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98章 砸猪大肠的赌场

    第198章 砸猪大肠的赌场

    韦鉴追过去:“告诉我婷婷的电话,这些天我每天都在想她,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能联系上她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泡妞的理由?”佳妮一脸的讥讽,不听韦鉴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她是华氏集团的总经理——华羽琏,你说,我和她之间能不能有关系?我和她是不是一个阶层的人?现在,我是她公司的一员,也就是说,她是我老板,今天我过生日,就在这里吃个饭,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韦鉴简单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老板都这么好了吗?每个员工过生日都亲自请客?那他手下有两千多人,是不是每天都要给员工过生日?别解释了,有意义吗?韦鉴,我是看透你了,从此以后,别说认识我!我也…我再也不想见到你!”佳妮微胖身躯有点颤抖,他走了,她流泪了,或许泪水中有替婷婷惋惜之情,也有自己对韦鉴的爱慕,但是这爱慕,是这样的失望。

    老虎看着韦鉴垂头丧气的样子,他笑了笑,对梅姐说道:“梅姐,你的眼光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老虎,别胡说八道,什么叫眼光不错?小娟,你是不是欠揍!”现在梅姐可不一般,她已经跃居到了海王一姐了,在海王,除了最能打的铁男,再就没有对手,平时她郁闷的时候就是找铁男过招,小娟是吃过苦头的,那屁股,是没少挨揍,至于浩哥,原本就怕老婆,现在,那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老虎说道:“拉倒吧,你私奔谁不知道,不过回来了就好,谁还没犯过错误,不过为了这样的帅哥,私奔一回还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梅姐也不辩驳,她对韦鉴说了一句:“哥,那个刘厂长,被浩哥给弄下去了。”梅姐大概给韦鉴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来,韦鉴给浩哥的任务是修理刘厂长,浩哥真当事办,先是把照片张贴得满哪都是,后来直接去总公司举报,有举报的,就有人查,结果,一查就有事,收受贿赂,作风问题,直接下岗了,然后就是进去了,即将等着审判呢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韦鉴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,解气!韦鉴说了一句:“谢谢浩哥!”

    梅姐柔声说道:“谢什么,海王没有你压场子,早就被肥龙吞并了,哥,我走了,有空去海王蹦迪去,浩哥想你了,想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,以后我有空的。”韦鉴应付了一句,然后和梅姐挥手,梅姐走了,走得有点落寞。

    韦鉴一阵心疼,补充了一句:“说真的,等我过两天,就去海王。”

    梅姐这才面上带着笑容,向韦鉴摆摆手。

    小娟看着梅姐,嘴里嘀嘀咕咕:总说我,看你小样陷得够深的,唉!梅姐,命苦啊!

    老虎看看小娟,笑了笑说道:“咱们也回家吧,帅哥,你慢用。”

    韦鉴摆摆手,望着他二人离开,韦鉴那有什么胃口,生日过的很少不开心,今天的事都赶一起去了,怎这么别扭!

    忽然,他的电话响了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但是号码相当酷,号码尾数是8888,这是谁呢?韦鉴接听了电话,里面传出了桃花眼华宇恒的声音:“赌神,你把我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宇恒的话,给韦鉴弄一愣:“你说什么?你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一回来,是又摔这,又摔那,还说什么她要去读mba,你真把我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韦鉴可不愿管华羽琏的死活,臭三八,一天就知道压榨我,爱摔就摔吧,跟我没关,反正她家有钱,但是电话里不能这么回答,有点伤人,韦鉴说道:“可能是你姐月经不调吧,我没得罪她,我保证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听韦鉴的话不好听,华宇恒一咧嘴,旁边的华羽琏说话了:“韦鉴说什么了?他跟我道歉没有?”

    完了!这怎么和姐姐说啊?华宇恒哭丧着脸说道:“姐,他忙着呢…”

    “他可不忙着吗,好几个女人围着他转,还有一个去了英国读mba,哼!告诉他,明天来公司上班,不上班,一天扣十万!”华羽琏一手掐腰,一手命令弟弟。

    华宇恒是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韦鉴今天实在是不顺,他打定主意,自己不顺,就不能让猪大肠痛快,去砸他的赌场!

    忽然韦鉴想起点事:猪大肠的赌场,地下负二层是高级会员能进,自己进不去……他就问华宇恒:“华少,梨山赌场你能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华宇恒听后,他的眼珠子一亮:“赌神,你要去赌钱?我带你去,我有金卡,那里不允许陌生人进,只可以熟人带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把我送进去,你就离开,今天我要砸赌场,不想牵连到你,你懂吗?”韦鉴确实是不想牵连到华少,毕竟他是未来华家的继承人,有个闪失不好。

    华宇恒嘴里答应,但是他心里有个小九九:嘿嘿,赌神押什么我就押什么,包赚!

