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103章 孙杰

    第103章 孙杰

    贴吧删完了,忽然韩晓芙那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:“小军,我想看看孙杰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韦鉴一愣:“干什么?没啥意思,关键是她没有你漂亮,真的。”他看一眼晓芙,没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是他还不想让晓芙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别的意思,我就想看看。”晓芙看着屏幕上的孙杰的照片,打着马赛克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她非常想知道,那个是不是孙杰。

    “姐,那是别人的**,别看了,她没有你好看,这里所有的女士,你才是最完美的。”这句话是实话,韦鉴可没有恭维她。

    晓芙撇撇嘴:“小气!我就想看看是不是她,她已经请假好几天了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”韦鉴一笑,没有说话,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韦鉴坐到床边,顺手一划拉,入手一个纸片,拿在手中,这是什么?

    晓芙一把抓过来,气哼哼地说道:“你说呢?我的遗书!差点被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韦鉴挠挠头,他太不好意思了:“姐,以后我补偿你,对了,我看看,你骂我没?”

    晓芙不给,韦鉴就站起身,看着“遗书”, 上边的泪痕还在,虽然已经干了,但是抽抽巴巴的,有的字都模糊了,那上面写的满是对这个世界的眷恋,先是给爱人写的,后是给爹妈写的,自杀的原因一笔带过,就一句自己做错事了,对不起大家云云,还好,没有骂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样反倒让韦鉴不好意思了,这使得韦鉴对晓芙的印象又好了许多,幸亏自己今天及时去了公园,不然真够呛。

    韦鉴看着晓芙:“姐,你真善良,竟然没有怨恨我,看来,你真不愧为女神这个称号。”

    被韦鉴说得不好意思了,晓芙赶紧把这个遗书撕碎,扔到垃圾桶里了。两个人又说说笑笑,韦鉴准备告辞,这时晓芙的电话响了,晓芙走过去看了一眼,把电话又扔到床上。

    韦鉴感觉奇怪:“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刘明军的,总是缠着我,最烦人,好色、贪婪、睚眦必报,我们单位的女老师,都不喜欢他,给他起外号叫‘三言二拍’!”

    “《三言二拍》不是名著吗?这个外号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晓芙给解释:“就是刘明军和年轻女老师说三句话,一定要拍女老师两下肩膀或者后背…至于没有人的时候拍哪,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晓芙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韦鉴眨了眨眼,怎么女神也这么三八,传一些这样的消息,但是一想就明白了,这小子肯定是不得民心,嘴里说道:流氓!

    这时电话再次打来,晓芙接通电话:“刘主任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啊!没什么事,我是告诉你啊,你和校长的那个帖子,现在没了,没事了,我告诉你的方法管用吧,怎么感谢我啊?”刘志军厚颜无耻,竟然要感谢他!

    晓芙说道:“无所谓啊,我说了那不是我,删不删与我没关系啊。”晓芙对这位是一点好感都没有,自然是不想和他有瓜葛,感谢?还不是想占便宜!

    又闲聊两句,挂断电话,刘志军三角眼一瞪:妈的!跟我装,不是你和校长,我跟你姓!跟我装清高,看来我得改变策略,对女人不用强是不行,以后主动进攻,看你们这些三八能怎么地!

    晓芙对韦鉴说道:“不过这次我还真得感谢他,是他告诉我的关于贴吧的事,给我出了主意,让我直接找你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!那我也得感谢他。”韦鉴也说道。

    晓芙不明白什么意思:“你感谢他什么?”

    韦鉴想说,但是脸一红:“没有他……我怎么能认识女神姐……没有他,我怎么能和女神近距离接触……”

    哦!晓芙明白了,臭小子,你你你吃我的豆腐!拿起一个枕头就要打,韦鉴一看形势不妙,先下手为强,上前一把搂住女神的腰,把嘴印在了晓芙的唇上。

    晓芙呆立在那,太突然了,韦鉴的吻,是那样的青涩,却让她窒息,自己该怎么办?!不自觉地闭上眼睛,忽然她感觉浑身一颤……原来,韦鉴的另一只手偷袭她!

    在生物电的刺激下,晓芙舒服得快要叫出来了,她无所适从了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:万一他有下一步的过分要求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没曾想,韦鉴做完坏事,撒腿就跑,根本没有注意到女神的反应……是喜欢?是不喜欢?还是想继续?他来到门口,抓起衣服穿上鞋,逃出了晓芙的家。

    出了楼栋,韦鉴长出了一口气,女神一定生气了,也许以后不能再见面了,韦鉴有点惋惜,自己有点鲁莽,但是他不后悔,我要让她知道,我是男人!

