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65章 霍局震怒!(第一更)

    第165章 霍局震怒!(第一更)

    霍局长用轻蔑的眼光看看朱达昶,说道:“工作时间,你擅自脱离岗位,有重大事件,你玩忽职守,你知道,我们公安战线,原本就处在风口浪尖上,你一次失误,我们用三年努力都搬不回,在群众中的形象,你这叫渎职罪你知道吗!!!!!!”霍局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一句渎职罪,声音真的所有人的耳膜嗡嗡地响。

    朱达昶害怕了,赶紧说道:“霍局,我错了,我没有认识到事情的重要性,您不要上报,我以后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上报,你让谁去承担这么大的责任,是张玉峰?是魏芬芬?他们有那么大权利吗?公众会信吗?”霍局长已经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最后,霍局长说道:“朱达昶,你把事实写清楚,暂时回家反省,然后上报政法委,具体什么时间恢复工作,请听政法委的安排!这段时间,你副局长的业务暂时由大队长焦廷坚代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焦廷坚!朱达昶最恨的名字,霍局长就想让焦廷坚接他的班,朱达昶还不能走,他必须写一个委婉的、可以推卸责任的检查,然后恨恨地离开会场。

    霍局长看着张玉峰和魏芬芬,他面无表情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你们都是公安大学毕业,应该知道是非观,应该知道朱达昶的做法是错误的,为什么不向我汇报?”

    我?两个年轻的干警一阵无语,他们怎么敢得罪朱局长,二人低下头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霍局长不是不讲理的人,他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怕朱副局长,但你们不怕我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霍局长,我们错了,我们应该向您请示,在大是大非面前,我们应该…以大局为重,这次,我们愿意接受惩罚。”张玉峰非常了解霍局长的脾气,只是自己在朱副局长手下,不敢报信,这次的教训一定是惨痛的。

    霍局长看看二人,他当然理解了,但是出问题了,那必须处理,否则谁都会说,再给我一次机会!

    霍局长的话,言出必行:“你们二人,暂时停职,等候局里统一安排。”他连副局长都可以拿下,何况一个小兵了。

    朱达昶走出公安局,他立马给政法委书记打电话:“栾书记,救命啊!老霍给我拿下了,你可得帮我,不然,我恐怕真的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政法委书记栾东平正在家看电视呢,当他看见《正在行动》节目,吓了他一跳,完了,这回公安局出名了,就老霍那个脾气,还不得拿朱达昶开刀啊!果不其然,正在那琢磨呢,朱达昶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朱达昶把具体情况实话实说,但是没说他和靓女玩,就说是出去办事,没回来,擅自离岗。

    栾东平安慰朱达昶说道:“我一会跟老霍沟通一下,他这个人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,吃软不吃硬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动真格地了,他让焦廷坚代替我的职位了,他有什么权利拿下我,你还没点头,他算老几?我他妈给他整下来!”朱达昶越说越气,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老霍。

    栾东平最看不上朱达昶,不是因为朱达昶的媳妇,他是懒得理他:“你有能耐把他整下来啊?你有什么把柄?你就歇一会吧!在钢城,想整他的人不下几十个,谁有把柄?人家那叫行得正走得端,你就消消气吧!”

    听栾东平这么说,朱达昶是哑口无言,确实,老霍就是这样,一不送礼二不收礼,市长见到人家也得给面子。所以他做公安局长十五年了,纹丝不动!自己想这个位子,很久了,干瞪眼就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老霍连夜,把副局、队长、所有的骨干都叫来了,连夜开会,会上的主要议题就是:以后要重塑公安形象,给钢城百姓以安全感,决不能让拜金主义在公安战线蔓延,有重大案情,尤其是今天这样的拆迁、涉及民生民权的问题,立刻汇报!

    第二个,老霍宣布,由大队长焦廷坚代理副局长的一切业务。

    谁还不明白,这是老霍选定了接班人,以后未来的局长职位,就是焦廷坚的。

    陈副局长、方副局长脸色难看,这二位的年龄都是四十五六岁,他们都惦记局长的位置,但是今天开会,他们就明白了:没戏了!

    两个副局,表面上坚决支持老霍的决定,但是暗地里,都在琢磨,怎么能把焦廷坚干掉!这是自己仕途上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回忆一直开到了一点钟,众人才散会回家,焦廷坚留下来,他有点高兴,嘴巴咧得老大,霍局长冷冷地看着他,给焦廷坚看得发毛:“怎么了,霍局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涵养?提拔你,也不至于这么表现吧,你没看见陈局和方局是怎么看你的吗?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这是不是害了你?”

