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非常摄影师

第070章 超人

    第070章 超人

    韦鉴右手往外一档,挡住吕小伟的拳头,然后右手腕一翻,一个反击,用手背恨恨地拍在了吕小伟的脸上,这是乒乓球最基本动作:反手弹击!于小伟的身体,一下就被击飞,落到了南侧的陪护的床上,吕小伟处于短暂的休克,不过韦鉴可没使大劲,使大劲,他的颧骨都得碎掉。

    旁边的婷婷吓了一跳:啊!韦鉴,你这么强!

    韦鉴微微一笑,没说话,足足有两分钟,吕小伟才挣扎着坐了起来,微微有点脑震荡,呕了一会儿,用手摸摸脸颊,已经肿起来了:“小子,你有种,你敢打我,如果我不灭了你,我就不姓吕!”

    “不姓吕,那你别叫吕小伟了,就叫驴尾巴,还挺顺口,滚吧!别让我看见你,见一次打你一次!”韦鉴一边嘲讽一边喝水,吕小伟想冲上来,但是没敢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神棍又开始说话了:“你给我听好了,事事有因果,今日的因就是明日的过,你种下不善的因,就会得到罪恶的果!十天之内,注意啊,十天之内,吕大嘴要有大难,告诉他,找我,我是你们吕家的保护神!”吕小伟夺路而走,也忘了和婷婷道别。

    婷婷担忧地说道:“你得罪他,他会报复的……..”韦鉴一笑:“无所谓,我能怕他?“

    这时,冰冰打来电话,韦鉴接通:“冰冰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冰冰不无埋怨地说道:“老板,今天月末了知道吗?是不是该给员工开资了?你好几天不来店里,学校这么忙吗?难道你自己的生意不重要吗?”

    韦鉴摸摸脑袋:“冰冰,对不起,我给忘了,你给大家的工资都做表了吗?还有奖金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都做完了,就等你签字了,你也不来店里,还是老板呢!”韦鉴听到这忙说道:“你先发工资,多退少补,我现在离不开。”

    在冰冰一再追问下,韦鉴说出了自己在住院,807病房。

    看着韦鉴撂下电话,婷婷生气了:“韦鉴,亏我还相信你,为什么骗我,说自己是老师,你不是老板吗?”

    韦鉴挠挠头,解释道:“我确实是四高中的美术教师,我也在商业街开了两个婚纱店:紫罗兰和薇薇婚纱。”

    婷婷当然不信,就在一旁玩手机,也不理韦鉴。

    护士来了:“韦鉴是不?”婷婷急忙站起来说道:“是啊!”

    护士看一眼桌子上的一大堆吃的,说话了:“现在不能给你男朋友吃东西,排气以后才能吃。”

    乱点鸳鸯!婷婷没必要给她解释,韦鉴躺在那里嘴角挂着微笑,婷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护士,我没手术,也要等到排气才能吃东西吗?”韦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最好是不吃,你这么重的伤,下床费劲,你自己想吧。”听护士这么说,韦鉴没词了。

    护士给韦鉴挂完吊瓶,叮嘱了两句就走了。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冰冰来了,竟然还带来一束鲜花!走进807,一看里边有一个美女,两人对视三秒钟,婷婷问道:“你是冰冰?”

    冰冰点头,婷婷接着又问道:“韦鉴在哪里上班?婚纱店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冰冰看看韦鉴,韦鉴示意她说,冰冰说道:“我老板在四高中上班,婚纱店叫薇薇和紫罗兰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婷婷一看,是真的,留下一句话:“相信你了韦鉴,我必须找我爸,把今天这件事说了,我怕驴尾巴对你不利。”说完急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冰冰看着韦鉴,埋怨道:“韦鉴,怎么住院了,也不告诉我们大家一声!还有,驴尾巴,驴尾巴怎么会对你不利呢?”

