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31章 连城不太平

    第131章 连城不太平

    韦鉴给冰冰留下一个纸条,大概的意思说,现在就去旅行社报名,海南之旅一定要去,自己的身体只是小恙,没事的,最近要去看看中医,过几天就好了,会和大家在海南集合的,再有就是,去丽晶图片社,押那里八万块,很久没给人家结账了,不能失信。

    韦鉴想了想,接着写到:我带走了一套相机,顺便旅旅游,我会把旅游的风光发到qq上,我身体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接下来韦鉴收拾好东西,读卡器、cf卡、电池、充电器、瑞士军刀,等等一应物品带全了,然后走出门店,回头看一眼薇薇,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踏上了南下的列车,韦鉴奔向自己的第一站:连城,他要去看海。

    清晨,迎着朝霞,梅姐来到家,打开房门的第一件事,招呼韦鉴:“小懒猪!该起床了,今天早餐是珍珠饺,味道鲜美,快起来,完了就没了……”梅姐感觉到一丝不对,没有声音,她快步来到里屋:韦鉴!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梅姐里外屋找,最后她看见了纸条,梅姐哭了,哭得很伤心,拿出手机拨打韦鉴的电话,电话是关机状态,很明显,韦鉴是不想让她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梅姐伤心了,她拨通了浩哥的电话:“死耗子,都怪你,偏要我陪你,石头哥不见了,石头哥走了…呜呜…”

    浩哥一听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好像开了一扇窗,这些天以来,晓璇陪着他,确实很快乐,但是他的心里一直放不下自己的媳妇,尽管梅姐说了石头哥瘫痪了,但是他还是没有底,现在一听人走了,他非常高兴,但是不能表现出来,只好劝媳妇:“阿梅啊,石头哥本来就是想去看病的,我猜一定是,你把他留在咱家,那他什么时候能站起来,走了好,走了好……”走了好,确实是他心里话。

    梅姐失魂落魄地往回走,他要回去找耗子算账,浩哥知道,赶紧给梅姐的死党打电话,然后就吩咐手下:“我有点事先走了,你们和梅姐说一声。”说完逃之夭夭,原本他想带晓璇,后来一想,拉倒吧,那不是没事找抽吗!众小弟谁还不知道,只是不说而已,望着老大的背影,一个个憋不住地乐。

    梅姐刚到海王,三个死党就驾着她,进了小黑屋,审查、审问、审讯,一定要严刑拷打!

    小娟就劈头盖脸地训斥她:“我说你个二货,说你什么好呢!自己有老公,孩子都五岁了,还他妈搞婚外恋,你是不是有病,你说话,我若是浩哥,我一天打你八遍,吊起来打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这话怎么这么熟,似乎是梅姐以前教训她的话,怪不得说起来这么赶劲。

    青青自然也要打击梅姐:“梅姐,你很不仗义啊,抢我的男朋友,这就是你做姐姐应该做的吗?”

    小心也开腔了:“梅姐,这事就是你不对了,你明知道青青喜欢韦鉴,你怎么还偷偷下手呢?我怎么感觉你比小娟还下~流呢?”

    小娟一听就不干了:“我怎么下~流了?小昕,不是我抢你男人,是他勾~我!”

    青青看着梅姐红眼睛,说道:“别闹了,梅姐你想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小娟是真没心没肺,她搂着梅姐的肩膀,小声说道:“梅姐,就告诉我一个人,韦鉴的那东西,多大?”

    青青抄起了一个枕头,对着小娟一顿打:“你个花痴,我打死你算了,你有没有心,这个时间竟然问一个下~~流的问题!”

    小娟被打得跑远了,小昕对她竖起了中指。

    青青问道:“梅姐,你是不是爱上了石头哥?”

    梅姐一听哭声更大了:“我没有,我是可怜他,他下半身残废了,这冰天雪地的,没人照顾他,万一冻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大家都傻眼了,是啊,冰天雪地的,零下二十度,摔一个跟头起不来,那还不冻死啊。

    梅姐接下来就把这十多天,和韦鉴的点点滴滴跟大家说了一遍,几个姐妹听了都很同情、难过,一时之间,也忘了声讨梅姐了。

    韦鉴现在连城的海边。

    他下了火车,拄着双拐,走出车站,辨认了一下方向,然后漫步向海边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相当好,阳光明媚,临海的城市,气温要比钢城高上四五度,海风是湿润的,带着点海蛎子味道,淡淡的。

    一辆出租停在了他的身边,韦鉴上车,汽车驶向了连城最著名的海滩:老龙滩。

    到了老龙滩,韦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成群的海鸥,在海边觅食,有数千只,那景观真是很壮观,海边早已有不少人,手拿鸟食,往空中扬去,一群海鸥飞来飞去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韦鉴拿出相机,快门连动,啪啪啪!记录着这漂亮的瞬间。

    一个小男孩,双手捧着鸟食,一直白色的海鸥,竟然落到了他的小手上,男孩惊喜的表情,被韦鉴抓住了,定格了,一个少女,十**岁,单手高局,一只白色的海鸥落到了她的指尖,真是太漂亮了!

