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24章 朱达昶的计划

    第124章 朱达昶的计划

    韦鉴回家,买了好东西,给家买了好多东西,还特意买了一瓶西凤酒,这是老爸最爱喝的,进了家门,就发现气氛不对,韦鉴赶紧放下东西,来到老爸老妈面前。

    “妈,爸今天怎么了,是不是您老又欺负我爸了?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!儿子我说你怎么就向着你爸说话?今天你爸是和厂里生气,和我一点没关系。”老妈是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原来,上次的退货事件,查下来,查出来了一连串的大案:销售科长私卖铜板一共贪污两千多万,他把一条龙的那些人全给带进去了——销售科长自己连带着车间主任、段长、采购的、出库的、抓走了十六个,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原来是厂长报的案,这件事跟他没一点关系,却牵扯出了他贪污公款六百万,人也进去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换一个新的厂长能给厂子带来新的效益,大家干劲足呢,今天厂长把韦鉴老爸给找去了,让他收拾东西,回家提前退休,原因很简单,他监督不够格!韦鉴的爸爸只是一个质检员,有什么监督的权利?这不收明摆着整人吗?

    新厂长说了:提前退休,工资照发。

    韦鉴一听,这挺好啊,妈妈一听就火了:“你爸今年五十一,提前九年退休,工资是照发,那奖金呢?这九年内若是工资滚动?涨工资呢?”韦鉴老爸在旁边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韦鉴一笑:“爸,你一个月才多钱?加起来不到四千,以后我给你开资,去我那干,每月再给您三千!算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老爸终于发话了:“儿子,不是差钱,这里差事,我在工厂干活有三十年了,我的口碑那是响当当的,这我若是回家了,别人会以为我和那个**案有关呢,那不丢人吗?”

    韦鉴一听也有道理,安慰老爸道:“爸,别生气了,要不要喝一杯?”

    一听喝酒,老头当时就来精神了:“来,儿子,喝一杯就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韦鉴想起点事:“对了,大表嫂离婚那事,还离不了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离什么离?打打闹闹完事拉到,离婚?那是儿戏吗?”

    韦鉴一缩脖,不离了啊?可惜!他是从心里恨这个大表嫂,就希望她出洋相才好呢!

    忽然,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,韦鉴看了看,还是接通了:“您好,我是韦鉴。”

    小娟张嘴就说道:“石头哥,今天和梅姐约会,是不是很爽啊?”

    啊!韦鉴吓一跳,不会吧!梅姐连这个都跟小娟说,这也太不靠谱了,多难为情啊,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事,并且得到了梅姐的证实——那天的qq信息,我还想让你摸!这是小娟发的!

    哦,明白了,这又是小娟在试探自己,一定是从梅姐那里没问出来,想在我这里确认。

    韦鉴明白了,也就知道怎么回答了:“小娟啊,今天确实是和梅姐出去了,我们俩干活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啊!干活了,还累坏了…小娟心中暗骂:梅姐,真是有一手,偷香!

    韦鉴接着就把自己的事简单说了,还有这一天去的地点,办事大致情况说了一遍,比如什么找人费劲啦,等人难啦,饿晕啦,和梅姐说的一样,可不一样嘛!就是都忽略了关键的花絮,缠绵的那段给掐了。

    没得到什么突破,小娟还不死心:“石头哥,明天我陪你去呗!”

    “哦!不用了,就让梅姐陪我吧,人多了真不好,会吓到人家,再说了,这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小娟酸酸地上说道:“石头哥,怎么就梅姐和青青有魅力,唯独就不搭理小娟我啊?”然后小娟就在那边等着韦鉴的回答。

    怎么回答?韦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发现一个问题,女人真不能沾,梅姐现在对自己竟然极度依恋,再有个青青, 小娟,再有,婷婷是个醋坛子,这若是搞一起去,那自己还活不活了!

    小娟那边还等着自己的信呢,韦鉴只好答道:“等我把史德的案子处理完,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娟满心欢喜地挂断电话,她眼珠一转,拨通了青青的电话。

    总算打发了这个家伙,韦鉴刚撂下电话,梅姐的电话就打进来了:“哥,是不是小娟给你打电话,这二货的嘴不好,你可别说漏了啊!我无所谓,你还没结婚呢,我怕对你不好,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又不是小孩,对了,对浩哥好点,别让他吃醋。”韦鉴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会处理的,他现在和死狗一样,和那个丫头干了三炮,整干了一天,我回去检查,他立马就交代了,让我臭骂一顿,现在老实呆着呢!”

