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42章 深夜来袭

    第142章 深夜来袭

    潘兰的姐姐和姐夫相持了有十分钟,外边邱宗辉说话了:“潘竹,我今天来,一个是想看看你,再一个,我来是告信的,今晚上你们一定要小心,你们得罪了大德,估计晚上他们找人要对你们不利,我听他说了,你们小心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这么一说,潘竹进屋了:“小兰,你们怎么得罪了大德?”

    潘兰纳闷了,自己三人没遇到别人啊?韦鉴明白了,一定是火车上那个抢座的小子,顿时,倪佳哦了一声,一定是那小子!

    潘兰就问:“姐,那个大德是不是长得一米七多,带个扁扁帽,小眼睛…瞅着就不像好人?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他,地头蛇,前两月,他带人把老魏家的儿媳妇给抢走了,玩了一礼拜才给放回来。”潘竹说话的时候,咬牙切齿地恨:“邱宗辉就是和他鬼混,我才和他离婚的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韦鉴明白了,他当然不怕这帮小子,来一个灭一个,潘兰就问:“警察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警察?警察不也是人吗?没有家吗?他们管完了,自己的家人就遭殃了,咱们镇上的一个警察抓他,这小子当面威胁警察:今天你敢动我一下,明天我就干你老婆!看这小子太嚣张了,气得警察暴打他一顿,结果,没出一个礼拜,警察的媳妇就被强了,而且是很多人轮的。”潘竹说完,眼光发暗,她知道,今晚是够呛。

    门外的邱宗辉还没走呢,其实往哪走啊?离县城五十里地,这个时间已经没有出租了,走五十里?冻死了!关键是,他不放心,大德他是知道的,心狠手辣!

    潘兰说道:“要不,我们让姐夫进来,多个人多个力量,姐夫大老远来报信,不能让他在屋外挨冻啊。”

    潘兰的话让姐姐为难了,自己恨他太深,难道就凭几句话就能答应他,绝对不行!

    潘兰去开门了,邱宗辉进来了,先和几个人问好,没有向媳妇认错,因为要把大事说完!然后就把今天白天的事说了,最后他提醒:“大德今晚可能要找几个狠人,咱们先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邱宗辉说完,就进厨房,拿来了菜刀、斧子、手锤、板锹,做到了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当他递给韦鉴的时候,韦鉴一笑:“不用,我有拐杖。”说完,他扬了扬钛拐,邱宗辉看了看点头:“也行,我估计,惯例他能后半夜下手,一点左右,咱们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潘兰看看眼前的形式,姐夫是想言归于好,那得成全一下,她把姐姐拉到了房间里,又给姐夫推进去,然后把门带上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里边就传出了姐姐的哭声,这是三年来姐姐受的委屈,能不哭嘛,潘兰把这屋的门也关上了,她不想影响二人世界,也不想听他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韦鉴就和两个美女大眼瞪小眼,一个双人床,三个人怎么睡?潘兰的心里直痒痒,可是她却没办法,姐夫来了,占一个屋,那就三个人挤一个床吧!

    韦鉴看着尴尬的气氛,于是提议:“潘兰,找找,姐家有没有大盆或者大桶,能不能烧点水,我想泡澡!”

    啊!都什么情况了,你还有心思泡澡?潘兰不解。

    韦鉴不以为然:“小毛贼,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潘兰自然去烧水了,现成的热水器,还有大木桶,很长的那种,适合坐在里边,后背靠着桶边,韦鉴看见了,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半小时过后,潘兰把水温调得最合适,安排韦鉴进来泡,韦鉴说道: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,你去休息一会吧,一会还要大战呢!”

    潘兰摇头:“我给你按摩。”也不管韦鉴同不同意,帮着韦鉴脱衣服。

    韦鉴躺到了大桶里,泡热水澡真是舒服啊!韦鉴闭上了眼睛,忽然,他就感觉自己的第五肢上一紧,睁眼一看:潘兰!这个家伙正在那玩呢,巴拉巴拉,试试弹力怎么样!

    韦鉴被这家伙给气乐了,抓住了她的手:“你都多大了还调皮,该找个人嫁了,这么调皮。”

    潘兰不以为然:“才不呢,我要好好玩几年,再结婚!我可不能像姐姐,结婚那么早,男人还这样,我要找个像……”

    倪佳自己在屋里无聊,她到卫生间一看:这个小妮子,竟然在~调~情!她快步走过来,就要上手,韦鉴一看不好,这若是让姐姐、姐夫看见,两个女孩给自己搓澡,那可糟糕了,赶紧让二人离开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离开了卫生间,韦鉴悠闲地躺在那里,真不错,泡热水澡真舒服啊!迷迷糊糊他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,每半小时,倪佳和潘兰给换一回热水,但是二女看韦鉴睡着了,出奇的没有打扰他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韦鉴醒来,该出去了,韦鉴站起身,擦干水,忽然他眉头一皱,有门响:哦!有专业开门的。

