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16章 满玉英自愿上门?

    第116章 满玉英自愿上门?

    庄柯一边擦着脸上的血,一边说道:“老大,这小子是专业队的,动作太利索了。”这时来一个人,开始给庄柯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等处理完了,老大才说话:“那这样,先不动海王,把别的地方都收了,尽量别惹他们,再一个,三子,你有空去透透底。”

    被称作三子的小弟点头,然后问道:“大哥,咱们占了斌叔的地盘,斌叔会不高兴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大一听,哈哈大笑:“不高兴咱就干,我怕什么?我是无牵无挂,光脚不怕穿鞋的,跟我干,我就灭了他!”

    韦鉴回家的时候,已经下半夜了,正是兴奋状态,估计今天,得有很多人玩一夜的。

    韦鉴打开电脑,上qq看看,只见满玉英的在线,他就发一个信息过去:“老师好!”

    满玉英竟然没睡,回信息:“韦鉴,你怎么才回家?是玩去了?”

    韦鉴有点纳闷了,难道是等我?他就和满玉英闲聊起来,满玉英的意思非常简单:我已经离婚了,估计现在他就要和莎莎好了,希望韦鉴不要打扰他了,已经给他惩罚了。

    韦鉴一听,有点生气了,他就回道:怎么让史德换个小媳妇,是对他的惩罚吗?那还是惩罚我吧,我宁可惩罚,让我天天换媳妇都行。

    韦鉴的话,给满玉英气乐了:你小子,哪天我们见面谈,我还想认识一下你。

    韦鉴想了想,调侃道:要不,我现在去你那里吧,陪你一会儿。

    满玉英被气得无语了:韦晓军,你真喜欢老女人吗?是的话,我就答应你!

    令她意外的是,韦鉴一个拥抱发过来,然后问道:满姐,告诉我你在哪,我这就过去,我给你温暖,史德不愿意种的地,我来种。

    吓得满玉英急忙把qq关掉了,她心中暗自琢磨:这个韦晓军难道有恋母情结?竟然要种自己这块地?他是不是疯了,难道一个男人为了报仇,就可以不顾一切?连老女人都不放过吗?

    韦鉴在电脑旁,龇牙咧嘴,嘿嘿傻笑,也不知道他算盘里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婷婷很郁闷,原本她想和韦鉴共度良宵,多好的机会,她妈好不容易答应了让她出来玩,偏偏这个大灯泡就是不走,婷婷试探她好几回了,比如婷婷问道:佳妮,你是不是困了,快回家睡觉去……

    而这二货的回答是:我不困啊!今天多好玩,我再和你们玩一会…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老两口子都睡了,婷婷气哼哼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圣诞节,大街上节日气氛非常浓,各大商家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,吸引消费者,打折促销,街上人来人往,都是欢天喜地,有的大包小包。

    年轻人成双成对,卿卿我我,中年人在一起购物、散步、聊天。

    看着大街上的人群,满玉英心里极其复杂,自己离婚了,她非常的孤独,自己的苦,也不愿意和别人诉说,就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。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,她就是不想待在家里,心中的冰冷,外加上寒风刺骨,让她的心情更是糟糕透了,她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:自己真是失败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电话打来,是那个该死的韦晓军!满玉英接通了电话,韦鉴那磁性的声音传出来:“满老师,在干嘛?出来喝杯咖啡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心情,还有事没?没事我挂了啊,我有很多事要做呢!”

    韦鉴轻笑一声:“是吗?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,还叫有很多事要做吗?喝杯咖啡吧!暖一暖身子,我在海岛咖啡等你。”

    该死的小子!自己去不去呢?去了也没什么好事,干脆,自己还是闲逛吧!满玉英还是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,看着过往的行人,她叹口气,自己的命真不好啊!

    韦鉴的电话再次打来:“满姐姐,你说,我若是把那天你听到的那段话,发到教委的站上,会有什么效果?收听率、下载率是不是、应该、可能、差不多能不错吧!”

    韦鉴的一句话给满玉英吓了一跳,她急忙说道:“别!韦晓军,有话好商量。”满玉英可真害怕了,这若是发到教委的站上,自己和史德还有脸活着吗?自己在教委还能呆下去吗?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商量的?喝个咖啡都不愿意来,晚上我就发到站上。”

    韦鉴似乎生气了,这可急坏了满玉英,她急忙问道:“你在哪个咖啡厅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韦鉴阴险地轻笑,然后小声说道:“我改主意了,现在我在xx宾馆等你,419,半小时你不来,我就走了,我很忙,说实话,我真的是很期待呦!”

