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17章 谁是凶手?

    第117章 谁是凶手?

    今天是月末,明天就是元旦,放假了!

    韦鉴想起点事,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你好美女…忙不忙…哦…那出来我们聊聊?哦…我不找你做...免费也不做…”

    韦鉴话没说完,啪!人家给挂了,韦鉴这个郁闷,只好再次拨通了电话:“这样,帮我做件事,你开价…就按你说的…一千…行!”韦鉴撂下电话,一阵恶寒:妈的,这女的,太现实了。

    打车来到公园门口,十分钟后,过来一个靓女,有二十五六岁,身材苗条,长得那是相当俏,带着太阳镜,低胸装,外边短貂,高筒靴,一看就是很洋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韦鉴走过去说道:“你好,这是五百,事成之后再给五百。”

    靓女接过钱,韦鉴递给她两张照片:“录音笔会用吗?”

    一听韦鉴问她会不会用录音笔,靓女脸就撂下了,但是她仔细看看韦鉴,忽然莞尔一笑,就好像是三月的春光一样温柔:“我当然会用,说吧,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韦鉴跟她交代了几句,最后女士说道:“帅哥,你也没事,跟我玩玩吧,老公没在家,对你免费哦!”韦鉴落荒而逃,靓女一笑,还以为是个老手呢,想不到还是个毛孩子。

    元旦期间,公安局内朱达昶愁眉苦脸,应该放假,这个赵忠林太可气了,非说什么要破案,你就不能等到三号以后吗?你是工作狂,老子还有好多事呢,看着手里的那个电话号码,史校长给他的,据说是一个那方面很强的一个女的,他跃跃欲试很久了,一直没空正好媳妇去旅游了,自己好开心开心,竟给我找事!

    朱达昶坐在办公室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朱局,最近几天,我和小李去了死者朱琳琳的家里做了调查,也对朱琳琳的朋友圈做了详细的侦查,发现这个朱琳琳所接触的人非常复杂,多是社会闲散人员,死者的手机没有找到,而且也不是自己的名字注册的机主,而且还经常换号码,临死前的号码我们已经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通过做了大量的工作,走访了一百多人次,这个过程相当艰苦,查到号码,找到人,还要等人家有空了才能配合你工作,而且涉及到个人**还不能说,还要做大量思想工作才能说实话。

    原来警察的工作真不好干,最后赵忠林确定了有十个人有作案嫌疑:朱琳琳最后打的三个电话都是时间超过了三十分钟,分别打给了三个人,一个是远在天津的一个友,这个人自称是朱琳琳未婚夫,两个人婚纱相都拍完了!

    朱达昶一听就迷糊了:“是友?怎么还是老公?”

    原来二人是上认识的,老家是钢城的,借着出差的机会和她见面,并当天就同居,三个月前拍了婚纱照,双方老人都见面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朱达昶问道:“但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忠林说道:“但是我给朱琳琳老公看朱琳琳的全家合影的时候,他说不认识朱琳琳的双亲。”

    “骗婚!”朱达昶立刻明白了。

    赵忠林继续回报:

    第二个可疑人也调查了,是本市的一个人,三十岁,长途司机,每月只能回家五六天,据他说,朱琳琳是他媳妇,二人已经结婚,孩子两周岁。

    朱达昶骂道:“这个该死的女儿,死有余辜,妈的!”

    这个男子也不具备作案时间。

    我们又调查了朱琳琳的公婆,据他公婆讲,失踪前三天,朱琳琳就夜不归宿,然后老人就说了她几句:平时在家也不做饭,抽烟喝酒什么都好,对待孩子更是可恨,一边打麻将,孩子就放到婴儿车里不管……

    失踪前一天晚上,带着一伙人在家里喝酒,再次被婆婆训了,然后就离家出走了,再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调查了她常去的麻将馆,据一个麻友回忆,那天她非常激动,好像说了:你来不来?你不来我就把孩子摔死……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查了,那个电话号码,不是机主本人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了一个麻友,但是现在,找不到人!我们正在动员那人的家属,争取联系上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麻友有重大嫌疑,要不要通缉他?”朱达昶很配合地说道,赵忠林说道:“在等他半天,他爸爸说动员他自首。”

    这时,赵忠林电话响了:“我是马光金,我自首,我…..”

    朱达昶一听,立刻来了精神:“走,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公安局审讯室,马光金带着手铐,坐在凳子上,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:“自己最近打麻将手气太背,输了一万多,一时之间就想弄点钱,那天看着朱琳琳,就生歹意,准备把朱琳琳的孩子卖掉,换点钱花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赶上朱琳琳怒气冲冲要摔孩子,我们本来就很熟,然后三哄两哄,就把朱琳琳哄到了我家,晚上,我们两个人喝点酒,把孩子哄睡了,我就进了朱琳琳的被窝,朱琳琳也不拒绝,她男人成年不在家,这谁都知道,我们晚上就做了两回,后来我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天起床,朱琳琳说要去找一个重要的朋友,把孩子托付给我,她就走了,然后我就财迷心窍,把孩子给卖了,这就是所有的犯罪事实。”

    审讯的二人一听,心就凉了半截,原来马光金不是杀人凶手,接下来经过多方面的核查,确实不是,可是朱琳琳去找谁了呢?那个人应该是最大的嫌疑!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追回孩子!

