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76章 大表哥出事了!

    第176章 大表哥出事了!

    关娜娜来到韦鉴的身边,悄悄说了:“原本我们店里的姐妹,给冰冰老爸筹集了一万五千块钱,冰冰说什么也不收,都给退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韦鉴点头:“不收就不收吧,你们的生活都不宽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今天她把你给她爸爸治病钱,剩下的部分,连同她家的存款四万,凑齐了十万,打到了店里的卡上,我和她一块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听到这,他转身回到门店:“冰冰,我们还是不是朋友,叔叔是因为我才受的伤,你就不能让我有个心理安慰吗?你就让我总是内疚吗?”说完话,韦鉴拿出一摞钱,放到柜台上:“冰冰,当我是朋友,就收下这十万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韦鉴大步离开了薇薇。

    身后的冰冰,她的心中只有感动,韦鉴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冰冰的眼泪珍珠般的滴落……

    韦鉴到了家门口,打开门的第一件事,把二十万块钱,捧在手里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没听到老娘的声音:奇怪,这个时间该回来了?!

    韦鉴把东西放下,换上围裙,跟着老爸学做菜,韦鉴就问老爸:“爸,我妈呢?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表哥家了吧!你大表哥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一听大表哥家,他心里一翻个,不问了,那个表嫂…..还是少招惹的好。

    菜饭都齐了,韦鉴的老妈回来了,脸色极其难看,韦鉴知道表哥出事了,他不想问,急忙把手擦擦,拿出自己的背包,把东西往老娘的眼前一晃:“老妈,您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原本韦鉴老妈心情沉重,可是一看见韦鉴拿的东西,眼睛立刻亮了:钱!二十万!老太太双手一下就把钱抢过去了,那是葛朗台看向金子的目光,这辈子就为钱拼命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给老娘拿钱,是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韦鉴赶紧把老娘拉到沙发上坐好:“哎呀,老娘,我哪有企图,不对,有目的,您老干脆和我爸一样,退休得了,陪我爸,不然您说,我爸自己在家多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也行,不过这点钱不能收买我,不够!”老太太心里有谱,应该把儿子手里的钱弄出来,年轻人不稳妥,有钱乱花,还是放自己手里安全。

    韦鉴看老娘心思活动了,赶紧趁热打铁:“您说,多少钱能买您退休?”

    我算算:“我一个月三千五,一年工资四万二,距离退休还有五年,那就是二十一万,若是赶上涨工资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看着老娘很认真的模样,他开口了:“别算了,我给你四十万,您老退休可以了吧,还有,工资卡里的退休金,都是您的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好!老娘一听,那是高兴万分:“我早就不爱上班了,看你爸一天逍遥自在,我还拼死拼活的,不公平,儿子,你可不许反悔!”

    韦鉴的老爸过来了:“我说你们娘俩是不是不仗义,我一天做饭做菜,比上班还累,儿子,你是不是表示一下?”

    韦鉴笑了笑,拿出一个银行卡:“爸,这里有一百万(其实是史德给韦鉴的赔偿金),您和老妈,一人四十万,剩下二十万是旅游的钱,我说好,你们去不去旅游?不去的话,一分钱都没有!”说完,韦鉴把银行卡又揣兜里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把钱给我,快点!”老娘根本就没有当娘的形象,伸手就把银行卡掏走了:“旅游!凭什么不去?不过,儿子,你哪来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韦鉴拉着二老坐下:“爸妈,我的两个店,每月的收入最低十五万,我说的是利润,去掉了房租和工资,你们就该享福了,多走走,工作就不要去了,领点退休金多好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忽然想起点事:“儿子,你什么时候给我弄出个大孙子?上次你不是说了,有女朋友吗?在哪呢?让我和你爸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提这事,韦鉴没词了,上次是和梅姐在一起,现在韦鉴想到了婷婷,可是婷婷出国了,老娘问道:“儿子,我限你三天,三天之内务必把媳妇领回来,不然,就别想吃老娘做的菜!”

    得!被老娘将了一军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韦鉴的脑海里在琢磨,应该找个假女朋友蒙混过关:梅姐不行,海洋不行,萧燕茹更不行….莎莎…也不行,和她说,她还不挠我,那谁行呢?那个刘晓珠?拉到吧,太小了,对了,倪佳!韦鉴找到了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我饿了,先吃饭,三天之内,我把女朋友带回家!”

    四个菜:糖醋排骨、红蘑白菜片、土豆丝、拌凉菜,一个紫菜蛋花汤,晚餐很丰盛。

    三口人边吃边谈,老爸就想起了一件事:“我说老伴,大外甥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老娘一听神情当时就一变,叹口气:“我这个外甥啊,什么都好,人品啊,说话办事啊,没说的,就是有个恶习……”

    赌博!韦鉴插了一句:“大表哥不是已经戒赌了吗?”

