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33章 “请”医生

    第133章 “请”医生

    (祝大家新年快乐,磕巴给大家拜年了,晚上可能还有一章,我尽量吧。)

    “必须手术!”韦鉴知道,现在的伤口已经感染了,再不治疗,三天后人就可能昏迷,那时就晚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咱们去一下医院吧,不然你肯定得死。”韦鉴说的非常直接,佟哥一阵苦笑:“枪伤,哪个医院都能治,但是哪个医院都会报警,我有自己的医生,但是现在都被范楒仔监视着。”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舅舅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佟哥看看他,点点头,韦鉴说道:“我去买药,等我!”说完他拄着双拐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佟哥不知道韦鉴身上发生了什么,但是帅气的韦鉴拄着双拐绝对很特别,似乎是韦鉴也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韦鉴打车来到了第二医院,他在走廊的医生介绍的专栏里,查看了一翻,然后来到问讯处:“请问今天外科主治医是哪位?”

    导诊告诉韦鉴,就是那位,刚进屋的李医生。

    李医生刚做完了一个手术,回到办公室做到凳子上,喝口水,韦鉴进来了,掏出刀对着他的脖子:“要死要活?”

    李医生天天拿手术刀,自然对刀很敏感,见到脖子上的刀,他害怕了:“小伙,有话好好说,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受伤了,需要手术,你想活,就马上带足了东西,出诊费一分不差,五千还是一万?”韦鉴知道,对待医生,必须要软硬兼施,不给钱是不行的,弄不好还要告发。

    李医生心中说道:给我钱?我能保住命就不错了,不来医院,那肯定是见不得人的伤,很可能是黑社会性质的,今天的值班,真是倒霉,他自然知道越是配合好,自己的生命越有安全的可能,若是不好,恐怕小命休矣。

    收拾完毕,带足了东西,他和助手打声招呼,说有急事,人就被韦鉴请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了宾馆,韦鉴敲门,佟哥警惕地往外查看,才给二人开门。

    进屋韦鉴就说:“舅舅,我把医生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医生一阵苦笑,这是请吗?就算是吧!至少没有让自己受伤。

    佟哥看看韦鉴,点点头,开始吧。

    把衣服剪开,李医生有点惊讶,枪伤,难道是逃犯?此时容不得他细想,麻药!一针下去,十分钟,佟哥就感觉整个膀子,半个身子都木了,李医生在伤口处敲了敲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佟哥摇摇头,李医生说道:“这是局麻,可能我在挖子弹的时候,会很疼,来,拿个毛巾放嘴里。”韦鉴照做,递过来一个毛巾,佟哥用牙咬着。

    医生是真狠啊,至少韦鉴看着直咧嘴,烂肉被李医生用刀都割掉,然后挑出子弹,韦鉴不看了,太血~腥了,但是,他没想想,若是不割掉废肉,发炎了,烂掉了,人也就废掉了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,手术完毕,佟哥的脸上全是汗,那种疼痛,不是旁人能理解的,毕竟局麻效果不是很好,另外,麻醉剂的剂量,还是要控制,正常这种手术需要全身麻醉,但是,李医生不是专业的麻醉师,这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李医生擦了擦汗,说道:“没有问题了,七天之后能完全好转。”然后手不停,迅速地挂上吊瓶,消炎针打上。

    韦鉴很满意,说道:“这是一万块,包括七天的治疗费,你看够不够?”说完,把一摞钱递过去。

    李医生哪里敢接,一看眼前这二位就是黑社会,趴着那位始终没看见正脸,估计是个更狠的角色,自己收完钱将来怎么办?

    韦鉴一瞪眼:“你不收?是不是想出去告发我们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收,我是不会乱说的,请放心,放心。”他知道,自己收钱了,他们放心了,自己也就安全了。他擦擦汗,说道:“小兄弟,这里的吊瓶和消炎药,够三天的,这里埋针,即使我不来,有药你也可以自己扎。”说完,教韦鉴使用方法,好处是不用自己找血管,往接头里一扎就ok。

    韦鉴一看,这医生想得确实周到,李医生说道:“三天后,我再来给你送药,没事,你们放心,我不会告发的,谁没有个大事小情,江湖救急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李医生说完,眼睛看着韦鉴,韦鉴来到床前,看看佟哥,佟哥点头,韦鉴这才放李医生走,李医生临走,给韦鉴留下不少的口服消炎药和消毒棉签,还有胶带等等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佟哥伤得太重了,方才是咬牙挺着,现在只过了几分钟的时间,就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夜,韦鉴没有睡,他担心的医生会不会告密,帮里范楒仔的人能不能找来,还有佟哥的身体能不能有危险。

    范楒仔这一夜也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他和庆源帮干了一场,上了许多兄弟不说,最关键的是他要灭掉自己的大哥——佟哥,已经发现了踪迹,可是让他给跑了,他不担心别的,他害怕,佟哥是有名的心狠手辣,自己暗杀不成,将来可怎么办?

