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26章 病床上的较量

    第126章 病床上的较量

    急救中心,莎莎在抢救室的外边,来回踱步,她内疚,后悔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过后,韦鉴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,莎莎泪眼婆娑,坐在病床旁边,她握着韦鉴的手,嘴里重复着一句话:都怪我,韦鉴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

    韦鉴的体温很低,失血过多,他的脸色苍白,医生说道:“你是病人的家属?他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,不过还没过危险期。”

    莎莎说道:“我是他同事,这一夜就由我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当韦鉴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“韦鉴,你醒了?太好了”莎莎蹲在旁边,看着韦鉴的眼睛,再次把道歉的话说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韦鉴微笑着,说话声音很是无力:“这件事是我早预料的,即使没有你,也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不明白。”莎莎确实是不明白,她能理解史德的孤注一掷吗?

    “是史德想杀我,谢谢你,替我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绝不会是史老师!”莎莎坚决予以否定,她掏出手机,拨通了电话,韦鉴示意她,帮自己拿出一个东西,莎莎把韦鉴兜里的录音笔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韦鉴让她外放,他想确定一下,莎莎想证明不是老师所为,自然要证明给韦鉴听的。

    “史老师,我是莎莎,我想问你,韦鉴被人扎了十多刀,是不是你找人干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电话里传出了史德的狂笑:“这个小崽子,我和他谈判,给他五十万让他删除帖子他都不同意,现在纪委就要查我了,我要宰了他,死也要找个垫背的!是我找人做的,怎么,他没死吗?”

    莎莎哭了:“老师,你怎么这么傻啊,你那些罪名都成立也就几年而已,可是你杀人,罪可就大了,老师,你怎么这样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鉴让我身败名裂,我就要他命!”史德说完忽然话锋一转,温柔的说道:“莎莎,今晚能不能陪陪我,这是我最后的一夜了,明天公安就能找到我了,莎莎,求你了,让我再搂着你,过最后的一夜吧!”

    韦鉴说话了,用他现在最大的力气说道:“死校长,史德…莎莎是我的,她是不会陪你睡的,你放心地进高墙里吧…你的女人我会照顾好的…比如满玉英…是我的女人了,莎莎也是,我现在还拉着她的手呢。”确实,韦鉴真拉着莎莎的手呢!由于刚刚醒来,他还是没有一点力气,说这些话都要喘好几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满玉英是你的女人?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信吗?我说给你听…其实满老师年龄是大了一点,但是身材真不错…汝房是c,稍微有点下垂,手感那是真好…在左侧下边,有个黑色的痦子,能有两毫米大小吧…还不信?在她的后腰上,右侧,有个红点,哈哈…信不信啊?你倒是说话啊…”

    韦鉴激怒了史德,他挂断了手机,愤怒着,拨通了满玉英的电话,上来就是这样的话:“满玉英,你行啊,厉害,真的找了个二十五的小伙,你已经证明了,你行,你真行!”

    满玉英对史德的话听的是云里雾里:“史德,你是不是疯了,说的都是什么胡话!”

    “胡话?韦鉴亲口告诉我的,莎莎也在,妈的!没砍死他,算他便宜,可惜,我不能亲自宰了他,可惜,可惜我明天就要……”

    满玉英没听清史德最后的话的意思,但是她听出来了,史德对韦鉴动手了:“史德,你太过分了,谁找小伙了?你害得韦晓军还不惨吗?你还要杀他,他伤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史德惨笑道:“果然,还说你们没事,你这么关心他,你给莎莎打电话吧,去看看你的小情人吧!”史德挂断了电话,颓然地倒在了床上,他已经没有力气了,人的精神到了绝望的时候,**也会跟着死去。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莎莎对韦鉴说道:“韦鉴,原来你是这么的无耻,竟然祸害满老师!”

    韦鉴挣扎着,想动了一下身体,可是剧烈的疼痛让他龇牙咧嘴:“什么叫祸害?满老师单身,我也单身…恋爱自由不对吗…你不是也喜欢老头吗?现在我改主意了…我要追求你,做我的女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莎莎站起身来,把手拿开说道:“你做梦!我知道,你是想报复史老师,但是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莎莎的动作大了一点,牵动了韦鉴的手臂一下,韦鉴疼痛难忍,皱着眉头,莎莎赶紧扶着韦鉴肩膀:“韦鉴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惹你生气了,今天如果不是我把你约来,他们就找不到你,你也就不会受伤了…”莎莎真的后悔,为什么要听史德的话,自己再也不会听他的话了,他是一个魔鬼!

