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71章 让人头疼的颜晶儿

    第171章 让人头疼的颜晶儿

    韦鉴面带微笑,来到了拿刀的小子面前:“放下刀,投降,你会少吃苦头,否则,那就是你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害怕了,他不想坐牢,他听见颜晶儿报警了,现在他的腿在颤抖,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:跑!

    但是,他的对手是韦鉴,在韦鉴面前想跑,那是做梦,韦鉴三步就追上了他,脚下一个钩挂连环腿,把这小子摔在当场,紧接着就是三脚,只听得肋骨两声轻响,这小子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娘的,跟你说了,别跑,非要吃苦头!”

    这时,颜晶儿恢复了神智,她飞奔到韦鉴的身前,试想,一个人在生死关头,被人解救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    颜晶儿抱住了韦鉴,紧紧地,没有话语,她的眼泪无声的滴落,她把脸紧紧地贴在了韦鉴的胸口,韦鉴拍拍他的后背:“颜姐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颜晶儿抬起脸,泪眼婆娑的模样,韦鉴看在眼里,真是可怜,他刚要安慰一下,可是颜晶儿做了一个让他非常意外的举动:她搂住了韦鉴的脖颈,**辣滴香吻送上,久久不松手。

    韦鉴也不是圣人,面对颜晶儿的火辣的热吻,他抱住了她的后背,神情地享受着,两个人在客厅里激情热吻了有三分钟。

    俗话说:得便宜不占王八蛋!韦鉴的手哪里会老实?说实话,手感真真的好!在狼爪下,变形中…变形中…

    颜晶儿此刻,已经被韦鉴那男子汉气概所征服,她最喜欢的就是英雄,就是韦鉴这样的硬汉!并且任有韦鉴随意动作。

    门外有开门的声音,韦鉴放开手,打开了门,焦廷坚进门第一句话:“怎么又是你!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韦鉴挠挠头:“嗯,又是我,我没事,不过那俩小子……”那两个小子已经在那躺着呢:厅里一个,里屋一个。

    焦廷坚认识颜晶儿:“这不是颜大记者吗?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颜晶儿就把整个时间说了:她主持的正在行动,得罪了邢国斌,今晚,邢国斌派两个歹徒来强~奸我,具体他们还有什么企图,我不知道,正好韦鉴来了,把我救了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焦廷坚看着韦鉴,那眼神,意味深长:大半夜的,你来一个美女记者家,要干什么?

    韦鉴知道他的意思,赶紧解释:“其实,方才你们走后,我就想到了,邢国斌能对我姨父下手,也可能对颜晶儿下手,毕竟,在拆迁现场,颜晶儿言辞犀利,对他的房地产公司很是不利,所以我就来了。”但是他没说是怎么进来的。

    焦廷坚当然知道《正在行动》,那天他就看见了颜晶儿意气风发的神采,也看见了韦鉴被打的场面,可是那天被十多个人打,今天却把一大群杀手打躺下,还是带猎枪的一群杀手…毫无疑问了,那天是作秀,他没有说破,由衷地说了一句:“看来幸亏你想得周到,否则后果还真不堪设想!”接下来,对手下说道:“带走,和那伙人一并审问!”

    焦廷坚问颜晶儿:“颜大记者,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替我打他们一顿,尤其是那个小子,他竟然摸我这里,若是韦鉴来晚了,我…”颜晶儿说到这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焦廷坚带着人走了,韦鉴也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等会!”颜晶儿把房门一关:“今天不许你走!”说完再次攀上了韦鉴的脖子,法国式湿吻,她的香舌敲开了韦鉴的齿关。

    韦鉴也热切的迎合着,韦鉴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被颜晶儿八下去,韦鉴的热血沸腾起来,他抱起了颜晶儿,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焦廷坚上了警车,回头看一眼颜晶儿家的窗户,整幢楼,只有这一家亮着灯,忽然灯灭了,焦廷坚微微一笑,心中暗道:这个颜晶儿,也太肆无忌惮了,怎么这么心急?至少也要等到我们都走了的,看来,大记者的行为方式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没心思关心颜晶儿的私生活,他今天的目的:一定要打掉这个黑恶势力,焦廷坚的眼里,最容不下这种垃圾。

    焦廷坚拨通了霍局长的电话:“霍局,您在哪呢?我想把邢国斌抓起来,您看行不?”

