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70章 废掉许老四!

    第170章 废掉许老四!

    半小时以后,韦鉴把灯都关了,装作睡觉。

    夜里十一点,就听到有撬锁的声音,其实韦鉴根本就没睡,他躺在床上,眼睛瞪的溜圆看着门口:我倒要看看,邢国斌能玩出什么花样!

    啪!电灯打开了,进来一伙人,韦鉴装作睡梦中惊醒的样子,一阵惊慌,呵呵,满足一下对方的虚荣心,领头的韦鉴认识:刀疤许老四!

    韦鉴坐起来,冷冷地看着一群人,大声地说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私闯民宅,不知道这是违法吗?”

    一个小子端着猎枪瞄准韦鉴,许老四看着韦鉴也很惊讶,他太熟悉韦鉴了,当初洪克佳用韦鉴和他手下打了一场拳赛,害得他输了二百万,今日一见,许老四脑袋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:“哦,小子,竟然是你,当初害得我输钱,这回竟然竟然他妈想要九千万!老房头呢?老不死的,你是不是嫌命长?要那么多钱,你有命花吗!”

    韦鉴根本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,猎枪?韦鉴是怕猎枪,但是那要看猎枪在谁的手里,肥龙又怎么样,不也被自己干服了吗?站起身,韦鉴要套许老四的话:“许老四,谁让你来的?是不是邢国斌?怎么,你以为用强就能让他少出钱吗?我告诉你,说好的,我可以给你打折,若是跟我动强?哼!九千万一个子都不能少!”

    许老四站在韦鉴的面前,目露凶光:“小子,都这时候了,还几把贼横,据说庭审的时候你听牛b啊,斌叔很生气,让我今天来警告你,给你一千万,赶紧撤诉,钱已经够多了,咱们什么事都没有,不然,今天就要你命!”

    韦鉴冷笑一声:“你告诉邢国斌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六千万,否则你动上手,你会后悔的,我今天就给你送监狱去!”

    韦鉴的话,给许老四气乐了:“这他妈是我听的最好笑的笑话!”接着他狠狠地甩了韦鉴一巴掌:“叫你装b!”

    他低估了韦鉴的实力,确切地说,他高估了自己,他以为自己有猎枪,韦鉴就会任他宰割!他错了,错得离谱。

    韦鉴左手掌往外,砍到许老四的腕子上,右手一个甩手,手背甩到了许老四的鼻子上,啪!许老四整个人被打后退出三步,然后往后一仰,被手下扶住。

    那个拿枪的小子,怕伤到老大,赶紧把枪口朝下,人往后退。

    许老四被打懵了,他脑袋昏沉沉的,使劲晃了晃头:“你妈的,来人,给我打!”

    十多个手下各拿棍棒,对着韦鉴冲去,屋子小,想要冲过来,那需要时间,韦鉴的眼睛盯着拿猎枪的小子,这几个面片子,他还是不会放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一个小子冲过来,双手轮着一个棒球棍,对着韦鉴搂头便打,嘴里恶狠狠地骂。

    韦鉴身体一蹲,手扶着床,右脚一蹬,砰!这小子就飞出去了,其实也飞不多远,身后全是人,撞到了三个打手,这一脚,让他受伤不轻,再也没有能力站起来了,不但是他,被撞倒的人中,一个小子也脑袋撞到墙上,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韦鉴是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的,他身体往前一窜,来到了几个打手面前,那铁拳飞舞,一拳击到一个打手的下颚,这位当时就晕菜了,再一个鞭腿,砸倒下一个,那个拿猎枪的小子早就退出了房间,来到了客厅,站在了许老四的身边:“老大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妈的!这小子太能打,给我开枪,打死他。”许老四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这个小子知道杀人是犯死罪的,他迟疑了,许老四一瞪眼:“你妈的!真是废物!”说完抢过猎枪,子弹上膛,手端猎枪,对准房间,只要韦鉴走出来,他立刻就会开枪。

    韦鉴把屋里边所有的打手都打趴下后,急忙躲到墙后,他知道许老四是狠人,韦鉴左右看看,在屋里找到一个小镜子,然后就在门口,背对着门,利用镜子反射,看外边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许老四,满脸是血,面目狰狞,双手端着猎枪。

    韦鉴拿出手机,悄悄拨打了报警电话,小声说道:“110,港丽小区,三号楼,东三楼门,三楼西,有黑社会持枪抢劫,快来!”

