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35章 杀出重围

    第135章 杀出重围

    佟哥看着手枪,他还有三颗子弹,他匍匐着来到汽车旁,打开车门,看见车有动静,老犯带人冲出来,对着车开枪了,佟哥的汽车现在成了靶子,他回手,对着旁边就是两枪,又一个人倒下了,他启动了车子,挂倒档,狂踩油门,冲向了老犯,佟哥的眼中充满了怒火:我要撞死你!

    老犯原本还想追,现在看佟哥向自己冲来了,他到害怕了,身体往旁边一滚,顺手抓住了一个手下挡在自己的身前,砰地一声枪响,老犯吓一哆嗦,因为他的手下,浑身一僵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佟哥驾车逃离现场,老犯傻傻地,忘了追,不是忘了,他害怕!

    听完了以往的佟哥的经历,韦鉴想不到,帮派的内部的权力之争惨烈到这种地步,真是无语,未达目的可以杀人,而且是杀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朋友,这么冷血,残酷无情。

    佟哥接着说道:“其实,我也没想到,但是让我欣慰的是,只有一个人被判了我,让我心寒的是,那个人是我即将传给他位置的人。”

    韦鉴对这些不感兴趣,他困了,于是就美美地睡了一觉,真是舒服啊!一直从上午九点睡到了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佟哥实在是饿了:“我说,韦鉴,你饿没饿?”

    韦鉴想了想,似乎是一天没吃东西了,他揉揉肚子:“是有那么一点儿,走,我去买点烧烤去。”

    佟哥也馋了也饿了:“走就走,遇到了大不了大干一场。”

    韦健一看,佟哥这货是个不要命的主,韦鉴一摆手:“舅舅,还是我去吧,我给你买回来,你可别出去,伤口没好,再和别人干起来,那以后就没个好。”

    韦鉴收拾一下,走出去了,打车来到一个叫做金海浪烧烤城,到这了,韦鉴往那一坐,拿过菜谱,指着这上边的东西:“服务员,这上的东西,一样两个,我打包。”

    好嘞!服务员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韦鉴在那里等着的时候,巧了,他被人认出来了,原因很简单:丐帮的人的特点就是人多!不大一会儿,金海浪外边全都是聚集了丐帮的人,足有三十多!

    伙计把东西拿过来:“一共二百六十六,收二百六!”韦鉴把钱递过去,然后拎着,拄着双拐走出金海浪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出不到十米,就被人围上了,为首的一个胖子,下颌上留着一圈胡子,旁边的一个人,韦鉴认识:黒四!他明白了,自己今天要有一场恶战,他把吃的放下,看着眼前的三十来人说道:“好狗不挡道,别怪我没提醒你,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来人是丐帮第二把交椅:沙平寨。此人和诸瘸子一样,残忍、狠辣。他韦鉴这么说,哈哈大笑,对着手下说道:“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,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傻子?我们三十号人,他自己,哈哈!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,黒四说道:“沙哥,一会抓住他的时候,我来执行家法怎么样,咱们丐帮又多一个下蛋鸡…”

    “好!就由你来,砍断他的双手!”

    黒四不解:“沙哥,干嘛不砍断他的双脚?那样不是更惨点吗?来钱不是更快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废物,砍断双脚,那你天天还得抱着他上下车,多费劲,这样他可以自己走,多省劲啊!哈哈哈”

    听着这伙人的残忍地说话,韦鉴都忍不住了,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灭掉这伙狼心狗肺的人渣!

    韦鉴出手了,一点没有留情,钛拐的前边间断,一下触到了一个小子的小腹,噗!鲜血出来了,这个小子摔倒在地,韦鉴知道,自己若是不狠,那就只有被砍断双手的下场,所以他今天出手格外的狠,也可以用残忍来形容。

    韦鉴的拐一轮,扫到了一个小子的鼻梁骨,那人被击飞出去,鼻子已经毁掉了,后边上来人轮着棒子,打向韦鉴,韦鉴现在最苦恼的就是这双脚,他现在行动不便,最近有了点酸的的感觉。

    韦鉴脚下一滑,躲开了,回手一拐,砸中了对手的脑袋,砰!这人往后一仰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韦鉴几次出手,全都重伤自己的人,沙平寨有点惊讶了:想不到这个小子这么能打?难道他是哪个帮派的?既然他不报名,那就不能怪我!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用人海战术,同时上,他最多能打两个人,然后给我抱住他,往死里打!”沙平寨是打群架出身,他知道,再厉害的人都怕近身作战,只要按倒了,那就是人多力量大!