    韦鉴一声冷笑,我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!他不动声色,把卫生间的灯闭了,慢慢地,把衣物穿好,抄起了自己的钛拐,看着这帮歹徒一个个地进来,为了防止逃跑,来人把门反锁。

    大德一挥手,六个人分两伙,各举刀枪对着门,然后他悄悄打开第一个房门,里边亮着灯,邱宗辉搂着潘竹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发现门店异响,一个激灵醒了,他也傻了:一个人拿着匕首,横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邱宗辉,行啊,两句话就把媳妇给说的回心转意了,哈哈,想不到,你媳妇挺标致。”大德坐在床边,一边说话,一边伸手,在潘竹的胸脯上狠狠地抹了一把:“不错!早知道是这样,我早就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德!你他妈感动我媳妇,我整死你!”邱宗辉也怒了,他虽然怕大德,但是真要懂自己媳妇,那就拼命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就你那熊样,我还真没瞧起你,不过今天呢,我的目的不是你媳妇,以后的吧,火车上那两个妞真是正点啊,我看那个妞对那个瘸子那么情意绵绵,当时我都想干她,哈哈,我去那屋玩耍去了,你们俩给我看好了,邱宗辉敢动,就给我放血,只要不死就行。”大德洋洋得意,向另一个屋而去。

    大德打开门,倪佳和潘兰都睡着了,大德来到了二女近前,伸手在倪佳的下颌上一挑:“小妞,不错啊,火车上给我的邪火都撩拨起来了,今天,哥要好好爽爽。”

    谁都没注意,倪佳顺手抓起一把菜刀,对着大德的脑袋就是一下子!可把大德吓坏了,身体往后一躲,一下坐到地上,摔得他是哎呦一声。

    潘兰和倪佳,一人一把菜刀,指向面前的四个歹徒。

    另一个屋的潘竹眼泪都下来了:“邱宗辉,救救我妹妹,我妹妹有个闪失,我也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邱宗辉当然想出手,可是,自己脖子上的匕首让他不能动弹:“老婆,如果今天大德敢碰小兰,我保证,只要我有一口气,我发誓,一定宰了他,还有眼前的这两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骂谁呢!你妈的,我现在就宰了你!”面前的小子一拳砸在邱宗辉的脸上,接下来一顿暴打,潘竹急忙阻拦:“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已经过那屋去了,他趁着几个人分心,右手一个掌刀,切到了一个拿刀的小子脖颈,噗通一声,这个大汉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韦鉴的重拳出手了,对着一个小个子,两拳下去,肋骨就断了。

    不好!打得明白了,因为他一直没看见那个拄拐的,一定是那个长头发的小子!另一个小子把猎枪递给大德,随后抄起一把一尺多长的军刺,冲着韦鉴就来了。

    韦鉴的眼睛在看着猎枪,他自然不怕眼前这小子,但是他要想办法把枪夺下来,不然,自己就有危险!

    韦鉴从墙边一模,抄起了自己的钛拐,往前一刺,噗的一声,就在拿军刺的小子的肚子上刺一个窟窿,原本拐头上是胶皮,韦鉴方才把胶皮卸下去了,前边现在是一个尖,带螺纹的尖。

    那小子被刺以后,躺在地上直哎呦,现在就剩大德自己了,他端着猎枪,冲着韦鉴就来了。

    韦鉴心中闪过几个念头,忽然他心中一动,喊了一声:“倪佳潘兰,用刀砍!”

    倪佳反应快,手里刀一下就飞出去了,嗖的一声就砍向了大德,大德方才一听用刀砍,他就一愣,接着一把刀飞过来,他明白了:原来那两个小妞也是危险分子,他身体一躲,他的枪口一偏,韦鉴的钛拐出手了往前一刺,正击到大德拿枪的右手肩窝,噗!刺了进去,大德疼痛难忍,枪端不住了,韦鉴冲了进来,只见白光一闪,一把菜刀奔着韦鉴就来了!

    韦鉴这个气啊,正是潘兰,激动之下,一把菜刀撇向了大德,哪知道,自己的准头太差,大德没砍着,韦鉴差点着了道。

    潘兰妈呀一声,手捂着嘴,完了!完了!砍到韦鉴了!

    韦鉴的动作太快了,身体一侧,刀砍到墙上,当啷一声掉落在地,韦鉴也到了大德近前了,他的铁拳招呼到了大德的脸,那是非常的亲切而且热烈,砰砰砰砰四下重击,大德就像麻袋一样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潘兰跳下床,摸了摸韦鉴的脸,然后说道:“韦鉴,不好意思,差点伤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砍掉了几根头发……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,地上有几根头发,正是韦鉴的。潘兰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,不敢说话了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