    莎莎的电话响了,可是她没敢接,是她最不爱面对的——满玉英。

    韦鉴艰难地伸出手,莎莎把电话递过去,韦鉴说道:“是找我吧?满姐姐…我在医院…要看我啊,那你来吧,急救中心,高危病房,不然,明天可能去殡仪馆看我了,亲一个,啵!”

    “你都要死了,还逗满老师!”对韦鉴这流氓派头,莎莎很是反感,不过她还是想知道一件事:“对了,你说实话,是不是真的和满老师那啥了?”莎莎说的很委婉。

    韦鉴有气无力地问道:“那啥?那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气得莎莎说道:“就是睡觉!”

    “啊!没有,我是纯洁少年,我要睡也是和你睡,冰清玉洁,婀娜多姿,听史德对你的评价,你是极品,想想都…”韦鉴在那里贫嘴,气得莎莎举起了手,又无力的放下。

    想想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,她内心非常愧疚,不过,她还是说出了心里话:“韦鉴,我先走了,我不想遇到满老师,你知道…”

    韦鉴理解,但是他坏水冒出来了:“莎莎姐,你说了很久你错了,是不是表示一下诚意?”

    莎莎没明白是什么意思,韦鉴示意她过来,莎莎来到了韦鉴的床边,低下头,韦鉴说话声音非常小,也不知道他说什么,莎莎把耳朵凑过去,韦鉴在莎莎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!”莎莎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史德,我亲了他的小媳妇,哈哈!”韦鉴的笑声进行了一半,就被那疼痛打断了。

    莎莎扭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走到医院门口,不想见到谁,偏偏遇到谁!满玉英一眼就看见了莎莎,跑过来说道:“莎莎,韦鉴怎么样?”

    莎莎看见满玉英就说道:“师母,都是我不好,上了史老师的当,把韦鉴约来了,结果,韦鉴就被他找的人给扎了。”

    满玉英眉头紧皱:“唉,他啊,真是不往好上赶了。”

    莎莎接着说道:“师母,韦鉴的危险期没过呢,你去看看他吧。”说完落荒而逃,她是不敢面对满玉英的,尽管不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满玉英已经没时间在乎了,直奔病房而来。

    “还疼吗?”看着韦鉴那苍白的脸,满玉英心一阵的刺痛,他从心里同情韦鉴,同时她也恨他:如果能和平解决问题多好,但是事已经出了,没法重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能来看我,我是死不了的。”韦鉴说话都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满玉英坐在韦鉴旁边,细心地照顾他,一会用小匙给韦鉴的嘴唇润一润,一会儿用湿的热毛巾给他擦擦脸。

    看看吊瓶里的血浆没了,赶紧按铃,不大一会儿护士来了,换上了新的血浆袋。

    满玉英看着韦鉴,其实她的心里极其复杂,首先就是她太善良了,再有就是她没有能力化解两个男人只见的矛盾,现在矛盾已经升级,只有法律能解决了,看着眼前的小男人,这个曾经摸遍了自己的身体的小男人,满玉英多少还是有一点感觉的,那次韦晓军不离开…自己似乎很愿意发生点什么,可惜的是,小鬼头胆小,当逃兵了,自己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满玉英就这样的,挺到了天亮,韦鉴醒来的时候,满玉英还在给他用毛巾擦头,看着小男人醒来,满玉英说道:“还好,危险期过去了,你也不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伸出手:“姐姐,你一夜没睡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真的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韦鉴的心里是暖暖的,这个善良的女人,怎么就嫁给了那个王八蛋!

    早晨九点多钟,警察来到病房做笔录,韦鉴就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,然后把录音笔递了过去,警察马上向局长汇报:“霍局长,请求马上逮捕二高中校长史德,他是买凶杀人的主谋!”

    当史德洗簌完毕,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时候,警察来敲门,他打开房门,伸出双手:“来吧!都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警车呼啸着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史德被带到了公安局的审讯一室,今天主审的是霍局长,他的面前摆着一些复印件,是纪检委那边送过来的,有的是韦鉴找到的证据,有点是纪检委调查取证的。

    霍局说道:“史德,你是二高中校长,应该是懂法的,坦白从宽的道理你也明白,说说吧,昨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史德已经万念俱灰,找到自己抵抗也无用,那就说吧……

    急救中心。

    梅姐来了,她哭着来的,当她听说韦鉴昨天差点死了,她的眼泪就止不住了,其实昨天,她非常想和韦鉴在一起,都是该死的小娟,打扰了自己的好事,关键是昨天若是自己和韦鉴在一起了,他就没事了!

    梅姐后悔,开着车玩了命地往医院赶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样了?谁把你扎的?我他妈宰了他!”梅姐发狠了,在一旁的满玉英吓了一跳,心说这个女孩瞅着挺漂亮,怎么这么凶,还要宰人?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