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62章 目标:猪大肠!(第二更)

    第162章 目标:猪大肠!(第二更)

    卷毛想得好,想玩花样,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:女孩已经是白痴了。他使劲往女孩的嘴里插,使得女孩直呕,女孩突然发疯,咬断了他的命根子!

    把卷毛疼得半死,抄起一个皮鞋,用鞋跟狠狠地打女孩的脑袋,结果,就是那么巧,女孩死了,他也残废了,先去医院缝合伤口,医生告诉他,可能以后失去了那种能力!

    卷毛回来了,带着满腔的怒火,把女孩给肢解了,然后带足了东西,跟朱轶群要了二十万,然后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这是以往的过程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的局面,他知道,自己怎么都是死罪,但是如果自首,实话实说,那是误杀,肯定有缓,最多无期,现在朱达昶让自己全揽过去,那就肯定是死罪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想死啊!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   三天后,在朱达昶的软硬兼施下,卷毛投案自首。

    朱轶群被无罪释放:这就是事实权加钱大于法!

    韦鉴听完窃听器的录音记录,知道了事实真相:原来是朱轶群让卷毛给扎针——忘情水,导致了女孩变白痴,这个罪行也是不小,至少够他十年的,韦鉴算计,怎么能让朱达昶更闹心,不能一下把他宰了,那太便宜这小子。

    当韦鉴想听后边的录音的时候,却发现,没有录音记录了,估计是电池没电了,看来,还要想办法给电池换上才行,那就还要找那个靓女。

    胜利广场,韦鉴悠闲地坐在那里,不大一会儿,那个靓女来了:“帅哥,找我什么事啊?”靓女说完,坐到了韦鉴的身边,把手搭到了韦鉴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电池,换上,会不会?”韦鉴看着靓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求我办事好使,不过,这回我不要钱,我不缺钱,你懂的。”靓女火辣辣的目光看着韦鉴,韦鉴还不明白,他不做声,拿出一千块递过去。

    女孩没接,韦鉴站起身就走,他算好了,自己走出三步,女孩准招呼他,一步,两步,三步,果然,靓女说话了:“你赢了,成交!”

    韦鉴面带微笑:“谢谢!”

    靓女把胳膊肘担在韦鉴的肩头,眼睛微眯看着韦鉴:“帅哥,你是我遇到的最狂的男人,可以说,没有男人能禁得起我的诱~惑,你是个另类,难道我长得不漂亮?不性~感?”

    韦鉴没有回答,他还以一个微笑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韦鉴走在了大街上,看着街道两旁的草木抽枝发芽,一派春光,心情也非常的好,哼着小曲,忽然电话响了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韦鉴很客气地问候一下: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边,传出来一个声音:“韦鉴是吧,我是倪佳的妈妈,有时间吗?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韦鉴知道,倪佳的妈妈早晚要找自己,因为,她想知道三铭哥的消息:“哦,你好阿姨,我是倪佳的朋友,我在胜利广场,一会我们去公园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,韦鉴闲来无事,漫步往前行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一个女人来到了韦鉴的面前,大约能有四十岁,很年轻,穿着很朴实得体,看脸型和眼睛,能找到六七分倪佳的影子,韦鉴站起身:“你好阿姨,我是韦鉴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倪佳的妈妈倪梅儿,她仔细打量韦鉴,然后叹口气,女儿啊,一直念念不忘的人,果然很帅,她很礼貌你握握手。

    倪梅儿开门见山,直接问:“他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韦鉴愣了,为什么会这么问?

    也许是看韦鉴没明白,倪梅儿叹口气:“如果他不死,是不会让别人把钱转交的,我猜想,他也想念自己的孩子,尤其是这么巨大的数字,对我来说,五百万,想都不敢想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不知道三铭哥是不是死了,但是估计,他……”韦鉴大致把自己的经历和倪梅儿说了一遍,倪梅儿沉默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!倪梅儿自言自语道,这一生,三铭哥是自己唯一的男人,她恨他,但是,为了女儿,又不得不想他,如今他死了,自己的心情没来由的沉甸甸的,女儿再也没有爸爸了,自从那次小时候见一次面,但是,毕竟,倪佳还没有记事,而且……那时她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倪梅儿甩甩头,不想了,她笑着对韦鉴说道:“韦鉴,谢谢你,你真是一个诚实的人,能把五百万巨款给倪佳,真的感谢你,对了,你是怎么和我女儿认识的?”

    糟糕,又是尴尬的问题,韦鉴红着脸说道:“我当时,去按摩…”

    倪梅儿明白了,叹口气,都怪自己没能耐,让自己的女儿走了自己的老路,还好,遇到了贵人,不然,三铭哥想给自己钱,他也找不到人,这都是命啊!