    宾馆?满玉英忽然想起了韦鉴说的,要替史德在自己身上耕耘,不会是真的吧?这可怎么办?这小子不会是真要自己办那个事吧?去还是不去?听他最后那说话的语气,绝对是不怀好意!

    可难坏了满玉英,她在原地打转,最后想了想,自己都四十五了,豁出去了,我还怕你二十五的,动真格的我还占便宜呢!她也想看看这个韦晓军是个什么样的人,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猎奇的想法,打定了注意,她就打车去了宾馆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满玉英小心翼翼地走进去,顺手把门带上,她带上门后就有点后悔了,但是也不好意再打开,心跳得厉害,她抬头往里看,人没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您好,满姐姐,来,过来坐。”韦鉴热情地打招呼,听在满玉英的耳朵中,就好像是唐僧给孙猴子念的咒语一样,让她头疼,实在是不想过去。

    满玉英把大衣脱掉,挂到了衣柜里,包也放下了,磨磨蹭蹭来到韦鉴的面前,当她仔细打量韦鉴,小小地吃了一惊:韦晓军这么帅!这么帅怎么还约自己这个老太婆?满玉英心中画着问号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不用担心,我是好人。”韦鉴先给满玉英吃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满玉英对韦鉴绝对是没有好印象:“你是好人?那世界上还有坏人吗?”她心里嘀咕:帅,并不一定善良!现在她恨不得打韦晓军一顿。

    韦鉴轻轻笑道:“无所谓,我不能左右你的思想,但是我要问你,我做的哪一件事是错的?哪一件事比史德做的过分?有没有触犯法律的?或者违背人伦的?”

    满玉英一时语塞,她还真找不到韦鉴的什么错误,情急之下她说道:“你拿史德的**作为威胁我的筹码,这本身就不是君子所为?”

    “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”韦鉴说着,拉住了满玉英的手臂:“来,姐姐,坐下来,我告诉你,其实你可以不来,我也没有让你做任何事,你们已经离婚了,发到上对你也无所谓的,你是自愿来的,对吧?”

    满玉英没办法,她盯着韦鉴,她是自愿来到吗?谁会主动到这里来?但是确实不是韦鉴强迫她来到,这个该死的小子!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记得那天我们的谈话吗?我说了,因为你善良,事实证明,你真善良,谢谢。”韦鉴说完,他的手搭在满玉英的肩膀。

    满玉英羞得满脸通红,急忙躲闪:“韦晓军,你个流氓!”

    韦鉴把她拉过来,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:“你不是说了嘛,要找个小伙,证明给他看,今天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满玉英的脸都红得像苹果了,身体也木了,心里想:难道自己真的要晚节不保?说心里话,韦鉴说到她心里去了,真有点期待。

    满玉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飘落,韦鉴那笨手笨脚,半天也没打开卡扣,事实更加验证了韦鉴的说法:她是自愿的——因为后来是她自己打开的卡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韦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他也不动手,就是围着满玉英看,看得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满玉英满心的狐疑,她闭着眼睛,看就看吧!反正我是老太太,我怕你?你是二十五的小伙,我还占便宜了呢!她忽然有个杂念,脸上再次绯红,暗自骂自己,真是老了老了还有这样的思想,自己难道也学坏了?

    韦鉴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,他没有脱衣服,而是一直围在满玉英的身体旁,仔细的查看完说道:“姐姐,先进被窝吧,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满玉英如释重负,抓个被盖在身上,她因为没弄准韦鉴是什么意思,还不好意思问,把大被蒙头上。

    可是满玉英静静地躺在那里,她的心里七上八下,久未耕耘的土壤,被韦鉴冲击得一阵荡漾,她那干涸的土地里,一个东西发了芽,她忽然感觉到自己似乎还不老,还可以有春天。

    半晌,没有了动静,满玉英感觉奇怪,韦晓军呢?又等了很久,还是不见他的动静,脱衣服需要那么久吗?满玉英把被欠了个缝,没人,她把被子都解开,坐起来问道:“韦晓军!”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韦鉴走了,悄无声息地走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小子!满玉英心中骂道:你把人家约来了,你小子竟然走了,你什么意思?想到这,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心里是多么的期待…

    忽然手机一条短信进来了:满姐姐,知道你不情愿,所以我走了,我保证,不会把录音放到上的,说到做到!还有,想我的时候,就给我打电话呦!

    满玉英心中暗道: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不情愿,可是后来…但是,她却这样回的短信:想让我给你打电话,没门!

    忽然又一条信息进来了:电话不打就不打吧,忘了说了,姐姐,身材真不错,很期待下次呦!

    该死的韦晓军!满玉英气坏了,但是想一想,韦晓军说的是真的吗?

    韦鉴的目的达到了,他究竟是什么目的?只有他知道。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