    朱达昶从公安局出来,受朱琳琳放荡经历的刺激,他必须找那个女的消消火,朱达昶拨通了电话:“女孩,玩玩啊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嗲嗲的声音:“大哥,可以啊,是来我家,还是去宾馆?”

    二人约好了宾馆见面,朱达昶开好了房间,等着女孩,十多分钟,敲门进来一个二十五六岁时髦的女孩,正是和韦鉴接头的那个靓女,朱达昶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果然是极品,合乎自己的标准,关上门,饿狼一般扑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女孩多有经验,这种事必须调人胃口,随便就让上了,显得自己多不值钱,二人在床上玩游戏,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最后朱达昶双手抓住了靓女那对哇哈哈,哈哈!终于抓住啦!朱达昶翻身压了上去,真他妈好,不用带套了,今天一定要好好地干活!

    女孩的目的达到了,接下来就是享受了,她心中想不明白:那个帅哥也真是的,自己免费算他,他竟然拒绝,真是奇怪!

    接下来,女孩就享受那冲击……啪啪啪~!

    韦鉴在干什么?韦鉴和婷婷去登山,千华山上,山头上有一层白雪,使得原本俊俏的山峰,显得更加妖娆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心情就好,韦鉴指挥:一块巨石的顶上,婷婷双手平展,身后的蜿蜒的群山,咔嚓,卡擦!韦鉴不停地按动快门。

    特写!婷婷披肩长发,斜靠在巨石之上,背景是蓝天白云……

    婷婷走到仙人峰上,手捧雪团,红色的小帽子相映成趣,韦鉴把这美丽的瞬间定格……

    韦鉴拉着婷婷的手,走了足有大半天,婷婷耍赖,不走了:“我实在是走不动了,爬山比打球还累。”

    韦鉴从背包里拿出南果梨,这种梨的味道甜美,口感绝佳,递给婷婷,婷婷是真饿了,狼吞虎咽吃了三四个,也顾不得南果梨冰凉了。

    韦鉴看着她可爱的模样,笑了。

    婷婷把羽绒服的帽子垫在脑后,身体往后一仰,躺下休息一会儿,韦鉴把相机装包里,也陪着婷婷躺下,看天。

    天上一对苍鹰在比翼盘旋,婷婷指着天上说道:“韦鉴,你说,我们什么时候能像鸟儿一样在天上任意遨游?”

    韦鉴侧过身,看着婷婷说道:“我们现在不就是吗,可以开心的玩,其实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也侧过身,看着韦鉴,连续的登山,婷婷出了不少的汗,脸色也微红。韦鉴把脸凑过去,贴了婷婷脸一下,婷婷闭上了眼睛,韦鉴用手捧着婷婷的微红的俏脸,他的唇印在了婷婷的唇上,轻轻的,揉揉的,婷婷的手紧紧地搂着韦鉴那结实的后背,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感受这人生的最甜蜜的柔情。

    对冰冰来说,韦鉴是她一生中第一个喜欢的男人,从心里喜欢,第一次的偶遇被撞,就看出了了韦鉴的人品,第二次的沈城仗义相救,更是让她心中喜欢,可以说,韦鉴是一个最优秀的人,感谢老天把这么优秀的人赐给了我!

    从千华山上下来,婷婷就开始耍赖,要韦鉴背着走,韦鉴不同意,婷婷就说:你怎么能替美女打擂台,不能背我一会儿吗?韦鉴被噎得是哑口无言,那就背吧,一手拎着相机的包,一手拎着行李包,韦鉴的状态老惨了……从大佛下来,背到正门,能有六里多路,婷婷要韦鉴一直背,就是铁打的,也要累坏了,最后韦鉴装熊,背一段就趴地下了,这招真灵,婷婷终于肯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婷婷嘴里威胁说道:“你再背地里找女人,哼!我让你背我回钢城。”韦鉴一笑,嘿嘿!

    “我要奖励!背你这么老远我需要加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婷婷话音刚落,就见韦鉴把包放到地上,脱下手套,一把抱住了婷婷,那热切似火的唇猛地再次吻在了婷婷的唇上,婷婷也紧紧抱住了韦鉴,两个人就在大道上激吻着。

    婷婷把头埋在韦鉴的肩头,任凭韦鉴爱抚,韦鉴亲吻着婷婷的玉颈,两个人在那里忘情地享受的时候,婷婷的电话响了,是那个该死的佳妮:“婷婷,是不是和帅哥在一起?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