    下午,护士给韦鉴换药,解开韦鉴右手臂的绷带,奇怪了,伤口已经长好了,韦鉴的丹田处不断释放的生物电,使得伤口快速愈合,骨头的裂口完全长上了。

    护士又解开韦鉴左手臂的绷带,也好了,表皮上定的血痂,韦鉴用手轻轻一揭,全脱落了,露出的皮肤微微有点泛红,其他什么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昨天下午来的吗?”护士问道。

    韦鉴点头:“是啊,昨下午出的车祸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是一个奇人,别人想好你这样,至少需要六到七天,而你不到24小时,你说你是人吗?”护士翻着白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什么?”韦鉴反问一句,护士看一眼留下俩字:超人!然后,扭着俏 臀走了。

    冰冰也很好奇,来到韦鉴身边,摸摸受伤的地方,确实很神奇~!弄得韦鉴很不自然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沈城公安局,高局长的面前是一个死亡报告:驴子自杀了!这是谁都不能相信的,可是这是事实,驴子服用了大量的白粉而死。

    原来,驴子在审讯期间一直非常强硬,左右都是死,把所有的事都承担下来了,高局最后一次审问,让他看了死亡的画面,这小子的心态就开始变化,也不那么强硬了,在禁闭室的小黑屋里呆了六天的时候,挺不住了,要找高局,不巧,高局在办一件大案,下午回来的时候,驴子却自杀了!

    一个想自首的人,怎么会自杀?

    调监控,下午谁去过禁闭室,不巧,下午停电三小时,外部整修电路,整个区域全停电,内部的发电机供电后十分钟烧毁了,阴谋!

    高局长一个人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,静静地思索……..

    高局长来到看守所,看守所的金所长拿出来了三天来的所有提审犯人的警官记录,上面有进出门的准确时间。

    高局长仔仔细细地核查,看到了一个记录,感觉哪里不对,对金所长说道:“带我去里边看看。”金所长点头,带着高局长来到大门口,警卫敬礼,二人在警卫室登记,高局看一下手表,然后往里边走,大院里有一些出来放风的犯人,看到金所长来了,急忙规规矩矩站好,近处的犯人点头哈腰问好,远处的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三监,金所长打开牢房,这里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犯人,面色灰暗,看见金所长来了,急忙站起来,金所长说道:“高局长问话,你要如实交代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犯人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?犯的是什么罪?判没判呢?”高局问道。

    犯人一听赶紧把头一低:“高局长,我叫贺壮,有个小子勾引我老婆,我一时冲动捅了那小子………人没死,但是重伤害……他家想跟我私了,但是我没钱………估计得七八年吧!”

    高局说道:“我问你话,你要如实交代,说谎就要加刑。”

    贺壮一听吓一跳,自己在这里呆了三个月,真是度日如年啊,怎么还给加刑啊!

    “昨天几个人来提审你?是哪位警官?”高局问话,贺壮的身体微微一颤,然后回答道:“两…两个警官。”

    高局威严的声音响起:“贺壮,我告诉你,我现在是做调查,你作伪证就是罪加一等,你最终就不是七八年,而是十年!”

    贺壮低头不语,高局又问:“你说来两个警官,那么他们长什么样,多高?胖瘦?”

    贺壮汗都下来了,“说实话,给你减刑,这叫立功。”

    贺壮咬咬牙:“高局长,真能减刑,挨打我也认了……昨天确实是来两个警官提审我的,不过他们是一前一后来的,先来的是一个高个子,后来的是一个矮个子警官,那个矮个子警官,警告我不要乱说话……小心挨打!”

    “相差多长时间?”高局问道,贺壮想了想说道:“我没有表,大约七八分钟吧,不到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高局心中暗道,和自己推算的差不多,对身边的金所长说道:“服刑以后,给他一个三等功,减刑一年,我说话算话。”说完,急匆匆走出三监,给大队长打电话:“马上逮捕看守所的沈星和韩林!”

    金所长一听,急忙求情:“高局,那个韩林是韩副局长的侄子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高局说道:“你不了解我的脾气是吧?我告诉你,他就是省长的儿子,犯下杀人罪我都要抓,更何况是副局长的侄子!”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