    他们的话,自然逃不过华羽琏的耳朵:想去赌,没有我绝对不行!这个华氏集团的总经理,掌舵人,竟然也要去赌场,如果传出去,那还了得!

    当韦鉴看见华宇恒的时候,自然也看见了华羽琏,韦鉴眉头一皱:“你来干什么?”他丝毫没给总经理面子,那冷冷地话语,让华羽琏怒火中烧:“韦鉴,我是你老板,你就和老板这么说话吗?你应该懂得礼貌对吧!”

    韦鉴不买她的账:“现在是下班时间,我说你怎么就爱摆总经理臭架子呢?你除去了有钱以外,还能不能多一点涵养,把别人都平等相待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没想到韦鉴这么说话,噎得她无言以对,她知道,自己说不过韦鉴,只好转移话题:“赌场是你家开的吗?我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!”

    韦鉴用尽量温和的声音说道:“华羽琏,今天我去和赌场了结一个恩怨,很久以前,他们联合起来派人暗杀我,致使我瘫痪,后来赔偿我一百万,也就是今天在特警队说的那个事,我表哥骗我妈的那一百万,所以有危险,你必须离开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既然来了,她自然是不想回去:“你打你的,跟我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韦鉴眉头一皱:“华羽琏,你是不是华氏集团的总经理,你办事情就不考虑后果吗?你若是被赌场录像,明天上了新闻的头版头条,你华氏集团的股价就会跌停!不信你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!”韦鉴的话可不是吓唬她,华羽琏知道,自己的一举一动关系着集团的兴衰!可是她不甘心,也不知道为什么,韦鉴去,她就想去,想去看看那惊心动魄的感觉,也许那叫冒险!看来自己去不上了,华羽琏恨恨地看着韦鉴:“算你狠,不过,你要小心…”

    听出了华羽琏的关心,但是韦鉴不领情,他对华宇恒一伸手:“把金卡借我,你不可以去!今晚我要让赌场彻底完蛋!有生命危险,你带着你姐赶快走。”

    这么严重?华羽琏有点担心了:“韦鉴,又不是深仇大恨,你已经恢复健康了,就不要这样玩命了,你现在也不缺钱,好好过日子多好。”

    韦鉴看了她一眼:“要解心头恨,拔剑斩仇人!我是男人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华宇恒把金卡递给韦鉴,韦鉴走进了赌场,华宇恒看看华羽琏:“姐姐,我怕他一个人有危险,我去看看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是想去赌?”华羽琏太了解弟弟了:“我警告你,若是你去赌,我明天就给你告诉老爸!”

    当韦鉴从赌场的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他就变样了,上唇小胡子,带着眼镜,飘逸的长发扎起来,带上棒球帽,穿了个帽衫,把头发遮住,韦鉴直奔地下二层,到了门前,韦鉴也不说话,金卡递过去,门卫看了一下,放行。

    韦鉴在里边开始溜达,这里的人不多,二三十人,分成了五六伙。韦鉴去总台,换上了一百万筹码,然后就闲溜达,他在想:怎么能把赌场干费呢?

    来到玩牌的赌桌前,韦鉴看了看,没意思,因为这都是玩家之间的赌,赌场抽红,韦鉴摇摇头。

    来到轮盘赌的台子前,韦鉴试着操控一下那个球,感觉可以,但是不好,原因很简单:比如自己押19的位置,自己可以控制那个球停在19,但是却不能保证控制得自然,所以这个控球能力,自己还做不到,毕竟真气外放,他还不能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韦鉴来到了骰子的案子旁,这个还行,韦鉴打定主意,这里有一伙人再玩,玩法简单,可以肯定地说,都是高手,所谓的高手,就是耳朵特别好,能大概听出骰子是几点,然后押大小,再厉害的高手,直接就压点数。

    但是高手,也鬼不过庄家!

    韦鉴亲眼所见,有一把,一个猜点数的小伙,耳朵极灵,猜对了1、2、3,6点小,他赌了六点,十万块,赢钱就是五十万,结果,在荷官解开骰宝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控制的,骰子自动翻转,变成了6、2、3,11点大!

    韦鉴仔细观察后明白了,荷官可以遥控骰子!韦鉴冷笑一声,他看着荷官的动作,然后琢磨对策。

    这时,荷官把三个骰子放到骰宝里,开始摇骰子,然后往案子上轻轻一放:“各位,请下注,押大小的是一赔一,押点数的是一赔五,快点下注,有没有下注的?我要开了啊!”

    韦鉴看准了这把是3、3、5,十一点,韦鉴拿出一百万的筹码,押到了十一的位置。韦鉴的举动吓了荷官一跳:一百万?这位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忽然一只手,也伸过来,在同样的位置,押了十万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