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92章 透视之眸受阻(第二更)

    第192章 透视之眸受阻(第二更)

    黄靖琨毕竟要保持绅士风度,他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韦鉴,接着看向华羽琏的时候,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:“羽琏,我可第一次看见你能坐在赌桌上,要不要玩两手?”

    华羽琏是商场的精英,是钢城少数的女强人,华氏集团的掌舵人,此刻的她,竟然没有理会黄靖琨,而是低声和韦鉴说着话,这更让在座的富二代和官二代瞠目结舌:任谁都能看出,华家和黄家矛盾的尖锐化,还有就是,这个独身主义者找男朋友了?没听有这方面的传闻啊。

    华羽琏和韦鉴商量完毕,她微笑着对众人说道:“你们先玩,我不明白规矩,先看看形式,一会儿再参与。”她也礼貌地拒绝了黄靖琨。

    黄靖琨笑着说道:“好!我们先玩。”

    韦鉴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在场的几个人,观察了几把,韦鉴看明白了:黄靖琨身边有个高手,四十多岁,额头的头发非常的密,而且发际线非常低,显得脑门很小,唇上一圈小胡子,休整得非常有特点,每当到关键牌张的时候,他都要指点一下,还有最重要一点,那个人的听力极其了得,荷官在洗牌的时候,他的耳朵和眼睛能够准确判断出排序,一副扑克54张牌,他几乎都能记住。

    可以说,黄靖琨身边有了这个人,基本利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韦鉴对华羽琏说了这些,华羽琏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,韦鉴提醒她:不要直接看某人,装作左顾右盼,你这样就告诉人家,你注意到他了,人家会提防你的……华羽琏不得不佩服韦鉴的阅历。其实,这都是韦鉴跟佟哥学的。

    韦鉴在华羽琏的耳边说道:“可以了。”两个人表现得非常的恩爱模样,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到嫉妒。

    华羽琏示意荷官:下一轮她要参与。

    黄靖琨笑了,笑得很阴险。

    由于参与的玩家比较多,这里玩的是54张牌的梭哈,玩法和香港电视剧介绍的大致一样。

    第一张牌到手,华羽琏刚要看,韦鉴的手在她的腰上轻轻抚摸了一下,华羽琏浑身一颤,在这么多商业精英面前,她还是感觉难为情,她狠狠地瞪了韦鉴一眼,韦鉴则在她的耳边,悄悄说道:不要回头,我们每个人的后边都有至少有一部摄像机,你看牌,黄靖琨就知道我们的底牌了,懂吗?我的小绵羊!

    华羽琏皱皱眉,她在公司绝对是总裁的存在,现在韦鉴的身旁,竟然变成了小绵羊?这让她很不爽,但是她对韦鉴真是服了:他怎么什么都知道?我也看了,怎么就没发现?不行,回去我一定要让他服服帖帖!至少也应该把赌术秘籍叫出来!

    其实韦鉴方才借着去卫生间的机会,在黄靖琨的身边走过,黄靖琨的耳朵中有一个无线的耳麦,很小,但是,哪里能逃过韦鉴的火眼金睛!

    第二轮发完牌,华羽琏的面前是一张k,她最大,黄靖琨说道:“羽琏妹妹,这一轮你最大,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不知道该说什么,韦鉴提她说道:“少点玩,一百万!”

    “有魄力!”黄靖琨哈哈大笑:“我跟你一百万!”

    六个玩家,都下了注。

    韦鉴注意到那个叫太子的龙鼎高,他似乎对华羽琏有点意思,偷偷地看她好几眼,只是没有说话,旁边那几个少爷级别,也不时地打量华羽琏,对韦鉴的态度则不时那么友好。

    韦鉴心中暗道:看来能坐在这个桌子旁的人,都不是普通人物!

    荷官要发牌,韦鉴淡淡地说道:“切两张!”黄靖琨身边的圈胡子男人眉毛微皱,看了一眼韦鉴,没有说话,但是韦鉴确确实实引起了这个人注意。

    这一轮黄靖琨又得到了一个9,韦鉴的面前是一个黑j,黄靖琨哈哈大笑:“羽琏妹妹,要不我们赌大一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韦鉴此刻正拉着华羽琏的手呢,手是那样的柔软,那样的冰清玉洁,听黄靖琨一说,韦鉴在她的手心上点了一下,华羽琏微微一笑:“没问题,那就加四百万吧!”唰,华羽琏很潇洒地把四百万的筹码推到台上,黄靖琨哈哈大笑,龙鼎高把四百万的筹码,也推入牌局。

    台面上的筹码已经达到了一千八百万。

    其他人,看看手里的牌,有三家直接扣下,放弃了,认输一百万,黄靖琨示意继续发牌。

    这一次韦鉴的面前是一张黑桃皇后!至此,他的面前三张牌k、q、j,那张底牌是什么却不知道!因为他没看过底牌,所以黄靖琨不知道。

    继续发牌,韦鉴得到了一张黑陶十,现在场上的局势极其紧张:韦鉴面前是黑陶kqj10,同花顺,黄靖琨是三个九,龙鼎高是三个a。

    现在最关键的是底牌,如果韦鉴的底牌黑桃九或黑陶a,他就可以拿走桌面上所有筹码,若是黑桃a落在龙鼎天的手里,他就是四个a,还有那个黑桃九落在黄靖琨的手里,他就是四个9,真是让人纠结的一把牌!

