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27章 审判

    第127章 审判

    韦鉴有点力气了,摆摆手:“梅姐,坐下来喘口气,别打打杀杀的,有法律呢,你总不在海王,浩哥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梅姐一瞪眼,在看到了韦鉴的惨状,梅姐心疼地说道:“对了,哥,谁做的?”

    “史德!”韦鉴刚说完,梅姐就翻了:“哥,我早说先收拾他,你不听,让他抢了先,哥,对这帮垃圾仁慈是没有用的!”

    韦鉴看了她一眼,梅姐赶紧闭嘴,在韦鉴面前,她是一个小猫咪。韦鉴之所以阻止他胡说,是因为满玉英在场,熟话说,一日夫妻百日恩,更何况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夫妻了。

    韦鉴对满玉英说道:“姐姐,你一夜没睡,休息去吧,别把身体搞坏了,我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真的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满玉英看着韦鉴,想表达歉意,但是欲言又止,叹口气说道:“韦晓军,你好好养伤,不要多想,一切自有公论,我也不能说什么了,法律是公正的。”她没办法,一个是自己的男人,这个是个可怜的孩子。

    满玉英心情复杂地走出病房,梅姐看着她走了,就问:“哥,这位是谁?似乎对你不错,昨晚照顾你一夜吧?”

    韦鉴叹口气:“她是史德的媳妇,因为我这件事离婚了,她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史德的媳妇?梅姐很是意外,她怎么会照顾你?韦鉴没有给解释,梅姐也不好意思问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就是梅姐的了,可以说,梅姐对韦鉴那是绝对的认真,照顾得无微不至,比亲姐还好。

    喂水,擦拭身体,翻身挪动,最难的就是收拾卫生,太臭了,但是梅姐不嫌弃,而且样样都做得好,她也给浩哥打电话了,浩哥带着两个贴心的手下过来了,当他看见韦鉴现状的时候,也着实吓了一跳:这还是以前风流倜傥的石头哥吗?

    韦鉴对浩哥多少还有着内疚,所以,也没和他详谈,另外,浩哥是真怕韦鉴,上次给他打怕了,说了几句话,留下一大堆东西就走了,临走,和媳妇说了好半天的话,梅姐知道,是担心自己,没好气的说道:“死耗子,你看看,插着尿管呢,说话都没有力气,能做坏事吗?瞅你那小样。”

    浩哥嘿嘿一笑,叮嘱媳妇要注意休息,然后放心地走了。

    婷婷打来电话:“亲爱的,干嘛呢?两天没有你的电话了,想你。”

    韦鉴是不想让婷婷知道,所以敷衍两句:“婷婷,我忙呢,这些天都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,听话哦!”

    其实,快过年了,婷婷那边忙得不可开交,也没时间,两人挂断电话,梅姐趴在床边,小声问道:“哥,我听青青说,你的女朋友可漂亮了,像仙女一样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韦鉴闭上眼睛,他的脑海出现了婷婷那可爱的笑容,是啊!仙女一样,可是,自己能不能和她走到一起呢?他拉着梅姐的手,低声说道:“仙女一般,可是,我不知道,将来我们能不能…”

    三天后,各种管子都撤掉,韦鉴想下地,当梅姐搀扶他下床的时候,问题出现了:他发现了自己的双腿无力!是不是时间长不运动造成的不适应?韦鉴又努力了多次,结果是否定的!

    专家会诊的结果是:断的肉、筋已经完全接上了,但是,他的经脉,却受到了严重的损伤,经脉不通,将来会造成双腿萎缩!也就是说韦鉴后半生要坐轮椅!

    惊天的打击,让韦鉴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,轰然倒下!他双眼无神看着顶棚,梅姐无论怎么招呼他,他都一点反应没有。

    对于韦鉴来说,没有了双腿,就是没有了自由,那就剥夺了他的运动生命,哪还有什么快乐而言?!

    从此,韦鉴沉默了,梅姐也害怕了,她害怕韦鉴想不开。

    九天后,法院通知韦鉴,准备开庭,韦鉴的心情非常激动,他非常恨,他要送这个王八蛋进监狱了,他情绪激动,他要怒吼。

    梅姐轻轻拍着他的脑袋:“哥,别激动,我们准备得够充分了,让这个王八蛋在里边多呆几年。”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,韦鉴看了一下,然后接通:“您好,我是韦鉴,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?”

    来人很客气:“我姓武,顾主任和你说了吧,我是为了儿子,希望小兄弟给孩子一个机会,也给我一个机会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韦鉴明白了,是人大的武主任担心明天的审判,韦鉴心中对史德的仇恨现在更深了,他咬牙说道:“没问题,我只有一个条件,明天审判的结果,我希望史德在里边多呆几年,十五年以上吧,你看能不能办到?”