    老娘看看儿子:“是戒赌了,但是又捡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来话长,韦鉴的大表哥叫苏景炎,正如老太太说说,什么都好,就是好赌,去年已经戒赌了,两个人也在钢城买了一个二手楼房,六十多平,两个人和和美美,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这不是过年了,大表嫂给他三天假,让他自己出去散心,他不知道跟那个狐朋狗友联系上了,去了梨山娱乐城的地下赌场。

    到那里,也没有参与,就是闲看,他知道媳妇厉害,再赌就离婚,连字据都签了,所以他看完了,就老老实实回家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那个损友又找他去闲逛,没忍住,就参与了几次,小赚了几百,这让他心活了,没事就偷偷去逛一圈。

    有一天,他和一个人赌博:斗鸡。

    斗鸡的钢城的一种赌钱方法,具体的输赢规则是这样:每人三张牌,比大小,比如,牌花是豹子aaa,就比999大,那是天牌;牌花是234叫做顺子,就比443大。

    再有一个特殊的原则,就是随便扔钱不封顶,但是想收官,想赢钱,必须拿出上一次下注的二倍的钱,看对方的底牌,若是自己的没人家的牌花大,那看牌的钱和所有赌注都是对方的。

    苏景炎当然知道规则,那天,他在赌场,和一伙人赌,他的牌特别兴,把十了个小子都赢光了,赢了足有六万多,他原本不想玩了,但是牌局上,还有一个小子,叫什么不知道,但是似乎和赌场很熟,很快,那人就从赌场支出了十万块,也没见他拿什么做抵押,然后就剩两个人对赌。

    荷官发牌,苏景炎牌依然非常兴,再赢了三万块,他手里有赢来的九万,还有自己的本金一万多,他想走,门都没有,对面的小子说道:“赢钱就要走,你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?”苏景炎知道了这小子和赌场是一伙的,但是他点子冲,有底所以不怕!

    “桌面上只能剩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放屁!哪有这个规矩?”苏景炎大怒:“我想走就走!”

    这时,三个保安过来了,把苏景炎堵住了,他是彻底明白了,自己走不了了,旁边的那个损友也害怕了,他哪知道赌场这么霸道,但是他干着急没办法。

    那就赌!

    苏景炎是越战越勇,对面的小子输光了,苏景炎起身要走,再次被拦住了:“着什么急?来人,再给我拿二十万!”

    苏景炎心中着急,这么做下去没有头啊!自己手里有十七万,对方又拿了二十万,下一步该怎么办?苏景炎最后说道:“我把赢你的钱给你,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今天让我很没面子,把所有的钱留下,放你走。”对年、面的小子极其猖狂:“不然,小命留下也行!”

    我就不信这个邪!苏景炎再次坐下,我和你拼了!发牌!

    真他妈奇怪,苏景炎就是赌神一般,把把好牌,让对面的小子把把吃瘪。最后有一把,出事了!

    苏景炎出了一把天牌:aaa,对面出了也是豹子:kkk,两个人都耗上了,苏景炎没经验,他忘了牌桌的规矩,最后要看对手牌时,手里要留下上一把赌注的二倍的钱,可是他全押上了,手里的牌啪地一摔:aaa,你输了!

    对面的人也傻了,这一把苏景炎再赢,拿走的就是六十八万!

    身后有个小子给他出主意:他没有钱了,看不见你的底牌,你就不算输,这小子一听擦擦额头上的冷汗:“小子,你懂规矩吗?想赢钱,你得能看见我的底牌,拿钱看底牌!”

    苏景炎傻了,自己的钱都在牌桌子上,他脸色灰白,这一把若是赢了,他就有六十八万,但是,自己大意了……

    他找到赌场经理:“我要借高利贷,赢回这把牌。”

    “不借!多钱都不借!”笑话,和他赌的人是赌场老板的亲戚,自己怎么可能借给客人钱?

    苏景炎浑身颤抖,走出了赌场,他的损友吓坏了,把他送回家。

    憋屈,憋屈!苏景炎买了五十片安眠药,自杀了!

    万幸的是,他被媳妇救了,但是抢救的晚了点,他的状态,糟糕去了,卧床了快一个星期了,这就是以往的过程。

    韦鉴听完,心情沉重,他知道,那个梨山赌场是朱达昶开的,自己绝不会放过这个败类的,但是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可是自己不能眼睁睁看着表哥被憋屈死啊!韦鉴打定了一个主意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