    倪梅儿非常直接地说道:“韦鉴,我女儿喜欢你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韦鉴脑袋都大了,不行,这绝对不行,自己有了婷婷,梅姐的事还没解决,倪佳?肯定不行!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,她出国了,过两年就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没说完,倪梅儿插了一句:“那个梅姐不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韦鉴挠挠头:“我当时下半身残废了,就去治病,梅姐一直照顾我的饮食起居…她有老公,女儿四岁了,还有,倪佳给我按摩腿,她的手法确实很好。”

    倪梅儿惊讶了:“你下半身残废?不像啊,你走走我看看?”

    “已经好了,康复了。”韦鉴赶紧解释并且站起身,走两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谈话,倒像是丈母娘审讯一般,韦鉴低眉顺眼,倪梅儿却越来越喜欢这个长发小子:“韦鉴,你女朋友还能不能回来?要不,你打电话问问,倪佳特别喜欢你,实在不行,你和她断了得了,我女儿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倪梅儿的话,让韦鉴头疼不已,看来,以后还是要少惹倪梅儿,这个女士大方不说,非常直接,一点不会委婉。

    当倪梅儿到家的时候,倪佳正等着呢:“老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瞅你看人怎么这样啊,那个梅姐根本就不是他媳妇….”老娘的话刚说完,倪佳就挑起来了:“哈哈,太好了,我有机会…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人家女朋友出国读什么mba,两三年就回来了,你高兴什么?你没有机会的,但是我告你啊,不能再和那个叫魏生津小子来往,破名起的:魏生津~卫生巾,怎么就不叫大姨妈!”

    倪佳的男朋友叫魏生津,钢城人,他妈生他的时候,在天津做生意,他爸就给他起这个名。这小子对倪佳开始很好,等唬弄到手了,然后就稀罕了,声都没有就他妈走人了,昨天竟然看见倪佳,这小子又想和佳儿和好,这绝对是她老娘不允许的: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,怎么能把女儿的终身托付给他!

    倒是这个韦鉴,腼腆的大男孩,五百万都不动心,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选择:“女儿,喜欢就去追!管他有没有女朋友,追到手算!”

    倪佳也是继承了她妈妈的这个特点,执着,但是她毕竟还小,抹不开脸。

    二人说着话,倪佳忽然笑脸如花,冲着老妈说道:“妈,我想买套房子,明天你就别上班了,咱俩看看房子呗?”

    这可是大事,倪梅儿应允,有钱了,必须先买个房子,不过倪梅儿是从苦日子过来的,她知道赚钱不易,所以提醒女儿:“有钱了也不要乱花,生活还是要节俭,将来,想办法做个小买卖,不然,有个金山也要吃空了。”

    倪佳是最听话的孩子,更知道妈妈的辛苦,之所以不念书,就是早点给妈妈分担一些,用她的话说,自己没有什么能耐,就剩孝顺了。

    当晚,靓女就给朱达昶打了电话,只是一句话,朱达昶骨头都酥了:帅哥,我想你了,你怎么把我忘了?

    朱达昶这些天确实是老老实实在家,儿子摊上了事,终于被他给大事化小,那个卷毛把所有责任都揽过去了,也在最近给枪毙了,这样,他的心才落地,不然他真担心卷毛翻供,那时可就全废了。

    今天听靓女的召唤,他是周身的血液沸腾,晚上就想过去,干你个骚~货!但是孩子在家,他不好随便出去,憋了一宿,终于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朱达昶来到了单位,原本想点个卯就走,那个靓女还等着自己去浇灌呢!可是总有人不开眼,那个侦查员赵忠林找他,向他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朱局:“最近几天,连续出现盗窃婴儿的案件,前天,长青街市场,一个三岁男孩失踪,昨天,新华街一对双胞胎男孩被偷,今天岭东市场,一个女孩失踪,有人看见头婴儿的车,是长安小面包,但是没记清牌照,估计也是套牌。”

    原本猪大肠想去快活,现在一听这事,他挠头,这么倒霉,总是在自己的辖区有这样的事,知道走不了了,就和两个侦查员研究案情,时间过得真快,半小时过去了,他总看表,赵忠林知道,这又是有约,于是提出了一个经费问题:“朱局,给我们批点经费表,上个月查案子,到现在还没给报销,您看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“说吧,多少?”朱达昶想出去,很爽快的问道。

    赵忠林说道:“一万五。”

    朱达昶一听,眼睛瞪溜圆:“赵忠林,你花的是政府的钱,不能这么干啊,干什么要一万多?”

    赵忠林一听就火了:“朱局,上个月我们接连去了三个省,行程两万里,缉拿逃犯,抓住拐卖婴儿的犯罪团伙,你知道我们住的是什么店吗?最便宜的旅社,三十块钱一夜的,连卫生间都没有!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