    老大命令了,十了个人把韦鉴围上了,韦鉴一笑,其实,他使用拐,是不得已,就是自己的脚不方便,不然自己一点都不担心这群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上!一声令下,四个人同时冲上来,韦鉴的左手拐往前一刺,一个小子胸口被刺了一个窟窿,倒在地上,韦鉴手里的那个拐,往地下一扫,三个人的腿几乎被打折了,倒在地上,哎呦妈呀直叫唤。

    有不要命的,后边上来了三个,韦鉴的重拳出手了:一拳击到了一个胖子的腮帮子,另一拳重重地达到了一个瘦子的下颌上,当常二人就晕倒了,韦鉴的拳头没有停,他迎着人群就冲过去了,拳打,肘击,砰砰砰几下,十个小子,全躺下了!

    这可不好!

    沙平寨大吃一惊,这小子是哪里混的?伸手这么厉害,他不是瘸吗?这么不用拐也可以走?上当了,这拐是他的武器!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,若是韦鉴知道了,会被气乐的!

    韦鉴走过去,捡起了双拐,当他抬头再看沙平寨的时候,他知道,完了:只见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!

    韦鉴把双拐放在腋下,冷笑一声:“救你命这也叫帮派?狗鸡把都不是,跟大爷打啊,拿枪算什么能耐?沙平寨,你妈 b有种你开枪啊,老子不是吓大的,你开枪啊?今天你不开枪,你是大家的孙子!”

    沙平寨气得脸色通红,他确实是不想开枪,这把枪跟随他有三年了,他一颗子弹都没打过,原因很简单,他就能欺负欺负那些抓来的小孩,他知道,打死人是要偿命的!

    想了半天,沙平寨吼了一声:“给我绑起来!”

    韦鉴巴不得有人过来当挡箭牌,他没有动,三个小子凑过来,一个人抓韦鉴一只手臂,机会!韦鉴一拳打翻一个,然后手里拐抡出去直奔沙平寨。

    沙平寨开枪了,啪!枪声过后,韦鉴旁边的那个丐帮的小子膀子中弹了,哎呦一声,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糟糕!打中了自己的兄弟,沙平寨再次举枪。这时一伙人蜂拥而上韦鉴被缠住了,一个个拿出绳子就给韦鉴捆上,他们都不敢松手,生怕韦鉴再起来,那时谁也拦不住了。

    韦鉴被五花大绑,他站起身,冷笑着看着沙平寨:“小子,别得意,等我的人来到,你会死得很惨!”

    沙平寨冷笑一声:“是吗?你让他来啊!”说完他把手枪拿起来对准了韦鉴,随着一声枪响,沙平寨往前一个踉跄,扑通一声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沙老大!你怎么啦?”众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个个来到沙平寨的近前,只见老大的后背中枪!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:“不好!这小子的帮手来了!快撤!”二十来人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笑话,就这小子自己就这么能打,再来一个,还有枪,不跑是等死!

    黒四不那么想,他趁乱拿起韦鉴的拐,他对着韦鉴的双腿,狠狠地打去,砰!又一声枪响,黒四倒在了血泊之中,钛拐飞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韦鉴三下两下把绳索解开,捡起双拐就跑,后来一想,不行,自己还饿呢,回头看一眼自己买的吃的,他跑回去,捡起来,向黑暗中中跑去。

    金海浪的老板,目睹了整个的争斗过程,这也给他留下了以后吹牛的资本:我跟你们说啊,那天,就那小子,那个铁拐哥,那真是太帅了,一个打五十多人,我没吹牛啊,你们知道,丐帮的狠人沙平寨,就被他瞎蒙了,一个人面对五十人,毫不在意,一双铁拐上下翻飞,丐帮的人被他干躺下三十多人,你们不服的站出来,谁敢?最后,沙老大挂不住了,拿出了冲锋枪,一梭子过去,那小子竟然什么事都没有,最后,沙老大被铁拐哥的同伙,一枪撂倒,人家就走了,我估计,那人绝对是大侠,铁拐大侠!

    从此,连城流传着铁拐哥的故事!

    韦鉴知道,佟哥出手了,他二人趁乱,回到宾馆,然后照样吃东西,这个佟哥干掉了两个人就跟没事一样,韦鉴想问:什么时候走,但是佟哥没有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就吃吧!一顿大吃,似乎韦鉴买的东西没够,韦鉴有拿出来自己带来的食品,两个人又开始继续吃。

    当韦鉴吃这些东西的时候,他想起了梅姐,这是梅姐特意给自己买的,梅姐对自己太好了,但是自己不能接受她的爱,破坏人家的家庭就不好了,但是他没想,他已经和梅姐同床共枕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问我,怎么还不走?”佟哥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万一让人家警察抓住了,那就完了!你方才开枪了,似乎打死了两个人。”韦鉴特别担心,他没经历过这样的事,心中惴惴不安,看着佟哥。

    佟哥一笑:“现在跑,只能被警察抓住,现在四处都戒严,交通要道的摄像头全都让我们跑不了,打车也不行,我们就在这呆着,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。”佟哥吃完,往床上一趟,他不敢把左侧的膀子碰到东西,只能用右边的贴在床上休息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