    不好!他报警了,我要干掉他!许老四命令:“跟我往里冲!”随后他端着枪往里屋靠近。

    韦鉴手里抓住一个枕头,往门外一扔,许老四哪里能分得清的什么,砰的一声枪响,枕头破碎。

    韦鉴这才从墙后转过身,他的晏子飞梭趁机飞了出去,划着一道弧线,正切到许老四的手上,噗!一只手掉到地上,啊!钻心的疼痛,这小子猎枪再也拿不住了,哗啦一声,掉落到底上。

    刀疤用手按住血管,他知道,不这样,一分钟就会晕死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了他!”他的声音已经不那么冲了。可是他身边的三个小子,一个个面色灰白,地上的猎枪,竟然没人敢动,一个个向着门口挪着脚步。

    韦鉴怎么可能让他们离开,三步就追上了,一顿拳打脚踢,十一人,全部干倒,韦鉴来到许老四面前,拽着他的脖领子,拎到了里屋,里屋的灯比较亮,在摄像头下,韦鉴问道:“许老四,说实话,是不是邢国斌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许老四知道,被韦鉴抓住了,肯定要送到公安局,所以现在自己说的每一句话,都要作为证据,斌叔?他从心里还是害怕的:“不,不是…”

    韦鉴一把就抓住了他的那个好手,一拧,许老四的手就松开了断手的手腕,那鲜血,汩汩地流,许老四害怕了,他感觉自己的眼前发黑,再有三十秒,他就会休克:“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也不想弄死他,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是邢国斌…不想拿出九千万赔偿,让我来谈判,谈判的底线是三千万,不同意,就全都灭杀,不留一个活口。”

    韦鉴叫过来一个打手:“过来,捏住,不然许老四就是你杀的!”这个打手已经站不起来了,从地上趴着过来,抓住了许老四的手腕。

    五分钟,特警到位,一个个训练有素,端着枪冲进屋,等进屋一看,都长出一口气:地上躺着十一个人,一个人手腕断了,地上还有一把猎枪,这些人,不同程度地受伤,共同点是: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焦廷坚过来询问情况,在看看地上的惨状,心中暗道:身手够好的,不过也太狠了点!

    韦鉴就把具体的情况大致说一遍,然后他拿出笔记本,把录像复制下来交给了焦廷坚:“警察同志,他们是邢国斌派来的,具体我和他们的谈话都有录音和录像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焦廷坚看了看韦鉴,又看了看地上那十一个人,皱着眉说道:“就你一个人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群废物,我一个人就够了。”韦鉴挠挠头。

    焦廷坚再也没有说什么,押着十一个人走了。

    韦鉴想到一个问题,自己这边被袭,那颜晶儿?不好,颜晶儿有危险!

    韦鉴感到了一丝不妙,他赶紧收拾一下,飞身下楼,打车来到了颜晶儿的小区,翻墙进去,在楼下,他拨通了颜晶儿的电话,半晌,没人接,韦鉴更感觉不对:按道理这个时间,颜晶儿根本没睡,以前颜晶儿和韦鉴说过,她是晚上办公,正常睡觉的时间一点多,每天睡到上午九点、十点。

    韦鉴看一眼窗户,还亮着灯,他来到了东边楼的侧面,身体一纵,抓住了山墙上的三米多高的梯凳,蹭蹭就上到了楼顶,认准了颜晶儿家的窗户,把缆绳系住,然后身体顺着绳索,悄悄下滑,来到了颜晶儿的窗前,单手扶墙,用小刀敲开窗户,身体悄无声息地爬进去,隐藏到窗帘后边,听着里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颜晶儿,钢城第一美女记者,哈哈!今天能玩一下,真是三生有幸啊。”

    颜晶儿声音中带着颤音:“我警告你,敢动我,我让你住监狱!”

    “住监狱?监狱谁没住过?能干你一回,我宁可了,不就是多住几年吗,哈哈!我说兄弟,真有弹性,不错。”接下来里屋传出了两个淫~荡的笑声。

    坐着的那个说道:“你快点,一会我还要上呢!”

    韦鉴听到这,他心里有底了,韦鉴悄悄走到了颜晶儿所在的房间门口,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瘦高个,在大床的左边,正搂着颜晶儿猥亵呢,大床的右边是一个小子,竟然选择了做观众,似乎两个人有分工,说好了一个先来,一个后来。

    韦鉴鬼魅一般进了卧室,窜到瘦高个面前,这小子张嘴要啃,也没抬头,他的手还在摩挲着,颜晶儿拼命地挣扎。

    韦鉴的摆拳到了,嘭!就像击到了一个西瓜上一样,瘦高个小子的身体,仿佛是一堆死肉一般,倒下了。

    坐着的那个小子这才反应过来,他慌忙站起身,掏出了刀子:“小子,你找死是不是?敢和斌叔作对。”

    颜晶儿看见韦鉴出现了,她抓住了救命稻草,哆哆嗦嗦站起身,抱住了韦鉴:“韦鉴,你可来了,吓死我了,呜呜~”

    韦鉴拍拍颜晶儿的后背:“颜姐姐,快报警,我把这个小子抓住再说。”

    颜晶儿止住了哭声,拿起电话,看见了韦鉴打的一个未接电话,他看一眼韦鉴的背影,心中无限感激,拨通了110…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