    梅姐的话,让韦鉴直挠头,看来这个浩哥被管得太厉害了,突然给解禁了,真是玩起来不要命啊,你到是悠着点啊!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你给他补一补呗,身体要紧,别管太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,朱达昶已经请假在家了,儿子生死未卜,自己又帮不上忙,这不是普通的案件,他想救儿子出来,可是涉及碎尸案件,自己也是无能为力,媳妇一直没回家,就在赌场看着,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和她说,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能?

    火凤凰娱乐城。

    这里楼上是休闲娱乐,属于斌叔的地盘,地下是赌场,算是斌叔和朱达昶的合资,斌叔是想利用他的公安局长的身份,朱达昶是想利用斌叔在黑道的地位圈钱,二人一拍即合,生意还不错。

    朱达昶开车来到了火凤凰娱乐城,直奔地下一层而去,来到这,看门的是一个漂亮的妹子,叫娇娇。

    每次朱达昶到这,必须先和娇娇亲近一会儿,他最喜欢娇娇了,可是这个妮子就是不让干,他曾经偷偷给娇娇塞了五千块,想要让她陪睡,娇娇拒绝了,理由很简单:美珍姐不让!一句话,让朱达昶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美珍是他媳妇,他还是不敢撸胡须的。

    今天,朱达昶进来,竟然没有骚扰她,娇娇感到奇怪,朱达昶问了一下:“你美珍姐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哦,在楼下,朱哥,你怎么来了?”一边说着话,娇娇偷偷地按动了一个按钮,朱达昶没说话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就要下楼,娇娇忽然说道:“朱哥,很久不见了,说两句话在走呗,干嘛这么急?”

    一听自己惦记的女孩挽留自己,朱达昶走过来,看周围无人,一把搂过娇娇,大嘴在女孩的脸上亲了一下,他的手袭向了娇娇的禁区,娇娇挡住了魔抓:“朱哥,你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朱达昶讨了没趣,下楼而去,娇娇厌恶地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负二层,这里是大玩家的活动场所,白天也没什么人,比较冷清。朱达昶直奔经理室,门没关,到这一看,只见自己的顶头上司政法委书记栾东平在那,自己的媳妇美珍趴在老板台上哭呢。

    朱达昶急忙走过去:“栾书记您好,您来了。”对于这位上司,他是非常感谢的,能把自己从一个小民警提拔到副局长,都是人家的功劳,不然,就自己的水平,也就能做个户口统计吧。

    栾书记表情不是很自然,似乎不太高兴,他勉强微笑着说道:“老朱,我把朱轶群的事和弟妹说了,我不知道,你还没有告诉她,你看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一直想告诉美珍,但是怕她伤心,这不,今天才过来嘛!”朱达昶一脸的愧疚,其实他确实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栾书记说道:“现在的问题是这样,朱轶群招供了,他承认是购买了那两针忘情水,并安排给卷毛,让他扎,但是卷毛扎没扎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朱达昶说道:“验尸报告没有显示吗?”

    栾书记说道:“这种高级的药水,国内没有,所以没有具体的鉴定方法,但是相信不久就会有结论,样本已经送到了省里,我争取找到省里的人,动动关系,给个好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朱达昶心里一块石头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如果那个卷毛被抓住,招供了,他说扎了,你那边怎么努力有什么用?”美珍白了自己老公一眼。

    朱达昶一听来劲了:“那就干掉卷毛,死不见尸!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不是没脑子,你干掉他,那不就是说咱孩子杀的那个女孩了吗?”

    朱达昶没辙了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栾东平说话了:“最好是找到卷毛,让他承认一切,我们给他好处,他杀的人,怎么都是死,朱轶群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研究了一会儿,栾东平离开,美珍上楼找斌叔,若想找到卷毛,只能通过斌叔。

    朱达昶一阵的无力,儿子是他的半个生命,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心思,往那一躺,瞪着死鱼眼睛,一阵地失神。

    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,一个短信的声音惊醒了他,看看自己的手机,没有,坐起来在被里一模,看见了一个手机,只见短信内容是:没事了,斌叔答应给找卷毛,放心吧!

    朱达昶一愣:这是媳妇的手机号码发来的信息,手机是谁都?栾东平!他的心里一动,看看手机里的信息,只有这一个,没有什么可疑的,虽然没有事么可疑的,但是他还是感觉这里有问题,似乎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正当他对着手机出神,他媳妇回来了,看着他拿着手机,微微一愣,然后说道:“我告诉栾书记,斌叔答应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哦!朱达昶答应一声,把手机放到桌子上,然后安慰了媳妇几句,默默离开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