    方才韦鉴偷袭,晓芙确实没想到,她举着枕头愣在那里,当韦鉴逃离的时候,她的心里也没有下定决心,但是韦鉴没注意,女神闭上了眼睛,此刻她已沦陷了。

    韦鉴逃走了,晓芙有一点失落,确切地说,非常失落。

    今天经历的事太多,让她有坐过山车的感觉,但是有一点,她对韦鉴有了一点情愫,虽然只是一个晚上,但是留给她的印象,是非常深刻,确实是她喜欢的类型:阳光、善良、体贴,关键是值得信赖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:其实韦鉴即使不跑,她知道,自己也是不会生气的,而且,她非常期待那种爱,但是现在想想,自己是有家的人了,韦鉴才二十五,她不免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韦鉴走在大街上,给婷婷打电话:“婷婷,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婷婷那慵懒的声音响起:“亲爱的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韦鉴也学着婷婷的语气说:“是啊,懒虫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道:“我不在家这两天,你都和谁在一起?不要去泡妞!不然,我回去给你的小弟弟…揪下来!”

    韦鉴回想起方才和晓芙的亲密接触,就感觉下边一紧,他心中暗道:小乖乖,够狠的啊!他立刻回击:“靠,这么狠,既然早晚被你揪掉,我还是多搞两个,也好够本……”韦鉴必须要气她。

    婷婷一听怒不可遏: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等你回来的,我会使劲爱你的,爱到你求饶哦!”韦鉴一副老狼的样子。

    远方的婷婷眼睛眯成一条缝:“不给你机会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宝贝,哪天回来?我真的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毕业两年了,原定今天就回去,但是有同学来得晚,今天才到,所以明天回去,明天你就能见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甜言蜜语了半小时,冻得韦鉴的手都麻木了:“不说了,太冷了,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当韦鉴跑到门店的时候,已经十点多了,韦鉴洗洗澡,躺在床上,回想那偷袭一吻,韦鉴笑了,笑的非常诡异,自己占便宜了,而且是占了女神的便宜,抿了抿嘴唇,真是值得回忆的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孙杰在干什么?她在家躺着呢!

    胡宗阁已经和她离婚了,而且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她瘦了,憔悴了许多,整个人都变了样,老了能有好几岁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婚姻也是不幸福的。

    早在多年前,胡宗阁的家是蛮有钱的,老子是开厂子的,胡宗阁是富二代,每天什么也不管,就是开车,吃饭,泡妞,经人介绍,遇到了孙杰,两个人一见钟情,那时的胡宗阁涉世未深,也没学坏,对她还是非常好,两个人在一起真过了三四年好日子。

    可是一件事,改变了他们的生活。在一次车祸中,胡宗阁的父亲去世了,损失暂且不说,家里没人会经营,只好把厂子变卖了,给受害人经济赔偿完,还剩下六百多万,胡宗阁不会经营,就决定把钱放在银行吃利息,每年也能得二十来万,够生活,但是遇人不淑,吸上毒了,一发不可收拾,而且,还嫖,借着那欲仙欲死的幻觉,每次都是找小妞快活,这让孙杰十分恼火,说也不听,六年时间,进去了四百多万!

    孙杰把钱藏起来了二百来万,总算没完全败了,胡宗阁经常夜不归宿,理由两个:自己想要儿子,可是你生了个女儿,再一个,就是不想见到孙杰,天天嘟囔自己,谁有这么个丈夫能不嘟囔?天天不回家,吸~毒,能想到的他都玩…真是烦!

    就他这样,孙杰知道,他早晚都得死,不得好死,也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哪住,就是不回家。

    每天回家来要钱,但是孙杰告诉他:“钱已经都被你败完了,没有了,现在我手里只有一点点,给孩子的,你要不要孩子?要不要把孩子也卖了!你让不让我们娘俩活?!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人打打闹闹了两年,借着这个事,正好离婚了,实话说,对孙杰来讲,不见得就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离婚对女人来说打击更大。

    那么孙杰是怎么和校长好上的呢?

    孙杰有一阶段和胡宗阁打架,精神恍惚,被史德发现了,他是最擅长察言观色的老手,自然知道最适合见缝插针的时机。

    校长找老师谈话,那老师能不去吗,谈话中孙杰都说了,史德一看机会来了,先是好言相劝,继而是一起吃饭,酒至半酣,他就用他那编故事的方法,和孙杰达到了共鸣。

    孙杰原本就对史德校长非常佩服,再加上史德的手腕,吃完饭,史德就把孙杰带楼上去了。

    上楼了,就是史德的主场了,孙杰在家没有温暖,在这里找到了寄托,找到了快乐,她知道这是在玩火,但是,她在这里能找到快乐和安慰,哪个女人不需要关怀?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