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88章 姐弟之争

    第188章 姐弟之争

    韦鉴接通了电话说道:“华姐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事?你把我的员工给打了,手臂脱臼了,是不是该给个交代?”华羽琏自然不会给我韦鉴好语气。

    “求人办事还这个态度?华总,你可以去找医生,去中医院吧,他们应该、可能、差不多能给复位。”韦鉴调侃华羽琏。

    韦鉴和美女又扯了一会皮:“华姐,是不是想我了,那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心中当着自己的员工的面,怎么可能求韦鉴,她一摆手,示意保安部经理出去,然后说道:“韦鉴,尽快回来,别让那些人受伤,好不?”

    一听华羽琏的语气放缓,韦鉴也说道:“你没看见我往大楼里走吗?”华羽琏此刻确实是站在办公室的窗前,她低头往楼下一看,韦鉴从大门往里走呢,边走边向她摆手呢!该死的…该死的韦鉴!华羽琏骂了两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了一个争吵的声音,华羽琏大怒:今天是怎么了?!她按了一下桌子上的按钮:外边在干吗?吵吵闹闹的!

    机要秘书陆蕾蕾回话道:“华总,您的弟弟华少想进去找您,我没让他进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!”

    玉面狐华少骂骂咧咧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华总!”华羽琏冷冰冰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姐姐面前,华少就是硬气不起来,总感觉姐姐的气势压自己一头,但是今天他必须说话了:“华总,请问,我和你都是华氏集团的继承人,为什么我就没有管理公司的权利?你凭什么剥夺我的副总经理的权利?你有没有向董事长汇报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你说呢!”华羽琏站起来,点指华少:“你上任一个月,让公司损失三千万,立项目不经我同意,一意孤行,自己也不去考察,被人家黄氏集团下套,害得我给你擦屁股,你还有脸说,你说吧,我还怎么信任你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华少没词了,但是他不服:“投资有风险,谁都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,我只不过失败了一次,你总得给我三次机会吧?”

    华羽琏冷笑一声:“有风险是对的,但是你为什么不找我商量?给你三次机会?你独断专行,遇事不经过大脑,宁肯听狐朋狗友的也不听我的,我怎么给你机会?”

    华少急了:“这个公司,我是有股份的,我爸说了,我的股份占三层,我要拿回我的股份!”

    “华宇恒!你再说一遍?!”华羽琏用手点指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华少还是没敢和姐姐叫板,他知道,他敢再说一遍,姐姐毫不犹豫会出手,姐姐的厉害,他当然知道,不打断自己的肋骨,也会让自己在床上躺几天的。

    华少最后说道:“姐姐,我们公平决斗,咱们来赌一把,若是我赢了,你把我那份还给我,若是我输了,我那份股份你先替我管理,将来还给我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每月给你三十万的零花钱,你还不够,你还要干什么?公司若是分出去一部分,那华氏集团的实力就会下降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华羽琏坚决不同意,华少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一天无所事事,你就给我一个部门让我管理一下,怎么样?不然,我干嘛啊?”

    华羽琏眼珠转转:“这样,我跟你赌一把,若是你赢了,给你人力资源部的部长当,若是你输了,你就老实呆着,每月的生活费降到二十万!”

    “好啊!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华羽琏一听,非常意外:自己这个弟弟向来就是不爱干活,今天是怎么了?人力资源部,最枯燥的,他竟然愿意去?怎么回事?他怎么不要某个部门的经理,还有权还有钱?

    姐弟俩说这话,机要秘书敲门:“华总,有个叫韦鉴的求见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说道: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韦鉴大模大样地走进总经理办公室,他一抬头,正好看见玉面狐华少,这个家伙的桃花眼太好记了。

    华少一愣:“你来干什么!”他可记得韦鉴让他吃瘪,输钱也不是小事,因为很简单,姐姐控制自己的钱,控制很紧,若是自己再输点,就没有周转的了。

    华羽琏纳闷了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韦鉴笑道:“有一天我找人,这个傻子,非要给我钱,那我就收了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看一眼弟弟:“华宇恒,你又赌钱是不是?爸爸怎么说的?你都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那天我是在酒吧喝酒,喝多了,后来我就忘了…”

    “那天,我赢的不多,好像是一百万吧!应该是这个数。”韦鉴的话,让华少心中恼火:你怎么看不出火候,明显是拆我的台!

