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61章 冰冰家出事了(第一更)

    第161章 冰冰家出事了(第一更)

    韦鉴决定,今天带老娘吃点好吃的:“青青,去大连海鲜城吧!那里的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青青莞尔一笑,汽车转了一个弯,停在了海鲜城门口,韦鉴的老娘下车看看这大门脸,小声说道:“儿子,这里吃饭贵吗?”

    “不贵,再说了,我赚钱还不是给您花,上楼吧,今天一定要吃好!”

    几个人刚走进去,那个经理就认出韦鉴了:“您好韦先生,二楼请。”

    弄得老娘直看儿子,趁着别人不注意,她低声问道:“儿子,这儿,你常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就来三四回吧!”韦鉴明白了老妈的疑问,赶紧解释:“这的老板,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海洋。”

    哦!那还行,熟人开的,不能砸咱们,老娘放心了。

    点菜!韦鉴还是自己来吧,若是老娘看见了,指不定得心疼呢。韦鉴噼里啪啦,点了一通,随后服务员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韦鉴的老娘对青青很感兴趣:“姑娘啊,你是做什么的?是怎么和韦鉴认识的?今年多大了?有没有对象?”

    连珠炮的问话,让青青回答不过来,她只好一点点说:“我今年二十八了,没对象呢。”老太太算算,比儿子大,不行,嘴里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“我没工作,属于啃老族。”

    “啊!啃老啊。”老娘刚要发表言论,韦鉴赶紧给封住口:“妈,青青老爸是干大买卖的,将来她女承父业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菜开始上来,老娘就问了:“儿子,这个螃蟹一个能有半斤吧?得值五十块钱一个吧?”

    旁边的服务员说话了:“大姨,这是飞蟹,一个一斤半,三百一斤,这一个是四百五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的话,让老太太心疼啊,就这么一个破螃蟹六百块!

    又一个菜上来了:大龙虾。老太太又问:“服务员,这个多钱一斤?”

    “大姨,这是二斤重的龙虾,如果是养殖的龙虾二百四一斤,我们这里的是纯野生的,四百一斤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吃不下去了,脸色难看:“儿子,你不能这么花钱啊,这不是浪费吗?老韦,说你儿子!”

    韦鉴老爸刚想说话,韦鉴站起来了:“爸妈,今天是一个好日子,我们的楼房也买了,我的生意也很好,我的身体也康复了,您说不值得庆祝吗?”

    老爸也心疼钱,但是儿子一说,他当然支持:“今天高兴,就破费一次,我说,是不是来点酒?”

    青青在一旁只是偷着笑,这一点,她做的非常好,就是听话。

    整个饭局,都是老娘在说话,韦鉴想了想,以后请爸妈吃饭,还是去小饭店吧!

    吃完饭韦鉴结账,不大一会,服务员告知:“韦先生,我们经理说了,给你打完对折,两千二,收两千。”

    韦鉴挠挠头,这一定是海洋有交代,不好意思啊!

    听到服务员这么说,韦鉴老娘拍拍儿子肩膀:“儿子,你挺有面子啊,唉!好吃是好吃,就是太贵了,我一个月工资,不够这一顿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看着老太太,都笑了,韦鉴往出走,他眼角的余光一扫:朱轶群!怎么这个败类出来了?不是说杀人碎尸案子和他有牵连吗?看来,真他妈是官官相护啊!

    韦鉴暂时没时间管朱轶群,但是,他心里已经给朱轶群判了死刑了,等有时间再说,现在,韦鉴要去自己的门店看看,三个多月了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韦鉴给爸妈打车,老太太非要再去看看那个房子,韦鉴一笑,去就去吧,自己还是和青青去了薇薇婚纱。

    当韦鉴出现在薇薇的时候,大家都惊喜万分,都放下了手里的活,纷纷过来问这问那:老板,你都好了?哎哎,我说,老板似乎变高了?也变帅了…什么叫变帅了,是更帅了…

    韦鉴在几个员工的夸赞声中,脸都红了,有的就小声嘀咕:别再说了,老板都害羞了。

    韦鉴问了一句:“怎么没看见冰冰?”

    关娜娜说道:“老板,冰冰姐家出事了……”韦鉴一听,吓一大跳,出事了?什么事?