    韦鉴记录着每一个精彩的瞬间。

    接下来,韦鉴就开始沿着大海,一步一步地走,他的心情,也随着海浪的冲刷,一点点的变得好了,离开了钢城,他还是心中有些难以割舍的,现在看见了大海,看见了快了的人群,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站在海边,他大声呼喊:大海,我来了………….

    走在连城的街头,韦鉴不得不佩服,连城的环境搞得真是好,街道上看不见垃圾,到处是整洁,入眼都是美丽的雪景,他手中的相机,记录着连城的每一个美丽瞬间。

    到了星海广场,音乐声中,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韦鉴看见了一个人,坐在广场的边上,面前放一个小盆,原来是一个乞讨者,连城也有乞讨的?韦鉴拄着双拐走过去,一个十多岁小男孩,没有了双臂,太凄惨了。

    韦鉴拿出十块钱,扔到了小盆里,然后坐下来,和小孩唠嗑:“小朋友,你是哪里人啊?”

    小孩没说话,只是看着眼前的小盆,韦鉴接着问:“你饿不饿?我给你买点吃的?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韦鉴的话,似乎小男孩没有听进去,韦鉴走了,不大一会他回来了,拿着一个热乎乎汉堡,递过去:“趁热吃了吧!”

    小男孩咽了咽口水,摇摇头:“吃了,就要上厕所,我没有手……”

    韦鉴似乎是明白了,小男孩没有手,无法上厕所,所以不敢吃,怪不得这么瘦弱,可是总要吃东西啊,没有手,那面前的钱你怎么收?韦鉴画着问号?难道这里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韦鉴忽然横了起来:“没关系,来,我拿着,你吃!我叫你吃你就吃!”

    男孩也真是馋了,韦鉴拿着汉堡,他几大口就吃到了一半,韦鉴一看,心里发酸,可怜的孩子,自己的脚走路不便,可是这个孩子吃饭真是个问题!

    韦鉴给男孩喝了可乐,男孩知道自己的处境,只喝了一口,不敢再喝了,韦鉴无奈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忽然韦鉴想到一个问题,他略一思索,然后就去不远处,不知道在哪找了个破盆,就在男孩的旁边,学着男孩的样子,他也乞讨!

    为了增加可信度,他在面前写下了如下可怜的身世:自幼残疾,小儿麻痹,现在又被万恶的小偷,偷走了钱包,求帮,我要去青岛,求助车费。

    还真有热心的,一些小女孩走过,看见了简介,有的给一块,有的给五块,一时之间,竟然比小男孩的收入要多。

    下午了,走过来两个大汉,来到了小男孩的面前,看见了他身旁的可乐杯子,不容分说,啪啪就是四个大嘴巴:“你妈的,都是老子被你上厕所知道吗?谁他妈让你喝东西的?没到点不知道吗?”接下来飞起一脚,把男孩踢飞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大汉一拉他手臂:“行了,教训一顿就够了,真打坏了,你他妈出来要钱啊。”这样,那个大汉还不依不饶的。

    韦鉴似乎明白了,这是一个要钱团伙,看来,男孩的手臂?也许不是自然受害的,很可能是被这帮人斩断的。他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怒火,但是离得远,他只是用小相机记录下了方才的瞬间,心中暗道:别惹我,惹我叫你好瞧!

    真让他说中了!那个大汉打完人,就冲他来了,到这蹲下身,看着韦鉴面前的钱,数了数,六十多块。

    韦鉴看看看眼前的大汉,能有二十七八岁,圆脑袋,粗脖子,一脸横肉,面带凶相,最显眼的的是,眉毛处,一个黒痦子。

    黒痦子大汉数完钱,把钱装到兜里,站起身指着韦鉴的鼻子:“谁他妈允许你在这里要饭,赶紧滚,不然我把你腿打折!”、

    韦鉴正要教训他,这小子竟然主动上来了,韦鉴站起身,守住双拐,盯着黒痦子说道:“你妈b,那我的钱拿来,一共六百,少一分都不行!”

    黒痦子笑了,看着同伙笑得很灿烂:“这瘸子他妈跟我要钱,还要十倍?你说他是不是找死,我黒四这辈子就他妈欺负人来的,今天竟然有个吃生米的,我叫你狂!!!!!!”太突然了,这小子说说话,突然就给韦鉴一拳头,这拳头太狠了,普通人挨了这一拳,鼻梁骨一定会全碎!

    韦鉴巴不得他动手,只见他头一歪身体一矮,手中的拐头插向了大汉的小腹,虽然这东西放在腋窝很舒适,但是韦鉴那是多大力气,一下就把大汉打得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韦鉴走过去,他是故意瘸着腿走过去的,一只脚踩到了黒四的脖子上,钛金的拐头指向了黒四的眼睛:“还不还钱?你妈的,快说话!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