    韦鉴自然是想让他出丑,原因很简单:看见他就不顺,不过他也没想到,这个华少竟然是华氏集团的少东家,似乎这个少东家,有点怕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 华少怒了:“石头,我和姐姐谈正事,你给我离远点!”

    态度不好,韦鉴心中说道,越是这样,越是要让他吃苦头!

    “华总,你不是要和华少赌一局吗?我帮你,轻松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赌?”华羽琏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韦鉴:画画好、摄影好、功夫好,怎么?赌技也高?

    华少一口回绝:“姐姐,我们之间的事,就不要让外人插手了。”他是深知韦鉴的厉害,那天输得心服口服,今天若是韦鉴参与,那自己是什么都别想拿回去!

    “韦鉴是我的私人保镖,来吧!华宇恒,咱们赌一把。”华羽琏丝毫没理睬弟弟的反对。

    韦鉴则打趣地说道:“这是不是说,我已经被录用了?”

    华羽琏点头,韦鉴接着问道:“月薪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华羽琏狠狠滴看一眼韦鉴:“是!你满意了吧?财迷!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若是不同意,我可能更高兴,现在,我好像没有了自由,唉!”韦鉴叹口气,他说的是实话,听在华羽琏的耳朵中,那是得了便宜卖乖,简直是小人得志的模样,华羽琏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来到会议室,两个人坐好,华羽琏问道:“你说,怎么玩?”

    华少看着韦鉴在会议室里闲逛,他可不想韦鉴参与进来,干脆一把定胜负:“姐姐,我们就任意抓一张牌,点数大的胜利!”

    就依你!华羽琏打开一把新的扑克牌,唰唰洗了七把,然后往桌子上一拍:“你先来!”

    华宇恒抽出了一张牌,也不亮开,华羽琏伸手去摸牌,韦鉴问了一句:“华姐,a大,还是k大,还是10大?”韦鉴不明白他们的查点数,是那个点数大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a大了!”华羽琏没好气地回答,说完就要亮牌。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华姐,干嘛不按常理出牌,有时候按部就班往往更好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明白了,她直接揭开了第一张牌:黑桃a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华羽琏对弟弟说道,华宇恒当然不能同意:“不算,这张牌是石头提醒你的,再来!”

    华羽琏一听:“我问你,你被黄氏集团给阴了三千万,你跟人家说,这次不算,我们重来,你猜,他们肯不肯?”

    华宇恒没词了。

    华羽琏对着门外喊了一声,陆蕾蕾进来了:“华总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华羽琏说道:“你去告诉人力资源部的张双纲,让他把工资结了,回家,我们公司需要的不是大爷,需要的是真正给公司出谋划策的人才,今天他差点把韦鉴这个大才给我废掉,华宇恒接替他的工作,任人力资源部部长!”

    华少一听,眼睛一亮:姐姐今天是很高兴啊,不然早就把自己给撵走了,哪里能给自己安排职务?

    陆蕾蕾出去了。

    华少看看姐姐,又看看会议室那边的韦鉴,他的心里在嘀咕:不会是这小子看上了我姐吧?这小子鬼得很,不能让姐姐着了道了,他小声提醒华羽琏:“姐姐,这小子太厉害,各方面都厉害,你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韦鉴在远处笑了,他背对着二人。

    华羽琏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,她低声说道:“华宇恒,我派你去人力资源部,不是让你养大爷的,最近一年,公司也没有高精尖的人才来应聘,你想办法解决,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:我们每次投标、重要的企划,似乎有泄密的可能,上一次,投标那块地,我们的底线是三亿五千万,结果就是三亿五千万成交的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大是大非面前,华少还是听姐姐话的,他点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韦鉴缓步走来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我既然已经上岗了,就要为公司做点事,第一件事呢,就给你解决泄密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?你偷听我们的谈话?”华羽琏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韦鉴走过来拉着大美女的手,华羽琏怎么挣也挣不开:“韦鉴,快松手,不然我喊人了啊!”

    韦鉴就像没听到一样,拉着华羽琏来到了会议室的一面墙上,用手一指:“你看那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仔细看了,什么都没有啊!

    韦鉴拉着华羽琏,用手点指一个衣帽钩的螺丝帽:“你仔细看。”

    华羽琏看清了:针孔摄像机!

    华羽琏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还有呢!韦鉴拉着华羽琏的手,来到了会议室主讲的位置,把话筒的底座返过来,华羽琏大惊:底座上,有一个纽扣一样的东西,吸附到话筒上,那是窃听器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是谁做的手脚?”华羽琏无力地坐在那里,陷入了沉思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