    在总部里,他是坐卧不宁,一有风吹草动,他的心里就是一惊,阿辉心里也害怕,他是佟哥的司机,跟了老大十多年了,可是自己背叛了老大,他知道,佟哥肯定会饶不了自己的,现在的他后悔,但是唯一的希望就是:佟哥重伤不治,拿自己就不用担心了。

    给我各大医院去盯着,凡是有外伤的,都要看,一经发现,格杀勿论,赏钱五十万!

    范楒仔的悬赏下去了,他的贴心手下一个个干劲十足,各大医院蹲守,结果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远在钢城的几个人都在惦记韦鉴。

    婷婷给韦鉴打了几十个电话,都是关机,她知道自己可能真的失去他了,一个人关在屋里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梅姐也失去了往日的潇洒,整天闷闷不乐,浩哥就在旁边,买了一大堆好吃的,以前,梅姐早就大吃特吃了,今天,梅姐却一直无声无息,浩哥都吓坏了,把那三个死党找来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天亮了,佟哥醒来,伤口已经不太疼了,整个夜里,他都是趴着睡的,压得胸口很疼,韦鉴把他扶起来坐好,佟哥看一眼韦鉴:“你一宿没睡?”

    韦鉴一笑说道:“我怕出事,所以没睡,现在给你扎消炎针,争取早点好。”佟哥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睡吧!我自己能换药。”佟哥知道韦鉴也乏了。

    韦鉴摇摇头:“现在还不困,我先给你兑药,去给你买点吃的,然后再睡。”

    韦鉴说完,开始兑药,昨天李医生告诉他怎么操作了,他知道非常简单,但是干起活来才知道,原来很麻烦的一件事:笨手笨脚地拿起药剂,用棉签消毒,想想医生教的程序,然后用针管在生理盐水里吸一针管生理盐水,注射到消炎药的小瓶里,反复把药液扎进去在抽出来,最后用手震荡,看见药都溶解了,接着做下一瓶,佟哥原本以为很简单,现在看了看,拉倒吧,自己真做不了。

    韦鉴后来的手法就熟练了,看着韦鉴,佟哥笑了:“你学东西挺快啊,赶上了小护士。”

    韦鉴一咧嘴:“舅舅,你还有心开玩笑,你心真大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能怎么样,我在连城拼了三十来年了,这点小伤算什么,等我好的,范楒仔,麻痹的,我宰了他!”

    看着佟哥的狰狞的表情,韦鉴问了一句:“舅舅,你年龄不小了,是不是考虑该退隐江湖了,别打打杀杀的,享福不好吗?已经五十多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,被韦鉴一说,佟哥一时语塞,他的心里在想:享福?似乎自己没享过福,虽然在众人面前威风凛凛,但是自己确实是很孤单,儿子不敢来看他,在国外,媳妇也走了,和儿子在一起,自己其实是非常孤单,非常孤单,想到这,一个黑帮老大,竟然叹口气。

    韦鉴知道佟哥有了感触,他顺势问了一句:“舅舅,佳佳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佳佳…她不回来了,已经定居英国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的心中忽然一颤,这个大学时期的女友,可能再也见不到了,见不到也好,见到了自己的现状也难过。

    韦鉴收拾完,说了一声走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了外边,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餐,今天的温度有点回升,和煦的阳光照到脸上,非常的温暖,韦鉴辨认了一下方向,向北边走去。

    向北走了有二百米,是一个卖早点的摊子,有油条、豆腐脑、豆浆,这是东北的特色,韦鉴很喜欢,在买几个煮鸡蛋,递过去钱,买完了,往回走。

    他没注意,旁边有个人盯上他了:丐帮的小喽啰。

    昨天被韦鉴打的那俩小子,回到丐帮把事一说,丐帮的老大诸瘸子大眼珠子一翻楞:“妈的!敢打我的小弟,还在我的地盘上要饭,都给我听着,看见这小子就给我哦往死里打,打残他,让他替我们要饭赚钱!”

    有了诸瘸子的话,他的小弟立刻行动起来,可惜,没抓住韦鉴的影子,原来韦鉴去宾馆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看见了韦鉴,这小子立刻在远处跟踪,其实就怪韦鉴的形象太好认了:帅气是外表,长发飘逸,再就是拄着双拐,三大特点,老远就能认出他。

    这小子看见韦鉴进了宾馆,撒腿就往回跑,这小子心中可乐坏了:老大都说了,抓住那小子有奖励,累得他是气喘吁吁,来到诸瘸子的面前,呼哧呼哧喘气:“老大…我看见那小子了…”

    诸瘸子一脚给他蹬个跟头:“你他妈,不会打电话啊,累得跟什么似的,说!那小子在哪?”

    不到半小时,也就是二十五分钟,诸瘸子带着二十多个小弟就过来了,来到吧台,厉声喝道:“有个小子,长头发,拄双拐的,住哪个房间?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