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075章 再次住院

    第075章 再次住院

    谁也没注意,小平头在手下七人和韦鉴打起来的时候,他悄悄退后,来到佳妮的车的侧面,猫着腰悄悄溜到车的前门,轻拉车门,没拉开,佳妮感觉车门有异,没看见人,继续录像。

    韦鉴这边,认准了一个小子就出手了,棒球棍准准地击到一个小子的脑门上,砰!这小子闷哼一声,倒地不动……这时一个小个子的刀,对着韦鉴的后背就是一下子!

    韦鉴感觉不好,身体往左侧猛躲,一尺五寸长的尖刀刺破了他的衣服,在他的腰上,留下了有一个长长的刀口,鲜血直流,韦鉴知道不好,但是绝不能示弱,那样的话,这帮家伙就会疯了,拿自己就会没命!

    韦鉴把眼一瞪,你妈的,敢伤我!冲到人群中直追那个小个子,可把小个子吓坏了,玩了命地跑,韦鉴棒球棍狠狠地往前一砸,砰!三米外的一个子哎呦一声跌倒在地!

    一个三角眼的小子挥舞着砍刀劈向韦鉴的肩膀,还好这小子没下死手,这样也救了他自己的命,韦鉴暗自发狠:敢对我动刀,看我给你一个好瞧!韦鉴闪身一躲,他现在的反应明显慢了许多,他流血太多了,不行,一定要坚持,一定要速战速决!韦鉴快拳到了,砰砰砰砰连续四拳,三角眼的胸骨骨裂,胃肠痉挛,口吐鲜血,像一个麻袋一般躺倒在地!

    另一边,小平头又猫着腰,来到婷婷的车前,伸手一拉车门,竟然拉开了!原来,韦鉴叮嘱婷婷锁车门,但是他取钱的时候,婷婷忘了锁,让小平头得到机会了。现在婷婷正通过后视镜往后边看呢,小平头一个箭步冲到车里,掏出匕首指向了婷婷。

    婷婷大惊失色,大叫救命!

    小平头得意地说道:“别动!再叫我就杀了你,下车!”

    当小平头把婷婷挟持到车外的时候,现场的情况让他大吃一惊,原来自己的手下,就剩两个没受伤,跪在地上,手里的武器都被缴了械!

    韦鉴身上流太多的血,他有点站立不稳,一只手扶着车,看着小平头。小平头原本以为自己抓住了婷婷做人质,当他看见眼前的情景他都傻了,说实话小平头有点害怕了,哆哆嗦嗦问道:“你,你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手里看着婷婷被挟持,他一步一步走过来,吓得小平头大叫:“别过来!再过来我就杀了她!”

    韦鉴站住,面带微笑,装作轻松地说道:“我劝你,还是放人吧,带着你的人走,我不为难你,但是你执迷不悟,我会让你和他们一样!”

    婷婷看着韦鉴的衣服裤子上都是血,真的吓坏了:“韦鉴,你的伤重不重?淌了好多血!”

    小平头手值哆嗦,婷婷感觉到小平头拿刀的手在颤抖,也大声说道:“我已经报警了,你往那边看………”

    小平头往远处看,我的妈呀!一辆大型特警车和三辆吉普警车警灯闪烁,正往这边赶来。小平头说道:“你快把钱还我,我就放人!”

    韦鉴说道:“你没有时间了,快放人。”说完把钱往地上一扔,小平头捡起钱就往自己的汽车那跑,司机已经了发动汽车,引擎轰鸣,从韦鉴面前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两人想跑,韦鉴一句话说道:“你们等着警察,最多是从犯,而且算自首,但是你们现在跑了……”刚说到这,韦鉴再也坚持不住了,翻身跌倒。

    “韦鉴!韦鉴!你醒醒啊………”婷婷哭了,眼泪汹涌地往外流,佳妮也跳下车,看见眼前的情况,也惊呆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子跪在地上,二人互看一眼,再看看警车,最终还是没有跑。

    警车来到,看着狼藉的现场,婷婷哭着说道:“快送上医院,韦鉴不行了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带头的警官示意一辆警车过来,两个特警身手麻利地把韦鉴抬上车,婷婷也上了警车,警车呼啸着,打着警笛直奔医院而去。