    武主任似乎是对案子比较熟,他略一思索,然后答道:“我会和审判长沟通的,包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开庭。

    史德坐在被告席上,带着手铐,神情沮丧,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潇洒,再也看不见他的意气风发,韦鉴看着这个昔日的仇人,今日的阶下囚,他的眼中喷着怒火:史德,你就等着吧!

    由于此案涉及到了个人**,旁听席上的人不多,二高中只来了两个代表,一个是韦鉴的老师闫振民,一个是书记,四高中的时校长,在一个角落关注着,莎莎和满玉英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走到了一起,他们的心都是揪揪着,他们当然不希望史德获得重刑,但是看着韦鉴的情况,她们知道,不会是一个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朱达昶来了,他是必须到场的,涉及到了他儿子打人的事,他儿子在被羁押,此刻他对今天的审理并不在意,对他没有什么威胁,倒是他担心两件事:那个卷毛还没有抓到,还一个,似乎自己的媳妇和他的上司让他感觉有隐情。

    新闻媒体也来了,那个《正在行动》的女主播颜晶儿没有来,不知道为什么,到场的是一个年轻的漂亮女生。

    教委主任也到场了,毕竟史德是他的手下,政法委顾书记和他坐在一起,两个人不时地低声交流着。

    这件案子,可以说是轰动了钢城,各界的代表都要参加,虽有**,但是案件的性质特殊,法庭也就默许了一些人参加。

    法庭调查:公诉人把史德的罪行说了一遍,然后每一个案件需要史德做出认可还是不认可的回答。

    第一件案子:雇凶伤人。

    史德的辩称:我是找人了,但是我没有要杀死他的意思,我的想法非常简单,教训他一顿,他让我身败名裂,我必须让他付出代价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韦鉴示意,梅姐向法庭递交了一个录音,当录音被播放的时候,全场震惊了!

    史德的声音:山猫…就按你说的价…恩…我这就把钱给你打过去…卡号多少…好的,我记住了,三十万,给我宰了韦鉴!一会儿,他能出现在四高中门口,非常好认,长头发…将近一米八身高…

    史德傻了,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自己的电话被监听了?可能,当时自己的银行卡已经被冻结了,完了,杀人罪名成立,自己的罪行可不会小了。

    他低下了头,他忽略了一个问题,这个是韦鉴给法庭提供的证据,那么就是韦鉴收集的证据!

    史德认罪。

    第二个罪名:强~奸~罪。

    史德不认,可是当他看到走过来的证人的时候,他傻了:刘雅文!这是他绝没有想到的,一个在他眼中文雅得像小猫一样的女人,竟然要指控自己?

    刘雅文陈述了十七年前史德对自己施暴的事件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,想不到,那时的他就已经开始了变质了?!

    史德矢口否认:“我和她,是有那事,但是那都是你情我愿的,我没有强迫她,谁都知道,那事如果女的不同意是干不成的!我还说是她勾我呢,请审判长,您想,十七年了,这段时间,我和她都有来往,有这么长的时间了,她早怎么不告我?”

    莎莎和满玉英脸色难看,都在暗骂史德,该死!

    刘雅文拿出了一个证据,交给了法庭,不大一会儿,一个声音传出来了,是史德的自诉,婚外第一个女人,姓刘,出差…发生了那些事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后半段,后半段讲诉的是刘雅文如何地配合他,韦健是不会给播出来的。

    史德傻了:这是自己唯一的一次说出来,还是在酒店,和一个小妞说的,怎么会落在刘雅文的手里?他明白了刘雅文告自己的原因,因为在那里叙述的时候,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也学刺痛了刘雅文的心?!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有认罪。

    第三个罪名:勒索。

    一个学生家长代表陈述:几天前,史德给他们九个学生家长打电话,说可以给孩子办加分,没人勒索了六万元,一共伍拾肆万元!

    史德面无表情,他知道,这都是家长自愿的,但是到了法庭,就变成了他勒索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韦鉴给学生家长出的主意,不然,可能就要取消孩子的报考资格,谁都会这么做的,所以家长的心非常齐,可就让史德难受了!

    更让他难受的是,他无可辩驳,不认罪都不行。

    法庭陈诉,一个挨着一个,更有一项: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经调查,史德银行冻结存款有四百万,名下的房产有三处,一处是正在住的,一百二十平的住宅,还有一处一百平和一处一百三十平的商品房,楼房总价值一百五十万。

    莎莎看了一眼满玉英、满玉英一脸的疑惑:法庭是不是搞错了?他哪里会有那么多钱?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