    霍局是久经风浪的老将,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:“你不要动邢国斌,办完事马上回局里,我现在审讯呢!”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焦廷坚一听,案子觉得奇怪:今天霍局是怎么了,以前若是有人犯罪,就是天王老子都抓,今天……他不敢违背命令,带着人,直奔局里。

    审讯室,刑警队副队长主审,其他干警也都把那些小喽啰挨个审讯,那个许老四,已经被送医院了,断手不治,有生命危险,若是出事了,公安局还承担不起这个责任,毕竟,即使是罪犯,也是有人权的,霍局派了六个人监护,决不能让这个重刑犯出意外。

    看见焦廷坚回来了,霍局长一摆手,二人来到了会议室,霍局说道:“我知道,你不理解我为什么不抓邢国斌,这里有两个原因:第一、邢国斌是人~大代~表,想要抓他,必须报请人~大常~委会,经过审批以后,才能按法律程序批捕,第二、方才我审问了许老四,这小子嘴硬,就说是自己主动要这么干的,一切跟邢国斌没有一点责任,没有证据我们怎么抓他,那时候,我想提拔你都没用了,所以不用着急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焦廷坚大队长现在才明白,不过,他还是不死心:“霍局,那他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霍局看看他,笑着说道:“他的企业都在,他的根在钢城,你说他能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那么,邢国斌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邢国斌把人派出去后,给刀疤许老四的酒都满上了,借用古代的关公的典故:温酒斩华雄!那阵势简直就像是在自己后花园喝酒一般悠然自得,得意忘形!似乎去袭击人、杀人的事,都是随随便便。

    许老四走之前,也牛气哄哄地说道:“斌叔,等着我,半小时就给你满意的答案,姓房的老头敢不听话,我今天就给他家全宰了,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可是左等没有信,右等没消息,他有点毛了,打老四的电话,没人接,一个短信传来:失败,老四断手,韦鉴厉害。

    他知道,坏了,许老四出事了,他赶紧收拾东西,拿出皮箱,装满了钱,走出房门,顺着小区的后门,溜走了。

    一边走,邢国斌一边给媳妇打电话,安排后边的事,交代单独联系的电话号码,然后就关机了,消失到夜色中。

    这个夜晚,数韦鉴最爽了!

    先是把许老四一伙干到,大修理一遍,接着又把两个小流氓暴打一顿,最最重要的是:钢城最美丽的大记者颜晶儿,在自己的身边,韦鉴感受着颜晶儿那如火的热情,她就像是一个火山,现在处于了爆发的阶段,让他感觉到这个颜晶儿不是水做的,而是火做的!

    韦鉴的动作,更让颜晶儿疯狂,可以说,是她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夜,她深深地陶醉在这爱的海洋里……

    当清晨一缕阳光照射到韦鉴的脸上,他慵懒地睁开眼,伸伸懒腰:今天的阳光真好!

    当他看见自己旁边的颜晶儿的时候,他浑身一激灵,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:自己的绳索!绳索还在楼外边挂着呢!

    糟糕,韦鉴跳起来就要跑,可是他下了地一看,赶紧钻回被窝,自己还是真空呢!

    一个甜美的笑声:“哈哈!没关系的,昨晚你睡着,我早就看过啦!”

    啊!这个颜晶儿!原来,昨晚颜晶儿趁着韦鉴睡着了,她一点没闲着,把韦鉴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而且把韦鉴的某个局部,她非常感兴趣的部位,给拍下来,拍完了,她还欣赏了很久。

    韦鉴穿上衣服,忽然他看颜晶儿对着手机,那里嘿嘿直笑,笑得那么阴险,他就感到了一丝不好,一把,他就抢过来手机,当他看完,直气得他都快不行了:“颜姐,你就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看着韦鉴生气了,颜晶儿却不生气:“我就留个纪念,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?我又不上传,就是自己欣赏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”

    这叫美吗?谁看见有展示男人私密处的照片?!韦鉴一阵无语,说了句话:“真是的,我走了,拜拜!”说完,头也不回,甩门而去。

    看韦鉴真走了,颜晶儿着急了:“韦鉴,韦鉴,别走。”

    韦鉴以最快的速度上了房顶,把绳索收拾立整,一摸兜,糟糕!手机落颜晶儿家了,他是真不想去取手机了,这个颜晶儿,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真是摸不准,以后少和她来往!

    打定主意,韦鉴爬下楼,往小区外走去,没走多远,一声清脆的汽车喇叭声:嘀嘀!

    韦鉴回头一看:颜晶儿!他没有理她,自顾自对走。

    颜晶儿放下玻璃窗:“我说,真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把手机还我!”韦鉴的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“方才有个女的给你打电话,叫冰冰,她说要还你钱,她爸爸已经办了出院手续了,我说,听冰冰的声音很美,她是不是美女?”颜晶儿说完,把手机递给韦鉴:“我说,你这么小气吗?”

    “小气?”韦鉴气坏了:“你拍我的罗照,还说我小气,那我拍你的罗照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颜晶儿瞪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镜说道:“我愿意啊,今晚上就让你拍,随便拍,什么角度随你,你说摄影师,我估计,能拍得非常美。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