不轻。

    两小时后,华羽琏被推出来了,医生说道:“病人家属,没事了,肋骨断了一根,骨裂一根,需要静养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韦鉴不以为然:“才端一根肋骨啊,没事,明天就出院,我带她回钢城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身体是麻醉了,但是她耳朵好使,听韦鉴这么说,她想骂韦鉴,却出不了声,心中发狠:等我回去的,我打不过你,也要咬死你!

    韦鉴把华羽琏推到了病房,嘴上说不重,但是手上还是非常小心,轻轻地把华羽琏放到病床上,给她盖上被子,护士开始给扎吊瓶,消炎。

    谭局长的大队人马来到了月亮湾洗浴中心,迅速控制了整个大楼,他带人把整个大楼搜查了一遍,结果是:没有女儿的身影!<b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