    韦鉴得到的是十,基本构成青龙了,华羽琏悄悄和韦鉴耳语两句,华羽琏嘴角微翘,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:“我们玩大一点,一千万!”

    太子龙鼎高迟疑了:一千万,绝不是小数字,要不要跟?眼前这个华羽琏的助手,明显是个高手,看牌花,一定是同花顺,自己的底牌不时a,还是放弃吧!在众人叹息声中,龙鼎高弃牌。

    这让黄靖琨头疼了,他知道了,太子只有aaa,那么说明,最后的黑桃a很可能在华羽琏的手上,但是,自己有四个九,不搏一下显得自己太孬种了,我就不信他是同花顺!

    黄靖琨看一下身边的助手圈胡,圈胡眉头紧锁,要知道,在这种大牌的场面上,一时冲动,会输得很惨,身边的老板本就不是善类,万一输了,自己也有责任,但是,面前那小子的底牌是什么?可是他根本就没碰过,如果这就认输,真是太窝囊,思来想去,他冲着老板黄靖琨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跟!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,说了一句非常没有品位的话:“开牌吧!不过姐姐,你别忘了咱们的约定,给你赢三千万,给我提层一百万…..”

    在座的都是什么级别的人物?都是钢城的富二代和官二代,对于韦鉴这话,他们被雷得是外焦里嫩:赢三千万,才给提层一百万?不光是少的问题,难道这小子是保赢吗?

    快开牌!

    所有人都着急了,可是华羽琏却不着急,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那可是装的,她的心里,紧张得要命,如果输了,自己可是要赔进去一千五百万,她哪里玩过这么大的赌局?

    华羽琏的手,抓住了底牌,悄悄欠了一个缝,华羽琏笑了,那眼睛和他弟弟的桃花眼一模一样,对面的黄靖琨心中顿时一紧,难道真是同花顺?但是还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。

    华羽琏把黑桃a轻轻一放,众人的表情真是不一样了,及早退出那三个人,面色一松:看来自己退出是明智的,一会也不用再赌了,眼前的华羽琏的助手实在是厉害。

    太子龙鼎高也长出一口气,还好,自己没冲动,否则自己还要输掉一千万,那时,老爸恐怕就会收拾自己了。

    黄靖琨故作镇定,哈哈大笑:“想不到羽琏妹妹赌技高超,咱们换一个玩法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华羽琏看着面前的黄靖琨,她的心里非常解气,从他的手里拿回来了一千五百万,很爽,她想也不想就应道:“只要黄二少高兴,玩什么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已出口,韦鉴想栏都晚了,韦鉴心中暗自埋怨华羽琏:怎么这么冲动?要知道,黄靖琨输钱了,自然会有后招,如此莽撞,只能让自己陷入被动!韦鉴狠狠地捏了华羽琏的手一下,华羽琏也意识到不妙,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,她竟然安慰韦鉴:没事的。

    韦鉴直奔主题:“我理解为,输了没有我事对吧?”

    “输了从你的工资扣,扣完为止!”华羽琏的回答,让韦鉴有吐血的感觉:遇人不淑啊!

    “我们玩一回21点。”黄靖琨似乎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荷官重新取出了一副牌,韦鉴一看傻了,自己看不透牌面!

    韦鉴冲着华宇恒一摆手,华宇恒赶紧俯下身,韦鉴问道:“这个赌场的老板是谁?”

    华宇恒摇摇头:“我真不知道,听说是非常神秘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神秘!”韦鉴白了一眼华宇恒:“这是黄靖琨的地盘!”

    华宇恒愣了,真的吗?仔细想想还真是:黄靖琨在赌场输小的,赢大的,每次和他一起玩,都是这样,看来自己是被人家耍了还不知道呢!

    韦鉴是怎么看出黄靖琨和赌场关系不一般的?看他和荷官是配合就知道了,还有一种直觉。

    韦鉴发狠:是又怎么样?自己今天就和他斗了,我就不信我干不过你!他运转丹田的真气,向两个眼睛灌输,半晌,他睁开眼睛,探查那扑克牌,糟糕,只能看透一张牌,而且模糊!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韦鉴着急了。

    荷官说话了:“这副牌,是我们从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定做的,x光不能透过,一百项防伪技术,是绝对世界上最公平、最安全的牌。”

    韦鉴点头,真是这样,自己的透视之眸都看不透,看来是真安全,可是自己也要完蛋了!

    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