    焦廷坚这才恍然大悟,他是干业务出身,就知道抓人办案、破案,那个犯罪分子看见他不哆嗦,他哪里懂得官场的事,他认为:我工作做到位了就行,不管别人真么说!其实哪里是这么简单?

    霍局说道:“小焦,官场如战场,遇事考虑周全,三思而后行,害人之心不可有,放人之心不可无,害你的人,往往来自内部,以后多加小心,还有,不要锋芒太露,那样你会成为众矢之的的!”

    焦廷坚这才从喜悦中转过来,他知道,局长不是好干的,但是自己有信心,老霍看看他:“你是我一手带起来的,业务没得说,我还能带你几年,以后一定要多长心眼,那两位副局长现在对你恨之入骨,你要小心,我要说的,当你成熟的时候,我就退休了,我等你三年!”

    “谢谢霍局!”焦廷坚的谢谢,是由衷的,要知道,跟这样的领导干部,舒心,唯才是用,他最服就是霍局了!

    霍局长走出公安局的时候,正看见栾东平站在中厅,半夜一点多,在这里站着,很明显是找霍局有事。

    焦廷坚明白了,他和栾东平打声招呼就回家了,栾东平和霍局寒暄两句,然后直奔主题,霍局早就准备好了说词,他反问道:“栾书记,你看了电视节目了吧,你说这件事我们公安局怎么向社会交代?”

    栾东平也是非常无奈,他本身有监督的责任,出了这事,他也有责任,结果变成了二人怎么处理朱达昶的研讨。

    栾东平最后建议:“老霍,给他个机会吧,没功劳也有苦劳,让他做个派出所所长吧,你不能一下子就把他免职,毕竟我们同事十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霍局也不好驳栾书记的面子:“那就安排他去一个小地方,千万不能让他做大地方的所长。”

    栾东平原本想让他做千华区所长,现在一看,那是肯定不能行了,那就他再说吧。

    当朱达昶知道自己被免职的消息,他是大骂不止,但是他也没有办法,因为,栾东平说了,争取给他找个好地方当所长,先在家休假,过几天再说。

    他和颜晶儿弄那个稿子,然后又去了医院,看看冰冰的爸爸,还好,手术成功,只不过在icu病房,需要全方位照顾两天,他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冰冰的老妈,知道手术的钱都是韦鉴给拿的,自然对韦鉴千恩万谢,尤其是看见韦鉴这小伙又帅又是单身,不得不多看几眼,她是越看越喜欢,还是女儿的老板,冰冰也是对韦鉴印象非常好。

    韦鉴走了以后老太太心里琢磨:冰冰若是能和韦鉴成为一对,那可真好!她把心里话了,冰冰自然是喜欢,但是她知道,韦鉴似乎对她没有感觉,有时,这种事是需要感觉的,她对老妈报以一笑:“妈,现在是什么时候,爸爸病重,你还说这个,合适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自然知道,也就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韦鉴到家真饿了,先是狂吃一顿,后来就主动洗洗刷刷,他老爸说话了:“儿子,别动,那是我的活,不用你。”

    老爸主动做家务,这让韦鉴大跌眼镜:“老爸,不会吧,您老不是最不爱刷碗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,现在不一样了,我把家里的活包了,这叫男主内女主外。”老爸的回答,再次让韦鉴摸不着头脑,他就问老妈:“爸爸今天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,你爸被退休了,在家做家务,不然他闲出病来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云里雾里:“什么叫被退休了?”

    原来,史德让他的朋友,也就是那个刘厂长,把韦鉴的老爸给拿下了,理由是:对于贪污**的案子,监督不力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:让一个质检员去监督厂长、车间主任、销售科长?韦鉴是无语了,他也决定,一定要收拾这个刘厂长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韦鉴给姨父打电话,结果,老人家已经在去往北京的火车上了,韦鉴暗自好笑:姨父是够心急的,但是仔细想想,数千万元的财富,哪有不动心的?

    公安局官方站,快速作出回应:给公安局副局长朱达昶免职,两个工作人员免职,立即着手对被打的拆迁户做调查,严惩施暴者。

    十五户拆迁户,全都在市急救中心呢,接受记者调查,公安局询问,当找房颇辕的时候,房颇辕的回答是:受伤太重,现在去北京检查身体!

    国斌房地产公司。

    斌叔怒气冲冲地接受记者采访,紧接着是公安局的调查,他都气坏了:“记者同志,我的三辆推土机、三辆挖掘机全都被这伙暴徒给烧毁了,我的人二十个,全被打伤,我是受害者,怎么我成了被告?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