    关娜娜就把三天前的事说了一遍:

    进入了从三月份开始,薇薇婚纱的生意出奇的好,因为很多人都有个习惯,五一结婚,所以一般,在三月份和四月份就要把婚纱照拍完,店里一直非常忙,韦鉴也不在,冰冰就又招了几个员工,这样,处理照片就会宽裕些,也购置了两台电脑。

    当进入了四月份,婚纱照每天都达到了六对,甚至更多,冰冰又招了两个员工,现在,薇薇婚纱的员工,包括婚礼录像这块一共达到了二十二人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还是忙不开,三天前的晚上,冰冰和几个姐妹,一直忙到了晚上十点,总算忙完了,这时,冰冰的老爸不放心,已经来接她了,冰冰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锁好门,和老爸走出商业街。

    在过马路的时候,走斑马线,前边是绿灯,二人往前走,悲剧发生了,两辆赛车,呼啸着冲来,那速度太快了,不但快,还闯红灯,向着二人就冲来了,冰冰的老爸,一把就将冰冰推到身后,自己却被高速奔驰的赛车挂到点边,人就飞出去了,赛车根本没减速,一路飙驰而过。

    冰冰抱着老爸大哭,怎么喊,老人都没反应,在路人的帮助下,赶紧打120,到了医院,诊断为,颅骨骨折,颅内出血,手术需要十六万,冰冰就傻了,自己哪有那么多钱啊!

    韦鉴听到这,转身要走,关娜娜急忙说道:“老板,等等,这是我们几个人凑的钱,一共是一万五,是我们的一点意思,晚上下班也没时间去看,以后不忙的吧!”

    韦鉴略一停顿,然后说道:“不用了,我去给她那点钱,你们挣钱都不容易。”说完,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急救中心重症病房。

    冰冰看着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老爸,她的眼泪都哭干了,本应该让老爸享福,可是却出了这么一个事,都怪自己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一开,韦鉴进来了,冰冰已经麻木了,忽然感觉一个熟悉的气息:韦鉴!冰冰一抬头看见了韦鉴,她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复杂的味道,她的眼圈红了:“韦鉴,你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想着自己,韦鉴很感动,他拿出一摞钱:“这是二十万,赶快给叔叔手术,别的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冰冰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拉着韦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韦鉴拍拍她的肩膀:“走吧!赶快找主任,把手术的事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来到了医生办公室,正好主治医生还有主任在开会,冰冰走过去说道:“大夫,我的钱筹齐了,最好能尽快给我爸手术……”

    郭主任微笑着说道:“我们几个正在讨论你父亲的情况,考虑到你的家庭状况,适当给你减免一些,手术方案大致确定完了,不出意外,明天早晨就可以手术,别哭了,我保证你父亲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冰冰非常感动,赶紧和韦鉴去交款,剩下的事就是等待。

    韦鉴安慰了冰冰几句,他就先走了,他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    冰冰的心情复杂,其实,她之所以留下来,就是因为韦鉴,今天韦鉴又给她拿了二十万看病,这让她的心里暖暖的,但是,她没有在韦鉴的眼中看见那种感觉,她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韦鉴回到了薇薇婚纱,找到了窃听器,开始听录音,大概明白了朱轶群逍遥法外的缘由。

    当初斌叔答应去找卷毛,也真是找了,找了一个多月,都没找着他,后来,这小子自己的钱花光了,这才露头,他向亲属借钱,被斌叔的人给逮住了,原来这小子逃到了海南!

    在海南不好混啊!这里的治安真是不好,专门欺负外地游客,他的手机,钱包银行卡都被抢走了,天天要饭,要不着的时候也有,饿了偷点东西吃,渴了,灌点自来水,连理发的钱都没有,那原本引以为傲的自来卷,现在和鸡窝一样,实在是混不下去了,才给家打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他被斌叔派去的人,给抓回来了。

    当他被押回钢城的时候,他就知道完了,因为他看见了朱达昶,他是万念俱灰,只求一死,其实,在外边飘着,还不如死了呢,那种挨饿的感觉,谁只有尝到了,才能体会到,是那么地艰难。

    正如卷毛所料,朱达昶和他谈:“卷毛,做笔交易,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揽过去,给你家人五十万,不然,你现在就是死,你的儿子,家人都是死!”面对面的威胁!卷毛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其实,这件事开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就是哥们义气,他想帮朱轶群解决这个麻烦,说好了,给那女人扎一针,女人变白痴了,啥事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越整越糟糕:那天,朱轶群和那女孩玩完了以后,他也忍不住,也进了女孩的被窝,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验证了,那个妮子,简直就是爱死人不偿命,让他爱了一次又一次,可以说,他从来就没玩过这么好的妹子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趁着女孩睡熟,把那针忘情水给女孩给扎了,一针下去,女孩就没什么反应了,等她睡醒的时候,已经痴呆了,到了晚上,他还想和女孩爱爱,又疯了一阵,只是,那女孩,已经没有什么反应,只像一个玩偶一般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和女孩吃完饭,卷毛发了神经,再次玩,这回玩个新鲜的花样,他把他的命根子,伸到了女孩的嘴里,他是想玩花样........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