    警车内,婷婷握着韦鉴的手,她的眼泪一直在流:韦鉴,都是我不好,我似乎是你命里的灾星,每次碰上我,你都受伤,韦鉴,你一定要活下来……

    佳妮坐在自己的车里,呆呆的发愣:我真后悔,不就是三万块吗,给他就完了,那样就不会让韦鉴受伤,唉!真是的,自己怎么这么笨。她也在不停的自责,想给婷婷打个电话,可是自己的手机给警察拿走了,作为证据,自己只好在这等警察抓那两个坏蛋回来。

    警车内,梁警官看着韦鉴和一伙人打斗的画面,旁边的一个警察说道:“队长,这小伙身手不错啊,是个练家子,一个打十一个,挺能打。”

    警官看着视频说道:“身手确实不错,在队里,比他能打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,要不,我们把他吸收进来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呆着去,我们队伍是有编制的,再说了,他来了你给他什么角?给他队长,我干嘛去?”梁警官最后是一句玩笑话,这时对讲机响了:“梁队长,苏城的李警官已经带队把车截住了,两个人已经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梁队长长出了一口气,这伙该死的家伙,终于全部落,困扰沈城警局一个月的碰瓷团伙案件终于快结案了。

    韦鉴躺在急救室里,手术进行的很顺利,输血达到了一千八百毫升,这一刀在往里扎三公分,韦鉴的肾脏就会破裂,那他的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婷婷坐在急救室的地上,把头枕到膝盖上,眼睛都哭红了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开了,婷婷急忙站起来:“医生,韦鉴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幸亏送来的及时,再晚一小时,他就没命了,现在病人已经渡过了危险期,不用担心,他的身体棒着呢!”医生的话,让婷婷的心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韦鉴被安排到一个特护病房,婷婷望着韦鉴身上插的管子,心里很不好受,就在旁边陪着,一口水都没喝。

    现在的韦鉴,脸色好了一些,但是毕竟失血太多,还是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佳妮打电话过来:“婷婷,韦鉴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婷婷一听心中又难受了,用沙哑的声音回答道:“还没有醒!佳妮,你说我是不是一个不祥之人,每次碰到韦鉴,都让他受伤,呜呜……”婷婷又哭了。

    佳妮心中也不好受,毕竟这次的事因她而起,听见婷婷哭了赶紧劝:“婷婷,别哭了,在哪个病房,我要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重症监护室。”婷婷有气无力的回答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佳妮带着大包小包来了,嘴里叨叨咕咕:“也不知道韦鉴的破包里装的什么,这么沉!”她说完,看婷婷没反应,把东西放到旁边的床上。

    佳妮拿出车钥匙递给婷婷:“对了,婷婷,警察把你的车停到了楼下停车场,给你钥匙。”婷婷还是没反应,佳妮走过去,拍拍肩膀:“我说婷婷,应该没事了,别再难过了,来吃点东西吧!不然晚上该饿了。”

    佳妮看婷婷没反应,拿起一个汉堡大口吃了起来,嘴里说道:“我不等你了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我这韦鉴的手,忽然婷婷发现韦鉴的眼皮一跳:“快看,他醒了!”婷婷招呼佳妮,这时韦鉴睁开了眼睛,看看眼前的病房,把眼睛闭上一会儿,想了想自己的遭遇,明白了,自己在医院,然后再次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,可把我们的婷婷吓坏了,眼泪流了一大碗!”佳妮打趣道,韦鉴吃力地动了一下,嘴里说道:“让你们担心了,我没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事,你都输了将近两千毫升血,再晚就没命了。”看着韦鉴清醒,婷婷也把心放下了,长出了一口气,这才放下韦鉴的手。

    佳妮没心没肺地说道:“韦鉴,来吃点汉堡吧。”

    韦鉴一笑,婷婷柔声说道:“你嘴唇都干了,我给你润润吧。”说完,拿出湿巾,给韦鉴擦擦嘴,然后打开矿泉水的瓶子,用瓶盖,给韦鉴喝了一点点,医生说了,不能给病人喝水,润润嘴还可以。

    看着婷婷像一个小媳妇一样照顾韦鉴,佳妮撇撇嘴:完了,沦陷了,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少女!

    婷婷就当没听着,她现在的心里非常踏实,说心里话,两次和韦鉴的遭遇,都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对韦鉴,虽谈不上喜欢,但是至少她觉得,韦鉴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!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